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ze LA闭幕 下一个艺术之都还售卖好莱坞艺术梦?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1   浏览数:372   最后更新:2019/02/19 15:22:53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19-02-19 15:02:52

来源:凤凰艺术



2018年5月的纽约持续高温,导致弗里兹纽约(Frieze New York )因空调失效而赔偿了每个参展商10%的参展费用;而就在刚刚过去的情人节期间,洛杉矶则用一场大雨迎来了这座城市第一届弗里兹艺博会。但是,这却并没有浇灭全球的热情。

粉红色的弗里兹雨伞填满了博览会,画廊主、艺术家、博物馆馆长和收藏家们好像都没有受到天气的影响。“长期以来,这座城市一直是创意中心,是创造力的温床,”洛杉矶市长 埃里克·加希提(Eric Garcetti)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表示,“但现在视觉艺术成为了最主要的声音。”

▲ 粉红色的弗里兹雨伞填满了 Frieze AL


▲ 首届 Frieze LA 在洛杉矶举办

不过,作为首届洛杉矶弗里兹,在热闹的背后,一些人却将洛杉矶视作国际博览会的黑洞,并猜测着展会究竟能否持续;在另一方面,借助于背靠好莱坞这样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首届洛杉矶弗里兹也迎来了不少多金并热爱收藏的影星大咖。那么,此次弗里兹入主洛杉矶,我们应该将其视作下一个艺术之都的缓缓升起,还是这只是被全球博览会浪潮所催生的一种好莱坞式的幻象?

▲ 著名影星布拉德·皮特(Brad Pitt)来到 Frieze LA

▲  展会现场,洛杉矶市长埃里克·加希提(Eric Garcetti)和布拉德·皮特

▲ 展会现场,影星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和朱迪·福斯特(Jodie Foster)

▲ 展会现场,著名导演诺曼·李尔(Norman Lear)

▲ 展会现场,著名影星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和史泰龙(Sylvester Stallone)

▲  展会现场,菲利普斯拍卖行主席兼联合创始人西蒙·德普雷(Simon de Pury)

事实上,许多杰出的艺术家和作家都在洛杉矶生活、工作。1986年,世界上最早的当代艺术博物馆之一的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在繁华的洛杉矶市中心落成。随后,这座城市遍布着丰富多元的博物馆、画廊和艺术学校,这让它在国际艺术界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在美国所有城市中,洛杉矶的博物馆和剧院数量居于首位,音乐厅和画廊也非常多。

▲ 派拉蒙影业公司(Paramount Pictures Studios),好莱坞,洛杉矶

和常规的租赁会展场馆的巴塞尔艺术展等艺博会不同,弗里兹艺博会标志性的特征是邀请建筑师搭建巨型帐篷作为主展示空间。2019年举办的弗里兹洛杉矶也不例外,邀请了来自wHY 建筑事务所的建筑师 Kulapat Yantrasast,在派拉蒙影业(Paramount Pictures Studios)搭建全新场馆。

▲ 首届 Frieze LA 执行总监贝蒂娜·科赖克(Bettina Korek)

▲  展会现场,贝蒂娜·科赖克(Bettina Korek),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和慈善家艾利·布罗德(Eli Broad)

作为本届 Frieze LA 艺术博览会的执行总监,贝蒂娜·科赖克(Bettina Korek)同样有着艺术倡导者、作家及 ForYourArt 艺术组织创始人的身份,在艺术界拥有15余年的丰富经验。她出生、成长于洛杉矶,曾为盖蒂基金会(Getty Foundation)“太平洋标准时间”(Pacific Standard Time)项目参展画廊版块的负责人,同时也是“洛杉矶郡艺术委员会”(Los Angeles County Arts Commission)的成员。







▲ 首届 Frieze LA 展会现场


▲ 首届 Frieze LA 参展画廊 Thaddaeus Ropac 展位上,旅法艺术家严培明的作品《拿破仑,加冕》,2017

▲ 首届 Frieze LA ,美国艺术家麦克·凯利(Mike Kelley)的作品《细(Unisex Love Nest)》,1999,综合材料

▲ 首届 Frieze LA 行为艺术表演单元

▲ 首届 Frieze LA “Frieze Film”单元参展作品

▲ 首届 Frieze LA ,“Frieze Project”单元,卡隆·戴维斯(Karon Davis)的作品《游戏》,探索学校如何通过戏剧性的真人大小的雕塑成为猎杀孩子的地方

 WHY LA ?


洛杉矶(Los Angeles)是美国西海岸第一大城市,全国第二大城市,仅次于纽约,又被称为“天使之城”。这是一个五花八门、包罗万象的城市。但一说起这里,似乎多年来好莱坞标志和星光大道、环球影城和迪士尼乐园、比弗利山庄附近的名流宅邸共同构成了对于这座城市的标签印象。

确实,和拥有相对更长历史,同时风格受欧洲影响不小的纽约和波士顿不同,洛杉矶的城市风貌更加简单明快。另外受西进运动和淘金热的影响有限,洛杉矶的历史又不如旧金山那么厚重。


▲ 洛杉矶城充满了艺术气息

但是,作为美国西海岸最为活跃的城市之一,洛杉矶本土文化是美国电影、移民混居和街头潮流交织形成的缩影,再加上垮掉一代给城市打下烙印,纹身馆、染布店、披萨铺、算命摊、街头表演艺术家也让城市散发着轻松和活力。不论走在洛杉矶市中心还是郊区,都能从吃喝玩乐中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浓郁街头气息。


1956年,布拉德利-伯恩斯法案规定将消费税征收额度的1%归州内地方政府自行支配,该法案刺激了中心城市人口的涌入,公共资源共享降低管理成本的成功实践,带动了经济的良性循环,洛杉矶城市中心不断发生裂变,范围内形成更多的次中心城市。1960年起,洛杉矶中心市区开始从高度专业化的工业中心向一个更加多样化的经济中心转化,到1980年洛杉矶已经成为了名符其实全球性大都市,1984年洛杉矶成功举办了奥运会。

如今的洛杉矶是美国西部名副其实的最大都会,是全世界的文化、科学、技术、国际贸易和高等教育中心之一,还拥有世界知名的各种专业与文化领域的机构。该市及紧邻的区域,洛杉矶已为美国石油化工、海洋、航天工业和电子业的最大基地,它是美国科技的主要中心之一,拥有美国西部最大的海港,享有“科技之城”的称号。洛杉矶在美国是仅次于纽约的金融中心。此外,众知周知的好莱坞也在洛杉矶西北部,也是美国甚至世界的文化娱乐中心。

对于在洛杉矶成功打造艺术博览会,Frieze有着独特的优势。我们拥有在伦敦和纽约举办艺术博览会的丰富经验,同时,我们还与Endeavor进行合作。Endeavor在洛杉矶有着深厚的积淀,他们与我们的合作,将会让令人意想不到的观众出现在艺博会现场。和我们的其它艺术博览会相比,Frieze LA将会成为最具活力的一个,在这一艺术周期间,世界各地的藏家、策展人以及艺术家将汇聚一堂,参与这一盛事,同时,他们还将感受这座城市,享受这里精彩的一切。——维多利亚·西多尔(Victoria Siddall)Frieze Fairs 总监



▲ Frieze LA 展览现场

而在《金融时报》对其进行的一次采访中,Endeavor 的首席行政长官伊曼纽尔(Ariel Emanuel)则说道:“Frieze LA 的举办,将把艺术世界最精彩的部分带到全球最富盛名的文化之都。对我们而言,能够将弗里兹引入这座多年来我们称之为家的城市,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

▲洛杉矶国家监督员 马克里德利 - 托马斯(Mark Ridley-Thomas)在 Frieze LA展会现场

▲ 左起:洛杉矶国家监督员马克里德利 - 托马斯(Mark Ridley-Thomas),慈善家艾利·布罗德(Eli Broad),Broad 博物馆创始人琼娜·海勒(Joanne Heyler)以及Frieze LA的画廊主 杰弗里·戴奇(Jeffrey Deitch)

 洛杉矶的弗里兹

虽然像所有展览会一样,弗里兹“强调荒凉环境中的社交”,在一些媒体报道中,外媒记者认为“70多个画廊展位的质量非常好。”在博而励画廊合伙人贾伟看来,首次Frieze LA不是博览会品牌下的迷你版,而是结合了当地的人文情况,团结了所有的资源,点燃了大众的热情和好奇。

▲ 参展画廊博而励画廊的合伙人贾伟(右一)与友人在展会现场

来自洛杉矶的策展人阿里·萨伯特尼克(Ali Subotnick)负责着艺术家项目的一个场域项目以及电影版块。阿里·萨伯特尼克此前为Hammer美术馆的研究员,现为该美术馆的兼职研究员。阿里同时还参与策划了汉莫尔美术馆的首届双年展“洛杉矶制造”(Made in LA,2012)。

“Frieze 项目”(Frieze Projects)创造了一个让人迷失的空间,观者似乎在在洛杉矶和“人造纽约”中不停切换。在首次举办的Frieze洛杉矶艺术博览会中,我邀请了生活、工作或与这座城市有过交集的艺术家们,来打造艺术项目,以对艺博会非传统的选址和文化背景作出回应,”策展人阿里说道,“每一位艺术家都面临着机会和挑战,最终的结果往往释放出魔力——超自然、超现实、超真实,绝不无聊。”

由巴巴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设计的贴纸将引导观者从艺博会现场走到电影外景街道,同时也激发观者思考一些哲学性的问题,比如“谁会撰写眼泪的故事?”、“天堂里有动物吗?”、“谁敬礼时间最长?”

▲ 莎拉·凯因(Sarah Cain),《现在我将要告诉你一切》,2017,展览现场,当代艺术学院,洛杉矶,2017-2018,鸣谢:艺术家

进入外景地现场,卡耶塔诺·费雷 (Cayetano Ferrer)醒目的墙上画作令人想到纽约有当地特色的建筑和标识。在一个具有代表性的赤褐色沙石建筑外立面,家居室内景象被莎拉·凯因转化成一个绘画装置作品,这一作品铺满建筑的墙面、地面、窗户,现场同时还呈现了一件染色玻璃作品,还有巧克力供应——吃巧克力也是艺术家在绘画创作时的“恶习”之一。

在临近的公寓内,丽莎·安妮·奥尔巴赫(Lisa Anne Auerbach)和“通灵艺术顾问”一起,带来关于收集和创意的一对一咨询会。凯伦·戴维斯(Karon Davis)的作品《游戏》在街道上展出,通过夸大的舞台感真人大小雕塑,该作品探讨了学校如何让孩子们变成了猎物。

▲ 丽莎·安妮·奥尔巴赫,《洛杉矶通灵中心》(选自《American》杂志,2,2014. 24页:每页152.4 x 96.5 cm)。鸣谢:艺术家以及Gavlak画廊, 洛杉矶和棕榈滩

另一面,在一个典型的布鲁克林居住街区, 汉纳·格里利(Hannah Greely)在挂满晾衣绳的公寓大楼上,把她的画作挂出来晾干。土力·豪尔(Trulee Hall)的荧光蛇从SoHo地铁下水道爬出来,在窗户、防火梯进进出出,还出没在纽约街区最具代表性的熟铁外围上。

▲ 在“Frieze Projet”单元,艺术家汉纳·格里利(Hannah Greely)在一个典型的布鲁克林居住街区在挂满晾衣绳的公寓大楼上,把她的画作挂出来晾干

仿佛是对过时了的广播模式的致敬, 科里·纽克尔克(Kori Newkirk)的天线雕塑杂乱地穿越外景地,它们就像从屋顶吹下的风滚草,还一路积攒着瓦砾。

在上东区区域,提诺·塞格尔(Tino Sehgal)的作品《这是竞争》,随着两个画廊老板争相卖画的行为,艺术的商业行为展现在了观者面前。在剧院区域,参观者看到了由帕特里克·杰克逊(Patrick Jackson)搭建的荧幕里常见的纽约暗黑的后巷——彰显电影制作的魔幻技艺。

在一旁的走道上,Catharine Czudej通过卡通化的手法呈现美国典型的“卡车司机”形象——灵感来自一个中国制造的玩具,探讨了“工人英雄”在美国真实城市的现状。

▲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 《Daddies 品牌番茄酱充气摆设》, 2007。展览,现场,“保罗·麦卡锡–气压”, De Uithof, 乌得勒支, 荷兰。 2009.摄影: Misha de Ridder © Paul McCarthy。鸣谢: 艺术家和 Hauser & Wirth 画廊

最后,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将会在纽约外景地的金融街区中呈现公共艺术项目——一个大型充气艺术作品,这也是该作品在洛杉矶首次亮相。

 弗里兹在售卖好莱坞幻想吗?

“对于可能被艺术博览会吓倒的新收藏家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接入点,”弗里兹洛杉矶执行总监贝蒂娜·科赖克告诉《卫报》。


▲ Frieze LA 展览现场

好莱坞不仅是全球时尚的发源地,也是全球音乐电影产业的中心地带,拥有着世界顶级的娱乐产业和奢侈品牌,引领并代表着全球时尚的最高水平。今天的好莱坞是一个多样的、充满生机的和活跃的市区。它在美利坚合众国文化中已经具有了重大的象征意义。可以说,好莱坞的发展史就是美利坚合众国文化的发展史。

可以说,这里一方面是商业与时尚的聚集地,以及工业化文化产业的巨大链条,另一方面,这里也向全世界不断地输出着美国文化的价值判断。在本次展会上,许多好莱坞明星得以更加方便地来到这里。在此时,美国的艺术与时尚,政治与资本再次紧密相连。

▲ 李察·培根(Richard Bacon) and 乔纳森·叶(Jonathan Yeo)

▲ 《Vogue Hommes》国际版前主编理查·巴克利(Richard Buckley)

▲ 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当代艺术中心主任莎拉·麦克罗里(Sarah McCrory)

▲ 哈林工作室博物馆馆长希尔玛·戈登(Thelma Golden)

▲ 影星史泰龙和妻子詹妮弗·弗拉文

▲ 演员亚历山德拉.玛丽.哈迪森(Alexandra Hedison),著名主持人詹姆斯·柯登(James Corden)和著名演员朱迪·福斯特(Jodie Foster)

▲ 收藏家、艺术赞助人安妮塔·扎布鲁多维奇(Anita Zabludowicz)

▲ 演员朱利安·山德斯(Julian Sands)

▲ 小李子的背影 (中)

但事实上,即便如此,与纽约和伦敦相比,洛杉矶仍然被视为二线艺术之都。虽然这些年来几家国际艺术画廊的开业以及 Broad 和 Marciano 等新私人博物馆的建立让这座城市的艺术一直在崛起。但是,这里对于的世界级的艺术博览会来说似乎成为了一个难以琢磨的黑洞。

(未完待续)

[沙发:1楼] 聚光灯 2019-02-19 15:22:53

(接上)


▲ 加金藤田(Gajin Fujita), 《Ghost Rider》幽灵骑士,2018,鸣谢:艺术家及L.A Louver画廊

▲ 拉泽·赫什阿里(Shirazeh Houshiary), 《Lunate》新月, 2018,鸣谢:艺术家及Lehmann Maupin画廊

▲ 鸣谢:艺术家及 303画廊




▲ 劳尔·德·内韦斯(Raúl de Nieves), 《Spring》春,鸣谢: 艺术家及Freedman Fitzpatrick画廊

▲ 首届Frieze LA上的作品

仅在过去七年,一连串的当代艺博会——包括洛杉矶Art Platform、洛杉矶巴黎摄影艺博会、FIACLA和Pramount Ranch等——都经历了突然涌现到静悄悄关门的过程。尽管像洛杉矶当代艺术博览会也吸引了相当固定的追随者,但这座城市始终都未曾成为巴塞尔艺博会或弗里兹艺博会的一站。——安德鲁·金斯坦(Andrew Goldstein)







▲ Frieze LA 展览现场

于是,在一些人看来,弗里兹正在出售一个洛杉矶好莱坞的幻想,这可能是一个城市发展的好策略——其蔓延和竞争的文化身份使其难以建立旧世界和旧金钱城市的收藏文化。而尽管有广泛的展示,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对洛杉矶弗里兹的前景感到兴奋。一些写作者在等待着弗里兹洛杉矶“将在抵达时死亡”,而理由则是该市庞大的地理空间和有限的收藏家基础难以支撑一个国际博览会的有机运行。








▲ Frieze LA 展览现场

这是下一个艺术之都!

但策展人和博览会并不这么想。

“人们已经意识到他们生活在一个艺术城市,”首届 Frieze LA 执行总监贝蒂娜·科赖克说。“在过去的十年里,艺术界的节奏加快了。”她指出了一系列促成这一势头的消息来源,包括第一届太平洋标准时间, Hammer博物馆和Lacma的艺术与电影晚会。在她看来,此次弗里兹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年度活动,“客户和收藏家已准备好迎接这一时刻,”她说。





▲ Frieze LA 展览现场

而策展人阿里·萨伯特尼克则在采访中同样表达了乐观和成功的情绪:“对于弗里兹洛杉矶的第一版,我邀请了与城市一起生活,工作或有历史的艺术家来开发响应公平的非传统网站和背景的项目。与大多数在公园,帐篷或传统的白色空间中举办的展览和展览不同,他们被迫与一片虚构的土地搏斗,这些土地可以在电影中看到。每个艺术家都接受了机会和挑战,结果往往是神奇的,超凡脱俗的,超现实的和超现实的,但从不沉闷。“

总之不管怎样,再去洛杉矶旅游,或许可以重新考虑一下从哪里开始看起了。

▲ Frieze LA 展会现场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