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周妥的“布斯特洛菲东”式描绘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268   最后更新:2019/03/07 16:40:31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19-03-07 16:40:31

来源:本来画廊


看  (VR)(一)    Look (VR) 1

板面丙烯  acrylic on wood panel, 42×58cm, 2018


从早期对叙事的偏爱,经过较短暂的对形式构成的尝试,黄周妥今天的作品已渐渐过渡到更单纯的物我相对,因而也更容易被描述:一种物体,空无的背景,单一色调或接近单一的色调,坦培拉技法,具有破坏性的笔触或线条。这看起来越来越明晰、越来越简练的可见元素,足以综合出他对绘画进行研究的一个成果:反复,但同时有迹可循。应该说,这一研究更侧重于艺术家个人的体验而不是公众的反应。

虽然物体本身固有的功能不能被完全抽离,但通过极其个人的视角和动作去隐喻物体所承载的主题,这与直接图绘社会新闻还是大不一样。也许这就是展览定名为“近在眼前”的用意吧,它那人们能自动想到的前一句恰恰暗指了当代绘画多少还要依傍的公共话题。社会新闻的层出不穷和日日翻新似乎能让艺术家获得更多的题材,但以此为支点却反而会让他厌倦,因为当他撬动时,角度总是相同的,不及事物本身更有变化,而且动作也显得一劳永逸。事实上,在黄周妥最近几年的作品中,社会性不是变少了,而是改变了让它们进入的路径,从明喻变成了暗喻,从事实关联变成了图像关联。当然,这一切除非是通过解释,否则对于不掌握密码的人来说,也几乎等于不存在。

接近圆(三) Subround 3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30cm, 2014

色块椅子(二) Color Blocks Chair 2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150×110cm, 2016


然而画中的物体毕竟没有超出我们的常识范围,只不过略显平常,无从展示美之常态而已。如果我们问,为什么画面上不是行李箱和电风扇,不是闹钟和水壶,这不是因为它们不在黄周妥的眼前,而是因为他并没有把自己规定为单纯表现物体的艺术家。同样都是眼前的物体,黄周妥选择某一个的理由却比物体本身更隐晦,像是在玩弄诡辩术。表面看是基于物体的某种缺陷,例如椅子没有椅面,花架上没有花,但一旦成了画幅,它们就不再是置于他眼前的那个样子,陡然平添了一番抽象的意味,其一是割裂了它们的功能关系,其二是技巧本身——笔触也好,坦培拉也好——障蔽了写实图像的传达效果。

花篮去花  Flower Basket Without Flower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180×100cm, 2015


因此对这些物体的“布斯特洛菲东*”式的描绘就摆脱了静物画范畴(我想像在这样的无止境的动作中物体最终会消失),因此黄周妥就没有被邀请参加之前那个同样是充满了物体的“写·生”展。尽管他的确是在写生,而不是凭空虚构了它们,然后用“眼前”来欺骗我们。它们的确就在那里,在墙角或触手可及的近处,但它们又都还在别处,在塞尚的坛坛罐罐的背后,在马奈的死鱼的肚子底下。我们之所以这样说,而不顾及逻辑上又出现回到静物画的风险,是因为早期现代主义属于黄周妥的参照系,他研究他们的画法,追问其中的奥妙。在塞尚或马奈的庇护下,他似乎对着物体也没有想过写生或静物画的问题。很简单,在决定如实地描画一把伞的那一刻,他工作室的门背后一定只有一把伞,而不是像我们看到的,同时有好几把一样的伞排列在一起。这多出来的几把伞,似乎就坚定了黄周妥让绘画的动作变得持久,让反复成为唤醒生命的绝招的决心。

蓝黑伞  Blue and Black Umbrellas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200×180cm, 2017


秩序感、陌生感和仪式感,这三个并列词大概是我们与黄周妥对话时所获得的较为清晰的概念,但它们也可能不同程度地同样出现在其他艺术家那里。因此,作为推荐用词,必须同时考虑它们所处的语境,即黄周妥以“研究”为名所做的种种补充。它们就像坦培拉技法一样,被一层层盖住,看不清,道不明,却始终存在一个贴近于它们的事实。就算是事实的表面,我们也未必一下子说得清楚。

陈    侗

注释:

*bustrophedon,直译为“牛耕式书写法”,指一行从左边写到右边,一行从右边写到左边,逐行交替的古希腊书写法。这个词我是在艾什诺兹的小说《出征马来亚》中认识的,并喜欢用来形容那些反来复去的动作和事情。

看(一) Look 1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130×150cm 2017

2018  

板面丙烯  acrylic on wood panel, 24×30cm, 2018

大花篮子(二) Big Flower Basket 2

板面丙烯  acrylic on wood panel, 42×58cm, 2018

内部白·壳(三) White Interior 3 (Shell)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45×65cm, 2018

看 (VR)(二) Look (VR) 2

板面丙烯  acrylic on wood panel 88×112cm  2019

码头模(一) Pier Model 1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70×105cm, 2018

鸟的构图(二) Composition of Bird 2

板面丙烯  acrylic on wood panel, 100×132cm, 2018


即将展出

展览:黄周妥 - 近在眼前

Exhibition: Huang Zhoutuo - Under My Nose

开幕/Opening:2019.3.9 15: 30

展期/Duration:2019.3.9 - 4.27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