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阚萱 金小罗
发起人:artforum精选  回复数:0   浏览数:147   最后更新:2019/01/18 09:46:04 by artforum精选
[楼主] artforum精选 2019-01-18 09:46:04

来源:artforum


故入奇途阚萱 vs 金小罗双个展现场,2018.


如果说金小罗想建造的是一个不供奉信仰也没有形状的寺庙阚萱则像一个行踪不明的赤脚医生以把脉点穴之功种下江湖传说悬壶济世很可能就是她们都不想说出口的心愿借双个展之式在广东时代美术馆一个叫故入奇途展览里两位女性相遇了

金小罗选择回应的是一个特定的过于艺术化”、甚至有些矫饰的社会看作品的名字就有点像是给整容广告拆台的或者是和首尔出租车和公共场所里音响适中的交响乐开的一个玩笑几乎所有作品都涉及和他人共同创作:《说不定不存在的书》(2016)、《三只脚走路》 (2013)是通过表演者在场的肉身演绎从双膝流向下颚的歌》(2016)、《疯狂驱使两点持续地发出嘘声叫嚷碰撞干扰并持续相互追逐》 (2016)则是以艺术家在具体空间里安置音乐家的声音作品来创作。《抽象行走由一个特定点逐渐疏离地螺旋运动》(2012)在一个竖立的24寸屏幕上无声播放着像艺术家方法论最直接的体现在一个半荒弃的城市的沙地上执行着如题所示的动作的自我规定又不断失信于条理无效没有指涉反感物质蔑视意义申明一种并不那么围绕着艺术的生活无论是否有现场表扬者所有展出作品都涉及一个叫做乐谱概念——一个艺术家提供给表演者和观众的开放的有启发性的行动方案在参与者采访中我了解到作为使者他们内心从中得到愉悦和启发以及对作者观众关系的新的体验这些乐谱像特殊的心电图向世界邀请新的心脏以执行新的扪心自问

阚萱选择回应的则是一个艺术功能被大大限制的社会表面上看起来还很生猛这种混杂其实也是她自己的现实[]。从这个现实出发她传递了一个迟疑的个体在一个只允许某种生活模式的社会面前的无力和萎缩她似乎要把一种并不那么围绕着艺术的生活和一个完全不围绕着艺术的社会放在一起端出来給我们

如果说把人的惭愧做得足够坚强把物的惭愧做得足够感人是她的特质之一的话有两个交错的线索是我在回想这次她的作品时经常浮现的一个是以汽车手机互联网为代表的速度世界一个是以日常小物品的流串为代表的家庭世界在第一个线索里阚萱机智地剔除了速度的骄傲置换上轻薄抽离和残缺比如我要重新做人》(2018)、《仪式的虚线》(2018)《V70》(2018)在第二个线索里的相关作品中她不留声色地篡改了生活的细部折腾出一陀一陀落后的机器人”。比如作品跳跃的味觉》(2010, 2018) 里四个阿姨头像煞有其事蠕动的嘴唇以及略微夸张又极其令人信服地品味辣酱的声音其实很多作品是自由地游走于两个线索之间的而综合得最快意的可能是作品新中产阶级》(2018)。如果结合着走着走着》(2018) 摸摸索索跟着厨房口号(“不许放油不许放蒜不许放醋不许放盐!”)推动自己的断头黄瓜一起来看观众不难理解联想到脚下之地之龌龊每日生活之不堪

相比于金小罗的乐谱”,阚萱谨慎而有效地使用着的是指令这个概念半开玩笑的我把指令的风格分为社会主义极简体资本主义抒情体”。前者体现在小岛》(2006–2009)简短且不断重复的报数里像军训又像比比皆是的请注意倒车等中国式录音还体现在》(2009)“这个比较急多么常用高效催人句式而在新中产阶级》(2018)哗哗啦啦的金属垫圈则是轻快资本主义式的抒情不动声色地告诉你体面和被囚禁就是这么近当然,“社会主义极简体是怪异蹩脚的资本主义效率模式资本主义抒情体煽的也是对社会主义生活心领神会的情两者常常不分你我

给乐谱用指令”,自然是两种不同的气质它们分别呼应两位艺术家选择回应的两个世界她们之间的关联或者说作为金小罗文化意识背景中过于艺术和整齐的日常和中国的现实之间的关联看起来也许并不那么直接但是当金小罗提出的臆想发生和美术馆所在地的不想发生重合的时候这个关系就再默契不过了在一进入展厅的墙上斯文地印着一句话:“我曾想如此规划让这附近的走道与阶梯因激烈的枪战而严重受损建筑物的墙和天花板崩塌枪伤飞溅出的血四溢一片狼藉凄惨的战后景象然而这似乎不那么适合这个展览固而作罢”。这句话来自作品三只脚走路》,这个作品包括现场表演和21段从未实施过的作品文案助理策展人谭悦告诉我她们商量后这段文字最后被安排在入口直接面对美术馆对面一个巨大的拆迁爆破现场于是我们的不想发生和金小罗的臆想发生重合了这句话带来的魔幻感不仅来源于它和看上去很空灵的展览的反差还来源于它对着的窗外一个正在兴建中的尘土飞扬的广州设计之都的写实也许所谓特定的过于艺术化的世界只是那个完全不围绕着艺术的社会的一个代理服务器而已

[]
在场刊里阚萱写道:“ 2000 年以来工作过的品牌也是不少了……. 我想或许我可以梳理一下18年间从事的工作接触的观念技术和产品另外我的兼职工作会到何时或许十年后我还会在这个弯道旁吃盒饭是否可以以一种更加积极的方式去面对产品技术和品牌……”

— 文/ 黄静远

广东时代美术馆 | GUANGDONG TIMESMUSEUM
广州市白云大道黄边北路时代玫瑰园时代美术馆
2018.12.15–2019.02.01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