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皇制的思想史:王钦论田中久文的《哲学思考象征天皇》
发起人:artforum精选  回复数:0   浏览数:91   最后更新:2019/04/01 16:38:00 by artforum精选
[楼主] artforum精选 2019-04-01 16:38:00

来源:artforum


明仁天皇和皇后美智子皇太子德仁亲王和亲王妃雅子.图片来源: NHK.


201688明仁天皇宣布将在两年后退位由此成为日本现代历史上第一位生前退位的天皇平成时代的落幕势必会引起人们对于过去三十年的整个时代的回顾而日本战后宪法第一条对于天皇的象征性身份规定也重新成为了讨论的议题有论者认为战后由GHQ(盟军最高司令官总司令部主导的日本宪法界定的象征天皇”,事实上与天皇自古以来的传统身份并无二致——日本思想家柄谷行人甚至更进一步将宪法规定的永久非军事化与德川幕府时期的和平秩序进行类比但也有论者认为,“象征天皇GHQ出于对日本民众的心理情绪的顾虑而在民主宪法与天皇制之间寻求妥协的产物在思考象征天皇的问题上田中久文的哲学思考象征天皇》(青土社2018),可以视作近来有关这一论题的一部具有概览性质的著作

在这本书中田中较为全面地梳理了明治以降日本知识界对于天皇身份地位和职责的不同认识以及与之相关的数次重要争论田中首先指出,“天皇制一词来自战前讲座派”[1]马克思主义者的发明在此之前人们往往用国体一词来称呼以天皇为中心的国家体制国体一词最初在这个意义上的使用见于水户学的代表人物会泽正志斋的尊王攘夷论经典著作新论》。其中天皇被确立为国家统一的顶点而实际的政治事务则由幕府掌握天皇最重要的职责在于祭祀——而到了明治政府成立后以天皇为祭主的国家化祭祀制度就发展为国家神道并成为现代日本的国体论根基

与水户学有着承继关系但在关键的幕府问题上与之分道扬镳的是支持倒幕运动的吉田松阴田中介绍道:“水户学与松阴的思想上的差异不仅在于倒幕思想的有无水户学宣扬极端的日本中心主义而松阴则在强调日本国体的独立性的同时抱有各国皆有自身国体的文化相对主义想法”(36)。尽管有这些差异上述思想共同催生出了在昭和时代被视为正统国体而在对于国体的论述方面最突出的文献当然是1937年文部省颁布的国体本意一书在那里,“国体被如此界定:“大日本帝国遵奉万世一系的天皇皇祖之神敕永远凭此进行统治这是我们万古不变的国体”。“万世一系的天皇由此不但被确立为政治的至高点并且天皇亲政被规定为国体的原则。“强调天皇的本质在于政治和祭祀主张祭政一致’,这一点明显承继自水户学思想”(42-43)。

不过明治宪法本身并没有对天皇的主权者身份与职责做出明确的规定而战前围绕这一问题展开的讨论也颇为复杂田中对各方争论的整理主要集中于国体政体”、“主权统治权的问题上例如明治宪法的制定者之一的伊藤博文在宪法义解中区分了主权之体主权之用”,并将天皇规定为总揽统治权主权之体”,将根据宪法条文的具体规定进行实施的统治权界定为主权之用”。在田中看来这一区分本身在法律上对天皇的统治权做出了规定乃至约束可以视为之后由美浓部达吉提出的备受争议的天皇机关说的萌芽

1912年刊行的宪法讲话美浓部提出了国家作为一个团体的主张而这里的团体指的是带有共同目的的多数人的结合”。“为了团体而劳作的人”,被称作团体的机关”。区别于统治权”——它的主体是国家本身——“主权国家内部的最高机关”。不同于个人权利的自我利益指向既然统治权的主体在于国家这一共同体自身那么与之相关的机关就是为了国家而劳作美浓部于是指出认为统治权的主体是天皇恰恰违背了日本的国体”,因为这样一来相当于认定天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国家的利益在施行统治权”。强调天皇作为最高机关主权者身份才符合天皇在日本历史上的作用和地位

针对美浓部的说法穗积八束提出了君权绝对论予以反驳根据这一说法就日本的国体而言,“皇位和国家在法理上是难以分割的统一体”,“皇位天皇也并未明确区分所以天皇和国家最终是一体的田中指出穗积的绝对性说法最终的落脚点是天皇的绝对自由意愿”,但这一看似极端而保守的论述也许恰恰距离日本的传统思想距离最远因为“‘主权概念本身源于西洋的绝对王权穗积主张的天皇的绝对自由意愿明显是西洋的概念”(64)。但田中更为根本的批判来自另一方面穗积虽然主张绝对自由意愿”,但同时又强调天皇的主权具有道德意味为实现国民的社会平等不可或缺从而相当于在内容上做出了许多规定乃至可以被理解为放弃绝对自由意愿’”的主张(67)。对于穗积的君权绝对论和美浓部的天皇机关说同时做出批判的是北一辉写于1906年的国体论及纯正社会主义》。北一辉指出现代国家的君主立宪政体既非君主政体也非共和政体而是以君主和议会整合在一起的最高机关为制度性安排而不仅仅将天皇一人确立为最高机关”。

田中认为上述立场都站在君民一体的角度从政治上对天皇的位置和作用做出论述与之相对一直以来有知识人从与天皇保持距离的角度审视天皇的政治身份并形成了战前的与象征天皇制相近的思考方式田中举出的第一个例子便是福泽谕吉在福泽这里,“国体不再与天皇的血统甚至不再与天皇制相关因为国体一种族的人民聚集在一起忧乐与共对于外国人而区分出彼此之别”。在这个意义上,“国体的本质被福泽改写为一国之独立”,而与天皇本身是否有继承人的问题毫无关系。——从这一立场来看福泽无疑会断定接受波兹坦公告”、进而被美国占领的日本早已改变了国体”。

另一方面福泽也特别强调了天皇对于日本人民的精神塑造所起到的积极作用在他看来政治本身只能塑造社会的形体”,而无法触及人的内心在日本恰恰是帝室能够收揽日本人民的精神”,“支配人情的世界维持道德风尚”。于是天皇制在福泽笔下就从政治统治权的问题转化为培育道德维持良好社会风气缓和国内分裂对立的问题更进一步田中指出福泽的天皇论的另一个要点在于将政治世界本身相对化意图将天皇确立为从非政治的视点出发对此进行批判的权威”(82)。

而在战前的天皇制议论中象征天皇制最接近的看法来自京都学派代表人物之一和辻哲郎的论述和辻将天皇制与古代民族的神话联系起来考察认为每个民族在古代都会产生一种关于神灵的表象以作为社会的活的全体性的代表而在现代社会这一表象的例外性体现就是日本天皇制的政治形态在这里天皇仍然扮演者全体性的表现者的角色于是在和辻这里天皇权威的根据就不再是万世一系式的国体论话语所主张的神敕而是象征性地表达国民的总体性(85)。同样在象征的意义上京都学派的另一重镇西田几多郎在1940年出版的日本文化的问题皇室视作绝对无的象征日本历史上的权力主体虽然几经变动皇室超越了这些主体占据着如下世界性位置作为主体性的和个体性的’,在矛盾性的自我同一的意义上限定自身”。天皇作为绝对无的根源位置既超越了主体”,也发挥着调和主体之间的冲突的作用

毋庸置疑尽管京都学派试图在思想上重新界定天皇的价值和意义乃至试图将天皇从现实政治事务的纠葛中抽离出来但接受波兹坦公告圣断和随后宣告日本战败的玉音放送历史性地将天皇的战争责任问题天皇与政治权力的问题推到了不可回避的位置如何在当下特殊的日本语境中重新理解天皇制不仅涉及对于战后日本和平宪法的理解更涉及对于战前日本国体乃至天皇的多重身体的理解

注释

[1] 讲座派:1930年代在日本马克思主义者之间展开的关于资本主义性质的论争中与所谓劳农派相对的一方主张日本资本主义的基础是半封建土地所有制并以此为日本资本主义的历史发展进行分期因野吕荣太郎的日本资本主义发展史讲座》(1932)得名

— 文/ 王钦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