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朗:时间的重量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223   最后更新:2019/01/18 11:01:43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19-01-18 11:01:43

来源:打边炉DBL 黎朗


本文根据Olé艺·述沙龙第五期(2018年9月15日,成都)黎朗的演讲内容整理,有删节,内文图片均出自演讲人PPT。发布前经演讲人审校。Olé艺·述沙龙由Olé精品超市和《打边炉》共同推出。编辑:钟刚。


1 摄影对我而言,首先是一种自我表达。它是一个出口,是我的发声和呐喊。我是在大学毕业后开始摄影的,那个时候刚进入社会,很迷茫,不知道自己可以干什么,也不知道应该去做什么,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接触到了摄影,从而开始了一段放松而愉快的自由拍摄的时光。那个时候没有策展人,没有画廊,也没有博览会,摄影对我而言,就是一个非常朴素的表达方式。我每天骑着自行车上下班,会设计不同的线路穿行成都,沿途拍摄这个城市的市民和他们的街道生活。


2000年前后的成都,街头非常有活力,当时还有很多人在路边打麻将,喝茶,吃饭,当时的广场活动也很丰富,广告牌的设计和制作,有几分自由奔放的气息。相比而言,今天的成都已经经过持续的强开发和强规划,成为了一个被规训的城市,城市的活力和想象力逐渐丧失了。我不喜欢现在的成都,甚至抵触谈论它。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拍的成都,在时间的作用下,我们可以看到时代生活的变迁,以及大家此时此刻共同的处境。


我们有时不需要去用言语表达什么,时间,就能够构成有力的表达和态度。

黎朗作品《童年》(成都小天,1996年)


2 我去拍彝族系列,也源于我在成都街头的发现。当时很多成都人都会在闲谈中提到凉山来的彝族人,他们住在城乡结合部,有些会去乞讨,或者去偷和抢,提到他们,大家会觉得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应该远离的人群。当时我很好奇,他们为什么会成为大家印象当中的那种可怕的形象,凉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当时年轻,总是有去远方看看的冲动,我就带着相机去了凉山,五年中往返多次,从而拍下了一系列凉山彝族的照片。凉山彝族人的坚韧品质,以及人与土地的依赖和依恋,是我在城市看不到的。在城市化的浪潮中,很多民族的文化和精神在消逝,我希望通过我的拍摄,将这个时代的一种精神留存下来。


我越来越清楚,我拿起相机所要做的,是通过再普通不过的日常影像,表现我们生活于其中而一直不被重视的精神世界。


黎朗作品《凉山彝人》


3 有人看了我的照片,被打动了,进而问我怎么才能拍出打动人的照片,这个问题我给不了答案。要拍出感动人的照片,也许和技巧无关,重要的是我们是否真实地、诚恳地面对自己。


我父亲生前,我和他沟通很少,也很少给他拍照片,直到他去世前的那段时间,我知道他的身体熬不过这个冬天了,我就给他拍了很少的几张照片。我和父亲的交流谈不上深入,哪怕我去搀扶他,肌肤接触时,还会有些不舒服和不适应的感觉。我在做这个作品时,事实上就在面对我和父亲的尴尬关系,在面对我们之间的疏离,所谓的诚恳,就是自己去面对自己的问题。


黎朗作品《父亲:1927.12.03-2010.8.21》


后来我在千高原空间创作了一个作品“30219”。“30219”是我父亲一生度过的天数,当他去世后,入土为安,我在墓碑上看到一组数字:“1927.12.03-2010.8.21”,这个中间的横线,浓缩了父亲所经历的30219天,这也是我们每个人都要面对的“人生的形状”。我在千高原的墙壁上刻上了这30219天,在闭幕后逐一铲除,并把落在地上的墙灰收集起来,这些是时间的灰烬,也可以说是一个人一生的物质化的凝结物。“30219”这个作品首先是自我的,隐秘的,但它由于在公共空间展出,又勾连出了很多公共的记忆和情感。很多人看了这个作品,也会联系到自己的亲人,无论是思念,还是悔恨,它都让我们去思考自己一生中的三万多天,我们该怎么去度过,该如何去面对世事的无常。在时间上,我们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我们的一辈子就拥有三万多天。

刻上时间

清除时间


4 当我在整理父亲年轻时的照片,我发现他那个时代有一股精气神在。包括后来做《1974》这个作品,我在整理旧照片,比如1950年代的人的肖像照,还有民国时期的人物照,我发现一个时代会有一个时代的精气神,但到了我们这个时代,有些精气神似乎丢失了,没有了。这个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塑造了我们这个时代的面孔,这个当中有一个国家精神世界的异动。


时间在摄影作品中会有一股作用力,它会在照片之外揭示出很多的秘密。没有什么能被隐藏。



5 当我拍完照片时,面对图像的海洋,有时会觉得我们更为艰巨的工作才开始。在一个图像包裹的世界,我们应该如何面对这些图像,如何作出选择,如何进行编辑,以及如何对图像进行长久的保存,这些问题丝毫不比按下快门要容易。我始终认为艺术是自我主体和时间作用的结晶体,当我拍了很多照片,除了按照专题进行整理,我还会买无数的硬盘,一张都不删地保存下来。


未来某一刻的工作非常重要,有些照片需要脱离了当时的语境和情境,它的意义和价值才会显现出来,我们需要等待。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