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CA双展齐开 | “邱志杰:寰宇全图”“新倾向:尉洪磊”1月19日
发起人:展览预告  回复数:0   浏览数:289   最后更新:2019/01/17 22:34:26 by 展览预告
[楼主] 展览预告 2019-01-17 22:34:26

来源:UCCA


在UCCA崭新建筑空间落成的同时,2019年的开年展览——“邱志杰:寰宇全图”与“新倾向:尉洪磊”也在改造后的新空间中一同开启。展览将于2019年1月19日(周六)起正式对公众开放,也欢迎大家来到全新的建筑与展览空间中,感受与以往在UCCA观展的异同。

邱志杰:寰宇全图

2019.1.19 – 2019.5.5

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于2019年1月19日至5月5日呈现个展“邱志杰:寰宇全图”,此次展览为UCCA建筑改造完成后的首展,也是对作为邱志杰近十年创作重心的地图系列迄今为止最为全面与系统的梳理与呈现。展览涵盖艺术家以各种媒介创作的地图作品,并聚焦于《世界地图计划》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部分,其中包括以文化研究为基础、一组24幅的纸上水墨地图《万物系列》(2015-2017);艺术家在过去几年中创作的3幅策展地图也将在展览中呈现。展览同样囊括桌面地图装置作品《世界尽头的思想》(2016)、3件展示艺术家思维与创作过程的录像作品,以及艺术家与京东人工智能学院合作开发、具有互动性质的软件装置《京东AI生成地图》。此外,展览还包含一幅艺术家专为UCCA建筑改造后的新空间而创作的水墨壁画《艺术生态地图》,这件艺术家迄今创作的最大尺幅的场域特定地图将在展览结束后继续作为UCCA的一部分而存在,也将成为这座重要机构在当代艺术生态系统之中独特位置的见证。

邱志杰,《绝望和希望都是平静的》,2015-2016,纸上水墨,245×126cm。


邱志杰的身份多元,创作媒介多样,从早期横跨诸多领域的艺术创作实践,到其后的策展与教育实践,其艺术家、理论家、教育家、策展人这一系列身份在其以地图为形式的创作中最终融会贯通。展览标题“寰宇全图”源于中世纪拉丁语对世界地图的总称:2010年前后,邱志杰将最初被用作描摹作品关联性图解的“地图”绘制,逐渐发展为将研究、写作、幻想和行动脚本统一起来的“世界地图计划”,并在随后创作的多个系列、共计百余幅的地图作品中,以山水笔墨构造的坐标系凝练地将观念、个人、物件、事物和事态编织在一起,为观者提供在相互关系中理解它们的可能性。作为博采众长的地图绘制者,地图在邱志杰近十年来的艺术实践中承载了多重功能:它既是自我意识、工作框架、展览计划、思想交流、政治拓扑,也承担了历史文化研究提纲挈领之功能。


艺术家为新加坡双年展而作的《地图的地图》(2016)集中呈现了艺术家对制图史的研究。从中世纪开始,以地理大发现、郑和下西洋等重要地理事件为标志的人类探险史,和不同国家制图方法的演化史在这一作品中形成呼应,向观众揭示着地图绘制与全球政治发展之间的紧密联系——如艺术家所言,地图绘制者正掌握着将世界以其自身选定方式进行呈现的权力。在“世界地图计划”系列的代表作品《万物系列》(2015-2017)中,邱志杰展现了博物学家式的志趣与视野,从身体、命运、动物、植物、疾病、医药、情感、记忆、故事、神话、工具、职业等主题出发,对横跨社会学、政治学、历史学、人类学等多个学科领域的诸多事物进行了发散性的文化梳理与研究。系列中的24张地图可被视作强调其自为构建性的独立作品,却又相互呼应;其构图从左至右首尾相连,形成了一张将客观事实与个人经验相糅合的知识谱系图。《记忆的地图》(2017)系列作品则重点探讨了记忆的生成机制和这一概念中隐藏的政治性:作为情感产物的记忆既具有高度私人化的属性,又因其可被以各种方式进行修改、重塑的特性而与国家、政治、历史等命题紧密相关。在地图中,每个特定概念的内涵与外延,各种概念间逻辑或非逻辑、显性或隐性的关联,均在艺术家笔下由山脉与河流构成的水墨拓扑中渐次显现。

邱志杰,《每一个生命都有自己特殊的含义》,2015-2016,纸上水墨,245×126cm。


桌面地图装置作品《世界尽头的思想》中的一系列“群岛”拓片以诸多“主义”为线索,对人类思想史中不同流派与重要议题进行了非线性归类。在巨幅墙绘作品《艺术生态地图》中,邱志杰则勾勒了自1989年以来逐渐萌芽发展的艺术行业生态体系。地图中,艺术教育系统、官方美术系统和私人机构集群等几大阵地分足鼎立,地理元素的命名与出乎意料的空间关系展现出艺术家独有的诗意和幽默感,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史中的轶事趣闻则颇具调侃意味。


由于地图具有的思维导图特质,邱志杰也经常将之用作各种展览的策划蓝图,而这些阐述策展理念的地图中也蕴含了艺术家对其身处的艺术生态系统的反思。《为什么表演》是艺术家为2016年同名展览而创作的策展地图,在梳理表演的历史、流派和理论的基础上,考察了“表演”在当下时代中所具备的政治性与社会性。《不息之图》(2018)最初为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而作;而此次,艺术家将原先的素描地图延伸拓展为水墨地图,并在展览中首次呈现。艺术家将地图主体轮廓化形为中国太极两仪图,中国传统中象征“无常”的寓言与古人为应对“无常”所发展出来的一系列生活哲学被置于地图左半部分的“变化渊”一极中,而代表继承、延续和生生不息的概念和意象则出现于右半部分的“传承渊”一极中。这与邱志杰对展览主题的思考一脉相承:正是在不断的变化与传承之中,文化和艺术得以生生不息。在艺术家为展览“1989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2017-2018)创作的地图中,分别代表40年来中国政治思想史与全球化进程的两条山脉构成了社会政治语境的框架,与正中间的中国当代艺术曲折的历史河流交织呼应;诸多贴近当下且颇具自传性色彩的细节,则高度凝练了邱志杰30年对艺术史的讲授、研究以及个人经历与见证。

邱志杰,《为什么表演》,2016,纸上水墨,240×360cm。


展览同样包含展现邱志杰地图创作思维过程的影像与互动软件装置。《墙上的项目》将邱志杰此前创作的墙绘作品集结成为录像,《思维导图动画》则记录了思维导图软件组织、生成信息的过程,《京东AI生成地图(现场表演版录像)》展示了艺术家是如何使用人工智能软件进行创作的。此外,艺术家在与京东人工智能学院何晓冬博士合作开发的人工智能软件装置中继续拓展了自身地图创作的边界。这一软件装置中导入了邱志杰地图系列中的高频语汇与囊括数万个常用词的京东词库,在观众语音或打字输入任意有效词语后,软件都会自动联想生成一幅结合邱志杰地图中的山水和图像元素,具有艺术家创作风格的地图。AI地图作为地图系列的技术性延展,体现了艺术家一直以来跨媒介创作的倾向,通过在文本语义的层面上的无限扩充,地图演变为一个自动生长、具有无限可能的系统。


关于艺术家

邱志杰1969年生于福建漳州,现工作、生活于杭州和北京。他1992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版画专业,现为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及教授、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教授。主要个展包括:“文字生涯”(金泽21世纪美术馆,金泽,2018);“邱注上元灯彩图”(民生美术馆,北京,2018);“不羁之旅”(凡阿比美术馆,埃因霍芬,2017);“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杭州,2015);“独角兽和龙”(奎利尼斯坦帕里亚美术馆,威尼斯,2013);“偶像的黄昏:南京长江大桥自杀现象干预计划之四”(世界文化宫,柏林,2009);“破冰:南京长江大桥之三”(UCCA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09)等。近期群展包括:“1989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古根海姆博物馆,纽约,2017-2018);“本土:变革中的中国艺术家”(路易威登基金会,巴黎,2016)等。他曾参与哥德堡双年展(2013);第48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2013);横滨三年展(2005);圣保罗双年展(2002,2014)等。他曾参与策划:中国首个影像艺术展“现象与影像”(杭州,1996);1999-2015年期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地下展览“后感性”系列;第9届上海双年展(2012);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2017)等。


新倾向:尉洪磊

2019.1.19 – 2019.4.14

UCCA新展厅


在呈现大中华地区新兴艺术家作品的“新倾向”系列最新个展中,UCCA展出尉洪磊(1984年生于内蒙古,工作、生活于北京)新近创作的一系列雕塑和影像。这些作品诞生于网络和屏幕媒介占据并不断分散人们注意力的时代,并对这一现象做出模仿和反应。通过呈现高速运转的信息洪流中,当下人们对时间的感受——均质化的、缺乏感情的、快节奏的图像生产正是其表征,尉洪磊还原了我们身处的现实改造视觉系统的机制。在其作品中,时间的流动进程被艺术家归纳为“线性”,即一种向固定方向持续延展的客观空间意识。

尉洪磊,《15′36″》(静帧),2019,单频影像,15分36秒。


在最新创作的影像作品《15′36″》中,尉洪磊创造出一系列纹理丰富的叙事。影像的片名源于约15分半的时长。影片以悸动的声音开始,镜头则展现一匹马被淹没于水中的场景;随后是低沉的呼吸声和一个闭着眼睛的游泳者。在整部电影中,这些声音与视象的结合变得越来越疯狂:在一段记录一个男人将奇怪的装置沉入沼泽地的视频中,一声尖锐的哀嚎和不时出现的爆炸声与之相伴;贯穿着摩托艇和全地形车穿越湿地和雪地的画面的。影片进行到一半时,几条不同的音轨交叠在一起。咳嗽声、钹声和鼓声与天空中无人机和驮畜的片段同时出现,关于养蜂人和他的蜜蜂的图像被淹没于咆哮声中,一场车祸的镜头则伴随着弦乐器的弹拨之声。影片的终章也为整部影片作结:一组沉默的美国陆军军士脸上涂着迷彩颜料,向外凝视观众。他们催眠般的凝视突然转变成一只鸟的特写,它张开鸟喙,轻啄镜头。然后,伴随着一堆物体坍塌的声音,荧幕陷入黑暗。不断重复、频闪的特效,切分了时间流动的单元,让视频呈现为紧密的节奏,消解了图像和声音本来的指向意义。

尉洪磊,《15′36″》(静帧),2019,单频影像,15分36秒。


《15′36″》和占据了整个展览的金属雕塑构成了互文关系。其中的一些雕塑类似于头部的微型半身像,“人像”的眼睛或张或闭;一些雕像怒目圆睁,一些冷静地凝视外界,另一些则紧紧地闭眼,或因痛苦而面目扭曲。这些雕塑仿佛在是频闪的刺激性强光前的人物肖像捕捉,它们之间微小的空隙代替了短暂的黑暗。作品《I#5》《I#6》,以及形似落地灯的《I#3》《I#4》却又让人联想到身体或行走的双腿。我们亦可将它们看成同样模块在意识中无限空间内“线性”延展的操作流程。



关于艺术家

尉洪磊1984年出生于内蒙古,现工作、生活于北京。主要个展包括:“尉洪磊”(Kraupa-TuskanyZeidler,柏林,2018);“尉洪磊:燕子世纪”(天线空间,上海,2016);“尉洪磊个展:肥鼠”(天线空间,上海,2014);“尉洪磊:任何事物都是极其重要的,没有什么是不会再回来的”(魔金石空间,北京,2013);“在我靠近你之前——尉洪磊个展”(C-空间+龙口,北京,2011)等。其参与的主要群展包括:“物体系”(民生现代美术馆,上海,2015);“八种路径——艺术在北京”(Uferhallen艺术空间,柏林,2014)等。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