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晤士报》:全球性大买卖——盗窃艺术品
发起人:ZZ  回复数:0   浏览数:1751   最后更新:2008/10/17 00:33:36 by ZZ
[楼主] ZZ 2008-10-17 00:33:35


英国《泰晤士报》网站日前发表文章说,在当代这个世界,文化是种商品,而犯罪分子也对其兴趣日浓。仅在过去几周,全球就对十几幅现代派绘画作品展开搜索;一个犯罪团伙受到利用达·芬奇的一幅作品进行勒索的指控,并已出庭受审;加拿大一家博物馆的一幅本土藏品不翼而飞;警方在纽约一幢小公寓里发现300多件失窃艺术品,其中包括毕加索的画作。

  2008年9月26日,法国著名印象派画家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的油画《裸女》在意大利罗马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展示。《裸女》33年前被盗。意大利警方26日在里乔内市发现了该画,并逮捕了3名犯罪嫌疑人。新华社/法新


  有利可图


  在当今世界,犯罪与艺术看上去变得越来越靠近。只需看看艺术品火箭般的升值速度就知道为什么了。随着市场的扩大,艺术品价格水涨船高,来自俄罗斯、印度和远东的投资者都对艺术品展开激烈角逐。


  盗窃艺术品是个大买卖。美国联邦调查局估计,这是个全球性行当,每年价值60亿美元。在法国,它被视为第四大最有利可图的犯罪活动。随着这一行当的利润越来越高,犯罪分子们也变得越来越胆大妄为。国际博物馆理事会一名成员说:“之前全是戴着手套的犯罪分子夜间溜进来。但现在,他们都手持武器闯进来。”


  本周,约翰森·韦布撰写的一本新书《失窃》问世。该书探究了形形色色的偷盗艺术品的行为,从在纳粹时期掠夺的古董的非法交易到利用艺术品骗保险等等。书中还揭示了通过法律途径追讨失窃艺术品的复杂性。


  2008年2月10日下午,3名蒙面持枪劫匪在瑞士苏黎世布尔勒收藏展览馆抢走了著名画家保罗塞尚的《穿红背心的男孩》、埃德加德加的《卢多维克勒皮克和他的女儿》、文森特凡高的《正在开花的栗树枝》和克劳德莫奈的《在维特尼的罂粟花田》4幅传世之作,总价值高达1.13亿欧元(约1.64亿美元),这被认为是全球最大的艺术品劫案之一。4天以前,在苏黎世附近的小城市普费菲孔的一个毕加索画展上,两幅价值至少320万欧元的毕加索名画《马头》、《玻璃杯和罐壶》也不翼而飞。


  2007年12月20日拂晓前,一伙有预谋的窃贼闯入巴西圣保罗最大的艺术博物馆,偷走了毕加索的《苏珊布洛克肖像》和巴西著名画家坎迪多波提纳里的《咖啡种植园工人》两幅名画。幸运的是,巴西警方在2008年1月找到了这两幅失窃的名画,并拘捕3名嫌犯。


肆无忌惮

  该书还讲述了一些肆无忌惮的盗窃案,就像电影《天罗地网》的情节一样。例如,1987年“渔线盗窃案”,当时雷诺阿的一幅绘画作品被人用渔钩越过红外线钓走;还有迄今没有破案的加德纳盗窃案,有两名窃贼假扮警察,从波士顿一家博物馆携带价值几百万美元的作品扬长而去;毕加索的作品在他的孙女位于巴黎的家中被盗;蒙面大盗用手枪指着博物馆警卫的脑袋,从墙上取下挪威最著名的绘画作品——该国大师蒙克的名作《呐喊》。三年前,窃贼闯入亨利·摩尔基金会在赫特福德郡的房子,用带有起重机的平板卡车运走了一个巨大的铜像《侧卧像》。


  这些胆大包天的盗窃行动备受瞩目,因为失窃的都是名家名作,本身就具有魔力。但也有数千起未公之于众的盗窃案件。例如,1997年一个女权主义者先驱的画像在罗得岛的一所教育学院失窃。这所学院的院长说,这几乎不能算是艺术品偷盗案,因为它并不是个好作品,但这仍然是可恶的恶意破坏行为。


  这些盗窃行为本身都只不过是错综复杂故事的开端,不管它们是经过精心策划的还是纯属偶然的机会。每个人——从认出失窃家具的清洁工(因为她经常擦洗这件家具)到俄罗斯情报机构的特工看上去都会在其中扮演角色。但令侦探小说迷们津津乐道的情节却令警方头疼不已。


  2004年8月22日,两名蒙面匪徒持枪闯入位于奥斯陆的爱德华蒙克博物馆,在光天化日之下把该馆的两幅镇馆之宝——蒙克的《呐喊》与《圣母》——劫走,总价值估计高达1.21亿美元。2006年9月,挪威警方终于成功追回画作,但劫案主犯依然逍遥法外。


  解决之道


  艺术世界是高尚的,拥有艺术品的甄别能力受到尊重。交易商们不愿讨论客户的名单。收藏家的身份可能极为保密。另外,艺术品通常在失窃几天后就会被偷运出国门。通常,它们会在多年之后才再次现身,而此时它们就已经落到收藏家的手中。调查人员必须小心谨慎地通过一个难以渗透的交易链才能觅其踪迹。除此之外,犯罪分子很快就能从不同的途径拿到赃款。各个国家在盗窃行为方面有着不同的法律局限。在荷兰,窃贼在21年之后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成为赃物的主人。在意大利,人们在公开拍卖会上拍得的艺术品可以名正言顺地将其据为己有。


  正如《失窃》一书所说,染指艺术品盗窃的罪犯们通常用这些赃物作为贷款担保,或者用作换取毒品、枪支或其他违禁品的通货。例如,都柏林的犯罪分子偷了一些著名艺术品,利用其向一个贩卖毒品团伙提供风险资金。在福克兰群岛冲突期间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塞尚的作品帮助一个残暴的独裁政体赢得一笔非法军火交易。


  解决办法是什么?艺术品遗失登记局负责人朱利安·拉德克利夫说:“如果进行艺术品交易中的每个人都跟我们的机构核实一下,失窃的珍贵艺术品就不可能被交易了。失窃汽车数据库就起到这样的作用。正因如此,失窃汽车有七成被寻回,但只有一成的失窃艺术品被找到。”


  除非这种核查制度成为国际法律标准,否则我们最热爱和最美丽的一些作品将继续被最丑陋的阴谋所吞噬。

来源 : 新华网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