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侦探亚瑟·布兰德:我如何找回被盗的毕加索
发起人:八卦连环掌  回复数:0   浏览数:102   最后更新:2019/04/10 11:15:41 by 八卦连环掌
[楼主] 八卦连环掌 2019-04-10 11:15:41

来源:界面  John Henley


人称“艺术界的印第安纳·琼斯”的亚瑟·布兰德称,这些“名画有时候会成为负担”。


荷兰艺术侦探亚瑟·布兰德与被盗的毕加索画作《女人半身像(朵拉·玛尔)》 图片来源:Stringer/AFP/Getty Images


“3月14日的夜里,我在阿姆斯特丹的公寓的门铃响了起来。门口台阶上站着两个人,他们手里拿着一个长方形的大包裹,”亚瑟·布兰德回忆说,“这两个人是与黑帮有联系的人。”

布兰德急切地拆开包装,查看里面的东西。包裹里装着的是毕加索的画作《女人半身像(朵拉·玛尔)》。这幅画是毕加索为他的艺术家情人朵拉·玛尔绘制的,由于毕加索从未出售过这幅画,因此画上并没有他的署名。画作的左下角写着画家完成这幅画的日期:1938年4月26日。这幅画大约价值2500万欧元。

“在这类事情上我其实赚不了什么钱,”布兰德说,他被国际媒体称为艺术界的夺宝奇兵印第安纳·琼斯(Indiana Jones),“不过,有时我感觉精神上非常富有,这幅画如此美丽,是毕加索本人最喜爱的画作之一。1973年他去世时,这幅画就挂在他的家中。现在这幅画来到了我家。”

他向两位访客道了谢,回到家中,把墙上一幅不那么特别的油画取了下来,将这幅毕加索挂到了空位上。他坐在那里抽着烟端详着这幅画,直到深夜。他说:“那一个晚上,我的公寓可能是全阿姆斯特丹最值钱的公寓,当然我不能告诉任何人,因为这幅画是被盗的作品。”

第二天早上,由一家保险公司派来的几位代表来到布兰德家,把这幅画带走了。经过检验,纽约佩斯画廊(Pace Gallery)的一位专家以及伦敦警察厅(Scotland Yard)艺术与古董小组(art and antiquities squad)的创始人、已退休的狄克·埃利斯(Dick Ellis)都证实这幅画确实是毕加索的真迹。那位纽约佩斯画廊的专家曾经代理过毕加索的遗产,1980年他将这幅画卖给了一位沙特的王子。

1999年,这幅画被人从停泊在法国里维埃拉港(Riviera port)昂蒂布海湾(Antibes)属于谢赫·阿卜杜勒·穆赫森·阿卜杜勒马利克·谢赫(SheikhAbdul Mohsen Abdulmalik al-Sheikh)的超级游艇“珊瑚岛”号上盗走,自此失去了踪迹。长期以来,外界一致认为这幅画已经丢失或是已遭毁坏。尽管开出了40万欧元的悬赏,法国警方对此事展开的调查仍然毫无结果,此案最终被搁置了起来。

三年前,有消息传到布兰德的耳中:一幅被盗的毕加索画作在荷兰黑社会中流传,而且据说自2002年起黑社会组织就拥有了这幅画。于是,布兰德开始四处打探,询问这幅画的下落。这位49岁的荷兰人可以算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艺术侦探,他多次因为成功寻回丢失的艺术品而备受瞩目,并登上头条新闻。

2015年,布兰德找到了由希特勒最喜爱的艺术家之一的约瑟夫·索勒克(Josef Thorak)在纳粹时期创作的一对巨大的青铜马,这对青铜马以前被安放在柏林德国国会大厦的大门两侧,过去人们曾经以为这对青铜马已于1945年毁于苏联军队的炮火中。2016年,通过布兰德的努力,一件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1904-1989,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和版画家,曾与毕加索和马蒂斯一起被认为是20世纪最有代表性的三位画家——译注)创作于1941年的作品和一件塔玛拉·德莱姆皮卡(Tamara de Lempicka,1898-1980,波兰装饰主义风格女画家,作品风格融合了晚期精致的立体主义和新古典主义——译注)创作于1929年的作品得到归还,这两件作品于2009年被一群蒙面男子从荷兰的一家博物馆偷走。

2016年,布兰德通过与乌克兰的犯罪分子进行谈判,成功地追回了10年前从荷兰另一个艺术品收藏地被盗走的5幅荷兰17世纪的绘画杰作。去年,他追踪到了一幅壮观的拜占庭时期马赛克作品的踪迹,这幅距今已有1600年历史的作品是1970年代在塞浦路斯(Cyprus)被盗的。

布兰德寻回了1970年代被盗的拜占庭时期马赛克作品


至于这一幅毕加索的作品,他说,开始并没有引起他特别大的兴趣。原因是毕加索的作品本来就很多,而且赝品也非常多。不过这幅画后面的故事,却让他感到挺有趣:有一次他参加在阿姆斯特丹咖啡馆里的一场聚会,当时在场的“某房地产开发商“承认,这幅画曾经在一宗交易中被作为抵押品由他短期持有过。布兰德听到这个消息后,开始为之兴奋起来。

“那幅画后来已经不在那个家伙手上了,”他说,“但是我把我对那幅画感兴趣的消息放了出去,于是有人就来联系我了。他们已经感到走投无路了,你知道,当一件被盗的艺术品流传于几个犯罪团伙之中,它就成为了一种负担——今天它可能作为一桩毒品交易的定金,明天又可能成为买卖武器的一笔预付款,总之它是一件需要处理掉的东西。但是你又能如何处理它呢?“

关于在寻找艺术品的过程中与之打交道的那些人,布兰德说:“显然他们找不到出售这些艺术品的渠道。他们肯定不希望被闹到警察局去,因为一旦到了那里,警察就会问他们一些令人尴尬的问题。他们也不想拿这些艺术品去欺骗另一些黑社会组织的家伙,因为那些人下一次肯定会带着枪找回来的。而且不管你怎么想,这些人中的大多数其实也并不希望看到这些艺术品被毁掉。我为他们提供了一条解决这个问题的出路。”

据布兰德估计,毕加索的这幅《女人半身像(朵拉·玛尔)》自被盗以来,很有可能已经被易手“10次或20次”了,他说:“有的买家很可能在一开始并不知道这幅画作是被盗的,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而且其中又经过了那么多次转手,现在已经没有可能抓到最初的盗窃者了。毫无疑问,目前最重要的是赶紧把这幅画弄回来。”

幸运的是,一直以来都与之密切合作的荷兰警方对布兰德的观点表示赞同。布兰德说:“警方同意确保这幅画的持有人日后不会遭到起诉,所以我告诉中间人要抓紧时间,因为在黑社会组织中流传了20年之久,这幅画的状况一定已经很不好,他们应该赶紧行动。他们确实照我说的做了。”

在寻回艺术品行动上的多次成功为布兰德在国际上带来了良好的声誉,但却没为他带来多少收入。他经常在同一时间同时处理10件至15件被盗艺术品的寻回工作,但其实他的主要时间和精力大都花在帮助犹太家庭寻回在二次大战时期丢失的艺术品上,以及为那些富有的买家提供咨询,帮助他们了解他们正在考虑购买的艺术品的出处和真伪。这些事情并未被报道出来。

但他表示永远不会放弃自己从事的这项事业中较为阴暗的部分,也不会放弃那些因此与之接触的人。“我从来没有感到自己受到过真正的威胁,”他说,“也许我这个人太过天真,他们也说我很天真。但是如果你正直坦率,而且信守诺言,他们就会尊重你,而且也遵守他们的诺言。我与他们进行的每项交易通常都能含笑成交,宾主尽欢。”

公寓墙上挂着一幅价值2500万欧元的毕加索画作的那天夜里,布兰德只给一个人打了电话。“我偶尔会和他喝一杯,”他说,“那是一个懂得欣赏一幅被盗的杰作是一种什么感受的人,因为他曾经干过那样的事——他是奥克塔夫·达勒姆(Octave Durham,艺术品盗窃犯,曾从凡·高博物馆偷走两幅凡·高名画并卖给了意大利黑手党——译注)。”

达勒姆见到画后马上就问布兰德那天晚上会不会考虑外出。“我告诉他:‘我不会外出,我整晚都会呆在家里。你的手不可能有机会碰到这幅画作。’”

(本文作者John Henley是《卫报》特约撰稿人,主要负责报道欧洲事务。)

(翻译:郑蓉)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