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届台北双年展:美术馆在生态意识日益提升的环境中所扮演的角色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222   最后更新:2019/03/09 23:26:20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19-03-09 23:26:20

来源:Frieze  文:Alvin Li


亨利克·赫肯森, 《颠倒的树(映射)》, 2018,展览现场.

鸣谢:艺术家和台北双年展


最新一届台北双年展通过艺术家、科学家以及社会活动人士之间的跨领域合作,探讨实现展览的新角度。


我抵达台北的时候,刚刚参观完上海双年展,已经感到了一些疲惫。面对当代的全球危机,许多的双年展都将重心放在艺术创造具体改变的能力,这一点难免让人觉得有些自恋。第11届台北双年展“后自然:美术馆作为一个生态系统”,并没有这样的自恃,相反地,它探讨了在生态意识日益提升的大环境下,美术馆的公共角色是什么这样一个问题


“后自然”以对体制进行批判的形式呈现,强调了近期的生态理论,警示人们将自然和文化对立思考的不可能性。关于共生和相依的理论命题,在这里被重现架构成机构创新实践的方法。策展人吴玛悧范切斯科·马纳克达Francesco Manacorda)邀请了42个来自艺术、科学、建筑和社会活动界交叉领域的专业人士和组织,他们汇聚在台北市立美术馆,呈现一场跨学科的合作,尤其涉及关于当地历史和各种关系的活动倡议。于是,我们看到了横跨美术馆两层楼和部分地下室空间的双年展现场,在这里,充满社会思考的艺术品和社会活动项目比肩陈列。


虽然跳脱传统艺术视角,对大体量的社会活动项目的收录值得倾佩,但是这一点却很难做到创新:毕竟,最近几年,全世界的博物馆都已经使出很大力气,来与不同领域的实践融合。这样一种平淡的叙述,出现在多个大件双年展艺术品中,其中包括亨利克·赫肯森Henrik Håkansson)的《颠倒的树(映射)》,这是观者进入台北市立美术馆看到的第一件作品。这件作品是此次双年展的委约作品,也是一个延续系列的组成,它将一棵当地的大树倒挂在大厅屋顶上,树影倒映在地面上的一整块镜面上。这个令人稍许困惑的序言,将引出一场探讨人类对自然进行开发利用的展览。

尼古拉斯·曼甘, 《白蚁经济学》, 2018,展览现场.

鸣谢:艺术家和台北双年展


深入展览,我更多地被那些充满思考的、科学和文化跨学科交叉的作品所震撼。位于一层的一个独立的展览空间,来自墨尔本的尼古拉斯·曼甘Nicholas Mangan)打造了《白蚁经济学》(2018),这一作品通过一个失败的科研项目,来构建一个关于人类行为的寓言。2008年,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开始研究白蚁的行为,希望借助这种昆虫来定位金矿。作为对这一研究的回应,曼甘制作了一系列3D打印石膏模型,并完美地将其切割为水平截面,给人一种被人类侵入、强制暴露的蚁丘的印象。这一雕塑被放置在专门制作的桌子上,伴着四个小型监测仪来循环播放蚁丘的画面——其中一些来自已有的镜头剪辑,一些则由艺术家在西澳大利亚拍摄,由此打造出反乌托邦的实验性效果。事实上,这些模型将蚁丘内部的特点和人类开采矿藏的基础设施融合于一体,呈现一个带有科幻感的叙述。一方面,它暗示了人类和蚁群社会结构的相似,另一方面,它也是对将生物转换成人类(经济)提升预测科学的功利之梦的批评。


在二楼展出的作品《椰林、槟城艳与情报员的生死恋情:一次放送计画》,是马来西亚出生,现居台北的艺术家区秀诒的作品,它是一个房间大小的多媒体装置,再现了1935年台湾博览会的南方馆, 这一博览会由日本政府举办,以纪念40年的殖民统治。作品包含了真实南方馆的档案资料,悲伤的马的视频,以及微缩椰子树;区秀诒精心搭建的场景,让我们开始反思,人类如何通过运输转移动植物,对自然进行殖民统治

原转小教室,《凯道运动场》, 2018,展览现场. 鸣谢:艺术家和台北双年展


作为环境行动主义的最有效的一种形式,纪录片在此次双年展中大量出现;令人心生好奇的是,这些纪录片似乎在展示意识形态功能之间的冲突。来自颇有声望的台湾导演柯金源,纪录片《我们的岛:台湾三十年环境变迁全纪录》(1980-2018)由21部为双年展重新剪辑的影片组成。这一影片集合是对在台湾发生的自然灾害,以及当地环境活动人士不断变化的行业术语的有力展现。与之成为对比的,是由台中市政府新闻局发行的黄信尧导演的作品《印样白冷圳》,以壮丽的视觉景观来向白冷圳致敬。影片追述水流的源头至大甲溪,再到白冷圳的所在地新社,这些富有宁静感的画面,让观众得以看到人类对于自然的征服,而不是展览主题所关注的相互依存。


作为一个中途停留的作者,我不能给出对于展览的详实描述(我们真的可以吗?)——尤其许多当地的社会活动项目,仅仅以纪录片和文献的形式展出。在两个“生态实验室”中陈列,这些本应通过展览期间的一系列工作坊、论坛和对话的方式来生动实现。然而现有的方式也不失妥当,只是这些项目在临时搭建的木质结构、有限单独的空间展示令人失望(与其他作品的宽敞的空间相比),就像双年展的批评不能延伸至机构内部的陈列中。最终,或许,双年展针对机构、观众和环境之间全新互动的谦虚提议,不会走得足够地远。


第11届台北双年展“后自然:美术馆作为一个生态系统”在台北市立美术馆举办,截止至2019年3月10日。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