明知是场冒险,他们仍为近20年梳理了一部艺术史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301   最后更新:2019/04/19 11:32:06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19-04-19 11:32:06

来源:Hi艺术  张朝贝


“对于不可说的事情,我们最好不要去说。”如果仅按维特根斯坦的字面意思理解,或许就不会有历史了,遑论艺术史。3月,银川当代美术馆迎来一场容纳新世纪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开年大展“新艺术史:2000-2018中国当代艺术”,展览汇集了46位中国重要艺术家、艺术形式以及艺术作品,以图管窥21世纪初近20年的当代艺术发展脉络与特点。


▶ 对当下的梳理,是一个冒险的工作

翻开与展览同期发布的新书《21世纪中国艺术简史:2000-2018》,可以看到在书末的年表中,清晰地列出了近20年来的大事记,其中不乏众多的“第一次”:2000年,第一次冠以“网络”之名的艺术展开幕;2001年,第一届成都双年展开幕;2002年,巫鸿策划了首届广州三年展;2005年,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官方的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得以呈现……
自1979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外发生的“星星美展”事件至今,中国的当代艺术走过40年的发展历程。而以2000年为节点,将这40年分为前20年和后20年并非武断之举。进入21世纪,随着全球化的深入,从中国加入WTO到举办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中国当代艺术也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在策展人(蓝庆伟、李国华、宋振熙)看来,当代艺术第二个20年结束之际,中国的当代艺术的创作也正在走向碎片、模糊、交错和多元——这其中或许带着不安,但同时也有着可能性更为宽广的未来。
梳理当代艺术第二个20年,也就意味着如何对过往进行反思,如何对当下进行选择。对历史的研究相对准确和安全,但对当下的梳理无疑是一种冒险。“最安全的做法是保持沉默,什么都不做,但是我们总不能因噎废食,”在蓝庆伟看来,“这个工作的风险性在于你今天的选择不一定是历史最终的选择,肯定会有偏颇,但是它却可以最大化地表达今天的状态。比如我们现在看《新青年》的文章很意气用事,但是它们仍然能够表达当时的姿态。”

在展览开幕之前的学术论坛中,王端廷的看法令蓝庆伟表示赞同,同代人的书写或许只能算批评,而不是“艺术史”。艺术史无非是选择的问题,现场的人和局外的人选择都不一样,今天的选择不一定就是下一代人的选择,但需要重视的是,我们必须作出自己的姿态。




▶ 新艺术史,新在何处?

到达银川的那天,我除了拿到与展览相关的新书之外,还有一份“新艺术史”的参展艺术家名单,这份囊括了老中青三代、涵盖了绘画、雕塑、影像、行为多种媒介的名单多少有些令人一头雾水。它是如何选择产生的?艺术家们是怎样被梳理、又组成了“近20年”的艺术史?
通过对2000年后艺术发展的分析,三位策展人从模糊中找寻到了四条路径,并提炼了大量艺术家个体在中国近20年发展背景下的作品所勾勒出的艺术图景。在娱乐至上和消费主义之中,中国当代艺术语境有哪些新的变化?在全球科技推动人们进入新的时代之际,艺术与科技将要前往何处?面对经济全球化,我们如何完成新的政治身份布局?在后传统时代,艺术家如何面对传统以及传统的传统?
“新艺术史”之“新”,或许正在于它不同于以往将当代艺术40年进行线性梳理的方式,而是旨在提示近20年当代艺术新的变化。正如策展人寻到的四条路径中关于“后传统”的表述,已然将上世纪当代艺术家的艺术现象作为传统,而今天的艺术家所采取的方式更为多元,他们大胆开拓,形成了新的“后传统时代”。

“难道艺术史中艺术家的所有作品都能进入艺术史吗?新时代艺术家就没有对新时代的反应吗?肯定不是的。”蓝庆伟自问又自答道。在此次展览中,46位艺术家个体在中国近20年发展背景下,不仅仅记录了对于艺术家个人创作,也对这一段中国当代艺术进程和发展进行记录,甚至也将成为2000年后中国特殊的社会背景发展在文化艺术方面的一个图像缩影。



▶ 在钨丝之前,爱迪生至少成功地证明了铜丝是错的

根据三位年轻策展人的描述,名单的形成过程颇费了一番周折。“我们所有的问题都会一起讨论,艺术家的名单出过好几稿,我们也摔过杯子,有过争执。三个策展人的问题就是策展人太多,你让谁来调整都有问题。”蓝庆伟笑言,“希望这次的梳理能够抛砖引玉,就像在钨丝之前,爱迪生至少成功地证明了铜丝是错的。”
继续追问策展人,这块抛出的“砖”究竟还有哪些不足?蓝庆伟也毫不讳言,“最后其实还是有一些遗憾,因为有些我们认为重要的艺术家没有接受邀请,另一方面推出的这本文献书还是比较匆忙,肯定会有一些问题,其他的我认为做得还不错。这段艺术史未来还会不断地修正,现在未必完全准确,但我们大概已经可以看出这条线索的模样了。”

真正进入银川当代美术馆的展厅,却是另一种观感。“无论是谁光拿这个名单都会头大的,所以我们在展览现场把它们打散后进行呈现,要是把所有行为或影像作品放在一起,探讨它们语言的转换,那观众也会头大了。”




以“风中碰撞”为主题的展厅中,作品呈现了对全球化身份同质化思考,以及讨论政治性身份和形态的认可。例如何云昌的行为影像《涅槃·肉身》《不如归去》,坚果兄弟用100天的雾霾做出一块板砖的《尘埃计划》,以及胡尹萍对于《身份》的探讨。
美术馆三楼的展厅,“无人色调”吸引观众从有人之景走向无人之境。例如邱黯雄在水墨动画《新山海经I》中描绘了现代工业文明带来的冲突于危机,梁绍基的《雪藏》则用日常废件及蚕丝组成了一幅宏大景象的装置。

与之相邻的展厅主题为“行动算法”,从人意识中的行动,逐步走向一种未来技术与大数据时代的理性算法。包括张小涛纪录城市化进程的动画及摄影,缪晓春通过电脑输出的架上作品及影像和雕塑作品,陈维用摄影对夜店文化的解读。





▶ 在西北,看到最新的当代艺术

“银川虽然处于西北地区,却能够看到最新、最完整的中国当代艺术,”作为银川当代美术馆艺术总监、此次展览的学术顾问,吕澎表示,“此次展览囊括了2000年以来中国重要的、有代表性的艺术家,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除了让银川的市民、高校师生了解中国当代艺术情况,也希望在展览期间进行更多的学术交流与探讨。”
在梳理2000年以来“新艺术史”的过程中,蓝庆伟、李国华、宋振熙又将其分为三个阶段:“2000-2005世纪之交的语境变化”,随着中国经济迅猛发展,当代艺术行业链条逐渐完善,不再只是艺术家的参与;“2006-2012全球化的乐与痛”,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相继举办,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经历了起飞与衰落;“2013-2018多重空间的并置”,价值观的多元、纷乱,让当代艺术看上去繁荣无两,却艰难重重。

40年前,一群艺术家们没有进入到中国最高规格的艺术展厅,却进入了历史。40年后,当代艺术是否会从艺术权力的象征——白盒子美术馆群中走向日常的时空,这两者或许是一次极为有趣的对照。正如展览序言所说,“归根结底,无论我们如何构造过往的艺术历史,其最终目的不是找到所谓的‘正确’未来,而是做出一种准备,不再在‘当代’留下遗憾。”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