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信息战的胜利:从打字机到华为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103   最后更新:2019/03/14 10:47:19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19-03-14 10:47:19

来源:Frieze  文:Audrea Lim


IBM电华打字机手册, 1913年, 在“激进的机器: 信息时代的中文”中展出, 2018–19. 鸣谢:美国华人博物馆, 纽约


中国在和西方的较量中,所取得的信息技术战的胜利,是世界历史性的,而非仅仅只是行业焦点。


在纪录片《虚你人生》的结尾处,出现了一段很有意思的引语。《虚你人生》由吴皓导演,围绕中国异军突起的互联网直播平台YY展开。在这个直播平台上,“土豪”们花重金打赏他们喜欢的网络主播,试图获得来自“屌丝”群体的仰慕:“我觉得虚拟世界,从我自己的看法来讲,和现实世界并没有特别大的不同。只不过这个平台,把现实世界的某一些原来没有释放的力量释放出来了。” YY前CEO陈洲说道。金钱在当代中国是强大影响力的来源,陈洲表示,就像在美国一样,然而,这两国之间的科技竞争,是否也能反映出两者之间在真实世界中更广泛的差异?


位于纽约的美国华人博物馆近期的展览“激进的机器:信息时代的中文”(Radical Machines: Chinese in the Information Age),带我们回到了中国通讯技术发展的早期时代,当时这一语言如符号一般的字体,给欧美的活字印刷、摩尔斯电码和打字机带来了巨大挑战。中文里没有字母表,每一个汉字都有单独的意义,而且中文的常用汉字大约 2000个。这就带来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如何将汉字符号简化成可用于打字输入的“部件”?19世纪欧洲的一台样机,把汉字的笔画拆分成在一个网格里的多个线条。这一中文打字机有多达2500个键,并且需要打字的人记住每个键的位置。从展览中呈现的漫画和视频片段,我们得知这一技术在当时的西方曾经被看作可笑、繁杂,是对中国无法进入摩登信息时代的一种隐喻


之后,打字机被淘汰。文字处理、现代电脑和新的输入系统——拼音、智能输入、触屏手写、语音转文字,让中文输入在大众中普及。今天,正如Thomas Mullaney在《The Chinese Typewriter: A History》(中文打字机:一段历史,2017;该展基于本书展开)中指出的,中国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IT市场,同时也是“我们的电子书写纪元里,最快速、最成功的书写文字的家”。


YY和直播仅仅只是中国科技领域的一个组成,而这一组成,在金钱层面上,就足以和美国展开激烈的较量;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如微信,与WhatsApp、Facebook、 Instagram相比较,功能性更强且更加全面。微信的所有者腾讯,这家社交媒体巨头的市值超过了Facebook。中国的企业同时将目光转向了美国消费者,而这也引起了美国政客的注意。2017年的两党法案提议扩大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管辖权限,该机构负责调查境外企业和美国企业的合并,但是一直以来都主要以中国科技公司为目标。


中国日益增强的主导权,是中国在和西方的较量中,所取得的信息技术战的胜利是世界历史性的,而非仅仅只是行业焦点的原因。同时,对于美国政客而言,在经济不安全感和网络隐私受损的局面在美国工薪阶层中蔓延的大背景下,怪罪中国也让事情变得更加容易。但是,中国技术领域的胜利难道不是一种全球政经体系偏向富有阶层,保护私有企业的权力和利益的一种征兆吗?对于一个普通的用户,不管是苹果还是华为,亚马逊还是阿里巴巴,谁拥有我们网络未来的基础设施到底有多重要?一个普通用户、粉丝或者“影响力领导者”对于这些网络拥有更多的控制权,难道不是一样重要吗?


每一家科技公司,都只是掌控未来经济的全球众多玩家之一,以色列、日本和加拿大同时也在争相试图进入一线行列。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获胜,都会导致网络自由定义的改变:网络自由作为一种个人的权利(或许也是职责),让个体得以说出他们想要说的话——阴谋论、仇恨言论、以制造混乱和分裂的论调,或者是有着金钱利益或外国主体支撑的,匿名用户实施网络暴行的自由,以操作公共意见为目标。但这并非是文明世界的交锋。意识形态虽分裂成两大政体阵营——新自由主义民主VS资本主义集权,但它们都享有某种共同的基础:对于游戏规则的认同。胜利,无论是对于哪一方而言,都是以经济发展的程度来衡量的


“就好像中国现在的房地产一样,待开发的你不知道未来的前景怎么样,肯定就特别地赚钱,” 在《虚你人生》中,YY人气主播沈曼在直播开玩笑说道,“像我们这种前期是平胸的,后期开发出来那可不得了。”关掉网络摄像头,她直言不讳。“谁不想做一个公主,谁都想,但是我觉得金钱在亲情、友情、爱情面前,这些东西都是狗屁,”她说道,“有钱你就是大爷,没钱谁认识你。”


本文最先在发表在 frieze 201期,原标题为《Virtual Victory》


作者|AUDREA LIM

Audrea Lim是一名记者,她为《纽约客》、《滚石》、《The Nation》撰稿,她同时也是独立出版社Verso Books的编辑。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