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米恩·赫斯特设计的全球最贵酒店套房,究竟是“出卖灵魂”还是旷世杰作?
发起人:八卦连环掌  回复数:0   浏览数:229   最后更新:2019/04/11 10:05:49 by 八卦连环掌
[楼主] 八卦连环掌 2019-04-11 10:05:49

来源:Artsy官方  Nate Freeman


拉斯维加斯棕榈赌场度假酒店共情套房的客厅,由 Bentel & Bental 和达米恩·赫斯特设计,包括艺术家的作品。图片致谢棕榈赌场度假酒店


三月,我在全世界最贵的酒店套房见到了艺术家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这间套房坐落于总高40多层的棕榈赌场度假酒店的上层,俯瞰拉斯维加斯赌城大道灯光闪烁的夜景。赫斯特当天身着带骷髅图案的黑色衬衫,我们所在的这间套房便是由他设计的,其中布满了他的作品。整个房间风格都十足地赫斯特,简直是一间可以睡在其中的赫斯特作品。

房间取名为“共情套房”(Empathy Suite),一个周末的房价要20万美元。当晚,我参加了为这件整体艺术品兼酒店套房举办的时长两小时的开幕派对。赫斯特一路走过来,和一个个穿戴华丽、经整形改良的身体挥手问好。男男女女从卡车轮胎大小的罐子中吮着鱼子酱,灌下一杯又一杯唐培里侬香槟,在角落里偷偷吸着烟。派对开始才一小时,就有一位客人声称自己已经在每一间浴室吸了可卡因(套房里总共有三间浴室)。

套房内的达米恩·赫斯特作品《赢家/输家》,2018。图片致谢棕榈赌场度假酒店


派对上的每个人都在忙着拍照。赫斯特那些最受欢迎的标志性作品随后将出现在成千上万张模糊的自拍背景中。这些作品加起来价值大约有1000万美元,其中包括装满了钻石的药盒、一件药品柜作品、一系列蝴蝶作品以及一件装着一对浸在福尔马林里的鲨鱼的巨型装置。这两只海洋捕食者被安置在靠近门口的位置,迎接那些本周末来到罪恶之城一掷千金——一个周末相当于美国四年常青藤大学的学费——的宾客。

共情套房不仅填满了赫斯特的作品,它本身就是一件赫斯特的大作。来到套房内就等同于走进了赫斯特的大脑,或至少是他的本我。所有赫斯特标志性的主题都在这里亮相:吧台下方有着五花八门的药物储备、室外按摩浴缸外围的柱子上缀满了彩色的斑点、走廊里药丸图案的墙纸、还有台球桌上的旋转画。按摩室,甚至每个房间里都能见到赫斯特的蝴蝶,盐浴室的墙上刻着赫斯特创作的头骨。挂于吧台上方,分为两截的雕塑是六件专为套房量身打造的作品之一(这些作品中有些由几个部分组成),分别是枪鱼标本和骷髅标本。为了致意赌城的奢靡和挥霍无度,赫斯特为作品取名《在此共度良宵,不必地久天长》(Here for a Good Time, Not a Long Time, 2018)。





共情套房内部,由 Bentel & Bental 和达米恩·赫斯特设计,包括艺术家的作品。图片致谢棕榈赌场度假酒店


这间套房由赫斯特联合建筑事务所 Bentel & Bentel 合作设计完成,夸张奢靡的装饰在有的人看来甚至可以说达到了艳俗的地步。我发在 Instagram Story上的一张图——按摩浴缸覆满彩色斑点的支柱俯瞰赌城夜景——引来了一位艺术界重要人士的回应,他发来的emoji表情包括呕吐的绿脸、捂住眼睛的猴子还有紫色的茄子。另一个人留言:“这看上去很荒谬。”第三个人叹惋道:“这真是文明的终结。”

但如果你卸下防备,让自己在拉斯维加斯风情中片刻沉沦,那么,你就不会对这里扑面而来的一切感到那么恐惧和厌恶了,整间奇观甚至成了某种超凡力量的所在。赫斯特作品中表达的精神——生与死、艺术和金钱、过度和克制、运气和技巧——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并存。或许赫斯特终于找到了一种能够容下他视野的媒介,这间空中套房所在的城市正是那座叫人迷失的乐园,在黑暗的夜空下映照着变形的美国梦。


在说到赫斯特究竟是如何决定在棕榈度假酒店用他独一无二的审美打造一间套房之前,我们不妨先做个简要回顾。尽管“罪恶之城”拉斯维加斯没有一座当代艺术博物馆(除了内华达美术馆正在这里建设的一座分馆,由美术馆策展人 Heather Harmon经营),但这里却充满了当代艺术。在这片沙漠之中的奢靡绿洲上,很多热门地点都摆着艺术品,以此试图平衡赌场内金钱交易的粗暴刺耳。阿利亚赌场酒店有着一件珍妮·霍尔泽的巨大场地特定装置《维加斯》(2009),她反资本主义的警句在悬挂于玛莎拉蒂和宾利上方的LED屏幕上滚动。大都会赌场酒店有着一系列品味不俗的版画,其中有约翰·巴德萨利、亚历克斯·卡茨和大卫·萨尔的作品。贝拉吉奥则有一间挂着很多毕加索画作的餐厅,餐厅以非常拉斯维加斯的方式简单直白地取名为“毕加索”。

但在棕榈酒店,艺术与赌博的相遇却有着不一样的冲击力。棕榈酒店为出生于本地的赌场大亨、热爱收藏艺术的弗兰克和洛伦佐·菲尔蒂塔(Frank and Lorenzo Fertitta)兄弟所有,2016和2017年之间,两兄弟将终极格斗锦标赛售出给 Ari Emanuel 的 Endeavor 集团,据报道,这笔交易以40亿美元达成。2016年,两兄弟宣布计划买下棕榈酒店,并开始了6.9亿美元的翻新工程,他们设想,在这里,艺术将不再是装点的配角,也不是噱头,而将成为酒店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菲尔蒂塔兄弟之所以认识赫斯特,是因为艺术家是一位终极格斗的铁粉(这点极其符合他的形象),于是自然而然地结识了终极格斗的主人。(有消息称,套房的开幕被安排在了赫斯特计划来维加斯观看比赛的时间附近)。2016年9月,已经收藏赫斯特作品长达十年之久的菲尔蒂塔兄弟问赫斯特有没有能够出售给酒店的作品。赫斯特提供了他浸在福尔马林里的鲨鱼装置《The Unknown(Explored, Explained, Exploded)》(1999)和出自同一个“自然历史”系列的众人皆知的那件《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Mind of Someone Living》(1991)。

达米恩·赫斯特作品《The Unknown (Explore, Explained, Exploded)》(1999) 伫立在名为“The Unknown”的酒吧中央。摄影:David Becker/Getty Images。图片致谢棕榈赌场度假酒店


于是,这件作品成为了名为“Unknown”的酒吧中的核心艺术品,酒吧完全由赫斯特操刀设计,位于赌场楼层的中央。在大理石吧台上,长着尖牙的鲨鱼被切成三截,浸在相搭配的玻璃柜中,在赌桌上掷骰子和在吧台边狂饮的宾客都能感受到它的存在。这件作品周围是赫斯特的一系列圆点画,挂在外圈的墙上。酒吧里用的托盘、搅拌棒甚至火柴盒都缀着赫斯特的圆点。

让我感到好奇的是,菲尔蒂塔兄弟为什么会选择一位在公众看来代表着艺术市场变幻无常和粗野的艺术家?如果赫斯特是那个能把鲨鱼尸体当做艺术品买上天价的艺术世界的代言人,为什么偏偏要把这样一件作品放在弹指之间便能揽获或蒸发巨额财富的赌场内?

达米恩·赫斯特,《Myth Explore, Explained, Exploded》,1993-1999,高古轩画廊


面对我的问题,棕榈酒店的总经理 Jon Gray 回答说:“我们的最先考虑的永远是顾客的体验,我们对未来的顾客做了很多前期调研。”他补充道:“我们知道艺术对人们越来越重要了,尤其是对我们的核心顾客群。”(菲尔蒂塔兄弟没有接受采访。)

在很多艺评人看来,赫斯特在他作品买卖中的角色就像是“魔鬼交易“。最能体现这种说法之贴切的一幕发生于2008年,赫斯特在经济危机爆发的前夕在在苏富比拍卖全新系列作品“我脑海中永恒的美丽”(Beatiful Inside My Head Forever),竟一举揽获2.007亿美元。尽显赫斯特商业头脑之精明的另一个巅峰是他对《Forthe Love of God》(2007)的营销,这件覆满钻石的骷髅造价2360万美元,后以一亿美元售出。著名英国小说家、作者哈利·库扎鲁(Hari Kunzru)在2012年泰特现代美术馆举行赫斯特回顾展的前夕所写的一篇文章中说得再恰切不过:“他(赫斯特)的作品不仅是置身于市场中,也不是’关于’市场。他的作品就是市场本身——一系列举动都完完全全或主要捕捉和体现着金钱价值本身,其他的功能和价值都是次要的,或根本不值一提。”

(左)共情套房中的达米恩·赫斯特作品《The Winter Takes It All》,2018,图片致谢棕榈赌场度假酒店(右)达米恩·赫斯特在共情套房中他的作品《The Winter Takes It All》前,图片致谢棕榈赌场度假酒店


作品《The Unknown》就是绝佳的例子。赫斯特浸在福尔马林中的动物标本就是艺术市场的缩影——至少在大众眼里正是如此,那些为玻璃柜中的动物尸体一掷千金的亿万富豪令他们感到愤慨。《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是一件富有挑衅性质的作品,当查尔斯·萨奇(Charles Saatchi)花了五万英镑买下它时,英国小报调侃道:“五万英镑的鱼,不带薯条。”但五万英镑和它如今的价钱相比简直不值一提。2004年,这件雕塑以巨额售出给了对冲基金大亨、亿万富豪史蒂芬.A·科恩(Steven A. Cohen),成为了经济学家唐·汤普森(Don Thompson)关于二十一世纪艺术市场的著作《1200万美元的鲨鱼标本》的标题灵感。


在棕榈酒店顶楼套房的派对开始前的几小时,酒店的创意总监 Tal Cooperman 带我参观了酒店。在上层一间名为 Vetri Cucina 的餐厅内的吧台上方,挂着一幅巨大的“面纱画”系列作品,出自赫斯特去年在高古轩洛杉矶空间的首展。(这个系列的绘画之所以叫人瞩目,因为是赫斯特亲手画的。)据说,高档餐厅 Scotch 80 Prime 便是得名于这里的墙上画作的总价值——八千万美金。尽管棕榈酒店内的大部分作品都归酒店所有,Scotch 80 餐厅内的作品大多则是从菲尔蒂塔兄弟的私人收藏中借来的。一件 KAWS 雕塑《Small Lie》(2017)在餐厅入口处站岗。在一处私人包间内挂着一幅想必价值连城的让·米切尔·巴斯奎特三联画《Speaksfor Itself》(1982),两兄弟于1997年在佳士得伦敦以18.5369万美元的实惠价格购得。(兄弟俩最愿意为巴斯奎特付出血本。2017年,两兄弟和日本藏家前澤友作为一幅巴斯奎特骷髅画作竞价,当前澤友作最终把价格飚到9800万美元时,两兄弟才退出。)当然,酒店里还有更多赫斯特的作品,包括一幅名为《Believer》(2008)的大幅绘画,涂着家用光泽漆的几何图案中铺满了上千只蝴蝶。

达米恩·赫斯特的《Demon with Bowl》(2017)在威尼斯 Punta della Dogana 和 Palazzo Grassi 皮诺收藏展“Treasures from the Wreck of the Unbelievable”。摄影:Miguel Medina/AFP/Getty Images


酒店近期最大一笔艺术收藏也是赫斯特的作品:《Demon With Bowl》(2014),这件作品是赫斯特在弗朗索瓦·皮诺的两座宫殿中举行的展览“Treasures From theWreck of the Unbelievable”的核心之作,展览在2017年威尼斯双年展前的一个月开幕,风头甚至盖过了双年展。艺评人讨厌这场展览,策展人在 Gritti 宫里一边喝着马蒂尼一边大骂,但无论如何,作品还是照样大卖。当双年展在五月份开幕时,《Demon With Bowl》已经卖掉了。其实,菲尔蒂塔兄弟在四月份的展览开幕上就把它买了下来,但直到今年一月才对外透露。(菲尔蒂塔兄弟没有公开作品的价格,但不同版数的作品在双年展上标价1400万美元。)

《Demon With Bowl》目前伫立在棕榈酒店内,高达60英尺,仿佛直通天际。放在其他酒店,这就是一件镇店之宝。但对棕榈酒店来说,买下这件作品可能仅仅是为了搭配空中更加绚丽的赫斯特美术馆,而这件足够大的雕塑从那里很容易俯瞰得到。


在开幕派对的前一天,我有机会预览了那间9000平方英尺的“共情套房”。当我踏进房间,一股赫斯特电流从我的血管中垂直涌上来。赫斯特的作品和室内环境结合的效果让我想起了休斯顿的罗斯科教堂。如果说罗斯科教堂是一间极简主义的容器,明显渗透出最终导致马克·罗斯科在教堂竣工之前自杀的抑郁,那么共情套房则是一片完全不同的图景:像是给超级富豪准备的珠宝盒,盛满了关于金钱的昂贵艺术品。尽管迥然不同,两个空间都达到了令人窒息的作用,和与其所处的独特环境在主题上的高度融合。

但周五的派对才真正开启了一场沉浸式的赫斯特体验。人们在酒精和迷幻药物的作用之间,好像也如同身旁福尔马林中的鲨鱼那般,永恒地悬置在极致的状态。如今的赫斯特已经从酒精中醒过来了,他曾经有着不少整夜饮酒狂欢的荒唐事。在一篇1999年的《纽约客》文章中,Calvin Tomkins 回忆起赫斯特出现在午餐会上的情形,他前一夜泡在 Soho 的酒吧里整夜未归,看上去仍然“酩酊大醉”,继续“点单、倒酒,灌下不同种酒精饮料,”变得“愈发机警、表达越来越清晰流畅。”2000年,赫斯特告诉《卫报》,他有时因为喝了太多酒、吸了太多可卡因而昏厥;那篇采访的后篇透露,艺术家“因为上个月在一间都柏林的酒店餐厅内脱了裤子、并作出一些不雅举动,而受到法律指控。”

在套房内玩桌球的宾客,图片致谢棕榈赌场度假酒店


赫斯特的药丸作品和药柜就是关于药物上瘾和清醒时刻的两极。酒店套房内这些委托创作的药物主题作品,究竟是给赌城的无节制下的注脚,还是对无节制本身的全情投入?这是一座舞曲昼夜无休的城市,醉鬼们吃药像吃糖一样、忘乎所以地跟着DJ的节拍沉沦。用药丸墙纸遮盖罪恶套房的墙面,这样的讽刺诚恳吗?对艺术市场的评论如果要花上20万美金才能看到,那这样的评论是否还有任何意义?也许赫斯特不再作势了,也许如今醒酒的他,已经进入了职业生涯中的这样一个阶段:一心一意地热衷于追求终极之恶——赚钱。

达米恩·赫斯特作品《金钱》(2018)细节,图片致谢棕榈赌场度假酒店


不论艺术家的初衷为何,共情套房都给罪恶之城增添了一件完美的赫斯特作品。它用拉斯维加斯独特的方式呈现当代艺术:并不把艺术供奉在高台之上,而是把它变成一间可供那些不差钱的土豪游客享用的贵价酒店套房。你可以说它令人发指、俗不可耐、出卖灵魂,但它就是赫斯特的精髓、是这座城市的精髓。

至于赫斯特本人的看法,我在挤满了艺术家、赌场老板、当地名人和当地餐饮大亨的人群中没能再找到他的身影,于是没机会问问他本人。在一份声明中,他说起菲尔蒂塔兄弟:“他们让我为酒店打造一间套房,完全按我的想法设计,并且填满我的作品。”在我要离开时,再看一眼前门门口的鲨鱼,我得到了更加满意的答案。他们就在那里,永远悬浮在防腐剂中,虽然死了却看上去像活着的一样危险,好像正要前往某地。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