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遗产“艺术转型”①|浦江两岸,那些释放出的艺术与空间
发起人:开平方根  回复数:1   浏览数:232   最后更新:2019/02/14 11:54:34 by guest
[楼主] 开平方根 2019-02-14 11:07:39

来源:澎湃新闻  记者 陆林汉


旧有的工业设施变成艺术创意产业的例子几乎遍布全球,例如法国的奥赛,伦敦的泰特,北京的798,上海的M50等,这些艺术园区等改造为原来的工业遗区延续了生命,并添增了新的活力。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推出的工业遗产“艺术转型”系列专题,将探访中国部分城市工业遗产改造艺术园区后的现状,探讨这些“改变”与城市之间的关系。本期聚焦的是上海滨江两岸的工业遗产与艺术转型之路。

当下随着城市化进程和产业升级转型的不断加快,体现了城市工业文明发展进程的大量工业建筑,越来越多地面临着闲置、更新和拆除重建的历史命运。这其中,将工业遗产改建成艺术馆、艺术园区,已成为了一种流行趋势。纵观世界,英国伦敦的泰特现代艺术馆,其建筑物前身是坐落于泰晤士河的河畔发电站;而法国奥赛博物馆则是由1900年万国博览会时设计修建的火车站改造而来……这些艺术圣地,都是由工业遗产改造而来。这既有利于工业文化遗产的保护,也有利于管理和再利用,同时,对促进城市生态与营造人文气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而在上海,这样的工业遗产转变为艺术园区的案例也越来越多。

龙美术馆(西岸馆)

近几年来,徐汇滨江的西岸文化走廊已初具规模。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西岸艺术中心……几乎每座艺术场馆的开放,都是一个工业遗产的改造故事,通过一次次转型,徐汇滨江从无人问津的工业废墟逐渐成为上海极具人气的公共空间。
徐汇滨江的改造可以追溯到2010年上海世博会,当时,徐汇区的岸线就做了3.3公里的样板段。直到2012年,徐汇区委区政府确定了要做西岸文化走廊品牌工程。同年,龙美术馆(西岸馆)、余德耀美术馆同时签约落户徐汇滨江。
2014年3月28日,龙美术馆(西岸馆)正式开馆运营。除了展览外,美术馆建筑本身也成为引人关注的焦点。柳亦春(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改建的龙美术馆(西岸馆),拥有独特的“伞拱”结构。大尺度出挑的拱形空间表面由质地细腻的清水混凝土浇灌而成,与原北票码头构筑物“煤漏斗”改造而成的时尚空间“斗廊”形成视觉呼应,营造出理性冷静的工业感与原始感,对比鲜明的力量感与轻盈感。
“(美术馆)外面有一排建筑,是过去运煤的码头。设计师将一些老的标志物留下来,把它建成一个有历史年代感的、后工业感的美术馆。”龙美术馆(西岸馆)副馆长杜京徽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周末的时候,很多人将美术馆作为取景拍照的背景,一个纪念的场地。”

龙美术馆,布尔乔亚回顾展现场

据悉,自开馆以来,龙美术馆(西岸馆)成功举办展览70余场,平均每年举办展览10余场,丰富和活跃了西岸滨江艺术文化氛围。而自开馆以来举办的多项国际大咖的展览,如“伦勃朗、维米尔、哈尔斯:莱顿收藏荷兰黄金时代名作展”、“安东尼·葛姆雷”个展、“詹姆斯·特瑞尔回顾展”、“布尔乔亚回顾展”等,也成了文艺青年心目中向往的打卡场地。

余德耀美术馆

而在龙美术馆(西岸馆)开馆之后2个月,余德耀美术馆也通过开馆展“天人之际”正式宣告运营。余德耀美术馆的建筑是由原龙华机场的大机库改建而成的。日本建筑师藤本壮介在原有遗址结构的基础上,通过对青葱树木和明亮开放型玻璃厅的规划利用,重新设计建筑空间以适应庞大展览的需求。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历经变革的老机库令美术馆富有视觉冲击力与历史的沧桑感,而新建的玻璃大厅则让其充分体现亲和力。
如今,正如杜京徽所言,美术馆及其周围已成为了打卡胜地,2018年,龙美术馆(西岸馆)的参观人次达到了30万人,而余德耀美术馆也当仁不让,达到约24万。

由原上海飞机制造厂厂房改造的西岸艺术中心,迎来第五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2015年,位于龙腾大道2555号的原上海飞机制造厂厂房经过改造,转型为西岸艺术中心,承接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等一系列艺术、时尚、演艺相关活动。在它旁边,是几乎同时开放的上海摄影艺术中心,以及西岸文化艺术示范区的一系列机构场馆……经过三年多的发展,徐汇滨江的西岸文化走廊已经成为艺术展示的重要据点,市民休闲的舒适空间。
“(以前)徐汇区的老百姓可能都不知道徐汇区有沿黄浦江这一段,”上海西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产业推进部部长陈安达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因为原来都是码头和砂石厂,人根本走不进来。借着世博会,把公共空间打开,把黄浦江最好的景色、最好的空间让人民去享受。”
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滨水空间是最宝贵的资源。以往,黄浦江具有交通功能,起着连接外部水道的作用,因此,其两岸布局主要也和产业相关。船厂、电厂、水厂、码头,一系列代表上海近现代工业发展辉煌历史的工厂,都坐落于滨江两岸。于此同时,这也意味着,它与城市生活割裂开来,市民无法走近这里。
“黄浦江两岸其实非常希望能够进入整个城市生活,”《时代建筑》杂志运营总监、城市空间艺术季联合策展人戴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政府从规划的角度来看,也认为它应该成为整个上海市市民生活的公共空间,这是从大的城市发展的角度来看。”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参展画廊

在2018年11月,一周之内,第6届上海Art021当代艺术博览会、第12届上海双年展、第22届上海艺博会、第4届上海青年艺术博览会、第5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以及众多国际一流展览次第揭幕,国内外艺术界大咖扎堆上海,成了当月全球最热的艺术地标。这其中,由工业遗产改建成的西岸艺术空间对此可谓功不可没。

正在修建中的上海油罐艺术中心

同时,在接下来的2019年3月,由当代艺术收藏家乔志兵创办、知名建筑师李虎主持设计的上海油罐艺术中心也将整体开放。上海油罐艺术中心是集展览空间、公园绿地、广场、书店、教育中心和餐厅等功能为一体的艺术中心,项目整体占地面积6万平方米。
不得不说,由于油罐艺术中心的即将加入,西岸这个曾经的工业遗区,将会聚集更多的艺术场馆与艺术盛会,其艺术气息在未来将“变本加厉”。乔志兵也告诉澎湃新闻,“我们目前正在慢慢建设中,希望未来,这里的当代艺术可以影响到更多的人。”
而在下游对岸,浦江东岸也逐渐释放出很多旧有的工业厂房,成为艺术的空间与居所。
“东岸其实同样具备这种条件,”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上海社会科学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研究员邓智团就曾表示,“一旦我们把东岸新的文化功能增加之后,黄浦江两岸就会变成非常有文化气息的公共空间,真的会成为老百姓经常会去的休闲空间或旅游空间。”

八万吨筒仓

2015年,首届城市空间艺术季的主展场位于当时刚刚兴起的西岸文化长廊,探讨了“城市更新”相关的种种话题,也为西岸艺术文化的发展注入了活力。此后,2017城市空间艺术季移师黄浦江对岸的八万吨筒仓,也为浦东东岸带来了艺术气息。
八万吨筒仓建造于1995年,虽只有22年的历史,但曾是亚洲最大的粮仓,“远东第一流”的仓储建筑,民生码头中最具震撼力的工业遗产,建筑右侧10个48米高的巨大筒仓,后由建筑师柳亦春操刀,改建为全新的公共空间。“城市空间艺术季”的举办,正触发着建筑师、设计师们对这一工业遗产的思考。

船厂1862

不远处,则是“船厂1862”。始建于1862年的上海船厂,曾是中国现代工业文明的发源地之一,记录了中国造船业的发展史,中国第一艘出口万吨轮“绍兴号”就在这里下水。逾越一个世纪后,上海船厂转身重新登场。自2005年船厂整体搬离,这片曾经的工业厂区开始转换为活力金融中心,其中船台原址和最靠近黄浦江的上海船厂造机车间作为历史遗迹留存下来,并进行改造逐渐以开放姿态服务公众,由建筑大师隈研吾亲自操刀,修旧如旧,展现老建筑结构及老砖块所拥有的上海特色,打造出了一个充满历史感和工业感的时尚艺术空间。
如今,船厂1862最终形成一个26000平方米的多元文化业态的时尚艺术商业中心,包含800座的中型艺术剧院“1862时尚艺术中心”以及约16000平方米的沉浸式艺术商业空间。2017年,刚改建好的船厂1862举办了几十场活动,包括时尚发布会、艺术展览等。2018年4月,船厂1862正式投入运营。

船厂1862内部空间

走入船厂,澎湃新闻记者观察到,在馆内的一楼长廊中就摆放了不少的当代艺术作品,吸引着不少的游客拍照打卡,而二楼、三楼则分别被艺术中心、画廊和艺术品商店串联成了一条艺术长廊。
“和陆家嘴正大那边的高密度人群的地区不一样,这里还是希望打造慢时尚的,适合白领后客厅的地区。从艺术来说,我们举办的艺术展览、艺术活动,也是为了吸引白领,聚集有艺术涵养的年轻人群。”陆家嘴滨江金融城HBC品牌部相关人士告诉澎湃新闻,人们可以在艺术园区观看先锋时尚演出,品尝星级美食,购买精品零售等……“呈献永不间断的展览、永不落幕的舞台、永不退潮的时尚,这是我们园区想要追求的。”

船厂1862中的MoMA衍生品艺术商店

如今,西岸的工业遗区转变在许多人看来是成功的案例,而东岸的筒仓和主打综合性空间牌的“船厂1862”等工业遗产改建的艺术园区,也将拭目以待。
城市空间艺术季联合策展人戴春曾介绍说,“筒仓未来也是要做成当代艺术的中心。这次,希望透过这样一个展览,尝试着看看当代艺术是不是能够在这里生根发芽。”而上海船厂品牌部相关人士则表示,“船厂的基调还是综合性、多元化的空间,艺术在其中是非常重要的点缀。”
[沙发:1楼] guest 2019-02-14 11:54:34

来源:澎湃新闻  黄松


工业遗产“艺术转型”②|从金陵制造局到1865创意园

旧有的工业设施变成艺术创意产业的案例几乎遍布全球,1967年英国Snape将啤酒厂厂房改建成音乐厅成为了早期大规模改造的典范之作。21世纪以来,随着当代艺术的变迁,越来越多的老厂房变身艺术场馆,其中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开放几乎被认为是将当代艺术的中心从美国拉回了欧洲。

在中国,这十多年来随着产业的革新,越来越多的工业遗产成了艺术产业的孵化之地。其中,产生最早、且至今具有代表性的是北京798、上海M50,在当下,几乎不少城市都有着自己的“798”与“M50”。“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推出的工业遗产“艺术转型系列专题,将探访中国部分城市的工业遗产改造艺术园区后的现状,探讨这些“改变”与城市之间的关系。本期寻访的是南京1865创意产业园。


“南京晨光1865创意产业园”全景

一个下着雨的周末,“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来到古都南京,六朝风韵依稀仍在,而清末以降的历史,因为建筑遗迹的存在更是触手可及,中华门外、大报恩寺遗址边的“南京晨光1865创意产业园”便是其中之一。

周末雨中的“1865创意园”

出乎意料的是,门口虽有“5A级景区”的标志,但园区内却冷清得很,几乎没有游人,往里走冷清的原因也大约明了了——这里营业性的商店寥寥可数,大部分是文化创意和科技公司的办公区域。不多的几家画廊和私人博物馆,周末也并未全部开放。高耸的树木、冷峻的建筑,穿插着“文革”时期的遗迹和公共雕塑,一切在阴冷的天光下,讲述着昨天的故事……

“1865创意园”园区内的指路牌

历史:从金陵制造局到晨光集团,见证中国工业发展史
南京晨光厂原是1865年清末洋务运动期间建造的金陵机器制造局,老厂区内有着跨越历史最长的近现代工业建筑群7处9栋清朝老厂房、19栋民国厂房、17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厂房。整个园区占地21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历史建筑达4.6万平方米,占总建筑面积近一半。

工作日上午的园区

一个工作日的上午,当再次走进“金陵制造局”的门楼时,是一番通勤的景象,如同城市里所有的上班族,他们行色匆匆、从园区不同的入口走入各栋建筑中自己的办公桌前,很快园区又恢复了宁静。
行走园区,在青砖墙面上还保留着光绪年间建的“炎铜厂”“卷铜厂”“木厂大楼”的招牌 ,另一边的外秦淮河将目光带向南京城墙。若不是路边停靠的车辆,提示所处的时代,恍惚间不知今夕何夕了。

“1865创意园”的厂史沿革

熟知此地历史的老宋是“1865创意园”的老员工,他解释了“南京晨光1865创意产业园”这个名字的历史与由来:1865年(同治五年),清政府在内外危局环伺的状况下,掀起了兴办近代军工业的浪潮,这一年李鸿章在南京城外帚巷东首西天寺的废墟上创办了“金陵机器制造局”。
因为李鸿章的顾问马格里是英国人,厂区格局参照了英国的工业建筑风格。而厂房里的设备则是从欧洲各国引进,是当时世界上第一流的。目前园区内保留有7处晚清厂房,其中历史最悠久的是建于同治五年的“机器正厂” ,目前在此工作的是“永银文化创意公司”,他们还在园区内开办了钱币博物馆。

建于同治五年的“机器正厂”

清代的这里最先制造出第一门克鲁森式架退炮和加提林轮回枪,也最先仿制成功第一挺马克沁机关枪。1889年,金陵机器制造局已拥有各种机器设备近千台,工匠1700多人,可制造20余种军用产品,成为当时我国的四大军火生产基地之一。
辛亥革命后,“金陵机器制造局”先后更名为金陵制造局(1912年1月)、金陵兵工厂(1928年7月),并在1937年11月西迁重庆,1938年3月改成21兵工厂,而后1945年迁回南京,后改成六十兵工厂。作为民国时期最大的军工企业,目前园区内存有民国时期的19座厂房。

金陵制造局旧貌

晨光厂史陈列馆中保留下的光绪四年的痕迹

1949年4月29日,第二野战军后期军械部接管工厂,后改属军委军械部,改厂名为“军械工厂”。1952年12月,长治三0七厂迁来南京与军械工厂合并成为“国营三0七厂”,对外称(第二厂名)“国营晨光机器厂”,这期间主要生产82毫米迫击炮。这也就是“南京晨光1865创意产业园”中“晨光”的由来。

几乎是同一时期建造的“炎铜厂”和“木厂大楼”的旧貌和现状

1980年改名为“南京晨光机械厂”生产航空产品。据说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园区大道上依然是当年建厂时栽下的法国梧桐,但80年代以后,这里成为研制和生产航天产品的核心保密区域,厂房范围内的洁净要求非常高。每年春天梧桐飞絮干扰生产,最终整个厂区内的法国梧桐换成了雪松和香樟。

“晨光集团”厂门  资料图

如果说,“1865创意园”见证了清末军工业发展的历史,那么行道树的更换也可以看成是解放后晨光厂转变的侧影。新中国建立后,工厂先后实现了由军械修理所到常规武器制造,再到航天型号产品地面设备研制,以及产品整体武器系统研制的转变。在改制为“公司”后,也承接大型城市雕塑项目,香港金紫荆广场上的金紫荆、无锡灵山大佛、北京奥运火炬等出自于晨光人之手。

晨光集团生产的国庆期间放礼花的“炮筒”

2006年,晨光集团主要生产设备从厂北区(如今的“1865创意园”)一高架桥之隔的厂南区,以及江宁、溧水搬迁。至此,生产了100多年厂区中,停下了机器。

厂北区(如今的“1865创意园”)与厂南区一“桥”之隔

当下:“1865创意园” 工业遗存嫁接文化创意
将园区有着成片的近现代厂房转化使用功能,将工业遗存与文化创意嫁接,构成一种新型的“产业景观”。

秦淮河滨风光带

2007年,在秦淮区政府和晨光集团开始共同打造下,原军工项目搬迁、腾空的老厂房开始保护性修缮、秦淮河滨风光带上棚户区拆除,新中国建筑界的“泰斗”级的人物齐康也为滨河风光带上几栋新建的仿民国建筑出谋划策。这些位于园区外围的仿民国建筑,如今主要用于餐饮酒店,刻意将休闲和园区拉开距离。

凡德文化艺术街区

凡德文化艺术街区内的小店

园区内“凡德文化艺术街区” 占据的是德国包豪斯风格的建筑的锯齿形大厂房,其中汇聚了新媒体、摄影、影视、茶艺、艺术教育、咖啡馆等多种类型的机构和业态;最具后工业建筑特色的飞机加油车总装车间变身为“江苏省创意成果展示中心”云锦等“非遗”也在其中有展示的空间。

林筱之书屋

在走访中,看到一位老人迎面走来,“这位是林散之的长子林筱之,他的工作室也在园区里。其实艺术家在这里租工作室也不少。”

空间内保留下了飞机加油车总装车间的痕迹

位于“1865创意园”E7栋2楼的“羽空间”是相对比较早来到此处的,“羽空间”的主人韩宁宁是有陈大羽的后人。1912年出生的陈大羽早年就读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后拜齐白石为师,专攻大写意花鸟画,1958年开始任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羽空间”顾名思义有纪念陈大羽之意。
沿着楼梯走近“羽空间”,高挑工厂空间被改造分隔为2层,楼下为画廊空间,楼上为办公区域,包括韩宁宁的画室。

韩宁宁在工作室中写字

春节将近,韩宁宁正在写“福”字,画室里一派过年的气氛,见我们来,韩宁宁搁下笔,从过年写“福”字的传统聊起了传统文化对自己的影响。说到空间,他说:“我们是从798搬来的,相比起来,这里安静了许多,也更能定心画画。我们空间的展览除了陈大羽先生外,还有一些年轻艺术家的。”
年前正在展出的就是一位年轻艺术家的个展,作品绘画书法皆有,尺幅不大,销售状况也不错。“这个空间我们不单单做展览,因为挑高高、空间兼容度大,我们也会做一些活动和音乐会,在这种老式结构下,音乐混响特别好。”顺着韩宁宁手指的方向看去,是旧时工厂弦梁结构,坡屋顶完全被保留了,窗户也是老式的大方窗。

“1865创意园”中的“羽空间”

“1865创意园”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介绍,他们严格规范每家公司装修改造租赁房屋的行为,保住这里浓浓的晚清、民国建筑风。除了不能在内部装修时更改结构外,空调外机也有指定的安放位置。被这样的环境吸引而来的有万科南京、永银钱币收藏、十竹斋、汪正影业、长江都市等近百家公司,涉及文化创意、设计办公、科技研发、总部经济四类业态。从2007年至今,园区开园12周年,目前几乎是一房难求的状态。除了公司入驻外,园区拥有科普场馆数6个,其中包括晨光厂史陈列馆、江苏省文创成果展示中心、字画艺术展示中心、钱币博物馆等。

南京非遗云锦

如果将“1865创意园”与北京798或上海M50比较哪种开发模式更好,也许很难在当下辨明。
而且如今也越来越多的是 “创意产业园”一边再开发、一边成为房地产项目的变相出现。也有一些已经停止生产却尚未被拆迁的工厂,售借场地给公司作为办公或是仓库,名字从科技园、开发区一路更名为创意产业园。其中不乏定位模糊,缺乏管理。
中国的工业遗产如何发展为妙?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协会(TICCIH)秘书长斯蒂芬·修斯(Stephen Hughes)认为,中国是世界最大经济体之一,它可以在工业建筑再利用的时候投入更多的资源,并且从其他国家的一些规模较小的项目当中汲取经验,在做规划的时候更加细致,更加妥善有效。

“1865创意园”中保留下的工业痕迹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