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最值得驻足的十个展位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569   最后更新:2019/03/29 16:21:33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9-03-29 16:21:33

来源:Artsy官方


星期一和星期二傍晚,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开幕前夕,全球艺术界纷纷涌入香港。随之而来的,是愈发国际化的画廊群体在各自空间的新展开幕。单是毕打行(Pedder Building)一座就承载着藝術門画廊的香港空间(Pearl Lam,画廊在上海和新加坡也设有空间)、香港的漢雅軒(Hanart TZ Gallery),以及来自美国的高古轩(Gagosian)和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的香港空间;H Queen’s 内更是云集了包括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佩斯画廊(Pace Gallery)、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等等在内的一众画廊和拍卖行——这或许正是周三下午于香港会展中心VIP预展开幕的第七届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内艺术生态的一个缩影。

今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有来自35个国家和地区的242家画廊参展。“在西方艺术界不缺如此规格的展会,却比不上香港巴塞尔这般全球化和多元化,”巴塞尔艺术展的全球总监 Marc Spiegler 说。从圣保罗到首尔、加尔各答再到墨尔本,来自全球各地不同时区的展商和藏家共聚于此。Spiegler 表示,从近10年前的首届香港巴塞尔至今,他观察到展会所发生的巨大变化。“这是一个眼光愈发敏锐和谨慎的市场,”他说。“早年,画廊以为可以来这里清空库存……但如今这里的藏家对品质的追求不亚于其他艺博会,画廊必须呈现高水准的作品。” 下面,Artsy 精选出了本届香港巴塞尔的10间最佳展位。


Société

艺术探新单元,Booth 1C49

陆扬作品

Société 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如果你想体验一场感官盛宴,直接去 Société 展位的陆扬个展。陆扬为本次艺博会打造了四件视频影像(均为2019年新作),在四块架起的屏幕上呈现了四个半神半机器人的不同角色,墙上还展出了风格相同的灯箱作品。所有灯箱和屏幕都置于银色的格子架上,被霓虹灯光包围。画廊的 Marius Wilms 告诉 Artsy,艺术家把这座极具“未来感”的装置称作“赛博格圣坛”。

陆扬的影像不仅仅在视觉上令人眼花缭乱:驻足片刻你便会听到视频中传出的叫喊声。观众可以坐在圆圈形的塑料椅子上看情节徐徐展开,或者,用 Wilms 的话说,“看完整场癫狂发作”。陆扬的作品引来了很多观众驻足,画廊在艺博会开幕几小时内便售出了两件灯箱作品。


偏锋新艺术空间

亚洲视野单元,Booth 3D29

张羽作品

偏锋新艺术空间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偏锋新艺术空间在展位上架起了铺着长纸片的两个平台,上面整齐地摆着一排排半满的茶杯。展会期间每天下午4点,艺术家张羽都会把茶水泼洒到纸上,留下圆形的棕色茶渍。当茶水风干后,艺术家的新作就完成了(每件作品标价13.5万美元)。

画廊展位的墙面上挂着已经完成的版本:色彩柔和的斑点令人想起树的年轮,连贯的斑点经由艺术家精细的泼洒手法才得以实现。“在我们看来,张羽是一位极简主义艺术家。”画廊总监王彧涵告诉 Artsy,她说,张羽想要尽可能地在纸面上呈现最中性的效果。选择茶水作为工具进行创作,规避了更为传统的媒介,却仍然能引发对于中国文化的遐想。


Galerie Max Hetzler

艺廊荟萃单元,Booth 3D07

Albert Oehlen 和 Rebecca Warren 作品


自从 Albert Oehlen 在高古轩线上销售卖出的一幅1988年的无题绘画打破了价格纪录之后(成交价470万美元),这位艺术家的作品就炙手可热。这对代理他的 Max Hetzler 画廊来说也是个好消息,本次巴塞尔艺术展,画廊带来了 Oehlen 的一系列绘画新作,这些无题作品全部标注着年份”2010/2018“。画面中,白色的背景之上涂抹着鲜明的色彩。挂在画廊展位的白墙之上,绘画的负空间与展墙的边界几乎消解。

展位的中心展出着英国艺术家 Rebecca Warren 手绘的铜制雕塑,表面凹凸不平的颜料包裹着多节的柱子(还饰有亮蓝色绒球),这些雕塑的形态让人联系到路易丝·布尔乔亚的作品,只是多了几分凌乱和奇异感。


Empty Gallery

亚洲视野单元,Booth 3C43

Tishan Hsu 作品

Empty Gallery 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Empty Gallery 展出了艺术家 Tishan Hsu 的混合媒介作品《Feed Forward》(1989),带滚轮的支架上倒挂着一瓶百事可乐,形似一台静脉注射仪,只是液体进入的是墙上挂着的一幅丝网印刷画。画面呈现着影影绰绰的线条,像一幅胸腔X光片,作品还带有一台挂在墙上的红色电话。这个奇异而诙谐的组合让观者重新思考艺术和身体间的关系。Tishan Hsu 的许多作品都给人以强烈的肉体性观感,展位上的作品更是集中体现了这一主题。Hsu 自从1980年代起便开始展出作品,如今他在艺术圈的地位正在经历一个小小的复苏。

“1980年代,Tishan Hsu 曾经活跃于纽约的艺术圈,” EmptyGallery 告诉Artsy,“但或许他的作品在当时过于前卫,对人们来说过于晦涩……他认为自己遭受了很多误解。”于是,Hsu 远离了艺术圈,转而开始在 Sarah Lawrence 大学任教(直到近期才退休)。Empty Gallery 在香港的空间目前正在展出 Hsu 的个展,他的新作也出现在了郑志刚的全新艺术及设计地标 Victoria Dockside 的展览中。1990年代,Hsu 的作品曾于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卡托纳艺术博物馆和其他一系列艺术机构展出,但自那之后他便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经过这些年的沉淀,如今他似乎开始重新得到艺术界的关注。


47 Canal

艺廊荟萃单元,Booth 3C26

Michele Abeles、Antoine Catala、Danielle Dean、Josh Kline、Amy Lien & Enzo Camacho、Elle Pérez、Trevor Shimizu、Stewart Uoo、Cici Wu 和 Anicka Yi 的作品

47 Canal 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隐藏在艺博会上层后排安静角落的 47 Canal 画廊礼貌地回绝了我的提问,似乎并不觊觎太多关注度。然而,47 Canal 展出着全场最奇异、最讨人喜欢的雕塑作品:Josh Kline 的《Saving Money with Subcontractors FedEx Worker’s Hand with Pad》(2015)。这件作品出自艺术家创作的一个有关虚构运输公司的系列,3D打印作品形似打开的FedEx纸箱,里面装满了花生,箱子上还放着一副手套和一只手。置于一场大型艺博会中,作品让人联想到艺术制作背后的隐形劳动力——打包、运输、卸货、搬运——这些艺博会访客往往看不见的过程。

极富巧思的艺术家 Anicka Yi 也展出了四件新作。《and,and, and》(2019)形似一块清除屏幕,中间挖空了鸡蛋的形状,嵌着粉色液体管道组成的网,还有一些粒状的干燥剂,LED灯则为作品笼罩上一圈更加奇异的光环。Anicka 的作品经常融合着隐秘科学和精密的设计,营造出迷幻的效果。


Andrew Kreps Gallery

艺廊荟萃单元,Booth3C22

Roe Ethridge 和 Cheyney Thompson 作品

Andrew Kreps 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在 Andrew Kreps 画廊的展位上,画廊合伙人 Liz Mulholland 紧张地看着Andrew Kreps 把 Cheyney Thompson 的绘画从地板上光滑的金属盒中移出来。展位的墙上挂着 Thompson 的七幅绘画,但更多的作品存放在地板上藏宝箱一般的深色盒子里,全部是今年完成的新作。被命名为“storageDevice”的盒子上附有编码,每个盒子内有七幅画(一套价格28.5万美元,单件价格5.8万美元)。

每个“storageDevice”中都存有艺术家不同系列的作品,涵盖了 Thompson 过去15年的艺术实践。Mulholland 说,尽管这些绘画风格迥异(单色画、夸张的抽象画,还有基于塞尚和鲁本斯油画而作的具象画),他们都带有观念性的考量。Thompson 在创作中对颜料数量、色彩系统和挪用都进行过十分仔细的考量。展位上还展出了 Roe Ethridge 的摄影作品,价格从1.8万到3.5万美元不等。


Richard Nagy

艺廊荟萃单元,Booth3E17

Egon Schiele 作品

Richard Nagy 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来自伦敦的 Richard Nagy 画廊今年首次参展香港巴塞尔,展出了约40幅席勒的画作。为了这样一场精彩的首次亮相,画廊不仅带来了自家储藏的作品,还从私人收藏中借出了不少杰作(很多展出的作品都不供出售)。画廊主 Nina Hartl 解释道,在画廊展出的所有德国和奥地利艺术家中,席勒“或许是在亚洲最家喻户晓的”。

据 Hartl 介绍,展位上的亮点之一是一幅双人自画像《Squatting Men (Double Self-Portrait)》,这幅画创作于1918年,正是在席勒去世之前完成的(作品标价500万美元,但不供出售)。画面中,艺术家的两个裸体形象倚靠在污迹斑斑的暗紫和深绿色背景上:人、自然和颜料融为一体。


Metro Pictures

艺廊荟萃单元,Booth 3D12

Nina Beier、André Butzer、崔洁、Camille Henrot、Oliver Laric、Louise Lawler、Robert Longo、Paulina Olowska、Jim Shaw 和 Cindy Sherman 作品

Metro Pictures 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Metro Pictures 画廊展出了驻上海的艺术家崔洁的新作,与 Cindy Sherman、Nina Beier、Louise Lawler 和 Paulina Olowska 的作品并置。这批新作中有崔洁描绘虚构建筑场景的绘画(价格在4.5万到6万美元之间)。《Beijing TV Building》(2017)描绘了一个布朗库西式的金色雕塑,和背后的高塔融为一体;在《Shanghai Industrial Building》(2018)中,两座形似写字楼的高层建筑漂浮在云雾缭绕的背景中。雕塑作品《Hangzhou Honglou Hotel #4》(2018)形似一座三维建筑模型(标价1.5万美元),进一步深入呈现了崔洁对于空间营造的思考。


Michael Lett

艺术探新单元,Booth 1C35

Imogen Taylor 的作品

Michael Lett 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出生于新西兰的画家 Imogen Taylor 在平行四边形画布上作画,倾斜的角度寓意着艺术家意图从另类的视角重新思考艺术史。大胆的用色和拼接的画面让人联想起立体主义和结构主义,但 Taylor 的作品中多了几分个人化的笔触和温度。Taylor 在粗糙不平的麻布上绘画,块状的布料、松弛的线头和她带有断裂感的画面相得益彰。在《Hooded Viole》(2019)中,明亮的橙色和灰色线条分隔着两个圆圈,既有立体主义作品中碎片化乐器元素的影子,同时令人想起华丽的静物画(作品定价从小幅的6500美元到大幅的2.6万美元不等)。

“艺术家的创作受到酷儿理论的影响”画廊主 Michael Lett 说。“作为一位酷儿艺术家,Taylor 对自己生命中的种种交错元素很感兴趣,并把这些元素集结在画面上。”据 Lett 说,像很多长期被忽视的新西兰女性艺术家一样(比如 Lett 提到的 Rita Angus 和 Frances Hodgkins),Taylor 在创作过程中往往先要钻研某位艺术家的作品,再透过自身经历消化这些信息,从而转译到自己的画布上。


10号赞善里画廊

策展角落单元,Booth 1D36

黄锐、王克平、马德升和 Liu Heung Shing 作品

10号赞善里画廊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来自香港的10号赞善里画廊为纪念“星星美展”40周年展出了星星画会成员的作品,包括马德升的木版画、黄锐的几何绘画和王克平的木制抽象身体雕塑(展出作品价格从不足1万美元的版画到六位数的绘画不等)。1979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对面的公园里,黄锐、马德升等艺术家发起了第一届“星星美展”,展览刚开幕便被警方责令停止,随后又在艺术家的申诉之下得以重启。此后一年,这群艺术家组成了民间美术团体“星星画会”。画廊总监 Frank Lonergan 说,星星画会曾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在中国曾有一段时期,艺术表达的自由在生根发芽,中国当代艺术迸发着生机,那正是源于星星美展的影响。”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