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画廊进军亚洲就能狠赚?爆炸性增长已然结束?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169   最后更新:2019/01/23 13:29:38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19-01-23 13:29:38

来源:artnet


2013年,北京国家博物馆,观众们正在参观一场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的展览。图片:Photo by Feng Li/Getty Images


退出舞台


上周三,“艺术登陆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爆出了这样的新闻:作为这个国家规模最大的当代艺术博览会,同时也是新加坡艺术周(Singapore Art Week)的重要基石,“艺术登陆”却在原定开幕日期的七天前宣布取消。根据我的同事Kate Brown的报道,“艺术登陆新加坡”主席Lorenzo Rudolf对于这一紧急取消并没有给出具体的解释,仅仅表示是“根据目前的情况”作出的决定,而艺博会总监Marcus Teo在当天表示他正在等着“总部”给出解释。


在我写本文之时,艺博会参展画廊们被晾在了那儿,默默整理残局,而艺博会不仅没有提供其他方案,对于退款一事也是只字不提。几家画廊已经在Facebook上建立了一个名为“艺术登陆应急小组”(Art Stage SOS),在那里不仅能看到新加坡当地艺术圈互帮互助的感人精神,同时也说明了这些画廊们发现自己身陷极其荒谬的窘境中。比如说,一位在群里提供了临时展览空间的先生,而其办公室的用途其实是在新加坡“推动可持续性的移动型小型住房”。(或许可能都无需提醒:“说实话,这个空间也不是很大。”)


所以,现在的问题在于:(现在这一局面)有多少是因为艺博会的问题,还有多少是由于其他更重要的原因?过去4年内,画廊离开“艺术登陆新加坡”的速度甚至比消防龙头突然洒向着火的房子还要迅速。这一数字从2016年的170家到2017年的130家,再到去年的84家以及今年惨淡的35家。每一个关于这一艺博会自动取消的故事都准确地再现了这样的事实:去年11月,巴塞尔艺博会母公司MCH集团决定退出数个区域性艺博会的经营,首当其中的是新加坡的新Art SG和India Art Fair。

“艺术登陆新加坡”及Jakarta的创始人Lorenzo Rudolf和他的妻子Maria Elena。图片:Photo courtesy of Art Stage Singapore


如今,我听到的一些抱怨声也意味着了“艺术登陆新加坡”的故事比往常的经营故事要更丰富一些,而MCH的退出将亚洲市场留了下来。刚结束的全新现当代艺博会台北当代,其背后的推手Magnus Renfrew则迅速填补了MCH离开后Art SG的空缺,让这一艺博会得以继续进行。


但是,让我们接着来消化一下《南华早报》的这篇有关“艺术登陆新加坡”取消的文章:


新加坡是亚洲最富有的国家之一,拥有着世界级的物流和宽松的资金流政策,但它作为一个市场而言却屡屡辜负了艺博会组织者们的期望。


来自香港的亚洲当代艺术展(Asia Contemporary Art Show)由于没有足够支持而无法为支持这样的一场大型艺博会,从而退出了新加坡市场。The Affordable Art Fair则从一年两次削减为一年一次。


在这个经济大局势中缓慢行驶,以及艺术市场新闻在重新衡量着新的重要影响力的时候,你得到了痛饮一杯苦酒的机会,而且体验到了“呕吐”的感觉。

北京一家书报亭中,一位摊主拿起100元人民币。图片: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至于中国市场


首先,有一则好消息:纽约时间上周五晚,中国和美国似乎达成了协议,将停止从去年开始在这个超级大国间爆发的贸易战。形成这样乐观情况的重要原因是中国提出将在今后六年内购买1万亿美元的美国商品,而这一大笔现金可以完全遏制贸易逆差。


从表面来看,这似乎舒缓了人们对于中国艺术交易步伐放缓的担心。对总体经济有利的事情,几乎也对艺术经济是有利的。


然而,尽管分析师经常(这也可以理解)将贸易战视为人们对中国艺术市场产生担忧主要原因,但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真正原因并不在此。根据中国拍卖行协会(CAA, China Association of Auctioneers)的最新年度报告,中国大陆艺术品和古董年销售总额在2011年达到峰值,超过90亿美元。 最新数据更新到的2017年,这一数字只有50亿美元左右。


而且,尽管西方人倾向于把中国私人博物馆的繁荣发展以浪漫化来想象——尤其涉及到这几千家崭新的机构可能会对西方艺术经纪人和画廊产生令人欣喜的影响时——稍微缓一下这样的劲头,也不失为明智之举。


是的,2009年至2014年期间,中国的私人和公立博物馆数量激增了60%。但是,在这一片喧嚣背后我们要看清的是,这4164家博物馆的数字仍然比美国低了一个数量级。根据美国博物馆和图书馆服务研究所(US Institute of Museum and Library Services)的信息,美国在2017年宣称拥有35000家公共和私人博物馆。此外,我至少听过好几个了解市场的人表示,很多中国新兴的“博物馆”只是美化了的商业展览空间,并没有对真正伟大的艺术作品有长期的青睐和投入。


这些甚至都不是最糟糕的消息,请先拿好晕机袋准备着。

2014年7月24日,中国上海,中国艺术家蔡国强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点燃自己新作品的火药。图片: Photo by VCG/VCG via Getty Images


最近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跌至自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的最慢增速。去年,一场“化解金融风险的运动”导致中国股市暴跌至10年来最差的同比业绩。被称为“中国最大国有投资银行”的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则预测,国家出台的一系列严格的房地产控制政策将与总体经济的不确定性相结合,使中国房地产销售自2014年以来首次出现下滑。


因此,最近让两位中国最重要的企业家开始谈论噩梦般冬天,而不是开始期待新一季《权力的游戏》。 此前,《时尚商业》(Business of Fashion)的Casey Hall曾这样写道:


百度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向员工发送了一封新年贺信,其中表示尽管百度在2018年的表现十分积极,但(他)还是在一定程度上提醒员工们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对所有公司来说都像冬天一样寒冷而真实”。就在此之前的几天,白手起家的百万富翁陈红天在一个商业精英云集的同心俱乐部上发言警告说“冬天会非常寒冷......很难预测,所有我能说的就是私营企业面临的困难比人们预期的要大得多。”


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事实上,我认为这对于亚洲艺术市场来说同样是令人沮丧的。这样的情绪就如同你慢慢地靠上去期待第一次接吻,就遇到了这样一句话:“我想我们今晚就先这样吧。”

2018年台北街头景象。图片:Courtesy Taipei Dangdai


主场优势


除了经济不景气之外,还有一个因素也可能让西方经纪人降低对亚洲市场销售的预期。如果考虑到西方艺术作品价格溢价的因素,许多(如果不是大多数)亚洲藏家还是会直接选择亚洲的艺术家和卖家。


一如往常,我们应该谨慎对待将典型零售业的趋势预测延续到艺术品交易上。但目前在整个亚洲,都有一个主场优势的先例。再来看一下Hall的文章:


例如,苹果公司在中国市场上面临着本地智能手机制造商的强有力竞争,他们有着更快的更新速度,并以更低的价格提供品质相似的产品 — 华为去年超越苹果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供应商,并和小米、Oppo一起,在2018年第三季度增加了他们的市场份额。


相较之下,在奢侈品时尚和美容领域,没有国内企业能够与LVMH和Gucci的母公司开云集团(Kering)等全球巨头争夺市场份额。


换句话说,一旦本土或区域性产品和西方产品大致相当,那么品牌的力量可能并不足以为外来者(西方产品)带来优势。鉴于我在本文开头提到的那几家艺博会中参展商大多是亚洲地区的画廊,这似乎和上述的经济模式是有所相关的——台北当代的参展商有88%来自亚洲,而印度艺术博览会(India Art Fair)的展商则有 70%来自印度。


同样地,在新加坡和日惹(Jogjakarta)设有空间的Gajah画廊画廊主Jasdeep Sandhu在“艺术登陆新加坡”取消后也说出了这样微妙但又带有某些暗示性的话:


今年的艺术周将推出SEA Focus这样一个本土艺术博览会。比起巴塞尔艺博会这样类型的博览会,SEA Focus更加轻松愉快,我认为这就是人们想要的。


对了,我并不是一个亚洲艺术市场专家。尽管西方蓝筹画廊的东进势头十分汹涌,但这种带有负面意味的暗示应该至少让我们感受到这样一种可能性,即在被吹捧的亚洲市场中产生最具爆炸性的增长可能是否已经结束了?

台北当代画廊单元内德萨画廊(de Sarthe Gallery)的现场。图片: Photo courtesy of Taipei Dangdai


青少年时期的幻想


我并不是说在亚洲已经没有新的收藏家了。只是对于到了亚洲就能赚一笔改变人生的财富这样一种渗透于西方艺术圈的想法,我倒是越来越抱有怀疑的态度。它让我想起了在我大约17岁时,我曾经认为一旦我到了成年,所有的焦虑和困扰都会随着成熟而消失。


你猜怎么着? 19年后我仍然以所有相同的方式搞砸了!我只是刚刚学会了如何稍稍更好地应对自己的问题。


也许这就是西方艺术经纪人对于2019年扩张至亚洲市场的预想:如果他们真的非常努力,那么经过数年之后他们可能会有一些合理的回报。但他们的努力就止于此,那么非常值得思考的是如果他们把相同的努力和资源投入到离自己主场较近的地方,培养新的藏家,他们的收获会有什么不同?


但我又懂什么呢?在某种程度上,我仍然只是一个愚蠢的少年。


以上就是本周的灰色市场。 请记住:未知的事物比已知的更令人兴奋,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它更有价值。


译 | Elaine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