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姆·艾特尔:静默之语
发起人:天花板  回复数:0   浏览数:116   最后更新:2019/03/05 11:26:27 by 天花板
[楼主] 天花板 2019-03-05 11:26:27

来源:798艺术  汪洋


蒂姆·艾特尔:场所与姿态

佩斯北京 / 北京

2018/9/9 – 11/10


我的孤独有多么美妙!

——并非因为它让我独处

而是因为它将我播种。

         ——阿多尼斯

《方格》布面油画 210 × 190cm 2018年


如同老年的伦勃朗在审视着镜面当中的自己,正值盛年的蒂姆·艾特尔也在审视着他人背后的自我。一个画家的诚实,不仅仅在于如何真实地再现视线中的所见,而更多在于如何呈现心底的声音。


是因为画由心生、笔由心动,画家的抉择总是在孤独的笼罩之下,无法躲避也无须躲避。孤独是一面公平的镜子,在这面“镜子” 的反射下,每一个人都身姿必现,每一件事物都无所遁形。镜面般的画面,不单单是刻意的整洁,同时也承载着孤独与疏离,而且在静默的反射下,所有的凸显之物都呈现出匪夷所思的真实、或是诚恳有加的虚幻。


无论是孤独包含静默,或者是静默涵盖孤独,总之,孤独与静默是一对双生子,在孤独之中获得悠游与自在,在静默之中得以凝思与从容。保持静默,即是在纷杂之外独自泠然,但表面上的沉默不语,从不意味着没有潜在的剖白。迎接孤独,则意味着断绝喧嚣,可以在一派平和的氛围里得到心绪的舒缓,从而远离浮躁与浅薄。因循孤独可以找到静默,可以倾听到内心的轻波微澜,因循静默可以追踪孤独,可以品味到平和的微妙神采。

“蒂姆·艾特尔:场所与姿态”

佩斯北京 展览现场  


蒂姆·艾特尔 1971 年出生于德国一个名为莱昂贝格的小镇,1993 年进入斯图加特大学学习德国语言文学和哲学,1997 年转入莱比锡视觉艺术学院学习绘画。作为“新莱比锡画派”的中坚力量他,拥有着与生俱来的孤独感以及小中见大的敏锐度,并以稳健的视角、平实的叙述改变着以往绘画的面貌。


也许是德国人特有的理性思维在暗中作用,艾特尔对绘画的热情完全被控制在冷静的表达之中。他在画幅间兀自安静,既无关忧伤与落寞,也逃离在浮夸与伪饰之外。对于现实当中司空见惯的场景刻画,也没有过度的渲染,只留下些许的澄澈、明晰以及时光悠悠的淡然。

“蒂姆·艾特尔:场所与姿态”

佩斯北京 展览现场  


2018年初秋,佩斯画廊为艾特尔在北京举办了其首次个人画展,所展示的十余幅油画均是一年以内的全新作品。在空旷的展厅中,全然是舒朗的回响,的确与静谧的画面相得益彰。艾特尔的画面选择并不庞杂,总是在现实的蓝本里整合出始料未及的简洁,《蓝色天空(遗迹)》就是这样一幅充满其个人风格的画作。


宽阔的画面有意回避开雅典卫城的历史背景,清冽的阳关不是温暖的来源,只凸显出一片引发无限遐想的蓝色。一条笔直的线果决地切割开画面空间,既是地平线也是天际线,如同珍珠项链一般串联起个中人物,又如同是一把刀子,划过湖面后激荡起异样的涟漪。


罗斯科式的深邃贯穿始终,使得外在自然环境转变为几何化的抽象氛围,画中人物在保持具象的同时,也与这种“环境”保持着潜在的关联。艾特尔的画面往往取材自现实里的一隅,有时是空旷的房间,有时是公共的场馆,他甚至在《方格》一画里直接复述其个人画展中的一瞬间。


这偶然的一幕没有承担宏大的主题,只是两个平凡的背景游走在建筑当中,并没有预设的故事,也没有隐匿的情感。其实,简洁的表述通常能够表述出更多的言语,艾特尔用具有现代感的玻璃幕墙结构均匀分割整幅画面,巧妙地放弃掉团块状组织结构,强调出平面化的构成感,在制造疏离感的同时,又与自己保持着非同寻常的对话。


画中人的静止只不过是一个连贯动作当中的暂停片刻,在接下来的时空延续中,势必还会有另外一种变更。这个“暂停”动作在现实与非现实之间,也在想象与非想象之间,也就是说,画家想要保持的平衡在动态与静止之间,进一步的表达方式则在抽象与具象之间。在写实的范畴里,一边推敲抽象的画面形式,一边斟酌具体的画面语境,通过对客观现实的描摹来制造具体化,但是这种具体化却又在暗地里转化成为一种具体的“不具体”。


生活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是提供演绎的舞台,主角与配角的差异仅在于观看的角度。艾特尔善于在现实之上剥离出非现实的因素,却又断然回绝步入超现实主义的介入。他像画一幅抽象画一样画一幅具象的画,既不是依照客观的描摹,也不是强化主观的臆造,只想形而上地表达出对深度交流的渴望。对于理念他更在意绘画中的省思,如同在《背包》一画里再次出现的背影,可以弱化个人特征却无法弱化孤独,即便环境能够容纳人物,却也无法容纳源自心底的孤独。


无论是自白或倾诉,一概作为画家笔下封闭的情绪,延伸到观者的视线里,进而解读出不一样的故事来。一幅画最真切的开端,有时是单薄且轻盈的一瞬,有时又是自由且丰满的一隅,而艾特尔的开端却是孤独感的恒定。在他对绘画发生探求的同时,间或产生出对孤独感的探求,以及对 “人”的探求。油画《十字》里的人物设定就是在一个莫名的空间里,于是,人物便会在无形之中产生悬置感,从而清晰地把保持独孤与渴望交流完全结合一处。

《躺在草丛中的男子》布面油画  2018年


也许对他来说,令人亢奋的热闹氛围是另外一种更加可怕的孤独。其实,纯粹的孤独并不等于忧郁或感伤,如果将孤独视作一种愉悦,那么静默则会成为最好的倾诉语言。在后现代语境下,一幅画面依然是自给自足的系统,可以是接纳性的面,也可以是开放性的场,在被动与主动的转向之间不再纠结于再现性与表现性的分歧。


正如罗斯科所言:“无论关乎何种主题、处于什么时期,绘画永远是一个逐渐走向清晰、澄明的过程。”于是,在观者的面前,一个静默的理性世界缓缓展开,轻薄的油彩应和着孤独的回声,画家的欲望被消解在画布的缝隙里,只留下了笃定与自信。


文 汪洋 图 佩斯北京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