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豪斯也存在性别不平等?看看这些“包豪斯女孩”的故事……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203   最后更新:2019/04/04 10:13:25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19-04-04 10:13:25

来源:artnet


归功于Judit Kárász,《邪恶的灵魂,Otti Berger的双重曝光形象与德绍Atelierhaus外观》,1931/32。图片:© Géza Pártay / Photo © Bauhaus-Archiv,Berlin

在一篇以包豪斯为主题的匿名文章《女孩想学点什么》(Girls Want to Learn Something)中,阐释了这样一个事实。这篇发表于1929年德国某周刊,长达三页纸的文章,展现了这所著名的德国学校的年轻女性在寻求创意、职业生涯新道路时怀抱的希望。“包豪斯女孩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会成功,”文章作者写道。

她们是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包豪斯位于德绍和魏玛的两所学校都关闭了。但艺术书籍出版社Taschen将在4月出版的新书《包豪斯女孩:向先锋女性艺术家致敬》(Bauhausmädels: A Tribute to Pioneering Women Artists)通过对她们生活的记录,纪念这87位女性艺术家。

这本书像极了一本家庭相册,捕捉到了在学校曾被低估的成员精神。她们不应该被简单地描述为“女孩”(德语:mädels)。尽管以今天的标准来看,这个词带有异议,但它仍出现在书名中,反映了这些女性在那个时代与之抗衡的态度

这本书追溯了她们的生平、职业生涯、发展走向,甚至是她们最后的安息之地。虽然一些包豪斯女性艺术家——比如安妮·阿尔伯斯(Anni Albers)、玛丽安·布兰德(Marianne Brandt)和学校创始人格罗皮乌斯的妻子艾斯·格罗皮乌斯(Ise Gropius)的确获得了一定知名度,但许许多多的纺织设计师、摄影师、印刷工和画家却依旧默默无闻。

Walter Peterhans,《德国女画家Margaret Leiteritz与橙子》,1930年前夕。图片:© Museum Folkwang Essen/ Photo © ARTOTHEK

当德国和世界都以不同方式纪念这所著名设计学院及其进步精神的百年华诞时,值得我们记住的是,即使是包豪斯学院也未能幸免于性别不平等这个问题。虽然妇女是学校里社会自由主义哲学的一部分,但她们中的许多人都有“不得已“。

例如,露西娅·莫霍利(Lucia Moholy)曾与格罗皮乌斯及她的前夫、包豪斯大师拉兹洛·莫霍利·纳吉(László Moholy-Nagy)打过一场官司,因为他们反复使用她的照片,并把她逃离纳粹政权后留下的作品据为已有。1938年,格罗皮乌斯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一场展览中展出了她50幅作品,但一次都没给她署名。

尽管该校向才华横溢的学生敞开大门,不分性别和年龄,但教师们却“合谋”不让女学生进入某些院系。据艺术史学家Anja Baumhoff的说法,格罗皮乌斯和学校的全体教员有一个“隐藏协议”——减少女学生的数量,并阻止她们在学校更负盛名的工作室(建筑和木工)进行实践活动,并让许多女教师在纺织系和其它“不那么重要的”系工作。

摄影师未知,《学生奥蒂·伯杰和Lis Beyer在易北河的划艇上》,约1927。图片:© Bauhaus-Archiv,Berlin


这本书囊括了学生们工作、玩耍时的场景。学生奥蒂·伯杰(Otti Berger)就是其中之一,她曾在学校的纺织车间担任领导角色,后来经营了一家纺织公司。在书中,她和另一名学生在船上大笑,无忧无虑神情令人印象深刻。然而,伯杰却英年早逝。待她移居到伦敦后,她回到南斯拉夫照顾生病的母亲。不幸的是,伯杰是犹太人,在当地被捕,并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被害。

1929年,《女孩想学点什么》首次出版时,人们的情绪仍然乐观。这位匿名作者写道,“今天的女人和昨天的女人,那时的女孩和现在的女孩之间有一段距离。”在那个距离之外,一个新的女人似乎会出现。在书中刊登的照片中,我们看到了聪明、年轻的女性对着镜头微笑,带着前所未有、自由奔放一代的所有抱负,这一代人似乎对全新的可能性持开放态度。

以下是更多精彩图片:

Erich Consemüller,《在Atelierhaus屋顶上,德绍(Martha Erps和Ruth Hollós)》,约1927。图片:© Stefan Consemüller,Klassik Stiftung Weimar/Bauhaus-Museum

摄影师未知,《包豪斯学生戴着三人芭蕾的面具》,约1927。图片:© Getty Research Institute,Los Angeles

T. Lux Feininger,《德国德绍,参加编织工作坊的女性站在包豪斯大楼的楼梯上》,约1927。图片:© Estate of T. Lux Feininger;© Bauhaus-Archiv,Berlin

摄影师未知,Elsa Franke在创作的过程中,时间未知。图片:© Stiftung Bauhaus Dessau

Judit Kárász,《IreneBlüh在位于包豪斯德昭的阅览室(学生俱乐部)》,约1932。图片:© Géza Pártay / © Zuzana Blüh,Prague

摄影师未知,《Gunta Stölzl 位于包豪斯德昭的公寓内》,1972年3月13日。图片:© Bauhaus-Archiv,Berlin

Herbert Bayer,《来自“红色专辑”的艾斯·格罗皮乌斯肖像》,约1931。图片:Estate of Walter Gropius;© Bauhaus-Archiv,Berlin 2019


文丨Kate Brown

译丨Weixin Jin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