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一个不争气的艺术家,我们要付出多少代价?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1   浏览数:260   最后更新:2019/03/19 12:03:24 by guest
[楼主] 点蚊香 2019-03-17 21:10:39

来源:Hi艺术  酒仙桥一姐


叶永青事件并没有像人们预想的那样发展。这几天,一姐看到很多圈内圈外人的评论。“首当其冲”的是对艺术界媒体噤若寒蝉的疑惑和愤怒。在国内设有分支的国际一线艺术媒体,通通对叶永青事件选择无视和沉默,像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样自娱自乐,继续报道着:艺术圈的天是晴朗的天,艺术圈的人民好喜欢。我曾奇怪为什么这些在国外颇有影响力的艺术媒体到了中国就变得举步维艰,叶永青事件给出了答案。舶来媒体对当地艺术生态缺乏兴趣,懒得关怀。没有立场和态度,冷眼旁观,自然也不会有愤怒。


叶永青事件,仿佛照妖镜,是人是鬼,原型毕现。一姐上一篇专栏出来,底下立刻有四川一派前来声讨,为什么我知道是四川的? 因为留言行文用的是川普。就是这么不避嫌。可见,一声“叶帅”,不是白叫的。背后一群耸动的人替他出头。四川美院雄霸一方,垄断着当地艺术资源,校内暗潮涌动,争权夺利,一个“退休”教师,扶植过多少人,被多少人抱着大腿?又有多少未竟的事业?说退休就退休了。息事宁人之意可见一斑。

四川美术学院就叶永青抄袭一事发出的声明


如果把叶永青事件放在文化圈内去看,就会发现这圈里剽窃后还横着走的可真不少。郭敬明抄袭,任凭证据确凿,徒是咬紧牙关。后来仍凭《小时代》电影赚了好几个亿。于正抄袭琼瑶,法院宣判败诉赔偿,几百万罚款立刻缴清,就是不认有错。道歉?不存在的,这辈子都不会道歉的。结果,凭着《延禧攻略》还打了漂亮的翻身仗。叶永青事件,看来也是走在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套路上,寄希望于国人的健忘和下一波热点的袭来。当然,我对“叶帅”咸鱼翻身并不看好。如果说抄袭是他曾经一时自宫,那被发现抄袭之后的表现则像永久性阉割。重振雄风?搞笑呢。

叶永青在朋友圈对抄袭事件的回应


说回当代艺术圈,在花样卖惨,多元洗地之后,还是久违的栗宪庭伯伯站出来说了句公道话。有人说,栗老退休了,一姐你蒙着脸,你们是安全的,才敢大胆说话。这话说对一半。栗伯伯确实远离了艺术圈,所以他满可以不趟这趟浑水。但他却选择出来道歉,出来得罪人。这就不是安不安全的问题。而蒙面的一姐我,确实是安全的问题。江湖险恶,能得到戳破“国王新衣”的勇气和机会,蒙着脸说真话,总比觍着脸指鹿为马强,所以也并不以此为耻。

叶永青回应之前,在朋友圈被转发的栗宪庭的道歉声明


我们需要面对一个事实:艺术圈太小了。在某种程度上,仿若孤岛。圈内规则取代了普世价值。叶永青事件,更让我们看到圈内规则与普世价值之间的巨大分歧。这样的分歧,让想要投身其中的人望而却步,让很多热爱艺术的人无限幻灭,慌不择路。话语和权利逐渐被掌握在越来越少的群体手里,畸形的圈内规则被不断强调,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于是,葫芦僧开始乱判葫芦案。但在《红楼梦》里,这一回不光显示了四大家族之盛,也为其之败埋下线索。


近些年,西方一线画廊大举进军国内,依靠更先进完善的体制强势突进。这不是指某一个画廊的行事有度,而是整个西方艺术生态的健全。艺术品交易,作为整个生态的一环。一个艺术家,不光需要市场,也需要被更公平中立的学术系统来归置。公立美术馆的展览、艺术研究机构的项目、威尼斯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等等,都在以和市场不同的视角与标准去把关,去比较,去筛选和评判。艺术家被放在更广阔,更公开的环境中展示,被不同背景,不同视野的人观察,体会和阐释。从多角度,多机位的反复审视中筛选出来。如此建制自然会比凭利益驱动的自卖自夸可靠得多。健全的筛选体系也为艺术家打下了结实又有弹性的市场基底,藏家们因此更愿意赞助或消费。真金白银的流入,又进一步为整个行业输送活力。这种良性的循环体系需要参与评判的各方相互仰望,彼此聆听,共同观察,同时互相监督,相互评判,坚守立场,爱惜羽毛,不沆瀣一气。

刘益谦在朋友圈里表达对此事的看法


相比之下,叶永青事件暴露出了中国艺术圈严重的“浑然一体”的吊诡现状。本来最有资格声讨抄袭的受害者,却第一时间和抄袭者成为了同谋。在无可辩白的证据面前,部分藏家不去追究画廊筛选艺术家的标准;不去探究相关代理人和策展人是否知情;不去尝试对自己的损失进行索赔;不去批评艺术家丧失底线;反而与之形成攻守同盟,用违背基本常识的话语模糊是非界限,不惜将自己的声誉置于险地。如此护短,不单令人失望,更是雪上加霜。眼看着一个艺术家的信用危机,就要在这轮神操作下成功恶化成整个行业的信用危机。为一个不争气的艺术家,赔上中国艺术行业的声誉,值么?显然,有人觉得亏死了。同样是藏家,自诩外行的刘先生的大白话的表态比某些绕来绕去的内行辩护有效、有意义得多。面对抄袭,艺术行业如果姑息,就是搬起石头狠狠地砸自己的脚。作为专业人士,我们应该态度明确。虽然为时已有些晚,但知错就改,还是可以再抢救一下吧。

当事人至今未公开道歉,刘益谦在朋友圈表示有意为西尔万在龙美术馆举办展览


[沙发:1楼] 思念往事 2019-03-19 12:03:24
为你和栗宪庭、刘益谦先生点赞,你们是勇士。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