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中的2019,乐观悲观面面观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181   最后更新:2019/02/19 15:37:52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19-02-19 15:37:52

来源:Hi艺术  郑啸川

采访丨啸川、罗颖&朝贝


年初,宜展望未来。经过一周的过渡,大家的假期综合症是否有所缓解?新一年定下新计划了吗?根据当前的宏观局势做战略性调整,保证自己不受大环境的影响是智者的行为;偷个懒沿用一下去年未完成的工作计划,以不变应万变又是另一种大智若愚。艺术圈的人又是怎样的呢?在他们看来人人唱衰的2019年有何不同?有何挑战?他们又有什么计划呢?


李 苏 桥

资深市场经纪人


感受到了一种后来居上的上进心

我觉得去猜测2019年的艺术市场走势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不过从我最近接近的一些所谓新晋收藏者来看,他们其实思考的根本不是什么市场的问题,也不是什么审美的问题;他们想的最多的是一种成功的标配,你必须得有艺术收藏,要不然你就觉得是低人一头。这虽然有点儿攀比的意思,但又怎么样?!追逐复制别人的东西(标配),也是一种后来居上的上进心,而且我处处都能感受到这种无处不在的上进心,所以我觉得2019年的艺术圈,日子应该会过得不错。


许 宇

卓纳画廊亚洲总监


克服焦虑

我觉得2019年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克服经济变化而带来的焦虑,不要用很多固有的思维去绑架对未来的想象。即便是一个糟糕的时代也总是有很多人占得先机。艺术圈本来是一个很小的一个圈子,没有必要整天去传播这种负面的思维模式。市场明明在往前走,把市场拉下来的,或者说让人失去信心的,很多都是我们行业自己传播出来的“寒冬来了”。


整个全球的大环境下确实有很多波动,有很多人受到影响,心态起了变化,减少了消费的开支;但也有很多人在职业上突飞猛进,在崛起。想想这个比重有多少,也许有更多更有潜在可能的人加入到了这个游戏里面,难道你不欢迎吗?


周 婉 京

年轻艺评人


平庸比邪恶更可怕

新的一年艺术圈最大的挑战是庸常,或者平庸,它比邪恶更可怕。如果期待可以具体化,那我每天都有期待,每时每刻都有。最近的期待是关于UCCA新馆和一些朋友作品的,我希望我的期待能够随着图像的拓朴而不断延伸,产生出源源不断的新的期待。2019年我会出版两本小说,一本是关于我自己的,另一本是关于艺术圈的(可能会涉及一些圈内不公开的秘密)。这既是我斜杠身份的一种表现,也能回应你们对“自己&艺术圈”挑战的提问。



蓝 庆 伟

策展人


最大的挑战是艺术创作力不足

2019年艺术圈最大的挑战不是经济下滑,而是艺术创造力不足。2019年我主要是展览与写作,3月份将会在银川当代美术馆做一个梳理性的展览——“新艺术史:2000-2018”,这是一个一看题目就会被骂的展览。这个展览是一个总结和重新梳理,很多人认为当代艺术40年是一个线性叙事,其实当代艺术在这40年里分为了上20年和后20年,语境和问题完全不同。而在2000年后的后20年里,市场化是最大的线索,2000年至2015年间的艺术问题在今天已经可以观看的非常清楚。


郭 成

资深媒体人


经济复苏,when?

2019年艺术圈最大的挑战是没钱。直到记者发稿时还没有看到任何经济复苏的迹象。就像你赌“多闪”能挑战微信一样渺茫。我的新年计划则是做好手里的事儿。


梁 铨

艺术家


“我们是过来人”

生于1948年,那一年吴大羽先生在上海江边送走了赴法学生赵无极。1964年考入浙美附中,梦想是磨铅笔画一张大卫素描,多年后才知道那一年威尼斯双年展上罗森伯格得了奖。1979年四人帮粉碎后在浙南小县城里兴高彩烈的游行,也是后来才知道其时安格尼丝·马丁在美国沙漠里冷靜地划着线条……


人过了70岁,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尽量把自己的事搞搞好,不要给他人添麻烦了,如作品如人事如家务。然后,慢慢专注地干自己喜欢的事情。今年夏天计划在广州有个小联展,和梁绍基学长一起。这阵子一直在准备向他致敬的作品“蚕房”系列。佩服认真工作的人,自己也想成为这样子的人。


对大的趋势无话可说,千百万人民的需求欲望应该是不可战胜的吧……


我们是过来人。


梁 绍 基

艺术家


2019放慢脚步

从2014年至2018年,我每年都有一个展,频频地活动使我有种被赶鸭子的感觉。我希望2019年能将脚步放慢,使作品沉淀净化。因为艺术是艺术家自由的呼吸,强迫症下其吐纳会言不由衷,展览后留下许多遗憾。


尹 朝 阳

艺术家


让艺术各归其位

从艺术就业环境来说,我不觉得2019年会有什么特別,它会在过去一年的基础上更加下沉,这种趋势接近我对自己艺术的要求,只不过在新的一年里我希望它更加接近生命沉重的本质。至于市场愿景,我希望它交给供给本身就好,此地艺术的假繁荣为时不短了。本来艺术对许多人也没那么重要,让它各归其位挺好。


2019年3月,我会在上海的艺博画廊做一个近10年的版画个展,做为新一年自我纵深挖掘的开始!


郑 闻

策展人、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


文化艺术领域反倒不比现实巨变

2018年,国际政治经济局势剧烈震荡:土耳其货币危机、中美贸易冲突、法国黄背心示威活动、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俄罗斯扣押乌克兰军舰、印度尼西亚海啸、华为孟晚舟事件等等。国内经济背景和资本市场相对黯淡:流动性缩减,P2P隐患彻底爆发雪崩;名噪一时的所谓“共享经济”代表小黄车ofo坍塌;而写出过和希特勒同名著作的罗永浩的锤子科技濒临死亡……在这样的政治经济大背景下,文化艺术领域的表现反而不如现实剧变来得精彩。但我认为,这一切对于艺术界以及以及市场恰恰是千载难逢的一次利好与机遇。首先,正如资本市场那种靠烧钱圈钱鼓吹概念收割流量的模式告一段落,艺术市场也同样开始洗牌,整个业态需要开始冷静思考新的推动力和增长点在哪里。这个阶段有能力和勇气致力于新一轮价值体系(艺术/思想/历史/科技/经济)建构的艺术机构、艺术家、研究者、收藏者、推动者,才会在未来获得满满的收获。而咬定过去几十年的经验无法突破的人,只能更快的被时间淘汰。


2018年我受南京艺术学院任命,担任了美术馆的副馆长一职。2019年依旧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美术馆的管理工作中,涉及到一个大机构的日常运营、展览计划、馆藏规划、公共教育等方方面面。同时还不能放松作为一个策展人的本职工作,就是带着问题意识去做学术研究和展览策划,从艺术的视角去折射我们所处时代的宏观信息。2019年3月马上就要和大家见面的是我和Birte Kleemann策展的大型群展《重整:德国艺术立场》,包含了从一战到二战以后九位重要德国艺术家的120件作品。


刘 亦 嫄

Tabula Rasa画廊联合创始人、Almost Art素人艺术节创始人


一次革新

新年计划是可以稍微慢下来。之前画廊每年平均做8-10个展览,今年计划内的只有5个展,并希望可以把每个展览做得更精彩。2018年画廊开始做出版业务,给艺术家们留下宝贵的资料,2019年希望每个展览都有出版物出版。


对于新的一年谈不上预测,只觉得市场没那么好的时候,其实也是对行业的一次革新。以前滥竽充数的从业者会被自然淘汰,行业标准也在慢慢提高,一些老的经营模式也在慢慢退场。更重要的是,市场不好才会激发从业者的奋进和团结。我觉得新一代的从业者更愿意合作,更倾向于透明的信息分享,互帮互助,共同开拓市场,这在几十年前也许是不可想象的。


说到2019年的艺术市场,我好像每年都抱着悲观的态度,从各大市场报告给出的交易数字来看,它们其实已经简单粗暴的概括了市场的好与不好。


李 孟 夏

现代传播集团艺文创意项目总监


一次转折点

2019年感觉是个转折点,持续多年资本进入各个领域吹起的泡沫忽然冷却,流量对于明星和品牌的效益可如蜜糖亦可如砒霜,击鼓传花的游戏没有了下一棒。有人觉得是一地鸡毛,可是对于整体浮躁的社会氛围而言,也是一个是时候调整心态进入下一个精耕细作靠创意赢取生意的阶段。


“将创意变为生意”,这句话我们也常说,但是在过去的发展中,环顾四周,会发现创意、设计元素这些部分都还没能成为各门生意成功的必然元素,在进入快速发展捷径之路都逐渐堵死的竞争期,创意与设计的力量和需求才会真正体现在各行各业。经济前景不明朗,刚刚火热的“艺术消费”价格区间的艺术品可能会冷却,画廊如何调整作业方式与经营范围?艺术博览会将如何迎接这种变化?


曾经我们以为更年轻的一代人会具有更广阔的视野和知识结构,那些将会决定他们的消费取向,可是现实是国内去谷歌化互联网环境长大的一代人已经成长为娱乐消费主力,民族自信心爆棚,加上国家引导的传统文化回归方向,我们看到《国家宝藏》《故宫上新了》这样的传统文化类节目大火,看到“李宁”“密扇”这样的本土品牌成为“国潮”的代表,我们对这一代消费者有没有深刻的了解?在我看来艺术行业与其他领域一样,2019将是一个重新反思的转折点。眼界、胸襟与灵活的身段都非常重要。


胡 湖

“姐夫拍”创始人


最大的共识是“分歧”

有人说2019年最大的确定性就是不确定性,毫无疑问这是一句正确的废话。我可以再补充一句,现在艺术市场最大的共识就是分歧。一边是老牌艺博会紧急叫停,一边是新落地的艺博会博得满堂彩。一边是北京上海都有画廊关门,一边是新机构新展览层出不穷。一边是拍卖行深陷泥沼,一边是艺术家屡创新高。悲观的人认为市场越来越难以预测,乐观的人认为是分歧在推动市场向前。可以做的事不是少了而是多了,但做出选择的代价和风险也在增加。几年前有记者问贝索斯:“你认为未来10年什么变化最大?”贝索斯回答,“这个问题问得不错。但是,我们有个更好的问题:在未来10到20年内,什么不会发生变化?”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好好想想。



缪 子 衿

青年策展人


文字工作者的一种扎心

想把去年欠的稿子截了。


王 晓 松

策展人、艺术评论人


忍着,活下去

配合做两个大展之外,能看点儿与艺术无关的闲书,写点儿狗屁文章。

忍着,活下去。


冯 兮

策展人


做些有意义的事

2019年我会有一些不同目前看到的乡建项目。曾经我自己也做过一些。但是做完了非常失落,就是帮人家完成一个城市雕塑的转移。可能新的年会有一到两个机会能敞开了去做,自己不用有这么大心理负担,花很少钱做一些事情,一些我认为有意义的事情。


鲍 栋

策展人


历史感

2019年是很多个不同意义的周年庆或周年纪念,因此是一个强调历史感的年度,我们可以想一想到了2029年或者2039年,10年前或20年前的可以庆祝或纪念的事可能是什么,应该是什么。艺术的价值,甚至价格,实际上都取决于这种历史感,时间有了逻辑就成为了历史,也就具有了意义。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