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艾伦 · 赛库拉个展 “摄影,因不完美而绝妙的媒介” | 玛丽安 · 古德曼伦敦画廊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168   最后更新:2019/04/18 16:30:29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19-04-18 16:30:29

来源:玛丽安 · 古德曼伦敦画廊


艾伦 · 赛库拉 / “摄影,因不完美而绝妙的媒介”现场 / 玛丽安 · 古德曼伦敦画廊,2019


艾伦 · 赛库拉

摄影,因不完美而绝妙的媒介

2019.03.14-05.18

玛丽安 · 古德曼伦敦画廊


“我们的信仰在此,事实无从渗入这个世界。”

- 马塞尔 · 普鲁斯特


玛丽安 · 古德曼伦敦画廊正在举办已故艺术家艾伦 · 赛库拉(Allan Sekula,1951-2013)的个展。此次展览由玛丽 · 穆拉兹奥勒(Marie Muracciole)担任策展人,汇集了一批艺术家的重要作品,包括摄影、电影以及艺评,聚焦其不同创作时期之间从形式到观念上的关联。

艾伦 · 赛库拉 / “摄影,因不完美而绝妙的媒介”现场 / 玛丽安 · 古德曼伦敦画廊,2019

艾伦 · 赛库拉 / “摄影,因不完美而绝妙的介”现场 / 玛丽安 · 古德曼伦敦画廊,2019


艾伦 · 赛库拉的学生时代在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度过,他自那时起就开始见证社会经济的大变革。这场变革最终彻底重塑了全球经济图景,并造成了美国今日的社会经济结构。艺术家很早便受到马克思主义批判理论的影响,其作品一贯具有鲜明的政治立场而又不陷于教条,始终记录着全球资本主义大背景下劳工世界的变迁。此次展览将呈现艺术家如何记录加州的社会生活面貌,例如他的摄影叙事系列《加州故事》(1973-2011)。正是在该系列的创作期间,赛库拉确立了自己独特的手法,通过回归摄影媒介最原初的记录功能,来反对观念摄影中抹去人的存在这一趋势。因此,赛库拉于1982年发表的有关摄影的论述便尤为重要。这些文章与本杰明 · 布赫洛(Benjamin Buchloh)的摄影随笔一道,收录在对摄影批判史影响深远的《背道而驰的摄影》(Photography Against the Grain)一书中。

艾伦 · 赛库拉 /《加州故事(1973-1975)》系列之一,1975-2011 / 收藏级打印 / 摄影:28 x 36cm,装框:101.6 x 101.6 x 3.81cm

艾伦 · 赛库拉 /《加州故事(1973-1975):冲浪电影(圣迭戈,1973年10月)》系列之一,1975-2011 / 收藏级打印 / 6张装框:91.4 x 182.9 x 3.81cm


赛库拉以拍摄电影的方式创作摄影,用蒙太奇的方式剪辑图像和文字,创造了“分解式电影”的概念,颠覆了”摄影媒介有足够的表现和传达能力“这一观点。他探索在图片故事(Photographic essays)中穿插视觉和文字的不同形式,以此来论证摄影作品,尤其是单张摄影,作为一种社会和艺术的传播模式是极度苍白无力。在赛库拉的创作中,摄影总是更宏大作品的一部分。他会制作一套幻灯片或者一组图片系列,然后将它们与自己的文字相结合;文字也反过来呼应图片内容,同时亦呼应艺术和文学典故,为诠释摄影提供更多灵感。一个典型的例子便是艺术家的著名图片故事系列《鱼的故事》(Fish Story)。

艾伦 · 赛库拉 / “摄影,因不完美而绝妙的介”现场 / 玛丽安 · 古德曼伦敦画廊,2019

艾伦 · 赛库拉 / “摄影,因不完美而绝妙的的媒介”现场 / 玛丽安 · 古德曼伦敦画廊,2019


在港口边长大的赛库拉清楚地意识到,在物质、社会和经济的层面,海洋世界中存在着大量由资本主义推进及全球化扩张所带来的问题。在《鱼的故事》系列九个篇章中,以及其他系列例如《黑潮》(Black Tide/Mare Negra)或电影《海中的运气》(Lottery of the Sea)中,赛库拉逐步完善他的海洋世界理论——他曾在这个“被遗忘的空间”中漂荡数月。

艾伦 · 赛库拉 / 《黑潮(2002-2003):悬崖边的志愿者 (Islas Cíes, 12/20/02)》系列之一,2002 / 20张彩色摄影,10个相框,文字 / 尺寸可变

艾伦 · 赛库拉 /《亲爱的比尔盖茨》系列之一,1999 / C print,信件及彩色摄影 / 三张摄影系列,装框:73.8 x 270.8 x 7.6cm


展览以艺术家的一件早期作品《这不是中国》(This Ain’t China,1974年)作为开端。该系列采用摄影小说的形式,刻画了一群工人在艰苦工作条件下的抗争。同时展出的还有探讨同一主题的早期影像作品《工作条件下的行为表演》(Performance Under Working Conditions)。赛库拉的早期创作汇集了图像、文字与声音,拓展了摄影与电影之间的边界;他的作品可被视为间断式的拼接,为观众提供了有关摄影媒介的某些特定问题的答案:摄影是如何服务于现存权力关系,助其实现合法化以及正常化?……摄影是如何保存、篡改、限制和抹去历史及社会记忆的?

艾伦 · 赛库拉 / 《这不是中国:一部摄影小说》系列之一, 1974 / 银盐冲印 / 两张摄影系列,装框:15.2 x 50.8 x 3.81cm

艾伦 · 赛库拉 / 《流水组装线上闭着的眼睛》, 2008/2010 / 染色解构/透明荧光染色及灯箱 / 灯箱:99 x 145 x 12.7cm


赛库拉通过对摄影媒介的思考,转换了摄影的功能,将现实置于其核心。艺术家对于意义是如何被编造或创造出来的这一过程具有清醒的意识;而与此密不可分的,是他渴望在创作中超越这类过程。他对意义的构筑过程本身的兴趣超过了意义的体现,通过采用不同媒介形式来扭转现实,而非单纯将现实以图片的形式保留。展览呈现了事实与知识是如何推动他的图像触及摄影在美学与艺术效果上的边界。赛库拉集作家、电影导演、摄影师、理论家以及教师等多重身份于一身,他的实验性创作反对从系统连贯性或风格统一性出发的艺术观念。从这种方式而言,赛库拉是政治性的。


玛丽安 · 古德曼画廊特此感谢艾伦 · 赛库拉工作室对此次展览的大力支持。


关于艺术家

艾伦 · 赛库拉


赛库拉2013年逝世以来,多家机构曾举办艺术家个展,其中包括:苏黎世约翰 · 雅各布博物馆(2014年),美国波特兰勒维斯&克拉克艺术大学(2015年);新加坡南洋当代艺术中心(2015年),维也纳提森 · 博内米萨当代艺术博物馆(2017年),巴塞罗那安东尼 · 塔皮埃斯基金会美术馆(F2017年),黎巴嫩贝鲁特艺术中心(B2017年)。艺术家的作品也曾参加以下重要国际机构的群展:惠特尼双年展(2014年),西班牙索菲娅王后国家艺术中心博物馆(2015年),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2015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2015年),德国埃森的弗柯望博物馆(2016年),美国圣迭戈当代艺术博物馆(2016年)以及卡塞尔文献展(2017年)。

艾伦 · 赛库拉 / 《长滩笔记》, 1980 / 四个部分之一:明信片,纸板,达美胶带 / 装框:31.8 x 39 x 3.8cm


关于艺术家的出版物包括《Grey Room》杂志第55期/2014年春季特刊中由本杰明 · 扬(Benjamin J. Young)和玛丽 · 穆拉兹奥勒联合发表的文章《艾伦 · 赛库拉与摄影中的交易》(Allan Sekula and the Traffic in Photographs,MIT,2014年);由爱德华 · 迪蒙伯格(Edward Dimendberg)编辑出版的《直面音乐:记录迪士尼音乐中心大厅和洛杉矶市中心的重新开发——艾伦 · 赛库拉的摄影计划》(Facing the Music: Documenting Walt Disney Concert Hall and the Redevelopment of Downtown Los Angeles,A project by Allan Sekula,East of Borneo,2015年),由希尔德 · · 戈尔德(Hilde Van Gelder)编辑出版的《艾伦 · 赛库拉 / 愚人船 / 码头工的博物馆》(Allan Sekula/Ship of Fools/The Dockers' Museum,MACK,2016),1984年初版《背道而驰的摄影——文论与摄影作品1973-1983》的再版(essays and photo works,Photography Against the Grain,MACK,2016)以及《鱼的故事》再版(Fish Story,MACK,2018)。艺术家去世后围绕其作品及其持续影响所展开的研讨会分别在在苏黎世(2014年)、新加坡(2015年)、维也纳(2017年)、安特卫普(2017年)和贝鲁特(2017年)举行。

艾伦 · 赛库拉 / 《海中的运气》,2006 / 彩色影像,声音 / 时长:2小时59分27秒


艾伦 · 赛库拉的图书馆于2015年转移到克拉克艺术学院(Clark Art Institute),他的摄影档案于2016年入藏盖蒂研究学院(Getty Research Institute)。他的艺术作品被众多国际艺术机构收藏,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洛杉矶保罗 · 盖蒂博物馆,洛杉矶县立艺术博物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巴黎蓬皮杜中心,索菲娅王后国家艺术中心博物馆, 巴塞罗那当代艺术博物馆,伦敦泰特美术馆,维也纳提森 · 博内米萨当代艺术美术馆,维也纳格内拉里基金会,美国圣迭戈当代艺术博物馆,美国明尼阿波利斯沃克艺术中心,德国埃森弗柯望博物馆,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安特卫普当代艺术博物馆等。

玛丽 · 穆拉兹奥勒


此次展览的策展人玛丽 · 穆拉兹奥勒为艺术评论家,作家和独立策展人,现在贝鲁特和巴黎工作。她自2014年2月起担任贝鲁特艺术中心的主任与策展人。她发表的文章包括:《泽娜布 · 赛迪拉作品中的灯光、相机、运动及电影实践》(沙迦基金会,2018年),在皮埃尔-林 · 赫尼耶(Pierre-Lin Renié)制作的摄影集《其它的日子》(D'autres jours/On Other Day,2017年)中发表的文章《Transports(Prière de toucher)》,在有关电影及当代艺术的论述集《严肃游戏》(Jeux Sérieux,HEAD,2015年)中发表的文章《逆流:关于艾伦 · 赛库拉及其〈航天故事〉系列》(Contrecourants: à propos d’Allan Sekula et d’Aerospace Folktales),《雅图 · 巴拉达的创作中关于植物及谱系的一些新发现》(Something New About Plants,Genealogy Tree,in Yto Barrada,JPRingier,2013年),《阿马尔 · 康瓦尔创作中的爱情故事,转移:证据》(A Love Story,Transportations,in Amar Kanwar:Evidence,Foto museum Winterthur/Steidl,2012年),在《Texte Zur Kunst》杂志中发表的文章《克扎维耶 · · 罗伊的回顾展“记忆的身体”》(Memory‘s Body. “Retrospective” by Xavier Le Roy,2011/12年),同样在《Texte Zur Kunst》杂志中发表的文章《这是你的首个幻觉,索菲,关于居伊 · · 库伊特》(It Is Your First Mirage Sophie,on Guy de Cointet,2011),以及《20/27》杂志中发表的文章《明天永远不会知道》(Tomorrow never knews,2010年)。玛丽同样也是艾伦 · 赛库拉专著《关于摄影》(Écrits sur la photographie,2013年)的法语编辑。她出版的书籍包括:《摄影工作:艾伦 · 赛库拉》(2017年,贝鲁特艺术中心)以及与迈克尔 · 托斯格(Michael Taussig)合著的《Knots'n Dust; Francis Alys》(2019年,贝鲁特艺术中心)。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