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展前夕忽然取消!画廊主该何去何从?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214   最后更新:2019/03/04 10:38:44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19-03-04 10:38:44

来源:artnet


军械库所在的纽约曼哈顿92号和94号码头,以及VOLTA纽约的前地点90号码头的鸟瞰图。 照片:courtesy of the Armory Show


作为纽约最受关注的艺博会之一,即将在今年迎来25周年的军械库艺博会在上周,发现原本计划接待约60家参展画商的曼哈顿西区92号码头(Pier 92)因结构不牢固无法再使用。于是在开幕前临时宣布更换展会场地——说服63家将会在92号码展出的参展商改到旁边的90号码头举办展览。“没有参展商因为这一变化而取消他们的参与”,展会的总监妮可·贝瑞(Nicole Berry)告诉artnet新闻。“过去的72小时,军械库的工作人员为了确保展会尽可能顺利的举办,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2017年军械库展。图片:courtesy of the Armory Show


而作为应急场所的90号码头,在过去四年都是规模较小的展会VOLTA的场地。而因这一场地变动,作为VOLTA与其更著名的姊妹展纽约军械库艺术博览会(Armory show)的所有者、房地产巨头沃尔纳多(Vornado)的高层管理人员,突然做出了取消约有世界各地70家画廊参展的VOLTA纽约的决定。


尽管军械库艺术博览会的总监妮可·贝瑞(Nicole Berry)承诺,她的参展画商“一切都会正常进行”,但VOLTA的画廊主表示没有听到这样的保证。


谢丽尔·哈赞(Cheryl Hazan)经营着一家同名的纽约画廊,计划在VOLTA举办展览。她说,“艺博会对画廊来说总是一种财务压力,但在艺博会上总有让你代理的艺术家会受到欢迎的机会,你是能赚回你投入的钱的。但这次事件这让我们失去了那个翻身的机会。

90号码头。图片:David Willems拍摄,courtesy VOLTA


画廊的高额成本


据官方消息,VOLTA只是被延期了,但由阿曼达·库尔森(Amanda Coulson)带领的管理团队和沃尔纳多都没有提出一个新日期或地点。


Slag Gallery总监伊丽娜·普罗托波普斯库(Irina Protopopescu)告诉artnet新闻,她给沃尔纳多写了一封信,要求为画廊免费提供另一个会展场地。


她说:“我还给妮可·贝瑞写了另一封信,提议在90号码头给VOLTA辟出一个更小的区域,这样每个艺术家至少可以在那里展示一件作品。至少让我们有机会在原定的场地展示作品。”她表示她还没有收到回复。


沃尔纳多的网站显示,他在曼哈顿拥有逾2000万平方英尺的零售和办公空间,这也成为画廊主为之愤怒的一个方面。

在智能手机上显示的Vornado Realty Trust房地产投资信托公司徽标。 图片:Igor Golovniov / SOPA图像/ LightRocket / Getty图像


“如果他们真的在乎,他们本可以动用大量资源,在一个可行的替代地点实现这一目标,”Robert Henry Contemporary的画廊主罗伯特·亨利·钟(Robert Henry Chung)和亨利·钟(Henry Chung)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说。


虽然VOLTA正在退还展位费(约8000美元),但报销也有一个问题:根据文件,画廊主必须签署发布协议。“表示完全和彻底解决彼此之间的所有未决索赔。”


即便如此,画廊还有其他一些无法收回的成本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画廊主表示:“高昂的运输成本、板条箱建造成本、不可退还的长途机票、酒店成本和人工成本,都是直接的额外支出。除此之外,还有收入和销售机会的损失。”


对于那些在海外工作的人来说,财务状况尤其艰难,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将艺术品运往纽约。


画廊主彼得·弗雷(Peter Frey)从奥地利来,他运来了两箱价格为5500美元的约翰内斯·多米尼格(Johannes Domenig)作品。“到目前为止,总共将造成1.5万到2万美元的损失,”他告诉artnet新闻。“我已经邀请了收藏家,还和他们预约了见面时间。”


而VOLTA董事库尔森(Coulson)拒绝就这些问题置评。

艺术品被装箱运输中。图片:Patrick Kovarik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VOLTA的B计划


VOLTA纽约画廊经销商们如今纷纷忙着计划如何处理许多已经从世界各地运往纽约的艺术作品。对于此,他们从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得到了一些帮助——在收藏家彼得·霍尔(Peter Hort)的支持下一个快闪式的艺博会正在与展商一起,齐心协力地制定着备案计划。这场快闪式的艺博会将会在切尔西——包括卓纳(David Zwirner)的一个画廊在内——的两个地点举行。展会在即,甚至没有任何的宣传时间。

在90号码头举办的2016年VOLTA纽约艺博会。图片:David Willems拍摄,courtesy VOLTA


“当我一听说‘VOLTA的取消’,我立即打电话给VOLTA总监Amanda Coulson,希望看看我是否能以任何方式提供一些帮助,”霍尔告诉artnet新闻。 “很多画廊找到我说,‘我的艺术家为了展会已经创作了八个月,现在她只能被告知抱歉,她的作品无法被展出。’或者,‘艺术品已经从欧洲运来,我们无法负担将它运回去的费用! 我们本来希望能卖掉一些的,而且如今真的是陷入了困境。’”


周二,霍尔通过电子邮件向VOLTA的参展画商们发出来关于备案计划项目的电子邮件,将这一努力描述为来自“一群格格不入的艺术热爱者”。他写道:


我们希望制造一个令人出人意料的场合。它是即兴的、快速的,但其意图是真实的,精神也是真实的。 这次展会,是我们带着全心全意的希望、祈祷和许多的爱,专门为你而举办!

切尔西19街西525的卓纳画廊将Volta Plan B作为的一部分场地。图片: 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 Gallery


该活动将在第19街的卓纳画廊和一位匿名捐助者借出的西区第21街534号两个地址举行。 参与费用为2000美元(相较于VOLTA的参与费用约为8000美元)。


根据霍尔的说法:切尔西的两个空间可容纳约30家画廊,截至周二下午,其中20个展位已经被签约,另外还有20家展商已经表示正在认真考虑这一提议。


此次活动还得到了VOLTA、Rema Hort Mann基金会以及VOLTA展商1969画廊创始人Quang Bao的支持。 本展会将于下周三至周六开放,并免费对公众开放。


这是一个社群的事情,”霍特说。 “我们都在竭尽全力让情况好一些。”


“我们支持这项倡议,因为我们相信种瓜得瓜,”VOLTA的主管库尔森说。 “我们不希望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而是一个社区聚集在一起的故事,我们希望通过宣传,人们会更希望去看到这些画廊和艺术家。”


大卫·卓纳(David Zwriner)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理解纽约艺术博览会对于一个非本地画廊的重要性,我们在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 这很简单:我们有一个正好可以空出来的空间,我们在附近有朋友,我们可以向他们寻求帮助,加入我们提供空间。请一定要到Volta Plan B来,看看这些画廊为纽约带来的作品。”

彼得·霍尔(Peter Hort)。图片:©Patrick McMullan by Paul Bruinooge


其他的画廊主也纷纷前往不同的展销会。迈阿密画廊主明迪·所罗门(Mindy Solomon)转战纸上艺术展,展示了艺术家格伦·巴克利(Glenn Barkley)的拼贴画和他的陶瓷器皿作品。 “巴克利从澳大利亚远道而来,” 所罗门说。 “我不想让他失望。”


所罗门是众多转战纸上艺术展会的人之一。该艺博会的母公司Art Market Productions的董事凯利·弗里曼(Kelly Freeman)刚从淋浴间出来,就接到了疯狂的画廊主打来的第一批电话。


几个小时后,她和建筑师一起看了看博览会的地图,想看看能多开辟出多少空间。这场展览在市中心的36号码头举行,已经接待了创纪录数量的画廊,但弗里曼和她的团队只能为几个额外的展位腾出空间,其中包括David Lusk Gallery、studio e和Sim Smith的展位。(哈赞(Hazan)原本就计划在这两个展会上展出。)


弗里曼告诉artnet新闻:“我知道被人从身下拉走地毯是多么的不幸。”


SCOPE也将迎来一批欧洲画廊:来自布拉迪斯拉发和布拉格的Zahorian & Van Espen、来自阿姆斯特丹的Rutger Brandt Gallery、莫斯科的KultProekt,还有来自首尔的uJung Gallery。


SCOPE公司的一名发言人告诉artnet新闻: “我们已经根据这些情况提供了特别折扣,以便在军械库周期间为他们提供一席之地。”


当被问及对此有何评论时,库尔森说,她和她的团队“非常感谢纽约的艺术界加快步伐,接纳了我们45家孤儿画廊中近一半以上的画廊”,并补充说,受到这种情况影响的画廊主一直保持着“和蔼、理解、灵活”的态度。


受冷落的继子?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找到了一个幸福的“归宿”。画廊主Walden和Chung告诉artne新闻: “一些展会确实联系过我们,但我们觉得他们在这么晚的时候才开价,在这种情况下是掠夺行为。”


“任何做过VOLTA或者关注过VOLTA的人都知道,VOLTA仿佛不是军械库的‘亲儿子’,” 洛杉矶画廊主保罗·科佩金(Paul Kopeikin)对artnet新闻说。 “我绞尽脑汁想弄明白,为什么沃尔纳多和军械库对让VOLTA取得更大的成功如此不感兴趣,甚至到了(两场展会)之间的标识明显不足的地步。”


科佩金说他打赌现在这两个码头都是军械库展览的一部分,将会有更大的努力来连接这两个码头。“他们将做到任何能让90号码头画廊主高兴的每一件事,”他说,“但这些事之前都是可以为VOLTA做的,那样做来会让该展会更成功。”


尽管此事总体上保持着乐观情绪,但对于被随意赶出90号码头的人们仍有挥之不去的怨恨情绪。


文 | Sarah Cascone

译 | Siyu Li & Cao Yi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