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潮汹涌的Art Central,能够测试今天“巴塞尔”的水温吗?(附首日销售报告)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1   浏览数:284   最后更新:2019/03/27 22:35:54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19-03-27 22:06:47

来源:Hi艺术  朝贝、晓晨、啸川


第五届Art Central登陆香港中环海滨,比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Art Basel)抢先亮相。如果说Art Central区别于Art Basel的特殊之处,在于其“消费级”藏家的定位,那么今年的定位似乎更加明显了。


来自全世界22个国家和地区的107家参展画廊中,有近30家为新增画廊。当我们惊讶于不少来自曼谷、马尼拉、班加罗尔等东南亚的陌生面孔之时,也不难发现,一些昔日面孔消失了踪影:如上海的仁庐画廊、北京的凯撒·贝塞什画廊;作品方面,日韩的“卡哇伊”风格比往年更盛,但此前的“大件”如余友涵、达明·赫斯特、曾梵志等作品却在今年难觅踪迹。虽然总体面貌更加多元,但“多元”的质量究竟如何,令人一时难下定论。






2019年,Art Central外景及展览现场的观众


▶ 尖儿货缺席的Art Central,未来可期吗?


从某种程度上讲,一个成功的艺博会离不开高价作品,也离不开吸睛的作品。当然很多时候,这两类作品是重合的。今年的Art Central,来自台北的形而上画廊延续了去年的布展策略,带来一个数百万美元、限量版的草间弥生“南瓜”装置,在本届已属风光无限。香港本地的Puerta Roja展位最贵作品为520万港元的卡洛斯·克鲁兹-迭斯的《Physichromie 2573》,另一件较小尺寸的作品价格为141万港元。

台湾形而上画廊展位上的草间弥生“南瓜”装置


来自香港的Puerta Roja展位上的卡洛斯·克鲁兹-迭斯作品


白石画廊于VIP首日售出“具体派”艺术家前川强、松谷武判、崔雅喜、Philip Colbert、川岛优等艺术家的作品。展位现场小松美羽的作品单价为2000美元,也有销售。同时恰逢小松美羽在白石画廊香港空间的展览开幕,据悉画廊参展作品已经售罄。

白石画廊展位最贵作品,草间弥生2007年的绘画,180万美元

白石画廊田中敦子作品,164万美元

白石画廊小松美羽作品,单价为2000美元


在东京、伦敦和大阪均设有空间的Nukaga Gallery带来几件井上有一的作品。《寒山》与《梅》为13万美元,《鸟》为12.5万美元。

井上有一《寒山》146×225cm 水墨纸本 1966(左)

井上有一《梅》146×211cm 水墨纸本 1966(右)

井上有一《鸟》146×211cm 水墨纸本 1966

韩国首尔的Gallery Gimson展位,最贵作品为200万港元的Lee Jaesam《Dalbit Moonshine》

来自韩国大邱的Phosphorus&Carbon展出最贵作品为尹亨根的《无题》(外墙左侧),15万美元


位于展场入口处的韩国现代画廊(Gallery Hyundai)带来本届Art Central最吸睛的作品之一,Iván Navarro的装置作品。三件方形霓虹灯作品单价9500美元,圆形霓虹灯作品13万美元


▶ 主打“消费级”的场子,哪些作品最好卖?


价高的作品虽然吸睛,但是放眼Art Central现场,更好卖的作品无疑更偏消费级。来自香港并在洛杉矶设有空间的Over the influnce,在VIP首日带来美国年轻艺术家赖恩·特拉维斯·克里斯蒂安(b.1983)的个展,价格在2000美元以下至5万美元左右,据悉销售非常不错。画廊工作人员透露,第二天展位上的作品将会全部更换以群展呈现。同时,画廊在香港的空间也会在3月28日起呈现艺术家刘勃麟首次个展。

展位上超大幅赖恩·特拉维斯·克里斯蒂安作品,价格在5万美元左右


第3次参展Art Central的台北十方画廊,带来的作品在800美元至1.5万美元之间。最贵的作品来自出身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艺术家刘刚的绘画,价格为1.5万美元/件。同时画廊也带来墨西哥年仅25岁的年轻艺术家Alfredo Chamal的写实绘画,引发不少关注。近些年十方画廊在香港已累积了稳定的客群,但当问及是否有计划参与Art Basel时,负责人Julia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太贵了,我们中小画廊,还是务实最重要。”

十方画廊带来的刘刚作品,单价为1.5万美元

25岁的墨西哥艺术家Alfredo Chamal作品,单价为1500美元,据悉艺术家在欧洲也炙手可热


林大艺术中心第二年参展Art Central,展位比2018年扩大了一倍,这当然也得益于画廊在2018年取得了非常好的销售。今年带来张林海、肖红及纽曼·努亚塔(Nyoman Nuarta)三位艺术家。现场已有三件张林海的作品售出,其中两件被同一位韩国藏家收入囊中,另一位出售给一位瑞士藏家;肖红的作品也售出一件、努亚塔作品被预定一件。画廊透露,也在部署进入Art Basel的下一步棋。画廊负责人Linda表示“在香港需要多一个窗口。”

展位最贵的作品,来自印尼国宝级艺术家纽曼·努亚塔,价格为13.8万美元

张林海作品,以1.79万美元售出


来自伦敦的Gilden's Art Gallery几乎带来清一色的西方著名艺术家的版画作品,价格为几万至几十万港元不等。一张毕加索的50版小幅作品以8.25万港元价格售出。



Gilden's Art Gallery展位现场,图三最右为毕加索《入浴者和奏笛的裸童,与着泳衣的男子》 28.6×38.4cm 亲笔签名和编号的版画 1968


来自巴黎的Galerie Olivier带来艺术家Ana Tzarev的绘画及雕塑作品,价格在三四十万港元之间;Francois Bard的两幅绘画作品价格同样在此区间内。除此之外,其展位上也还有标价为几千至数万港元的小型雕塑。



Galerie Olivie画廊展位现场,在三四十万港元的作品之外,还有几千至数万港元的小型雕塑


台中的大象艺术空间连续4年参展Art Central,今年带来3位40岁以下的年轻艺术家作品,价格在数万至二十余万港元之间。画廊工作人员称,相比于Art Basel,Art Central的成本更低,作品也可以更加前卫。


大象艺术空间展位现场,带来3位年轻艺术家的作品


日本大阪的Tezukayama Gallery,此次带来了艺术家Tamura Satoru极具实验性的装置作品,外墙小尺寸作品价格为数万港元。


Tezukayama Gallery来自日本大阪,外墙小尺寸作品价格为数万港元

来自香港的Karin Weber Gallery带来一组手岛大辅的木雕,价格在3000-9000美元之间,VIP首日已有数件售出


来自香港的Lucie Chang Fine Arts主打的消费型的作品十分好卖,VIP首日下午已有几件价格数万元的作品售出


来自韩国的Gallery BK所带艺术家Woo Kuk Won数件作品已被预订,价格为十至二十几万港元之间


日本镰仓的Kashima Art带来81岁日本艺术家Hamada Kiyoshi的架上装置作品,其中《29-1-10》以8万港元的价格被预定,另外一件小尺幅装置以2.2万港元的价格售出。


Hamada Kiyoshi 《29-1-10》 93×55cm 丙烯胶合板 2017,8万港元


(未完待续)

[沙发:1楼] 蜜蜂窝 2019-03-27 22:35:54

(接上)


在香港、台北设有空间的Admira Gallery带来艺术家权能的数件作品首日基本售罄,一件2米尺幅的作品价格为1.7万美元。



Admira Gallery带来艺术家权能的数件作品首日基本售罄

来自香港本土的李安姿当代艺术空间带来的艺术家吴笛笛超大尺幅的作品《不至于空无NO.10》,价格为110万港元左右,与此同时画廊内也在举办艺术家吴笛笛个展,据悉销售不错


来自韩国首尔的Atelier Aki画廊展位

来自韩国釜山的Lee&Bae画廊带来的灯箱装置作品


▶ Art Central,大陆画廊的无奈之选还是另一种可能?


在我们走访中惊讶地发现,不止一家首次或第二次参展Art Central的海外画廊,一开始并不知道Art Basel就在之后一天开幕。做一个偏“消费级”的艺博会本身并不会显得“低端”。然而当我们将Art Basel和Art Central并列摆在眼前的时候,仍然会不可避免地谈起:这几乎同期举办的香港两场艺博会,Art Central究竟是无法参展Art Basel的画廊们“退而求其次”的无奈之选?还是能够与之同台竞技的另一种可能?



2019年,Art Central公共艺术单元现场,每年都能带来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


Art Central VIP首日,现场行为表演


艺·凯旋画廊首次带来艺术家章剑的作品,据悉2019年章剑也将于画廊举办最新个展;现场已有一件15万元的方力钧版画售出、12万元的李关关作品售出,一件周春芽的“绿狗”雕塑已被客人预订,价格为55万元。

艺·凯旋画廊展位15万元的方力钧版画,现场已售

艺·凯旋展位最贵,张凯作品,分别为58万元、50万元

艺·凯旋画廊的章剑作品,28万元


今年是新搬到798艺术区的红门画廊第5年参加Art Central,红门画廊是成立了28年之久的老牌画廊。画廊主布朗难掩对于Art Central的喜爱,他认为Art Central更新鲜,不管是藏家还是画廊总是不乏新面孔。展位最贵为李晓峰的《射来的一切光芒都将羽化成彩虹》,价格为150万港元。


李晓峰《射来的一切光芒都将羽化成彩虹》112×81×64cm 清青花瓷片、不锈钢丝链接 2018,150万港元


在北京、深圳均设有空间的蓝岸画廊(北京空间为今格艺术中心),最贵作品为谭平的抽象绘画,价格在数百万元。据悉谭平2019年也将在余德耀美术馆有新展览开幕。

蓝岸画廊展位现场,带来数件谭平作品


连续5年参展Art Central的玉兰堂,所带艺术家名单既包含李津、周春芽这类中国成熟艺术家,也有高瑀、牟林童、狄青、李伟&刘知音、李戬等青年一代的作品。在我们现场采访之际,恰好目睹资深藏家希客在玉兰堂展位现场将目光投向艺术家李戬的作品。回首前4年,负责人伍劲在朋友圈难掩喜悦:“第5年参加ART CENTRAL,这些年,玉兰堂终于从一家代理入门级年轻艺术家的画廊转型成一家具有成熟面貌的画廊。昨晚布展结束,小伙伴也有感慨,跟去年比,我们的进步都是明显的。在ART CENTRAL的5年,还真没有一次结果是让人沮丧的,可能是运气吧,也归功于这个展会确实跟我们的气质匹配……”

连年参展的玉兰堂画廊,带来狄青迄今为止尺幅最大的绘画,价格为99万元

玉兰堂画廊李伟&刘知音雕塑《若有人知春去处》,9万元,现场已售

资深藏家乌利·希客在玉兰堂画廊展位


来自青岛的墨非墨画廊为首次参展Art Central,所带作品价格在1万元至30万元左右。图中艺术家刘超作品已售,约在4万-5万元


来自北京的龙吟雅风今年首次参加Art Central,带来唐华伟新作,价格在十几二十万港元之间。与日本、台北及内地博览会的情况不同,在唐华伟看来,Art Central的面貌更加国际化,而且和Art Basel同期也带来了重量级的藏家人群。据他透露,“Art Basel的展位费比这里要贵1/3以上,Art Central还谈不上和Art Basel同台竞技,但可以说二者是互借东风的关系,两边的参展商也都拿到了对方展会的VIP卡。”虽然VIP首日尚未开张,但唐华伟觉得“有戏”。


龙吟雅风首次参加Art Central带来唐华伟个展


此前已经撤离北京的亦安画廊同样是第一次参加Art Central,带来宽云和马可鲁的作品,价格在1万-40万元之间,VIP首日已有售出。画廊负责人张明放认为,“能够感觉到入场的观众更加尊重艺术,跟你聊的时候也更‘斯文’。今天卖出了一件小作品,我感觉明天还会有销售。从参展商和入场藏家来讲,Art Central自然不敌Art Basel……我相信未来一定会参加Art Basel,可能是以艺术家的身份而不一定是画廊。


亦安画廊首次参加Art Central展位现场,作品价格1万-40万元


在北京、台北均设有空间的芳草地画廊今年是二度参展,除毛栗子作品外,此次所带作品都是艺术家新作。展位最贵的作品为郑路的独版雕塑,价格为57万港元。在画廊负责人吕恒顺看来,Art Central和Art Basel的客群大致有六七成重叠。同时他也透露,芳草地画廊接下来也有意以项目单元尝试申请明年的Art Basel。

芳草地画廊的郑路独版雕塑,价格为57万港元

芳草地画廊所带毛栗子作品,价格为30万元人民币


今年是桥舍画廊第三次参加Art Central,在画廊负责人陈昕看来,“Art Central比Art Basel更偏消费,作品不在同一个数量级上,可能是在有意避开同质化。二者同期举办,在宣传上较为省力,但是对于桥舍画廊来说,如果参加Art Basel,就需要根据他们的路数来选择艺术家和作品,这就背离了画廊的初衷,所以桥舍画廊可能更适合Art Central。


桥舍画廊参加Art Central展位现场


▶ 新增面孔及亚洲之外的国际画廊


和去年的情况相似,今年Art Central的参展画廊名单中有近30%的新增面孔,红门画廊负责人布朗就认为今年的展会更加新鲜;不过与去年不同的是,在尖儿货缺席的今年,来自东南亚、南亚的画廊与那些亚洲之外的国际画廊形成了艺博会的一股“清流”。他们是如何看待Art Central的?或许能给我们一份“旁观者清”的答案。


2019年首次亮相Art Central,Gallery Sumukha这间南印度的画廊之前一直活跃在新加坡艺博会,Art Central是其参加的首个中国境内的艺博会。画廊主认为中国大陆的艺博会就是中国人买中国人的作品,相较而言香港更为多元化。尽管VIP首日暂未达成销售,但已不乏问询,将展品目录传递出去了就很好,期待后续发力。

来自印度班加罗尔画廊Gallery Sumukha展位现场

来自曼谷的S.A.C.Gallery展位现场

来自马尼拉的J Studio展位现场


Camera Work是一家专注于影像的柏林画廊,之前数次参加大陆地区的影像上海艺博会。今年是Camera Work首次参加Art Central,工作人员告诉我们,香港艺博会在税务上的减免有利于藏家的购买,第一天也收获了许多新的人脉。问询之际已有销售,展位最贵作品为吉尔伯特与乔治的独版摄影作品《Aklis》,220万港元。



吉尔伯特与乔治的独版摄影作品《Aklis》,220万港元


来自哥本哈根的In the Gallery是一间聚焦摄影艺术的画廊,今年是第4次参加Art Central,展位最贵作品为Jacob Gils的《Pibemolle #12》,1.8万美元。问询之际已有销售,例如8000美元的Jacob Gils作品《NY#3》。此前,In the Gallery曾连续数年携Jacob Gils作品亮相影像上海。


Jacob Gils《Pibemolle #12》为展位最贵,1.8万美元

Jacob Gils《NY#3》,8000美元,已售


Art Central是澳大利亚MARS Gallery唯一参加的中国艺博会,初始之际就定下了3年的承诺,认为应该在一处专心扎根,今年已经是第3年。在此过程中画廊已经构建了很好的本地联系,获取了不少本地藏家。展位最贵为Daniel Agdag的《The Round Car》,6.1万港元。问询之际已有销售,例如Stephen Haley的《Dragon City》已经售出两版,单价为42560港元。


展位最贵作品,Daniel Agdag《The Round Car》,6.1万美元

Stephen Haley《Dragon City》,已售两版,单价为42560港元


Galeria Casa Cuadrada来自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今年是第2次参加Art Central。去年的经验让他们知道小尺幅的作品销路更好。但问询之际,大尺幅的《Maria Palito》已经以3.8万美元售给一位居住于瑞士的私人藏家。吸引无数人驻足的《Personajes(126 Characters)》其实是126件分开售卖的小尺幅作品,单件售价为350美元。


Rafa Macarrón《Personajes(126 Characters)》25×20.5×5cm each mixed on iron 2019,单件价格350美元

Rafa Macarrón《Maria Palito》226×183cm mixed on canvas 2019,以3.8万美元售出


Flowers Gallery之前也参加过影像上海,因此被很多人误解为专攻影像。实际上该画廊涉猎的范围很广,每年也会根据上一年的销售情况逐步调整市场策略。问询之际已有销售,展位最贵作品为彼得·豪森的《奢靡》,18.1万欧元。


彼得·豪森《奢靡》182.5×244cm 布面油画 2018,18.1万欧元

在香港设有办公空间的Flowers画廊,还带来女性艺术家Nancy Fouts的装置作品


在不少参展画廊普遍看来,2019年的Art Central比往年人流更旺,并且出现了更多“确实是来买东西”的有效藏家。这或许也不难解释,为什么主办方在最近两年将展会延长到了6天及以上(2018年为7天)。这个早已包罗中国本土、日韩、东南亚、西方等不同风格口味的博览会,也在每年有不小比例的新面孔的加入下变得更加多元化。虽然不知这种“多元”的质量如何,但是都不约而同指向了,这个博览会日渐清晰的“消费级”地位。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