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得艾未未和大半个艺术界声援的她,因为什么锒铛入狱?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249   最后更新:2019/02/16 16:39:55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19-02-16 16:39:55

来源:artnet


2017年的玛丽·布恩(Mary Boone)。图片:由©Patrick McMullan提供


近日,一名联邦法官在美国曼哈顿地区法院判处艺术品交易商玛丽·布恩(Mary Boone)30个月监禁,罪名是伪造纳税申报单。除了被判罚为期一年的监外看管,她还将为纽约市儿童提供180小时的社区服务。


玛丽·布恩是美国颇具声望的艺术品交易商兼画廊主,在纽约拥有自己的同名画廊。自上世纪80年代起,她就积极参与纽约的艺术世界,并在数十年的苦心经营中获得了艺术圈各界人士的一致肯定。因此,她的逃税事件被曝光后,人们纷纷表示非常震惊。


当被问及对这一决定的看法时,她的律师只是简单地说,“很失望。”他指出,布恩有可能不得不关闭自己代理了艾未未和弗朗西斯科·克莱门特(Francesco Clemente)等重要艺术家的画廊。判决下来后,布恩身穿深蓝色运动夹克,双手捂着脸,法庭上的几名女性流下了眼泪。她的儿子和一些朋友在房间里拥抱她。她的律师说,布恩不打算上诉。


一名“做了坏事的好女人”


主审法官阿尔文·赫勒斯坦(Alvin Hellerstein)最初表示,布恩应该在60天内自首,但同意了她的律师提出的延期至5月15日下午2点的请求。他还允许她的律师提出申请,要求她在康涅狄格州丹伯里监狱服刑。


布恩在主审法官面前的一份事先准备好的声明中说:“我做出的这个错误决定给我和我的家人带来了耻辱和痛苦。”布恩称自己“懊悔不已”,并说自己很紧张,为了“不忘记任何事情”而提前写下了声明。“我虽然希望自己的行为没有发生过,但一切已经回不去了。我已经从错误中吸取了教训,我将继续学习。在努力工作40年后,我失去了一切。我请求法官大人让我回去工作。”


诉讼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布恩的律师罗伯特·芬克(Robert Fink)也发表了讲话,随后是美国检察官办公室的一名代表和美国国税局的一名特工。芬克详细地讲述了布恩动荡的成长过程,这导致了后来的毒瘾和精神疾病,以及一次自杀企图。他还提到她的妹妹自杀了。芬克说:“她是一名做了坏事的好女人。


他说布恩的欺诈行为并非出于贪婪,而是出于恐惧。他列举了各种心理治疗师的诊断,他们认为她“精神分裂、长期抑郁、不适应环境”。芬克还说,布恩被政府调查了六年多,已经“受到社会排斥”,包括被美国艺术交易商协会(Art Dealers Association of America)和世纪俱乐部(Century Club)开除,并被大通银行取消客户资格。最后,他说她“已经受够了,应该得到宽大处理”。他建议法官判她软禁而不是监禁。


“布恩没有一次又一次、年复一年地如实报税,而是选择了逃避,”检察官说。这些都是确凿的事实。她故意违反税法,并必须知道这是错误的。检察官反复提到布恩的行为是 “恶劣的”和 “连续的”。


检察官列出了布恩的罪行细节:将个人费用计算为免税业务费用,调用她的画廊业务支付她儿子的学费,在2009年和2010年未支付任何税收。2011年只支付了超过300美元的税(实际缴纳税额应为120万美元)。布恩还向客户收取纽约州销售税, “我留下了这笔钱,没有交给政府,”布恩说。


“虽然政府对精神健康问题和其他问题很敏感,但这种厚颜无耻、蓄意且代价高昂的行为是没有借口的,”检察官总结道。在讨论威慑问题时,她引用了最近的一个案例:法官赫勒斯坦(Hellerstein)判处一名初犯18个月监禁,这名初犯造成的税务损失略低于30万美元。


上世纪80年代,布恩曾因支持了让-米歇尔·巴斯奎亚(Jean-Michel Basquiat)和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等艺术家而声名鹊起。她的律师要求法官考虑减轻量刑,称其罪行是“童年早期创伤的结果,而不是贪婪的结果”。


来自艺术圈各界的支持


近几个月来,艺术界的知名人士团结起来为布恩辩护。她的律师备忘录中包括100余封为布恩的性格作担保的信件,恳求法官对有着童年创伤史的伯恩从宽处理。

那些支持伯恩的人包括收藏家及前艺术出版大亨彼得·布兰特(Peter Brant,他自己曾在1990年因税务欺诈而陷牢狱之灾)、艺术家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罗斯·布莱克纳(Ross Bleckner)、艾未未、希拉里·哈克斯(HillaryHarkness),以及众多艺术经销商和画廊界人士。在艺术界之外,伯恩还得到了教会领袖、她的AA小组成员、门卫、司机等人的一致赞许。以下,artnet新闻选取了一些信件摘录。

Allan McCollum

艺术家

Allan McCollum。图片:Photo by Scott Rudd ©Patrick McMullan

玛丽在2017年组织了一次我的作品展览,当时几乎没有任何商业化销售的可能性。但这场展览对我的帮助非常之大,扩大了艺术界对我作品的认可。然而,她花了数千上万美金来组织布展。这就是玛丽——致力于帮助艺术家获得认可,并不一定要从中获得任何利润。

在认识她的这些年里,我从未经历或听说过玛丽以任何方式做出不诚实的举动。我与玛丽的相处经历告诉我,她一生致力于帮助他人。

彼得·布兰特(Peter Brant)

收藏家,前艺术出版人

彼得·布兰特。图片:Courtesy of photographer Sylvain Gaboury © Patrick McMullan

玛丽总是站在她艺术家这边,并始终以最关心和最周到的方式代理他们。此外,玛丽还曾帮助那些遭遇经济困难和情绪问题的艺术家……

我多次向玛丽谈起她此次犯下的错误行为,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对她犯的错误是多么懊悔,她为自己所作的行为遭受了极大痛苦。玛丽很大程度上失去了自尊心,并且每天都在问自己是否还能从她画廊业务的低谷,以及她自己的公众污点中恢复过来。我知道,玛丽面对她所做的一切,从过去五年所经历的事情中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很肯定她会将自己的生活重新带上轨道,并成为其他人的好榜样。

威尔·科顿(Will Cotton)

艺术家

玛丽·伯恩与威尔·科顿,2018年于纽约。图片:Photo by Patrick McMullan

作为我过去19年的经销商,无论是以对待艺术家或者朋友的方式,玛丽都给予了我极大的支持。因为她,我才能在艺术界有一份稳步发展的艺术事业。在个人层面上,与她一起工作的时光改变了我的人生。当她看到我陷入毒品和酒精问题时,她亲力亲为地确保我得到了我需要的治疗,并帮助我在过去16年保持清醒。

我理解玛丽所遇到的这些困难,并且她也知道,是她自己做了这么不好的事。在与她谈论她所犯下的错误时,我能看到她非常渴望纠正这个错误,并继续做那些正确的事情。

玛丽·伯恩在过去40年来成就了一些最重要的艺术家们的职业生涯。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仍然依赖她来维持生计。我不认为将她送进监狱社会会因此受益。

罗斯·布莱克纳(Ross Bleckner)

艺术家

丽·伯恩与罗斯·布莱克纳,2012年。图片:Photo by Patrick McMullan

玛丽代理了我大约40年的时间。我认为玛丽在很大程度上是帮助我建立艺术家事业,并保持国际化职业生涯的人。她一直是我和我作品的忠诚拥护者。我想强调一下玛丽代理艺术家的忠诚度,我认为很多艺术家都会同意我的看法。她在艺术家职业生涯的不确定与动荡变化中坚持了下来。不像其他人,玛丽切实陪伴了许多艺术家的成长。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之一,就是她总为与其共事的各种各样的人们做好事。

理查德·约翰逊(Richard Johnson)

《纽约邮报》“第六页”专栏作家

Richard Johnson。图片:Photo by Patrick McMullan

我已经认识玛丽并撰写关于她和她的艺术家的文章三十年多了。我发现她从来都真诚、诚实,并且极其专业。她在残酷的竞争对手常常试图挖走她的艺术家的情况下,也这男性主导的行业中坚持了下来。

尽管业内的帮派争相抢夺资源,她仍然持续培养那些最富创造性的艺术人的职业生涯,并经营着世界上最重要的画廊之一。

Hillary Harkness

艺术家

Hillary Harkness,2017年。图片:Photo by Sean Zanni, ©Patrick McMullan

对于我作为一个人,以及一个艺术家的安全和幸福感,玛丽一直是非常保护的。在玛丽得知,我在加入她的画廊前几天,与一位著名艺术家发生了不愉快的事件后,她成为了我的强硬保护者,让我免受那些表现出动机不纯的个人(包括大藏家)的伤害。这些都发生在#MeToo 运动之前,她也从不考虑她的商业成本……

2006年,因为我向自己和家人出柜承认自己的女同性恋身份,我的个人生活陷入危机,并且由于我不去德克萨斯州进行“反洗脑”(deprogramming)而与家人断绝了几个月的关系。和那时的所有人相比,玛丽是最善解人意、关心我和支持我的人。她让我不那么讨厌自己,让我从抑郁症,以及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所带来的痛苦中拯救了出来。

玛丽·萨巴蒂诺(Mary Sabbatino)

纽约勒隆画廊(Galerie Lelong)总监

玛丽·萨巴蒂诺,于2011年。图片:Photo by Jonathan Ziegler, ©Patrick McMullan

我们所有人都会犯错,有时是无法修复的严重错误。每个父母至少都说过一句伤害孩子的无法收回的话,每段婚姻都有错误,每位医疗和法律从业人士都有让他们睡不着觉的案子。伯恩女士承认自己做错了事,并对她的行为表示悔恨。她对社会并没有危险。我恳请您考虑其他司法方式,以便她进一步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我相信她长期的商业生涯和技能可以用比监禁更积极的方式为社会和社区服务。

杰瑞· 萨尔茨(Jerry Saltz)

《纽约》杂志艺术评论家

杰瑞· 萨尔茨与玛丽·伯恩,于2008年。图片:Photo by Neil Rasmus, ©Patrick McMullan

在这一代最优秀、最开放、诚实的画廊主当中,玛丽·伯恩是这个由强势男性经销商主宰的艺术世界中的极少数女性艺术品经销商之一。她抗争并克服了所有你能想象到的障碍,并在这个过程中发现、甄别、培养及监督了十多位值得此殊荣的艺术家,使他们成功载入艺术史。艺术世界是由那些以热情为出发点,为了爱、他人、历史,也为了用艺术作品改变世界的人们组成的。

伯恩女士在这几十年中建立的声誉让人无可挑剔。她以直截了当而闻名,在与收藏家、博物馆馆长、策展人、评论家、客户、工作人员和艺术评论家的交流中,总是直接掏出名片表明自己来意,始终保持直率。伯恩在过去35年中最好的画廊主中受到钦佩、模仿和尊敬,这使她在有史以来最伟大、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品经销商榜上有名。

她几乎完全依靠自己完成了这一切,在一个不断有人挖走艺术家、总有人试图搞破坏、有人想推翻她想要做的有价值的工作的艺术世界中。每一种形式的卑鄙诡计都或公开或私下地瞄准过这位孤独的女性画廊主。

Sandy Heller

纽约艺术顾问

艺术顾问Sandy Heller(左)与藏家Dan Sundheim。图片:Sylvain Gaboury/PMC

我认识的玛丽是个善良温和的人,她可能只是周遭环境的受害者,而不是一个真正有害和充满诡计的人。我知道玛丽能够为社会提供很多东西,所以也许长期的导师服务和社区服务会让人们受益更多。她激励了一代女性的艺术家、策展人和经销商,并且仍然是那些并不出生于收藏世家或关系网络的特权世界的人们的一座希望的灯塔。我希望您能将玛丽的违规行为视为一个机会,能让孩子们和年轻人从与她的互动中获得改变人生的益处。

艾未未

艺术家

艾未未出席《华尔街日报》杂志2016年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行的创新奖(Innovator Awards)颁奖典礼。图片:Photo by Nicholas Hunt/Getty Images for WSJ. Magazine Innovators Awards

在我与玛丽的接触中,我感受到她是一位善于关心的人,保持着一颗善良的心,以及艺术交易中的明确规则。她总是表现出对艺术的珍爱,并且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艺术家。我写这封信是为了支持她的人格与正直。


安德烈·巴拉兹(André Balazs)

André Balazs Properties创始人及CEO

安德烈·巴拉兹。图片:Photo by Sean Zanni,©Patrick McMullan

几十年来,我将数百名酒店客人和潜在房地产买家介绍给了[伯恩]和她著名的画廊。我从没有听过有关她专业性任何方面的投诉——而且我确定这过程中涉及数百万美元的交易。事实上,我一再因为介绍了她和她的画廊而收到感谢。

Francesco Clemente

艺术家

玛丽·伯恩与Francesco Clemente,2007年。图片:©Patrick McMullan

我是有一定年龄的人,我注意到如果一个人活得足够长,可能会发现自己处于不属于自己生活模式的地方。在玛丽·伯恩的生活中,人们可以看到她对艺术和社区的奉献精神。这种奉献精神,这种激情,可以成为一个人的全部生命,也可以占据一个人的全部时间。其他的模式和情况可能会被在人的眼中被忽视,并导致疏忽行为的错误。玛丽·伯恩在过去25年的艺术叙事中留下了令人难忘的印记。她一直都在为纽约艺术界的话语做出贡献。我希望她有机会在未来几年里继续她值得赞扬的工作。

Jeffrey Deitch

纽约艺术经销商

Jeffrey Deitch与玛丽·伯恩。图片:Photo courtesy of the Hole

我谨以此信支持我长时间以来的同事玛丽·伯恩。玛丽·伯恩是她这一代最重要、最有影响力的艺术画廊主。她的画廊代理了20世纪80年代大多数伟大的纽约艺术家:让·米榭尔-巴斯奎亚(Jean-Michel Basquiat)、埃里克·费舍尔(Eric Fischl)、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大卫·萨利(David Salle)和朱利安·施纳贝尔等等。有许多年,玛丽·伯恩画廊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新艺术画廊。玛丽为纽约及其他地区的文化所作出的贡献是巨大的。如果没有玛丽·伯恩,过去40年来纽约的文化光景都会不同。她的画廊一直是艺术探讨,以及围绕着艺术探讨的社交网络的中心。她的展览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收藏家和观众,为餐馆、酒店和许多其他为艺术社区服务的公司提供了很多生意。

我和玛丽合作了40年。我一直认为她在商业行为中是极其诚实而正确的。

Beth Rudin DeWoody

收藏家

Beth Rudin DeWoody与玛丽·伯恩。图片:Photo by Neil Rasmus/Patrick McMullan

作为藏家也是朋友,我认识玛丽·伯恩超过30年了。在我与玛丽的所有艺术交易中,我发现她诚实而且非常专业。她一直是她的艺术家的忠实支持者,总是不知疲倦地代表他们工作。无论是在画廊还是在她家,她的一生都致力于艺术。她帮助了大多数在她旗下的艺术家变得广为人知,将他们的作品放在了很多收藏和博物馆里。没有人比玛丽工作更努力。

Jose Freire

纽约Team画廊创始人

艺术品经销商Jose Freire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上与Sam McKinniss的画作合影。图片:Photo by Andrew Goldstein

我的画廊艺术家里有三位被选入了2004年惠特尼博物馆的双年展。一夜之间,许多想要投入支持的赞助人和其他一些不择手段的人物的兴趣意向让我晕了头。我完全不知所措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偶然遇到了玛丽·伯恩……玛丽很快就邀请我在她在上城的空间举办三场充满野心的群展。对玛丽而言,一切皆有可能。她全心全意地支持我对展览的愿景,而我也得以亲眼见证玛丽与许多委托作品的画廊打交道的方式——始终以最专业、诚实、礼貌和尊重的态度工作……

玛丽的画廊肯定已成为艺术史的一部分,她对纽约市文化行业的贡献也是不可估量的,然而她的善良却很少有人谈论。也许是因为她周围的光鲜亮丽的一切更适合媒体报道?无论如何,玛丽与我分享了她丰富的经验与见解,以及一些商业关系。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帮助,我的画廊今天根本就不存在。我将永远感激玛丽·伯恩,我也知道这个行业中有很多人会说一样的话。

Fred R. Anderson

纽约麦迪逊大道长老会名誉牧师

纽约麦迪逊大道长老会室内图。画廊主玛丽·伯恩从1988年起就是这里的教友。图片:Photo courtesy of the Madison Avenue Presbyterian Church

我在MAPC长达23年的牧师工作中,几乎每个玛丽在纽约的星期天,我都会看到她来崇拜,通常是在她的儿子马克斯的陪伴下——毫无疑问,马克斯是她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我几乎每周也会在另外一个场合下见到她,因为她是可卡因匿名会议的核心领导者和常客之一……玛丽一直对于她生活中的那个阶段毫不避讳,并已成为许多商业和艺术界的榜样......

我想和你谈的是,玛丽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单身母亲、一个有信仰的人、一个年轻女性们的导师,拼尽全力地生活在一个由男性主导的残酷行业中。玛丽来找过我,承认判断失误并寻求指导和安慰……在谈到现状时,她立刻承认自己的罪责,并深感抱歉。

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

艺术家

朱利安·施纳贝尔与玛丽·伯恩,于2005年。图片:Photo by Jimi Celeste, ©Patrick McMullan

我认识的玛丽是细心而负责任的,时刻注意细节,即使我们有时并不同意对方的观点。她对艺术的热爱让许多艺术家的精彩展览实现于世,正是这些展览创造了我们今天所说的艺术市场。

她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好了。

Jack Shainman

纽约Jack Shainman画廊创始人

Jack Shainman,于2013年。图片:Photo by Clint Spaulding, ©Patrick McMullan

玛丽是整个社区众所周知的艺术倡导者。从我的个人经历来讲,我有两位自己画廊代理的艺术家曾在她的空间举办过展览。在这些项目中,与她的沟通始终是及时而透明的,我们从未遇到任何后勤或财务问题。

劳瑞·西蒙斯(Laurie Simmons)

艺术家

劳瑞·西蒙斯在2018年纽约的一场慈善晚宴上。图片:©Patrick McMullan, photo by Jared Siskin/PMC

我们的世界——纽约艺术界——其实非常小。我们(艺术家、经销商、收藏家、策展人、评论家)相互都非常了解。关系通常很持久,而消息的传播速度很快。在如今的情况下,我不仅发自肺腑地为伯恩女士的人格做担保,而且相信我认识的每一个被请求写情愿信的人都会和我一样这样做。

Kathe Burkhart

艺术家

Kathe Burkhart,于2013年。图片:©Patrick McMullan

近年来,玛丽开始对代表性不足的女性艺术家们进行大型“矫正性”个展项目。虽然这些展览受到了极大的欢迎,但由于普遍的歧视以及工资差距,它们并不总是那么有利可图。在为女性艺术家提供这样的平台时,玛丽也为之“付出了代价”,并为艺术界、艺术史、参观画廊和博物馆的公众,以及整个世界,提供了这项急需的服务。我在2018年1月至3月期间与玛丽一起做了一场这个项目中的展览。我在与她的金钱交易中发现她是直率而诚实的。她帮我卖掉了一幅画,并及时付了款。

Thea Westreich Wagner

艺术收藏家和顾问

Thea Westreich Wagner,于2011年。图片:©Patrick McMullan


玛丽·伯恩画廊是我在艺术界的个人历史的核心,这家画廊与纽约的艺术史也密不可分。20世纪80年代,当我刚开始职业生涯时,她的画廊是艺术话语的中心。我认为她为许多年轻艺术家、经销商、策展人和作家都铺垫好了基础,让他们在后来更好地找到自己的方式。多年来她承受这个变幻无常的行业的数次繁荣与萧条,这一点已经让我对她非常钦佩。她还继续为这个领域的女性提供机会。关于她造就的影响我有说不完的话,在我心目中,她在这么多年里一直在优雅地做自己。

Ron Warren

玛丽·伯恩画廊自1985年起的雇员

玛丽·伯恩与Ron Warren,于2011年。图片:©Patrick McMullan

我从1985年开始为玛丽·伯恩工作——比她雇佣的任何其他人时间都长。在我认识玛丽的33年里,她对她画廊所代理的艺术家表现出了坚定的奉献精神,并总是对她广泛的人脉网络表示感激,认为是这些人让她有可能在这个竞争激烈的领域持续运行如此世界知名的项目。玛丽毫无疑问是勤奋、果断、有想法的,对自己和他人都要求严格,但她也有着深切的慷慨、同情心和幽默感......

我与玛丽的多年共事让我对她的变革能力有着独到的见解。我见证了她处理个人和事业的各种挑战。玛丽表示为自己的错误负责,并以与造就她成功同样的决心和专注来纠正这些错误。

Lief Rosenblatt

艺术收藏家

Lief Rosenblatt与Joanna Rosenblatt。图片:Photo by Jared Siskin, ©Patrick McMullan

玛丽对我们城市的文化生活产生了重大而独特的影响。她不仅教育了她的客户,而且教育了整整一代对艺术感兴趣的纽约人。她发现并培养了数十位艺术家的职业生涯,其中许多在与她合作之前都并不为公众所知。众所周知,艺术家很复杂、需求颇多、情绪不稳定、没有安全感。玛丽对她的艺术家的热爱和拥护,需要深刻的同理心、敏感、理解和专注……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玛丽·伯恩一直是艺术行业的传奇和领导者。玛丽于2000年在切尔西开设了画廊——那是变革性的。在那之前,一些先锋但小型、知名度较低的画廊开始在那里落脚。但是当玛丽·伯恩画廊在切尔西一个大而高端的空间插下自己的旗帜时,这宣称了这个街区成为了纽约艺术界的新中心。今天,随着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的搬迁和高线公园的发展,切尔西地区的经济、生活和生命力正在蓬勃发展。如果切尔西没有成为一个发展迅猛的艺术区,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或者说肯定会发生得慢很多——如果领先潮流的玛丽那时没有在这里开设一家大型画廊的话。

然而,她是否真的善良无辜?

“毒舌艺评人”Kenny Schachter根据此事件做出的作品


虽有众人声援,但伯恩已于2018年认罪——承认自己在2009年至2011年期间逃税300万美元。政府律师表示她作案动机实际上是“渴望保持奢侈生活方式的欲望”。

根据《纽约时报》获得的法庭文件,检察官称伯恩利用她画廊的钱来支付个人开支,虚假声称这些是与商业相关的花销。这其中包括用于翻修她位于曼哈顿的公寓的79.3万美元,以及用于沙龙消费、购买珠宝和包括爱马仕(Hermès)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等品牌时尚商品的约30万美元。

检察官说,伯恩通过在手写画廊税务记录中填写“佣金”和“费用/设计”等类别来虚假报税,真实目的则是隐藏她的购买行为。他们还声称,她捏造了公司损失,实际上她的画廊是盈利的。

虽然伯恩的辩护团队要求曼哈顿联邦地方法院对她从轻处理的理由是“应当考虑她的精神状态和艰难的童年境况”,但检察官却认为,伯恩本可以节省那些未缴税的钱,而不是花在奢侈的个人项目上。“伯恩的行为清楚地表明,她受到贪婪和维持奢侈生活方式的欲望驱使。”他们写道,“这意味着违法。”

他们还认为,这位盛名远播的艺术经销商已经获得了“大多数人只能做梦才能得到”的财富和成功水平,她根本不穷困潦倒。

虽然数十位艺术家、经销商和伯恩的同事在都写了请愿信给法院,但艺术界并非每个人都认为她应该获得宽大处理。在推特上,评论家杰瑞·萨尔茨和帕迪·约翰逊(Paddy Johnson)就适当的解决方案吵了起来:

富人不应该拥有自己独立的规则,让他们能够伪造记录、规避他们本该支付份额内的税款。没有人可以因为“其他人也这样”而觉得这样没问题,也没人应该给那些不同意你观点的人贴上“右翼希拉里傻x”的标签。

——Paddy Johnson (@artfcity) 在1月14日的推特内容

我不关心什么“童年创伤”,只要那些展出很多女性艺术家的经销商会支付给艺术家报酬,经销商偷税漏税我没问题。你要他们付税,没问题啊——她现在要这样做了。“把她关起来”这句话真让人伤心。

——Jerry Saltz (@jerrysaltz) 在1月12日的推特内容


文丨Eileen Kinsella & Sarah Cascone & Henri Neuendorf

译丨Zini Zhao & Yi Cao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