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得主 Tobias Rehberger :如果你的眼睛不用来看,就会用来哭!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180   最后更新:2019/03/26 13:51:00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19-03-26 13:51:00

来源:YT新媒体  Emmanuel


2009 年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获得者托比亚斯•雷贝格(Tobias Rehberger)当初拿到金狮奖,靠的是一间“咖啡厅”。他将不断变化重复的黑白条纹运用到咖啡厅的每个角落,再点缀以绿色或紫色的亮色细节,使得整体空间成一个“艺术”、“视错”的空间作品《你所爱的,也会让你哭:咖啡酒吧》(Was du liebst, bringt dich auch zum Weinen: Coffee Shop Bar)。

Tobias Rehberger获得威尼斯金狮奖的作品,Was du liebst, bringt dich auch zum Weinen: Coffee Shop Bar,2009 ©️Tobias Rehberger

Tobias Rehberger获得威尼斯金狮奖的作品,Was du liebst, bringt dich auch zum Weinen: Coffee Shop Bar,2009 ©️Tobias Rehberger

Tobias Rehberger获得威尼斯金狮奖的作品,Was du liebst, bringt dich auch zum Weinen: Coffee Shop Bar,2009 ©️Tobias Rehberger


1966年出生于德国斯图加特附近的一个小镇,1990年代初搬到法兰克福的 TR 之所以会这么做,乃是受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英过海军军舰上的“迷彩”花纹。1917年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艺术家 Norman Wilkinson,作为英国皇家海军的志愿者,根据在加利波利的潜艇巡逻队和英国海岸附近的扫雷船上的工作经验,建议将英国军舰舰体涂成白、黑、蓝三色,进行伪装,以避免德军潜水艇确认英国军舰的移动参数(航行角度、速度和与双方距离)并加以鱼雷的攻击。其实,NW并不是第一位这么建议的人,早在1914年英国动物学教授 Graham Kerr 就曾这么建议过,不过,当时未被采纳。

Tobias Rehberger


曾受委托为泰坦尼克号的吸烟室制作壁画的NW,在风格上受到立体派主义艺术家毕加索(Pablo Picasso)、布拉克(Georges Braque)的影响,设计船体上的曲线以创造出波浪的视觉效果,并以烟囱上的色彩形状使得舰艇看似朝向另一个方向航行,船头和船尾的色彩图案使得两者难以区分,随后,其建议被采纳,他成为迷彩项目负责人,并从伦敦的皇家艺术学院召集了一群艺术家来创造数以百计的军舰独特图案。

Norman Wilkinson 设计的图案,以及当时一起工作的艺术家们


在这之后英国、法国和美国海军都采用了设计,主要颜色是黑色、白色、灰白色、绿色和蓝色,同时,这种涂装不仅适用于军舰,也适用于商船。但这个伪装也只是一个时期,就被弃用,因为一方面来说,战争中涂满颜色、形状各不相同图形的军舰集聚在一起,会有一种喜剧感,不适合“战争”的严肃与杀戮,另一方面,随着雷达与声波定位仪的引进,定位目标不再需要人的肉眼观测与获得,这个伪装也就失去了价值。

在泰晤士河上的总统号,Tobias Rehberger, Dazzle Ship London , 2014. Installation on HMS President (1918) as part of 14-18 NOW.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Pilar Corrias, London.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2014年7月,为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TR在目前世界上仅存的最后一艘英国皇家海军舰艇“总统号”的船身上进行创作,重现了在一战期间军舰首度使用的“迷彩伪装”。这艘停泊在英国伦敦泰晤士河的“总统号”,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被广泛用于针对德国的反潜作战。 在TR看来,“伪装通常意味着你不能看见任何东西,但是这些军舰的船体上却有如此花哨的图形。这是一个有趣的悖论。”

Tobias Rehberger 2014年个展 “HOME AND AWAY AND OUTSIDE”现场 ©️SCHIRN KUNSTHALLE FRANKFURT


眩晕迷彩下的真相


一开始从雕塑入手的TR,从自己身边的人出发,除了临摹业余艺术家父亲的雕塑,最后放大四倍并以一种酷炫的方式展示它们当作自己作品之外,1996年,他还要求他身边的朋友画出他们心中理想的双人床,然后,TR 将朋友粗糙的草图,绘制成精确的技术图纸,并真实地制作出来。如此的创作思路,也被应用在不同的展览项目里,例如在展览“他们的快乐空间碎片(我的时尚版本)”(Fragments of their Pleasant Spaces [My Fashionable Version])中,他将展览空间分成5个空间,将朋友们的大大改善他们家庭生活的想法实现了5个做成作品并在不同的空间中展出,如他的作品《不用抢遥控器,一起看,往后靠着吧》(No need to fight about the channel, together, leande back,1996)是两个配套的电视机和舒适的椅子、《抽烟、聊天、喝酒:与他的朋友一起抽烟》(Smoking, talking, drinking: in smoking with his friends,1996)是三把椅子和一张桌子,桌子附有啤酒架的大烟灰缸。

Tobias Rehberger, 他们的快乐空间碎片(我的时尚版本)Fragments of their pleasant spaces (in my fashionable version), Feb 16—Mar 16 1996

Tobias Rehberger, 他们的快乐空间碎片(我的时尚版本)Fragments of their pleasant spaces (in my fashionable version), May 7—Jun 19 1999


TR 除了从身边人的需要出发做作品,释放自己的想象力之外,1998年在德国国际知名画廊neugerriemschneider周年纪念展上,Rehberger以第一年展出的九位艺术家每一位量身制作一个花瓶,旨在表达每个艺术家的个性, 歇尔·马耶鲁斯(Michel Majerus)是一个圆柱状的有毒色粘糊糊的石膏花瓶,而Olafur Eliasson则是透明的花瓶。不了解这个安排的艺术家们随后被要求带着一束鲜花参加周年派对,并在到达时,鲜花被放入各自的花瓶中,从而完成了TR的作品系列“肖像”。

Tobias Rehberger, Olafur Eliasson, 1998, acrylic glass, 38 x 40 x 6 cm, edition of 2 © Tobias Rehberger

Tobias Rehberger, Michel Majerus, 1995 Courtesy of neugerriemschneider, Berlin. © Tobias Rehberger

Tobias Rehberger, Douglas Gordon, 1996 Courtesy of neugerriemschneider, Berlin. © Tobias Rehberger


如此贴心的艺术项目使得TR在圈里赢得好的人际关系,例如,2015年,英国艺术家透纳奖得主 Douglas Gordon 邀请 TR 一起做作品,在Ibiza这个狂欢圣地里做展览“After the after”。他们以亲密的男男关系,来吸引外界的关注,但是,DG 声称这些作品不是男男色情作品,而是在谈讨男男之间的关系。展览以同一段影像(两个男人性交)为基础形成的一系列作品,TR 创作了一幅5米乘5米的“马赛克画”并在博物馆的外墙上展出。这幅描绘了两个男人上半身的画面,近距离看时并察觉不出来,只有保持距离观看时,才看得出来,如此的安排让观众与那一私密时刻的一种生理和情感产生距离。作为回应,DG 则关注了两个男人的下半身,并制作成影片,投影在博物馆内部的墙上,从外部依然清晰可见。

Tobias Rehberger, Sébastien Lifshitz, Presque Rien, 2000, 2015 © the artist. Courtesy Studio Rehberger

Study for Sébastien Tobias Rehberger & Douglas Gordon, Lifshitz, Presque Rien, 2000/2015, copyright the artists


“认知混乱是我感兴趣的艺术的关键部分。在我能够达成新的理解之前,我需要经历一个误解自己的过程。 对我来说,当艺术成功地改变了我的现状时,它是最好的”,如此乐此不疲地制造认知混乱的TR,每一件作品从视觉上让人感到错乱,而这种错乱从一开始身边人的“床、椅子、家具”到军舰上的图案,再到威尼斯双年展的“咖啡吧”作品,都是如此的逻辑。感受 TR 所制造的混乱是一回事,思考这些混乱之下的真相才是我们的责任。

Tobias Rehberger 2014年个展 “HOME AND AWAY AND OUTSIDE”现场 ©️SCHIRN KUNSTHALLE FRANKFURT


“我通常对我们如何看待事物感兴趣,而不是以空间方式,而是认知上。 我发现当我们考虑某件东西是否是艺术的时候,用形态学的术语来思考是不太有用的。 我们看待它的方式更为重要。 我们使用什么框架对其进行分类,以及我们可以将其作为比较?” ,这种从认知上的重视,使人想到法国艺术批评家与策展人尼古拉斯·布里奥(Nicolas Bourriaud)“概括1990年代的艺术创作主流观念“关系美学”——艺术作品是作为一段被经历过的时间而呈现。也因为“被经历的时间”,这些作品势必要能够使人“沉浸”。在这些令人眩晕的作品中,TR 声称艺术家只是催化剂,而不是扩张地表达存在感,但是,我们还是要回到艺术家早期那些与身边人交往后所得出来的作品,去询问在21世纪里,我们期待的作品是炫目的迷彩作品,还是,那些富有情感与故事的作品?

Tobias Rehberger 2014年个展 “HOME AND AWAY AND OUTSIDE”现场 ©️SCHIRN KUNSTHALLE FRANKFURT


对此问题,艺术家的回答是:“如果你的眼睛不用来看,就会用来哭”(如果没有敏锐的观察力,那么眼睛就只剩下哭的作用了)。


托比亚斯•雷贝格:如果你的眼睛不用来看,就会用来哭


2019年3月23日至2019年5月26日


上海 外滩美术馆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