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朱里奥 · 帕奥里尼 | 玛丽安 · 古德曼巴黎画廊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08   最后更新:2019/04/15 21:49:15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19-04-15 21:49:15

来源:玛丽安·古德曼画廊


朱里奥 · 帕奥里尼 /《自由落体(快乐的自杀)》, 2018-2019 / 15个部分;铅笔,红色铅笔及纸上拼贴,有机玻璃 / 每部分:70 x 100cm,整体:220.5 x 520cm


朱里奥 · 帕奥里尼

2019.03.15-05.11

玛丽安 · 古德曼巴黎画廊


“那个傍晚或翌日的傍晚,著名的马里奥 · 吉阿姆巴蒂斯塔并未离世,[...] 然而当时所发生的那个静止、无声的事件,在本质上是他一生中的最后一件事。历尽了岁月与光荣,这个人弥留在一张雕花床柱的宽大的西班牙床上。[...]一个女人把一枝黄玫瑰插进一个瓶子;[...] 接着出现了那个启示。马里诺看见那玫瑰,如同亚当在乐园里初次看见它,并且感到它是在它的永恒之中,而不是在他的词语里,感到我们只能够提及或暗示而不能够表达,而那些在客厅角落里投下一道金色暗影的高大而骄傲的卷册,也并非像他的虚荣所梦想的那样世界的一面镜子,而是附加给世界的又一件事物。”

《黄玫瑰》,豪尔赫 · 路易斯 · 博尔赫斯,陈东彪翻译

朱里奥 · 帕奥里尼个展现场 / 玛丽安 · 古德曼巴黎画廊,2019

朱里奥 · 帕奥里尼个展现场 / 玛丽安 · 古德曼巴黎画廊,2019

玛丽安 · 古德曼巴黎画廊非常荣幸展出朱里奥 · 帕奥里尼(Giulio Paolini)的最新创作。经过精心设计策划的这次展览汇集了一组墙上作品、立体装置以及限量艺术书,展现了帕奥里尼的审美以及他对艺术及其表现形式、艺术家的形象和观众的视角这三者的思考。

对朱里奥 · 帕奥里尼而言,倘若艺术是“一段没有终点、场所和时间的秘密旅程”,那么“展览”这一行为则是这样一个时刻:现场的作品构成一段有画面感的叙述,并将艺术家本人和观众一并代入其中。帕奥里尼的作品几乎总是采用同样类型的各种材质(摄影,石膏铸像,素描纸,有机玻璃,以及各种物件),与时间和历史进行对话。每件作品都拥有一个包含艺术史或文学典故的复杂结构,从一连串碎片中构建出一个具备多义性的和谐整体。仔细端详每个细节,其能指或所指,方可获得解读整体构成的关键,其丰富性远胜第一眼之所见。

朱里奥 · 帕奥里尼个展现场 / 玛丽安 · 古德曼巴黎画廊,2019

朱里奥 · 帕奥里尼个展现场 / 玛丽安 · 古德曼书店,2019


在展览概要中,帕奥里尼写道:“同一个人,身着礼服,扮演三个不同角色。首先他凝神注视着一幅画的背面,这向他揭示了视线之外的“真相”:一朵黄玫瑰占据了他的全部视野,使他看不到其它任何东西;接下来,这个人在展示一个表面的“把戏”:通过模拟几何和线性图案,他得以隐藏自己的形象;最终,他坠入虚无,坠落至一系列对角线的交汇处,这里决定了他“自由落体”式的《几何绘画》(Disegno geometrico)。这个身着燕尾服的男人出现在画廊一层的三幅墙上作品的构图中,他便是艺术家形象的体现。

朱里奥 · 帕奥里尼 / 《不在那里的艺术》, 2018-2019 / 6个部分;铅笔和纸上拼贴,有机玻璃,墙上拼贴 / 每部分:100 x 70cm,整体:260 x 332cm

朱里奥 · 帕奥里尼  / 《幕后(黄玫瑰)》, 2018-2019 / 9个部分; 铅笔,纸上拼贴,有机玻璃 / 每部分:70 x 100cm,整体:220.5 x 310.5cm


《幕后(黄玫瑰)》(Retroscena (Una rosa amarilla))描述了时间中一个静止的时刻:画面中的人物坐在扶手椅上,背对我们,注视着一幅反挂的画。此刻,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启示,而这个启示籍由一朵醒目的黄玫瑰来表现。这朵花指代了艺术家所喜爱的博尔赫斯的一篇散文,象征着突然呈现在创作者面前的“真相”,就像博尔赫斯文中的诗人在死亡之门前所体验的顿悟。这一启示,是指看到一个已经被观察过的事物,却初次察觉到它。与之相应的,是意识到没有任何作品能够忠实地反映现实。

朱里奥 · 帕奥里尼 / 《天空中》,2018 / 醋酸纤维板上印彩色照片,男士皮鞋,有机玻璃底座 / 底座:230 x 60 x 60cm,摄影:60 x 60cm,整体:240 x 60 x 60cm

朱里奥 · 帕奥里尼 / 《桂冠》,2019 / 7个笔记本,镀金头饰,金丝带,手书碎片,有机玻璃板,有机玻璃罩 / 上部:40 x 40 x 40cm,底座:90 x 50 x 50cm,整体:130 x 50 x 50cm


在作品《不在那里的艺术》(L'arte di non esserci)中,这个正对着我们的人,脸被一堆零落的纸遮盖,象征着无名艺术家,消失在作品背后的“无可替代却又不可见的主体”。最后,在《自由落体(快乐地自杀)》(Caduta libera(Suicida Felice))中,艺术家成为了一名杂技演员,在我们及置于画面两侧的静止替身面前,将自己抛入虚无。画面中的舞台空间采用透视法,直接参照了帕奥里尼1960年的第一件作品《几何绘画》(Disegno geometrico),艺术家当时在覆盖了彩蛋画颜料的画布上的用墨水勾画出线条与几何。

朱里奥 · 帕奥里尼 / 《飞翔(伊卡洛斯与加尼米德)》, 2019 / 石膏,两个镀金翅膀,深蓝底座,有机玻璃板,星球,星图碎片,复制摄影,紫外线灯 / 有机玻璃板:130 x 130cm,底座:120 x 60 x 60cm,整体:241 x 245 x 190cm

朱里奥 · 帕奥里尼 / 《飞翔(伊卡洛斯与加尼米德)》(局部), 2019 / 石膏,两个镀金翅膀,深蓝底座,有机玻璃板,星球,星图碎片,复制摄影,紫外线灯 / 有机玻璃板:130 x 130cm,底座:120 x 60 x 60cm,整体:241 x 245 x 190cm


关于画廊地下一层空间中的作品,艺术家说道:“另外两个人物占据了这一层空间。两具赤裸的身体,一个已经坠落地面,另一个则向上伸展,二人均定格在令人眩晕的飞翔(虚无)中。这两个形象表现了两个人物伊卡洛斯与加尼米得的平行命运,即一个有关美的观念的开始与结束,以及同一个无名形象的始与末。作品《飞行中(伊卡洛斯与加尼米得)》(In Flight (Icarus and Ganymede))包含了多种元素,包括本韦努托 · 切利尼(Benvenuto Cellini)的加尼米得雕像的复制石膏像。这一复制版本去掉了原始雕像中的一些构成部分(雄鹰与葡萄串),取而代之的是雕像手中所持的纸质金色翅膀。在地上的人物则是复制了弗拉芒画家雅各布 · 彼得 · 格维(Jacob Peter Gowy)的作品《伊卡洛斯》的部分,与一块星空图、一颗星球以及一盏紫外线灯相结合。这两个人物形象均源自希腊神话。加尼米得是众所周知的美少年,被宙斯看中并带到奥林匹斯山巅;而伊卡洛斯的蜡做的双翅在太阳下熔化,导致其坠落而亡。二者皆象征着理想化的,可求而不可得的美。而加尼米得亦被用来命名太阳系最大的卫星、木星的卫星之一木卫三。

朱里奥 · 帕奥里尼 / 《回忆之处》, 2017 / 书套以及书页,阿马菲手工纸 / 9张打印图及9段文字

朱里奥 · 帕奥里尼 / 《Raymond Queneau Cinque esercizi di stile》, 2019 / 220克阿玛楚达纯棉纸上打印 / 27 x 27cm

书写始终属于帕奥里尼艺术创作的一部分,因而玛丽安 · 古德曼画廊书店即是呈现他的两件最新打印作品的不二之选。签名限量版艺术书《Raymond Queneau Cinque esercizi di stile》,是向法国作家雷蒙 · 格诺1947年出版的《风格练习》(Exercises de style)的致敬。作品《回忆之处》(Promemoria),包含九幅图像,每幅都配有一段帕奥里尼的文字。每张图都展现了里沃利城堡(Castello di Rivoli)内部的一处场景。城堡位于意大利西北部,历史上曾属于萨瓦王室,于1984年成为博物馆。在每一处场景中,艺术家都以摄影拼贴的方式置入了一个人物(费尔南多 · 佩索阿,伊塔洛 · 卡尔维诺,萨尔瓦多 · 达利,马塞尔 · 杜尚等),仿佛这些人物现身参观王室旧居。


关于艺术家

朱里奥 · 帕奥里尼


朱里奥 · 帕奥里尼1940年出生于热内亚,现在于都灵生活和创作。他于1960年创作了第一幅画《几何绘画》,并于1964年在意大利举办首场个展。60年代中期,他加入意大利“贫穷艺术”运动并参与了该运动的多场展览。他的作品曾多次在重要国际艺术机构展出,其中包括:米兰的波尔迪 · 佩佐利艺术博物馆(2016年),纽约的意大利现代艺术中心(2016年),伦敦白教堂美术馆(2014年),罗马当代艺术博物馆(2013年),瑞士温特图尔美术馆(2005年),日内瓦现当代艺术博物馆(1999年),里斯本古本江基金会(1995年),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1980年)。1984年,艺术家受邀到法国维耶巴讷新美术馆举办展览。艺术家的大型回顾展“Del bello ideale”近期于米兰的卡列罗基金会落幕(2018年10月26日 - 2019年2月10日)。从2019年3月2日至6月10日,法国兰贝尔艺术馆藏将举办展览“Le Lacrime Dei Poeti”,将弗朗西斯科 · 维佐里(Francesco Vezzoli)的雕塑作品,与帕奥里尼、露易丝 · 劳勒(Louise Lawler)和赛 · 托姆布雷(Cy Twombly)的作品进行对话。

朱里奥 · 帕奥里尼 /《客人》, 1999-2013 / 画框装裱彩色摄影,画框,画架,椅子,画框固定支架,复制摄影及其它纸,泛光灯 / 整体尺寸可变

帕奥里尼曾数次参加卡塞尔文献展(1972年第五届,1977年第六届,1982年第七届以及1992年第九届),以及威尼斯双年展(1970年,1976年,1978年,1980年,1984年,1986年,1995年,1997年和2013年)。1969年至今,他也曾多次担任舞台设计,其中包括2005年在那不勒斯圣卡洛剧院上演的理查德 · 瓦格纳歌剧《女武神》(Die Walkürie)。他于1975年荣获丰塔纳奖,1981年获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奖学金,1995年获法国艺术与文学骑士勋章。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