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纽尔·马蒂厄:海地不是唯一的组成部分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202   最后更新:2019/04/18 12:46:09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9-04-18 12:46:09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张屯屯



曼纽尔·马蒂厄(Manuel Mathieu)的个展 “无极” 目前正在HdM画廊展出。


当得知可以有机会采访这位来自海地的艺术家时,我尽快补充了一下原本关于海地非常有限的知识储备:海地是位于加勒比海的岛国、由于西班牙的殖民历史变成了黑人国家、是美洲唯一一个以黑人为主体的共和国……


我相信马蒂厄和我们的许多艺术家一样,在走向国际,进行展览交流时,时常需要面对一个问题:如何处理自己身上的文化标签?人们试图通过你所来自的地区性文化来了解你,却在同时无意识地埋下了对艺术的,成见的种子。


艺术碎片 对话 曼纽尔·马蒂厄



Q:

海地文化在你的作品中有着怎样的投射?


马蒂厄:

我的作品跟“我是谁”紧密相关,它是很多东西的集合。我在海地长大,在伦敦学习艺术,我目前在加拿大工作和生活,现在我又在北京举办展览……是很多这样经历的一个结合,正因为如此,我认为作品也是有机的,是一种混合而成的结果。


所以我会说海地文化也是组成部分之一,但不是唯一的成分。

“无极” 展览现场


我并没有办法指出具体的元素。这就像你很难精确地说清楚,你的青少年时期对你现在成为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产生过哪些影响。因为那是一个有长度且复杂的过程,所有的事情都在一起发生。同样的道理,我在情绪上可以同时在这里、海地、蒙特利尔,我认为大脑本来就是这样工作的,不是只考虑一件事,而是在飞快地运转。


当我在创作的时候,我没有特别想着海地或想着加拿大,所有过去的经历持续地共同组成了当下。


“无极” 展览现场


Q:

你的作品同时具有抽象具象两种形式,这样的风格是如何形成的?


马蒂厄:

我喜欢图像可以同时存在于这两个世界。图像可以试图告诉你它是什么,但是又可以是不那么明确的:它是一个人像,还是风景?是一个眼睛还是地面上的一个洞?

《信任的眼睛》,布面综合材料,61 x 61 cm,2018


我的创作涉及到多种的相对性,它们可以在作品中增加一层又一层的,对图像究竟是什么,以及它可能会是什么的不同理解。


这样也会造成一种结果,因为抽象和具象两个世界累加在一起,观者会花更长的时间去看这些作品,试图进行分辨。我认为每一件作品都有时间在其中,你花在观看作品上的时间,也是这件作品拥有的时间,这很重要。


它像一个陷阱,抓住了你的视线,你的身体,你的思想。


Q:

能否介绍一下你创作的过程或者是方法?


马蒂厄:

每件作品的创作方式都会有些不同。


《寻找一个想法》是我试图将自己的思维过程视觉化的一个结果,当我在头脑中寻找想法的时候,这个过程的路径是什么,从一些信息中开始,最终到了要去的地方。

《寻找一个想法》,布面综合材料,121.9 x 137 cm,2019


我也会收集一些元素或是图片,可以是吸引我的形状或者内容等等。这件《St Jak 2》受到了一张在海地拍摄的摄影作品的影响。在海地的一个节日上,这名男子背着一只羊,我被他身体的姿态所吸引。他的侧脸和羊的脸合在一起,看上去组成了一张完整的脸。

《St Jak 2》,布面综合材料,177.8 x 160 cm,2019

Cristina García Rodero, Hacia el sacrificio, Rituales en Haiti. © Cristina Garcia Rodero/MAGNUM PHOTOS


创作《信任的眼睛》时我正在跟一间画廊沟通,我意识到他们对我的作品有着很好的理解,我认为跟可以帮助我的人在一起工作是非常重要的,我需要可信任的眼睛在周围,引导我。我当时正在创作这件作品,画面上渐渐出现了眼睛,我认为这是对现实的一种反映与铭记。


Q:

一部分你的作品是跟“记忆”有关的?


马蒂厄:

是的,在一次意外中,我受了伤,失去了一些记忆。


有些作品是根据我记住的事情而创作的。它很有意思,因为当你调取记忆时,你实际上在不断地重构。这就在“事实”和“你所认为的事实”中间制造了一种动态。


我认为在我们创作艺术或者图像的时候,我们一直是在使用记忆。我们头脑中有一个想法,从这个想法出发我们回到现实进行创作,然后再返回到想法。“现在”是一直在流动的,我们使用的都是已经产生过的想法

“无极” 展览现场


Q:

你的作品是否在探讨死亡的概念?


马蒂厄:

我的很多作品中都有一种“消失”的意味在里面,可能通过一些视觉的线索,人物会呈现出一种正在消失状态。死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消失,一种最终的变化。但是比起具体的死亡,我希望传达一种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变化


Q:

展厅中有几件作品的边缘上有一些颜料的堆积,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处理?


马蒂厄:

在这些作品中,我在画完某些部分后,将笔上所有的颜料都刮到了画布的边缘,这是我对平面的一种标记,对不同维度存在的提醒

《能量像》,布面综合材料,2019(细节)


Q:

好几件作品上都使用了黑色胶带,它们是你绘画的一种语言吗?


马蒂厄:

是语言,也是一种懒惰。有时候我想要一些这样有厚度的黑色的条状,这是最快的方法,如果用画的方法,需要在两侧剪贴胶带还要一层一层地画上去。


我认为在创作过程中找到的捷径,也是艺术语言的一部分。你试图用最有效的方式达到某种效果的时候,你找到的方法,你自己想出来的方法,就是你的语言。


Q:

名为《家庭肖像》的作品是有关你自己的家庭吗?


马蒂厄:

它是一副抽象画。


我的一个朋友策划了一场展览,是一场有关鱼的展览,他问我要跟鱼相关的作品,我没有这样的作品,我就写了个“FISH”贴到作品上交给了他。跟他一起策划展览的一个团体叫作“家族”,因此我觉得把这件作品叫作家庭肖像会很有趣,并且有一点点讽刺的意味。

《家庭肖像》,布面综合材料,76.2 x 60.9 cm,2019


Q:

你的画面中偶尔会出现一些单词?

马蒂厄:

是的,我有时候会这么做,第一次使用这个方法时我用一个单词将颜色概念化了,我没有用黑色去画,而是写上了“黑色”。


在《颅骨研究2》中,在本该是眼睛的位置,我写了“SIGHT(目光)”。我并没有写“眼睛”因为比起颅骨的形象,它的概念更为重要,所以眼睛也被概念化为了目光。

“无极” 展览现场


Q:

请谈谈本次展览中的纸上作品。


马蒂厄:

纸上作品和布上作品是不同的。纸上作品无法撒谎,从我的观点看,它要么是一幅好作品要么是一幅不好的作品。布上作品就不同了,你总是可以返回去调整、修改、覆盖、改变颜色等等,纸上作品则非常的直接,没有太多可以隐藏你做过什么的空间。

《Le Mendiant》,纸上铅笔水彩炭笔,30.5 × 27.9 cm,2017


这些作品使用的纸张其实都有所不同,有略微泛黄的,也有一点点蓝色的,有的直接画在了一本地图册的封面上,我对纸的不同性质越来越感兴趣,纸本身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边境》,纸上铅笔水彩炭笔,15.2 × 10.2 cm,2018


Q:

为什么会将这件作品取名为“无极”?

《无极》,布面综合材料,203.2 x 109.5 cm,2019


马蒂厄:

当我正在创作这幅作品时,我不能找到一个好的题目。然后正好策展人跟我建议用“无极”作为展览题目,我查了一下“无极”的意思,然后我意识到这个题目也完美地适合于这件作品。


我认为保持开放性是很重要的,让其它事物可以进入作品,滋养作品。


我的工作方式也是这样,所有我做的事,都可能会体现在作品中。


图片资料致谢艺术家、 HdM Gallery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