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安妮·莱博维茨:“我的照片因为有观点而更具风格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217   最后更新:2019/02/19 11:47:34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9-02-19 11:47:34

来源:artnet


豪瑟沃斯洛杉矶艺术中心,“安妮·莱博维茨:早年岁月,1970-1983”展览现场


没有人比安妮·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更有资格谈论名人肖像。


这位美国顶尖摄影师,在她职业生涯五十年,用独特的镜头语言,创作了无数经典作品。但在显著的人像拍摄风格形成前,她也曾像无数年轻摄影师一样,手持相机,不停定格下生活的点滴与细节。


三月底,第一届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的开幕,好莱坞的资本似乎也是第一次如此正式地与艺术市场汇合。而应景的是,豪瑟沃斯洛杉矶艺术中心在此时举办“安妮·莱博维茨:早年岁月,1970-1983”(Annie Leibovitz. The Early Years, 1970 – 1983: Archive Project No. 1)展览,展示了安妮早期镜头下的美国文化与政治生活。开展当天,莱博维茨的好友帕蒂·史密斯还带来一个超级惊喜——在画廊空间中开了一场演唱会。

安妮·莱博维茨,《滚石乐队》。图片:© Annie Leibovitz


艺术中心的两个展厅,24面展墙按照时间顺序和主题贴出了4000多幅安妮的摄影作品——都是由她亲自挑出,觉得最有意义也最能代表自我风格的相片。1968年,还是旧金山艺术学院大一新生的她在日本旅游时,买了第一部美能达srt101菲林相机,虽然机身沉重,但安妮依然兴奋地拿着相机不停拍摄,记录生活见闻。1970年,她从画画转向摄影专业,也开始了和《滚石》杂志长达13年的传奇合作。展览里的照片拍摄于安妮摄影生涯开始的14年,其中包括个人随拍和工作拍摄的照片。从家庭相片,到约翰·列侬、安迪·沃霍尔、Richard Nixon、Edward Kennedy以及Hunter Thompson等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最有影响力的名人照片,从黑白到彩色,从叙事记录到室内摆拍,安妮的摄影风格在这14年的成长与变化中逐渐形成。

豪瑟沃斯洛杉矶艺术中心,“安妮·莱博维茨:早年岁月,1970-1983”展览现场。图片:Emily Zhang


那是一段对她而言珍贵且不会再有的拍摄经历。二十多岁的她,还没有把自己放入作品中,也还没有太多创作概念,不停地拍成为她的习惯。在这之后,安妮开始更具个人风格的人像拍摄,先后为《名利场》及《Vogue》工作,成为全球最知名摄影师之一。今年10月将迈入70岁的她,已经不像年轻时到处奔走拍摄,但仍在寻找新的主题。就在不久前,她被媒体拍到在一场反川普的游行中进行拍摄。莱博维茨告诉我们这是她正在做的一个关于政治人物的新项目,但目前还不能透露太多细节。

安妮·莱博维茨,《约翰·列侬》(1970s)。图片:© Annie Leibovitz


现在的安妮,摄影对她来说非常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她的家庭。她和三个女儿住在位于纽约中央公园旁,选这样的位置也是为了方便女儿们上学。安妮很喜欢听孩子们聊他们的世界,和他们一起用手机拍照片,她也很享受当女儿们听说自己刚拍摄了贾斯汀·比伯和海莉·鲍德温的照片后立刻变成全家话题中心的感觉。


artnet新闻在展览开幕之际,与这位被称为摄影界“左拉”的传奇人物进行了一场对话。


artnet新闻

×

安妮·莱博维茨
Annie Leibovitz

摄影师安妮·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


01

关于展览和过去


这个展览的创作契机是什么?以及这些作品的挑选背后你有怎样思考?


我过去的作品现在都被法国LUMA基金会进行版权保护,他们修了一座特别的大楼来收录这些作品。这个展最开始在阿尔勒国际摄影展展出。我当时就告诉他们我想看看自己早期的作品,然后开始编辑整理1970年到1983年的作品。大概花了几年的时间,我把自己觉得特别的照片都挑了出来。不管是私人照片还是工作照片,我觉得都没什么区别。 因为我当时还很年轻,看到什么都拍。


这个展览是想展示大量的照片,想给观众带来震撼的感觉。我就是想观众看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天呐,好多照片。”我好像是不停地拍照。但是年轻的时候人就是这样,到后来才慢慢缓下来。当时摄影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我到哪里都在找东西拍。比如当时去跟拍滚石的演唱会,我朋友问我演唱会怎么样,我都不知道,因为我只关注拍照,完全没有注意到其他事情。

豪瑟沃斯洛杉矶艺术中心,“安妮·莱博维茨:早年岁月,1970-1983”展览现场


怎么看才能更好的体会你的这些作品?


不要一张一张地看,应该把它们作为一个整体


这是你和商业画廊第一次合作,之前的一些展览都是在博物馆或者其他艺术机构,为什么会选择与豪瑟沃斯办展?


我之前和博物馆有很多展览,和画廊的合作确实是第一次。我很欣赏豪瑟沃斯画廊,因为他们不在乎作品销售,通过这个展他们就想为观众展示一些有意义的东西。他们一直都有这样的非盈利性质的展览。在洛杉矶的这种活动让我觉得很激动。艺术在这里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这里的人也很关注这个话题。我觉得博物馆也应该有更开放的心态。我其实比较传统,所以和画廊的合作对我来说很新颖,但我觉得像豪瑟沃斯这样的画廊算是这个领域的先驱,他们在博物馆可能无法触及的艺术领域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安妮·莱博维茨,《克里斯·斯坦与黛博拉·哈利》(1979)。图片:© Annie Leibovitz


02

关于创作


展览的作品都是上世纪70年代的记录,那个时候的摄影师和现在有什么不同?


我那个时候其实还不算人像摄影师——就是个年轻的摄影师,拍摄了各种图片叙事,但那种照片又不算新闻纪实,有点主观新闻的感觉。我觉得现在这种风格不太被接受。那个时候人是不容易被影像或者新闻操控,所以大家都很尊重这种故事拍摄。

安妮·莱博维茨,《施瓦辛格,奥利匹克先生竞赛,南非》(1975)。图片:© Annie Leibovitz


能具体讲讲你早期的拍摄风格吗?


我觉得如果你可以和拍摄对象或者群体有连接,然后有一种叙述方式,你也可以有这样的作品。我读书的时候很喜欢亨利·卡蒂亚-布列松和罗伯特·弗兰克的叙事记录风格。但是我觉得我那时候的拍摄还是很主观个人,就算是工作照片都是。我年轻的时候就是那样,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到后来才发现那其实很主观。

安妮·莱博维茨,《金门大桥》(1977)、《旧金山》(1968)、《半月湾》(1968)、《基布兹阿米尔,以色列》(1969)。图片:© Annie Leibovitz


但其实你的早期作品有很多客观的新闻纪实拍摄,你后来的那种强烈个人风格是怎样一步一步形成的?


早期的我还很年轻,还没有什么观点。这个展览其实就展示了我是怎样一步一步从最开始的地方发展成我今天的这种拍摄风格。这是一个关于年轻摄影师怎么看世界,然后把看到的和自己的想法连接的过程。我最开始只是用眼睛看,但还没有把看到的东西放进头脑,在这个展览中你会看到那个过程。我觉得对于年轻的摄影师来说这其实还蛮酷的。但是之后随着年纪的增长我就没有这样拍东西了。那种拍摄阶段在我生命中是独一无二的。我现在也可以这样拍,但拍出来的只会是个混合体,就是这种风格和我人像摆拍风格的结合。在美国很多人都知道我后期的作品,但都不知道我早期的这些作品。我希望大家能把前后连接起来,明白为了做到我现在的拍摄,我要先经历早期的这个阶段。

安妮·莱博维茨,《滚石乐队歌迷》(1975)。图片:© Annie Leibovitz


在这个展览最后已经看得出你一些概念化的东西,比如你拍摄的凱斯·哈林(Keith Haring)被涂鸦画满全身的照片,你是怎么创作的?


其实那是我去他家,我想制造一个客厅的感觉,所以做了那些家具,然后把它们都刷成白色。凯斯·哈林进来花了大概半个小时到四十五分钟的时间,画了那些图案,把他自己身上也画了一部分。我告诉他要不你把全身都画了,于是就有了这个照片。拍完之后他说既然已经“装扮”这么隆重,感觉应该去个什么地方才行。然后我们就去到时代广场,我当时还很担心他那个造型会被抓,就说可以,但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拍完就走。我们跑到时代广场,正好有两个警察,结果看都不看我们。

安妮·莱博维茨,《凯斯·哈林》。图片:© Annie Leibovitz


你怀念那段拍摄经历吗?


是的,我很怀念,但那是另外一个我。那是一个单纯地全身心投入摄影生活的年轻人。但是现在我有了家庭,摄影只能排第二,对我来说家庭排第一。这是我现在生活的平衡。


现代科技的进步让拍照已经成为最普遍不过的事,各种社交媒体也涌现了很多新晋“摄影师”,在这么一个全民娱乐的时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样去传达影像信息?


你要学会思考你想通过图片传达什么信息,而这些信息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否则摄影仅仅只是一种语言而已。我觉得今天真的是新闻纪实最好的机会,我每天早上起来看到《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上的那些照片我都觉得非常棒。我觉得我们生活在一个对摄影来说很好的时代。


但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放弃了新闻纪录的方式因为你不能让你自己客观,你总会有自己的观点。


对,所以我不是一个记者。我在这行做了50年,我喜欢表达观点也喜欢站队。喜欢谁欣赏谁我都会表达出来。我做不了一个好的记者。我觉得我的图片因为有观点变得更具风格。这也是为什么我把自己归类成人像摄影师,因为这样你可以用新闻纪录的手法但在想法上有更大自由度。

安妮·莱博维茨,“驾驶”系列。图片:© Annie Leibovitz


在当下这种政治社会环境下,你表达的观点和诉求是什么?


你们将来可能会知道吧(大笑)。我觉得我不需要说出来。我希望我是站在对的一边,站在真相的一边。我的作品会表达我的观点。希拉里落选之后我很受打击,这真的是很复杂的时代。我记得在那之前我和Gloria Steinem更新了我在1999年做过一个和女性主题有关的项目,就是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关于女性的一本书。我很羡慕那个时候的我可以主导我想做的事,但是现在我已经老了。


有人说摄影的世界里是没有“真实”存在的。尽管你拍出的是你真实看到的,但你的表达其实本身就是一种不客观的语言,你怎么看待这种观点?


我同意这种观点。摄影是一种对真实世界的感觉,尤其是人像摄影,人本身是很复杂的,而你却只选择呈现其中一面。我觉得人像摄影的自由空间在于你可以选择怎样呈现拍摄对象。我其实很喜欢系列拍摄,就像讲述一系列故事一样。我希望自己可以做一些像当年生活杂志做的图片故事的项目。我最喜欢的故事就是尤金·史密斯拍摄的《乡村医生》系列, 那个时候《生活》杂志的摄影师可以出去拍摄几个月,直到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那真的是太棒了。

安妮·莱博维茨,《安迪·沃霍尔与黛安娜·弗里兰》(1976)。图片:© Annie Leibovitz


今天在作品拍摄前你会提前做哪些工作?


我如果要拍摄,我要先做好准备,找出所有关于拍摄对象的资料,然后思考我怎么拍这个照片,当然会考虑我们的拍摄地点。我有时候会选一些对拍摄对象有特殊意义的地方,然后想一些可能的方案。


03

关于现在的生活


我有看到你最近帮《Vogue》杂志拍摄的最新封面是关于比伯和海莉这对很有争议的明星情侣。你在拍摄他们是是怎么互动的?


网上关于他们的各种讨论我觉得满遗憾的。他们看起来就像其他情侣一样。这个拍摄是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让我拍的。和这对情侣一起工作也很开心,因为比伯很会跳舞,海莉又是模特,两个都擅长摆造型。他们看起来很萌。

安妮·莱博维茨拍摄的安娜·温图尔


你的女儿们知道妈妈是著名摄影师吗?他们会不会去看你的摄影展?


他们有在阿尔勒看过这个展览,但他们有自己的生活。随着年龄增长也开始漫漫意识到我的工作。我们去旅游的时候我觉得他们是跟我在一起的,但其实他们也还是有自己的安排。有孩子后我看世界的方式也不一样了。你会一遍一遍地重复讲儿童故事,哈利波特变得很重要,贾斯汀·比伯变得很重要。如果我拍摄了某个他们喜欢的人他们会围着你转。这就是他们的世界,我喜欢听他们讲他们的兴趣,给我补给了很多新东西。


你知道你在中国有很多粉丝吗?


我不确定,但告诉他们:我会去中国的。


文 | Emily Zhang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