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国际新影像艺术节是国际行为艺术还是国际骗局?.
发起人:ZZ  回复数:1   浏览数:2254   最后更新:2008/10/17 18:27:41 by guest
[楼主] ZZ 2008-10-17 11:11:59
久闻众多艺术上报道809国际艺术村举办了国际上最大的新影像艺术节(809国际新影像艺术节),据活动过去已经数月笔者受朋友之托,深度探访了这个活动的现场。

好一个理想的国度,依山畔水、山清水秀,田园风光如同画境般真实,红红的烟囱屹立高耸,确实是做艺术村不二的选择。

言归正转,当我走进809国际艺术村的小村落,发现和想像中完全不同的两个尺度,让我备有震感,其痒有五:

一、“偌大”的809国际艺术村不见任何艺术的氛围。

据说是2007年就筹建,并将投资达到3个亿(信息来源:http://news.cnhubei.com/hbxw/ycxw/200710/t121693.shtml)的809国际艺术村现在仍是破旧村落,找不到像样的,有代表性的艺术建筑,唯有高高的烟囱说明了它的存在,在没有任何标识指引的情况下,随处走了走。众门庭紧闭,落叶随风漂零,在走到一个很深的角落才发现一个挂着零星外国国旗的建筑,这应该就是举办国际性活动的主要场馆了,不是国旗做向导,很难发现这里有举办过国际性活动的踪迹。

二、享誉国际上的809国际新影像艺现场没有了人气。

走遍小村的角落偶尔会发现有几个扛着农作工具的人走过,很显然他们不是艺术家,也不是工作人员,拦路问问关于809国际艺术节的事儿,他们都摇摇头,一脸苦笑,这让我有了兴趣,也让我有了对809的传说有一揪到底冲动。聊天无门,自有另寻他路,在穿过小座桥寻找了一家落脚人家,问起809国际艺术村和809国际新影像艺术节的事。憨厚健谈的”老乡”便道出部分情节,说投资人撤资了,老总黄启贤跑路了,其他工作人员都走光了。这让我大为不解,数月前还风风火火的809,为什么会有出现这样的局面?

三、809国际新影像艺术节表面成功,实为鸡肋。

与“老乡”的攀谈中,我了解了809国际艺术村和809国际新影像艺术节的大致状况,公司老总黄启贤涉嫌作假帐、虚报帐目、贪污投资款致使投资人撤资了,迫于对外围媒体和政府的承诺,内部管理层媒体总监岳红、艺术总监李日天的压力,黄启贤举债数十万办起所谓享誉国际的809国际新影像艺术节。809国际新影像艺术村办起来了,却在其中发生了戏剧性的故事。以下资料部分来自后期809国际艺术村中层管理人员和员工口述。

其一、投资人撤资,资金无法到位,艺术节所需的基建均无法按时按量完工,只能在表面上勉强对付。食堂由原来的旧猪圈临时改建,艺术家公寓无日常物资,老外来了只能睡硬板床,连被褥都没有,青年公寓亦是如此。

其二、主场馆布置简化,没有任何艺术气息,现场找不到和809国际艺术节相关的元素,有倒卖电视投影之嫌,环境设计安装简陋,几匹遮阳布作隔断(809国际新影像艺术艺照片上可明显看出)空空如也,没有任何国际性可言,是迄今艺术节闻所未闻。

其三、7月26日上午,传媒总监岳红的助理刘鎏因拖公司长期拖欠工资,催问无果后大闹行为艺术馆,后刘鎏私藏公司财物做工资抵压,被夷陵公安机关拘拿,让国外艺术家喳舌(后黄启贤对外称刘鎏对其进行讹诈未果所为)。

其四、在无完善管理措施和无法兑现服务承诺的过程中,后有宜昌知名人士徐晓光谏言,国外资深媒体主持刘建中出案,均未采纳,随后出现了众多志愿者纷纷离去,部分艺术家退场的困局,据说有志愿者大言如恶梦数日游。

其五、众多突发事件发生后,原定8月5日撤展的艺术节,不得不在7月31日临时做出撤展的决定,后迫于众多外国艺术家的舆论和言辞,勉强维持,艺术终于在节最终在8月5草草撤展,后在黄启贤的BLOG中发现,自言非常完美。

借传媒总监岳红的话讲,一群乌合之众搭的草台班子,能把这个事情做起来是很不容易。当这话从中层管理人员口中讲出时,此话应该有它的真实性。我也为此捏了一把汗。

四、对艺术独有见地的黄启贤董事长债台高筑成为“老赖”。

刚刚与老乡攀谈没多久,便聚来了更多周围的乡亲们,都纷纷谈起809国际艺术村和他们举办的艺术节。他们大多提到了809国际艺术村是骗局,黄启贤是骗子等类话题,一位瘦瘦的老乡似乎看出我的惊讶,便道出了其中的原委:他原是809国际艺术村的一名员工,在影像节举办前期,809国际艺术村就拖欠了他们的工资和附近五十余名农民工的血汉钱,黄启贤承诺待影像节举办完后一并付清,并劝说他们做完让艺术村成形所需的大部分人力工作。8月5号活动如期结束后,黄启贤推诿当初对农民工和员工的承诺,8月12日数十农民工妻儿老小重聚809国际艺术村,找黄启贤讨个说法,黄启贤却对农民工严厉斥责,农民工在讨说法无望的情况下,求助了当地的夷陵区劳动监察大队,在劳动监察大队半个月的努力,黄答应在孩子们开学前解决,结果黄启贤再次失食,至今黄已不再露面,办公室也关了门,岳红、李日天也作鸟作兽消失了,几个给黄启贤下面的包工头打工的老乡也提到,黄启贤还差他们老板的四五十万,导致他们也好几个月没有结到工钱。在网络上搜索到了黄启贤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huangqixian/,此人在BLOG中大肆批侃798艺术村、宋庄的艺术氛围,发表了自已对艺术的“独特”见地。深思:对艺术管理如此有专长的人怎会将809国际艺术村经营的如此惨淡,自已还沦为老乡们眼中的“骗子”。

五、夷陵区政府、夷陵区劳动保障局监察大队现在查处809国际艺术村的不良资金问题。

眼见天色渐黑,笔者便作出返回城里的决定,临走时老乡给了我包工头、809国际艺术村中层管理人员以及政府相关部门的电话,当晚打通了他们的电话,他们以为我熟知黄启贤,急问黄启贤的去向,在说明来意之后,他们的说法与老乡们所说相差甚微。第二天上午,笔者拔通了劳动监察大队的电话:0717-7201520,电话转到了负责这案件的副大队长彭涛,彭队随即说到了,他们正整理资料交与法院,随后,他告知这件事情还需通过政府出面解决,笔者随即拔通了夷陵区区长专线:0717-7833999,直言来意,一位姓周的主任告知了一个更失望的答案,黄启贤承诺的数十万压金至今未兑现,政府调查他帐户没有任何资金,也没有实体固定资产,法院执行有一定的难度,政府正在积极联系黄启贤协商解决。随后笔者拔打了黄启贤的手机:15997587809,却没有人接,随即拔打了传媒总监岳红的手机:15872570809,电话却是无法接通。

走到这儿,笔者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句子来结束这次的探访深究,只想提一个问题,这是一场众多国内外艺术家参与的国际行为艺术?还是借艺术之名行使的骗局,受骗的是众多艺术家还是底层的农民工?如果是一场玩弄艺术的骗局,我建议借网络讨伐核心人员黄启贤,传媒总监岳红。



作者:美术同盟
[沙发:1楼] guest 2008-10-17 18:27:41
最后,果然还是露馅了~根本就是个骗局,拿了投资就是想吞钱,做个虚晃的艺术节掩人耳目罢了。。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