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海莫・佐伯尼格谈谈,什么是抽象表现主义与色域绘画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81   最后更新:2019/04/06 20:54:24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19-04-06 20:54:24

来源:典藏Artcoco  李素超


典藏:我们知道您曾在维也纳应用艺术学院学习,那所院校有悠久的历史并培养了许多欧洲艺术家,最著名的就是20世纪早期的维也纳分离派(Vienna Secession)。在这所院校的经历对您有着怎样的影响?您是怎么看待这些传统的?

海莫・佐伯尼格:在维也纳有两个学院,维也纳美术学院和应用艺术学院。我先后在这两所学校学习过。维也纳应用艺术学派为现代主义运动提供了重要的推动力,主角包括科洛曼・莫泽、约瑟夫・霍夫曼、瓦利・威瑟尔、玛格丽特・舒特-利霍茨基和维纳・沃克斯塔特。维也纳分离派引领了早期现代展览的发展。迄今为止,它是为数不多的由艺术家组成的顾问委员会领导的具备如此规模的机构之一。1998年至2006年,我担任该委员会的副主席。无须多言,维也纳的传统对我的艺术发展产生了影响。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和维也纳学派的实证主义者的哲学、抽象主义的早期发展,当然还有阿道夫・路斯、理查德・约瑟夫・纽特拉和鲁道夫・辛德勒的建筑以及弗里德里希・凯斯勒的展览设计,都对我的作品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海莫・佐伯尼格(©Georg Petermichl 2015)


典藏:然而从您的绘画来看,它似乎更倾向于美国传统,比如抽象表现主义,尤其受到如巴内特·纽曼、马克·罗斯科的色域绘画(Color-field painting)的影响。抽象表现主义和色域绘画在艺术史上都有其特殊的背景,当您借用类似的风格时(不是指某种技法,只是风格上的),您希望以怎样的姿态融入您的作品中?

海莫・佐伯尼格:“维也纳工坊(Wiener Werkstatte)”以及由此产生的理念对德国包豪斯运动的出现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许多由于欧洲政治动荡而被迫移居美国的艺术家在战后成为一代美国艺术家的教师和讲师。此外,维也纳学派的激进哲学后来成为分析哲学的萌芽之地。因此,欧洲先锋艺术思想在美国得到了自然的延续和发展。所以,抽象表现主义和色域绘画(以及由此产生的概念艺术本身的运动)在塑造欧洲战后一代的艺术中变得极其重要,这是可以理解的。对我个人来说,这些不仅是榜样,而且是我工作的模板。他们的情感态度和观念化过去是、现在也仍然是激励我的因素。它不是一种风格的接受或延续,而是对此的分析、批判和重新诠释。

Simon Lee 画廊海莫·佐伯尼格(HEIMO ZOBERNIG)展览现场

Simon Lee 画廊海莫·佐伯尼格(HEIMO ZOBERNIG)展览现场


典藏:从您的绘画中可以看到对极简抽象元素、几何结构与色彩的运用。您是怎么理解目前抽象绘画的发展的?在这种发展语境下,您个人是如何推进您的艺术实践的?

海莫・佐伯尼格:我早期的绘画无疑是在试图寻找一种基本的形式词汇,并探寻画布的二维性与建筑的空间性之间的联系。在绘画向硬纸板物体的过渡过程中,画中的许多东西都被带入了三维空间。早期作品的相互作用生成了空间设计,整个空间充满了壁画、家具和结构干预。随后,在20世纪90年代,“展示”(display)一词被引入艺术话语。


抽象可以是一个分析和直观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试图获得洞察力,并将看似矛盾的实践结合在一起。通过抽象,我们可以探索结构和形式如何影响我们的知觉和感受。在这方面,我觉得我应该感谢启蒙运动,这当然是一项不断解决和质疑自身的任务。

Simon Lee 画廊海莫·佐伯尼格(HEIMO ZOBERNIG)展览现场


在最近几年的一系列绘画中,我展示了表现主义的手法不仅仅是一种直接的表达(它不是关于“手法”的),而是一种经过计算的语言。抽象和形式主义之间存在着非常细微的差别。目前,其范围从一种新的流行的“僵尸形式主义”到由制度批判和女权主义引导的形式主义。也可以说,亚洲的哲学和艺术对西方的抽象思想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Simon Lee 画廊海莫·佐伯尼格(HEIMO ZOBERNIG)展览现场

Simon Lee 画廊海莫·佐伯尼格(HEIMO ZOBERNIG)展览现场


典藏:作为一名艺术家,您的创作形式涉猎广泛,除了绘画,还有雕塑、电影和行为。然而,您与其他艺术家又有些不同,许多创作抽象绘画的艺术家,即使涉猎雕塑,他们的雕塑大多数也是抽象的,但您创作的有许多具象雕塑。您是怎么看这种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媒介和表达来进行创作?对您而言,您所创作的作品之间有何不同,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同?

海莫・佐伯尼格:根据我的自我认知,我不把自己看作一个画家,而是一个艺术家,因此我被一种无法抑制的创作冲动所驱使。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与这方面的关系自然变得更加专业。这是基于能力和道德——类似于一种态度。人们不再像上世纪80年代那样多地谈论态度。但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态度被如此多地提上了台面,以至于它变得比形式元素更重要——结论是“什么都不做总比做错要好”。从各种媒介中提取特定的特征一直是我的目标。就像我用绘画来批判绘画一样,对于录像来说我更感兴趣的是其中的动态影像以及电影中的前景和背景交换技术。

Heimo Zobernig,Untitled2018,Acrylic on canvas,200×200cm(78 3/4×78 3/4 in.)


在我还是艺术生的那些年里我就关注有关具象的问题,并且收集过各种各样的人体模型碎片。这些具有象征意义的碎片的出现有着令人惊讶的不安成分。要描述一个成功的雕塑,人们喜欢谈论它的“活力”或生命力。当你想到麦克・凯利(Mike Kelley)的“不可思议”(Uncanny)时,你会觉得眼睛上的绷带好像被取下了。


我的人物形象有点像自画像,但我更喜欢称之为“替身”。它们展示了我们如何根据我们的物理测量来衡量我们周围的物体,比如架子、桌子等等——它们被理解为我们自身的反映。当我开始在学院教书时,我想和学生们一起探讨为什么西方艺术现在对具象雕塑如此没有兴趣。作为一种研究工具,我们使用了人体模型。

Heimo Zobernig,Untitled,2018,Acrylic on canvas,200×200cm(78 3/4×78 3/4in.)


典藏:威尼斯双年展可以说是中国观众了解最好的西方艺术家们的一个重要通道。2015年,您参展了威尼斯双年展的奥地利国家馆,能跟我们分享下有关那档展览的情况吗?


海莫・佐伯尼格:它是一个独特的机会让我去创作一件与建筑相关的雕塑。创造一片宁静的绿洲当然是我的意图的一个方面,这是多年来我多次参观双年展的结果。约瑟夫・霍夫曼的展馆建筑是我作品的素材。它(展馆的建筑)也有过自我批评的时刻。批评,通过对现有架构的重新制定来执行。这个通常被描述为非常优雅的亭子,通过其空间序列建立了强烈的层次感:人们从占主导地位的入口进入,然后进入由天窗装饰的挑高主房间。还有两个空间,一个是侧厅,一个是花园,这些年来都被忽略了。我想重新规划所有这些元素,在不赋予其任何意义的情况下赋予花园美。我把所有的楼层都放在一个水平线上。在天花板上,我们添加了一个巨大的黑色体,隐藏了拱廊,因此创造出不同的结构比例。这也会影响一个人对其他访客的观察。观众变成了主角。雕塑和建筑之间的联系在20世纪是独一无二的:两者都代表了无数的意识形态。在我的威尼斯作品中,游客变成了雕塑。外面的景色让人想起了电影放映机屏幕上的景色,并以一种放大色彩和声音的方式将花园框了起来。

Heimo Zobernig,Untitled2018,Acrylic on canvas,200×200cm(78 3/4×78 3/4in.)


典藏:客观地说,中国的观众对您尚了解不深,但我们相信对亚洲藏家来说您是值得探索的瑰宝。2019年巴塞尔艺博会香港展会上,Simon Lee画廊将带来您的作品,能与我们分享这次在香港的展出吗?


海莫・佐伯尼格:我决定专注于展示去年的绘画,这是几个不同系列作品的成果:根据爱德华・马奈(Edouard Manet)的作品《Le Dejeuner sur l’herbe》改编的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系列作品的意译。在这一系列的转译中,我加强了抽象的层次,把女性和男性的形象变成了一种更加抽象的形式。此外,还有一种尝试是,同时用肯定和否定的方式来呈现毕加索的一幅花卉画——在图像线条上刻上字母“NO”,目的是表现绘画的过程应该提供一种对自然感知的替代。此外,在其他作品中也会有重复的手法出现,比如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山水画和爱德华・马奈肖像画中的背景,带有反光箔的图像指涉独立的、具有历史意义的静物和单色画。在三维作品方面,我决定增加一个新的书架雕塑。

Heimo Zobernig,Untitled2018,Reflective foil and tape on canvas,200×200cm(78 3/4×78 3/4 in.)


典藏:您怎么看近几年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

海莫・佐伯尼格:作为维也纳美术学院的雕塑系教授,我与中国学生有接触,并借此机会讨论中国艺术的传统和当今实践。它是一种与政治形势相互作用非常强烈的艺术,借鉴了具象派和美国波普艺术。但在我看来,与极简主义实践的共鸣更少一些。

Heimo Zobernig,Untitled2018,Reflective foil and tape on canvas,200×200cm(78 3/4×78 3/4 in.)


典藏:未来您是否有计划在中国做更多的展览?或者其他一些跨界的活动?

海莫・佐伯尼格:如果大家对我作品的兴趣日增,我会很高兴在中国展出作品。


Simon Lee 画廊

HEIMO ZOBERNIG 海莫·佐伯尼格


展期

2019年3月26日至5月9日


地址

Simon Lee 画廊

(中环毕打街12号,毕打行,304号)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