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从这个近四十年的摄影艺博会选出七个作品,告诉你摄影可以很“魔法”
发起人:服务员  回复数:0   浏览数:214   最后更新:2019/04/09 11:39:00 by 服务员
[楼主] 服务员 2019-04-09 11:39:00

来源:artnet


Lissa Rivera,《Golden Lamentation》,2019。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Clamp Art

注意了注意了,摄影藏家看过来!国际摄影艺术交易商协会摄影展(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Dealers,以下统称AIPAD)已于上周末在纽约94号码头(Pier 94)完美落幕,汇聚了90多家画廊、30家图书出版商、12场特别讲座,以及数千幅在世和已故艺术家的作品。如果你想扩充你的收藏,或者在你的咖啡桌上放几本新鲜出炉的摄影画册,AIPAD的确是不错的选择。

今年正值AIPAD第39届,也是往届中举办时间最长的一届。确实,这不愧是一个令人记忆犹新的时刻,有时摄影展给人传递的感觉就和摄影本身一样历久弥新。当然,有时经纪人也会带与往届同样的作品。但每一场艺博会都会让藏家大开眼界。比如被誉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女性摄影师安妮·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的摇滚明星作品会比二级市场的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更占优势。如果你想知道去哪里淘到这些作品的话,总会有很多伟大的新作等你去一探究竟。

接下来,跟随artnet新闻的脚步,看看谁才是本届AIPAD最佳当代摄影师。

Nico Krijno

Elizabeth Houston画廊,纽约

Nico Krijno,《构图与彩绘剪纸》,2018。图片:Courtesy of Elizabeth Houston Gallery

南非艺术家Nico Krijno利用日常物品创作特别的雕塑作品,然后用镜头将它们拍摄下来,进行后期处理。通过这些复杂的图片,向观众传递什么才是“真实的”,什么不是。比如,在Elizabeth Houston展位上展出的《构图与彩绘剪纸》(Composition with painted cutouts,2018)就是由数十张破损的彩绘剪贴画(既有照片,也有经过处理的图片)摆在画板上。从远处看,整幅画就像是幅抽象画。艺术家Krinjo似乎成为了“摄影是魔法”学派(一群年轻艺术家用现代工具挑战极限)的一员。

一家休斯顿画廊即将为Krijno举办他的个人作品展“把你的身体留在身后”(Leave Your Body Behind),其中包括彩绘剪纸和其它主题的照片,售价范围在2000美元至6000美元之间不等。这是Krijno在美国的首展。

William Furniss

Van Rensburg画廊,香港

William Furniss,《时报广场的霓虹灯》、《曼哈顿日落》、《布鲁克林大桥》(Brooklyn Bridge,1999)、《纽约出租车》(New York Taxi,1999)。图片:courtesy of Van Rensburg Galleries

William Furniss从1999年到2018年这近20年间创作了一系列以纽约为背景的别样风景线,这些作品被一家首展AIPAD的香港画廊代理。展出的作品包括以底片的形式构图,从不同角度拍摄同一主题,这不禁让人联想到那些更”井然有序“的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拼贴作品。摄影师Furniss通过手动倒卷相机创建的多幅图像,营造出一种有延伸性的、几乎幻觉般的、对布鲁克林大桥等城市地标的重叠视图。

每张构图都经过悉心调试,反复试验。“他做了很多笔记,计算了所有的东西,然后才进行创作,发现哪里出了问题,就再试一次,”画廊代表指着《时报广场的霓虹灯》(Neon Times Square,2000)说。

其中一大亮点就是这张拍摄于1999年的《曼哈顿日落》(Manhattan Sunset),作品中日落与曼哈顿街道完美对齐。两年后,天体物理学家Neil de Grasse Tyson发明了“曼哈顿悬日”一词Manhattanhenge,由于曼哈顿街道大多呈棋盘式布局,在每年的5月28日和7月12日(或13日),日落时阳光将洒满曼哈顿所有的东西向街道,时长15分钟),帮助推广了这一现象。他的作品售价从1050至4200美元不等。

Ervin A. Johnson

Arnika Dawkins 画廊,亚特兰大

Ervin A. Johnson,《Sherelle》,2015。图片:Courtesyof Arnika Dawkins Gallery

Ervin A. Johnson系列”#致敬“(#InHonor)是为了回应“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以及相关的警察暴力事件(至少从字面意思上看)。在亚特兰大画廊主Arnika Dawkins的展位上,这些54英寸高的独特作品中有三幅被AIPAD的观者密切关注着。

“他对颜料的概念很感兴趣,” Dawkins解释道,“他指的是画布的颜色和用色。“我认为这也是Ervin的一幅画像,他当时的感受,就是试图接受身为黑人意味着什么。这些独一无二的作品每幅售价6500美元。

Palmira Puig-Giró

RocioSantaCruz画廊,巴塞罗那

Palmira Puig-Giró,《Vendedorade flores》,约1950。图片:courtesy of Rocio Santa Cruz

2011年,西班牙摄影师Marcel Giro去世,他把毕生的作品和个人档案留给了他的侄子ToniRicart Giro。但在这一箱箱的照片和底片中,画廊很快意识到他们拥有的是两位艺术家的作品,不仅仅是Giro。

1978年,Giro的妻子Palmira Puig-Giró因癌症去世,她同时也是一名卓越的摄影师。后来,她加入丈夫的行列,成为巴西颇具影响力实验摄影团体Foto Cine Clube Bandeirante的一员。

在他们回到故乡时,“没人知道她是摄影师,”画廊主Rocio Santa Cruz告诉artnet新闻。确定哪些照片是哪位摄影师拍摄的,的确需要我们拿出侦探般的洞察力。但幸运的是,一些底片包含了以Giró为背景的图像,这就清楚地表明,是Puig-Giró端着相机拍的,这些照片与他的建筑抽象和自然景观不尽相同。这是Puig-Giró的作品首展纽约,定价在1.2万至1.6万美元不等。

Casper Faassen

Ibasho画廊,安特卫普

Casper Faassen,《Yuka》,2019。图片:courtesy of Ibasho Gallery

Casper Faassen是一名训练有素的画家,他在自己的摄影作品中巧妙地融入了油画和丙烯酸颜料,并将这两种媒介融为一体,达到超凡脱俗的效果。当他拍照时,Faassen把他的拍摄对象放在一张亚克力的磨砂纸的后面。然后,他在同样的半透明哑光材料上打印出最终图像--营造出幽灵般的、刚刚失焦的图像。

Faassen在接受artnet新闻采访时表示:“造成这种模糊感的不是景深,而是材料本身。”为了展现照片中这些不透明的区域,艺术家在作品的背面创作;在正面,添加了一层透明的油漆。每件作品都有一种华丽的古铜色,Faassen把这种古铜色比作日本的金隅(kintsugi,是一种用金、银或铂来修补破坏陶瓷的办法)。另外,他的小照片描绘的就是日本陶瓷器皿。这是Faassen的作品首展纽约,作品售价从4250至8500美元不等。

Heather Agyepong

James Hyman,伦敦

Heather Agyepong,《Too Many Blackamoors》。图片:courtesy of James Hyman Fine Art and Photographs

在一系列引人注目的自画像《Too Many Blackamoors》(译者注:Blackamoors装饰艺术起源于17世纪的意大利,这种风格通常被认为有种族主义内涵)中,Heather Agyepong重现了19世纪Sarah Forbes Bonetta在欧洲的一段旅程,重现了她在欧洲遭遇的种族主义。

“Sarah Forbes Bonetta女士来自西非。曾被绑架、被卖为奴隶,最后被送到维多利亚女王的法庭,在那里她被收养了。”Agyepong的照片是“有关她的性别、身份和种族,这些都源于这个历史人物。”这位艺术家已经印刷了七组(每组九幅照片),每组售价1.8万美元。其中一组照片可零售,每幅2200美元。

Alejandro Cartagena

Kopeikin画廊,洛杉矶

Alejandro Cartagena,《Discuartizados#32》,2019。图片:courtesy of Kopeikin, Los Angeles

画廊主Paul Kopeikin原本不打算参展AIPAD,但当3月份的VOLTA纽约在开幕不到两周前突然宣布取消时,艺术家Alejandro Cartagena已经把他为艺博会所创作的新作从墨西哥城运到了纽约。根据他剪下的旧照片,去除脸部和人体部分,创造出幽灵般的新构图,也是符合本届摄影展的气质。

幸运的是,画廊获得了一个摊位,在那里可以花5万美元的价格买到Cartagena共20幅独特的复古剪纸作品。“Alejandro一开始是档案管理员,” Kopeikin在接受artnet新闻采访时说道,在墨西哥找到老照片比在纽约更容易,因为“那里的东西都经过精心挑选。”

虽然这些作品没有真实人物出现,但图像本身寓意深刻。这些图像暗指近年来失踪的数万名墨西哥公民。“最终,”Cartagena在他的艺术家宣言中写道,“似乎任何人都可以消失,没有人会给我们答案。”


文|Sarah Cascone & Taylor Dafoe

译|Weixin Jin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