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提议:拆掉艺博会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111   最后更新:2019/03/28 10:52:05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19-03-28 10:52:05

来源:墙报  Jerry Saltz


本文摘自纽约《Vulture》杂志

作者:Jerry  Saltz

发表时间:2018年3月1日

翻译:墙报


作为一个系统,艺术博览会就像美国:它们都已经坏掉了,而且没人知道如何修补。艺博会犹如美国,相比其他阶层,它们更有利于那些高高在上者,且这种差距越来越大。艺博会跟美国一样,艺术世界专注于表象,比如永不停歇的艺术博览会,双年展和其他爆料。那些中小型画廊(新艺术的来源地、免费  开放的、所有风险和创新发生的地方)却因参加艺博会而倍感压力,因为艺博会成本上升,画廊出席率和本身业务骤减,还有租金和日常开销等也要算在其中。这种艺术博览会工业园区几乎不可能让任何中小型画廊在不冒重大经济损失的情况下,冒险将不知名或价格较低的艺术家带到艺术博览会。与此同时,高端画廊的清理工作没有显示出任何风险或创新性。


看看本周Frieze New York(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的基本费用。


大型展位售价125,000美元,画廊有时还需要支付15,000到18,000美元来搭建展位,现场处理的成本可能再增加5,000美元。一位经销商曾跟我说过,他在军械库展览会上安装一个电源插座要支付350美元。如果你是本地人,则无需为工作人员支付数万美元的长途运费,差旅费和酒店费。尽管如此,即使是当地的画廊也要花费大约5000美元才能将艺术品包装起来并运往弗里兹;对于那些国外旅行者,或那些前往伦敦或香港艺术博览会的美国画廊,费用当然要高得多,更别提这些画廊在展览会上还要同时为他们的纽约画廊配备两拨工作人员。

2018弗里兹纽约艺博会现场


许多人反对拆掉艺博会的建议,他们会说,“搭建画廊费用是比较高,但画廊在展会上也赚了很多钱。”大型的画廊确实如此。但那些小的画廊如果要像大型画廊一样盈利,就必须要求降低展会成本,再或者,要么看运气,要么需要遇到一个好的年份。但是,如果小型画廊离开大型的画廊,销售量其实是很少的。要知道,画廊出售艺术品,他们会将一半或者更多的销售额分给艺术家。(据说,某些情况下,大牌艺术家甚至可以分得销售额的80%)因此,任何在弗里兹拥有大型展位的画廊都期望的销售额是至少35万美元,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收支平衡。即便画廊确实出售一些鲜为人知或价格较低的作品,经销商仍然不能保证不会遭受重大损失。

瑞士巴塞尔艺博会现场


我承认,一个人经常会在展览上找到我们不知道的作品,对于新画廊来说,在大型展会上能被看到也是挺好的一件事,而且如果你没有疏离感和疲惫感,你还能玩得很开心。但尽管如此,大型艺术博览会(比如弗里兹伦敦艺博会、弗里兹纽约艺博会以及巴塞尔艺博会等)还是会把一切都变得惨不忍睹,包括与会者。第一次来展会的游客通常很难在筋疲力尽之前参观完六个摊位。而那些经常看展的老炮儿则知道如何更好地浏览完展览,但说实话,这对艺术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2018弗里兹伦敦艺博会现场


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些问题。值得注意的是,最近,非常公平、鞭辟入里的艺术网ArtNet采访了Team Gallery的Jose Freire,他是过去22年来最好的艺术品经销商之一,也是一个对于很多人(包括我)来说,口味非常刁钻、难以理解的画廊老板。自2001年以来,Jose Freire已经完成了78场艺术博览会,因此他特别知道他在说什么。他说:“我们正处于最后一场比赛”的艺术博览会阶段......“金钱对艺术世界的腐蚀不能比现有的程度更甚......我至少有十年没有在巴塞尔遇到过新人。”

2018瑞士巴塞尔艺博会现场


无论他是在谈论博览会的审美空虚还是破碎的商业模式,他都会推测,现在你可能错过一个艺术博览会,而且通过“滚动浏览Instagram就会知道同样的事情。”我觉得他说的非常正确。与此同时,当地的画廊人必须到世界各地旅行参加交易会,期间可能会遇见这样一位策展人,他在距离画廊不到一英里的地方工作,但她\他的大部分画廊却都集中在艺术博览会上。我知道,这些日子我们都很忙,但那些忽视当地画廊的策展人就应该被解雇;同样地,没有确保让策展人经常访问当地画廊的负责人也应该被炒掉。 Freire观察到,以前在艺术博览会上寻找新作品的策展人现在主要是“让他们的受托人到处走走”


那么,对于“一个艺术博览会在一个周末用完半年画廊运营费用”的说法呢?Freire称,“展览会是画廊最大的财务损失。”在展会上,你看到的业务是处于平衡状态。 Freire表示,他可能希望在收费,制造,包装,运输,旅行费用,人员配置和娱乐费用之后,在一个售价20万美元的展位上赚取35,000美元的利润;如果一件作品不能在展览会上出售,那么“价值就会消失,损失惨重”,他说,因为这部作品将会被看到,并且已经知道不会被卖掉,这就是一个腐烂的系统。

2018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博览会


这些都不适用于大型画廊或许多大型画廊。对于这些画廊来说,除非它正常工作否则系统可能会耗尽。事实上,当我咨询一位激进分子关于减少交易会的时候,她说:“是的,我们今年已经减少到只有11个。”如果你参加任何交易会的开幕日,就会明白为什么大型画廊喜欢这个系统。


他们摊位上嗡嗡作响的是那些你不认识的人和那些带着随行人员的名人。你会看到一个闪亮的平行艺术世界在你眼前出现。你大可放心,无论何时展出,这些展位中的大部分高价商品 ,比如沃霍尔,昆斯,村上,巴斯奎特,斯坦格尔,德库宁等人的作品, 瞬间就会出售。行动如此之快,以至于现在这些经销商中的一些人来展会都是乘坐私人飞机,与客户聊业务,暴富,然后再飞回去。就像雇佣的杀手,你从来不会真正看到他们;但他们会打成一片,做生意,并消失在夜晚。

2018迪拜艺博会现场

但是中小型经销商陷入了这个Catch-22。


作为一个参与者,大型展览会才是成功的定义之一,但那些很小的画廊也竞相出现在其中,尽管它们并不赚钱,但如果不参与其中就意味着水平很弱。而这种参与的压力使得将画廊发展到一个新的水平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所有的精力和资金都被用于保持现状。与此同时,较大的经销商喜欢将地下,时尚,年轻的画廊融入其中,因为它让收藏家,艺术家甚至经销商都认为自己是在搞一场盛大而混乱的地下狂欢。而事实上,整个业务主要通过六个企业(公司)大型画廊,其他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橱窗。

2016洛杉矶艺博会现场


的确,艺术博览会已经成为一个大型购物中心,主要用来吸引人们进入而不关注商业,利用一个集娱乐,美食,品酒,代客泊车,贵宾休息室,讲座,表演,特别奖品和小组讨论的舞台。这些小组讨论主要是关于市场或无处不在的艺术博览会和双年展 ,与少数相同的55个推动者和有影响的人士合作,为同行的旅行队提供洋洋得意的自我鞭策的庄严行为。因此,选择的伪装是作为度假胜地和商业燃烧人的艺术公平。


很难说如果没有更大的画廊,小型画廊是否可以举办展览会,但我的猜测是,大多数更大的画廊,一旦看到较小的画廊速度加快,也会想要一个那样的动作。较小的画廊可能拥有比他们想象更大力量,如果他们团结在一起,提出要求,对大型艺术博览会施加压力,而不是专注于艺术博览会。 NADA和独立展览会现在正在做得很好;越来越多精心策划的中小型画廊展览会可能会为这些画廊提供可行的替代方案,但它们要付出巨额成本,而回报微薄。


考虑到这一切,我与一些艺术品交易会的部分所有者、董事和其他工作人员进行了交谈,并询问是否可以修复艺术品交易会。所有人都认为事情需要解决。坏消息是当我离开时,虽然我真的很喜欢这些人,但他们并没有真正想要解决问题的冲动,因为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非常有用。他们说,现在的展览会没有被破坏。我不停地说,“对你来说,它们还没有被打破。”

这是我一贯说教宣传的样子,在一次友好的怒吼中,我说,“你们正在杀死那些下金蛋的鹅!”并谈到了展览会对摊位的收费方式的影响,然后我建议将展位费减少40%,我不必告诉你这次遇到的早已料到的沉默和苦笑。我建议也许使用与所有西方民主国家相同的税收结构:采用分级收费表,大型图书馆比其他画廊付费更多,特别是因为目前的系统最有利于这些画廊。互利共生!


我继续谈到,利润的负担不应该像现有系统一样完全落在画廊的身上,而应该由艺术博览会承担,这就跟提供娱乐和表演的类似场所的措施一个道理。Carnegie Hall不应该向在它那表演的Yo-Yo Ma收取过高的费用,应该是Carnegie Hall付钱给他!每次,所有的老板看到我就像看到疯子一样。他们不是卑劣的,他们也像其他人一样热爱艺术,但谁占据主导地位他们都心知肚明,如果他们因为高额费用而失去画廊,那么届时将有数百名其他玩家争相进入。

2016年,西班牙马德里的ARCO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


我曾说过,画廊包容的程度也应该改变。现在,画廊申请时,需要填写代价很高的程序来描述他们为展会带来什么。然后,这些提议由同行陪审团的陪审员评判。没有说明的是,这些陪审员可能存在真正的利益冲突,因为他们受益于画廊的选择,而这些画廊还可能会展示相同的艺术家,更别提长期的积怨。许多中等规模和较小规模画廊的负责人告诉我,他们的建议因“过于无聊”而被拒绝。我认为,在目前大多数知名经销商作为陪审员(与公平的所有者一起)的陪审团制度中,有可能在它慢慢对艺术博览会理念感兴趣之后,陪审员越接近金字塔的顶端,老牌经销商可能越不知道什么是好主意,越不知道现实中发生了什么!

2018威尼斯双年展

我不是一个人在呼喊。在最近几周,超级大师David Zwirner,Marc Glimcher,Thaddaeus Ropac,Marc Payot(Hauser&Wirth)和Almine Rech-Picasso表示,顶级画廊“应该支付更高的价格来补贴较小的画廊。”这是来自顶级画廊非常了不起的言论,也许他们理解了被周围更小、更有活力的画廊围绕在身边的价值,他们也知道他们的成功多少挤压了这些画廊。

纽约独立艺博会上,贝浩登(巴黎/纽约)的展位


对于这个说法,我非常好的老朋友,自2012年以来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全球总监Marc Spiegler,贡献了一段完美的艺术博览会老板言论。“我们在展会上试图帮助年轻画廊时更加努力工作的想法没有任何问题,”他说,“但是弄清楚这个的运算法则则难以实现......”然后他谈到了“平方米、转让费和小型画廊的小额融资,”并得出结论,“真正的问题是现金流,因为拥有大量成功艺术家的画廊经常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他们正在资助很多博物馆、双年展以及制作成本。

2018悉尼双年展


我不是反对艺术博览会的妖怪。我也会参加当地艺术博览会的开幕,我喜欢在一个屋檐下看到艺术世界,触摸天线;试图赶上这个逍遥自在的世界。此外,我推测,该系统如此执着于成功推广,以致于弗里兹今年晚些时候还宣布要扩展到洛杉矶,要取得更多的成功。巴塞尔将会延续,除了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博览会之外,许多人希望它最终会被某种东西所取代。(我提到过的几乎所有画廊主都表达了对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馆的敌意,称其为“第七个地狱圈”。)但这一切都是系统胜利的说法。我的结论是,既然这个系统现在能够让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受益匪浅,那就让他们来买单吧!

2016年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公艺共融”展区现场


作者:Jerry  Saltz,美国著名记者、作家、艺术批评家


文:Jerry  Saltz

译:焰心

审核:葱白白


原文:https://www.vulture.com/2018/05/jerry-saltz-break-the-art-fair.html#_ga=2.175314091.801179794.1550285681-256249707.1550285681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