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尔前夕的珠三角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73   最后更新:2019/03/29 10:54:41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19-03-29 10:54:41

来源:打边炉DBL


文:下午停水



结束了香港巴塞尔预展第一天的活动,我困乏地坐在车上,“微信运动”记录当天的步数已经超过25000步。当时已经深夜12点多了,在深圳的“拍春”团队居然还在工作,他们给我发来微信,询问接收拍品的具体地址。


对比巴塞尔上的成交盛况,3月23日在深圳高北十六创意园举行的“拍春”,只是一次“试水”和“实验”,他们用最直接的市场方式来激发这个城市的艺术活力。有别于巴塞尔上礼貌而残酷的博览会交易,“拍春”是基于艺术社群之间的友情和共识,无论是艺术家的参与,还是竞拍者的出价,都期望通过在地行动的联合,建立一个更丰富也更良性的艺术生态。


深圳这座城市,过去被地产资本塑造成“中国当代艺术的航空港”,大家降落到这里,参加完活动,然后又飞离。虽然这次“拍春”的海报也体现了“降落”的概念,但85位艺术家的作品降落下来后,是被这个城市的更为广泛的藏家所拥有,而不只是被单一寡头收藏或立即运走。并且这批新兴藏家,有他们的主见,有越来越清晰的艺术判断和收藏趣味,这个城市已经有了艺术发生的土壤。


深圳这几年最显著的变化就是,越来越对那些带有俯视方式的大型展览产生了抵触。本土发声、本土意识以及本土力量越来越不容忽视,即便是在1997年何香凝美术馆和关山月美术馆诞生的那一年出生的深圳新一代,如今也要大学毕业了,如果按照十多年前确立的方法和路线去继续进行机构的工作,只会越来越无效,甚至是迂腐。“拍春”的敏锐和重要性在于发现了这个城市暗潮涌动之处,展开了一次“助攻”,这也恰恰是深圳这座城市最有活力和可能性的地方,充满了想象。


和“拍春”同一天的广州,广东时代美术馆和吴洁的五楼空间都有新展开幕。在《打边炉》的年度展览计划征集中,时代美术馆提交的资料是最完备的,展览的开展和闭幕时间都精确到具体某一天,能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更有资金实力的深圳,呈现出的是“眩晕”的状态,甚至有不少美术馆无法给出他们的展览计划。


时代美术馆推出的是广州艺术家周滔的个展,持续关注珠三角,是时代美术馆的主要工作方向,这个展览在这个既定的脉络之中。赵趄在广州黄边这个城乡结合部,试图建立一个美术馆运行的标准和机制,无论是赞助人体系,还是学术委员会制度,他都以非常务实的方式推动这个美术馆的发展。当3月24日晚上在石磊和江衡的展览晚宴上,有企业家表达赞助时代美术馆的意愿,赵趄反应敏捷地要和对方要喝上一杯。而谈到学术委员会的作用,年前曾和赵趄在怡乐路一家咖啡馆聊天,他的态度很简单和明确,学术委员要真实地发挥作用。既然有聘任关系,就一定要干活,这个世界的道理都很朴实。


吴洁的五楼空间在23号开幕的是劳家辉的个展。我是在开幕第二天和杨青一起去的吴洁的新空间,吴洁不在,她是珠三角艺术圈最逍遥的一名画廊主,那天她和沈宏非去番禺寻觅美食去了。对比天河路时期的五楼空间,这个位于东山洋楼一楼的新空间,吴洁做得更放松和自由。坚韧和粗糙,确实是珠三角的美德。


3月23日和24日这两天,顺德的盒子美术馆也推出了新展,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和广东美术馆都有教师作品展。近期广州美术学院正在大刀阔斧地进行院系调整,过去十年非常活跃的一些年轻艺术家,都开始拥有了他们的行政职务,他们站到了舞台的中心。


广东美术馆在广州三年展之后推出孙晓枫策划的“珠江夜游”展览后,接着推出的是石磊和江衡的双个展,由于这个展览的开幕致辞中感谢了太多人,以至于大家看展览的时间不足半个小时,一到五点钟,广东美术馆的保安就开始关灯关门,催促观众离场。当晚石磊和江衡的展览晚宴,是广州少有的隆重展览饭,据说经过了长期而周密的团队策划,可见两位艺术家倾力之重。当晚他们还继续感谢了更多的人,首先感谢的是驻广州的那些总领事,其次是美术学院的行政官员和教授。


3月24和25日,还有一个巴塞尔的考察团在珠三角地区看了八家机构。当我在27号晚上在湾仔的万丽海景酒店和一位机构负责人一起吃晚餐时,她对这个“大湾区艺术行”绕开了自己的机构感到困惑。事实上这个考察团避开了珠三角所有公立美术馆,大部分都是企业背景的美术馆,蜂巢和镜花园是巴塞尔的参展画廊,其中陈侗的录像局,则是一家重要的非盈利性机构。


作为珠三角的最受尊敬的一位艺术工作者和机构负责人,陈侗近来要花大量的精力为机构发展筹措资金,在香港巴塞尔前,陈侗有一个个展在广州东山的逵园举行,根据现场的红点来看,销售尚未过半。陈侗通过机构工作获得了源源不断的赞誉和敬意,同时也背负了非常大的经济重担,在3月26日的南方收藏家联合会上遇到他,他上台拍照时,手里一直甩动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树枝,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他当晚很早就离开了,等到活动散去,我收到了他每天的微信推送以及微店的上架新作,那些新作大多在A5纸大小,售价在500-800元之间。


相比“拍春”的市场行动以及公开鼓动“购买就是真实推动”,南方收藏家联合会做得更含蓄一些,3月26日的天台小聚,大家散淡地聊天,吃着香肠,喝着淡爽的啤酒,享受着市中心难得的一片幽静,现场几乎没有谈到任何一个金钱数字。即便是南方收藏家联合会的空间也有很强的日常气息,除了办公空间,还有茶室,居然还有一间厨房。


我不确定浸润在日常市井生活中的广州人,每次去香港巴塞尔,会不会有一种共同的不适感。我发现赵趄在3月28日凌晨发了一条朋友圈,他写道:


“我们以加倍的嘈杂,变得日益沉默”。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