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桥一姐:2019年,愿艺术圈不再自欺欺人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301   最后更新:2019/01/16 11:00:40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19-01-16 11:00:40

来源:Hi艺术  文:酒仙桥一姐


2018就这样憋憋怂怂地过去了。回顾这一年,一姐最大的感触就是:不懂装懂是最大的愚蠢。这一年,知美术馆开幕,一姐觉得这个名字很好,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2018年一姐认为最大的“不知自己不知道什么”的懵懂发生在佳士得。10月当代夜拍,一件所谓AI人工智能创作的作品出现在拍场上,最终以43.25万美元的惊人价格成交,引起围观叫好不断。不少人都借此强行体验了一把艺术创作进入新纪元的假高潮。当然,对佳士得来说,是真高潮。这件面目模糊、不知所云、根本谈不到审美性的作品能拿走这么多钱,用一句藏家的调侃:“什么叫大平台?大平台就是什么货都卖得出去。”但是,这件作品背后的一地鸡毛又有几人知晓?在经过了两个多月断续的研究和资料综合之后,今天,一姐准备好了。

Hacker News(黑客新闻)的帖子: 《第一张人工智能画像在佳士得卖出43.25万美元》


帖子里面爆出,生成这件所谓人工智能画像的源代码并非此作作者——法国艺术组合Obvious原创,而是他们照抄另一科技共享论坛上的一个叫Robbie、年仅19岁的高中码农的智慧结晶得来。Robbie也在10月24日,拍卖前一天,PO出一年来自己反复训练测试机器学习所生成的图像。看上去和佳士得卖的那一张拥有极其类似的图像特征,同生关系不可置疑。源代码作者Robbie公开发难:“难道没人在乎么?是我疯了还是他们就是在窃取我的工作成果呢?”

Obvious 官网

源代码作者Robbie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公开抗议


10月23日,佳士得拍卖两天前,最受欢迎的科技门户网站之一的The Verge长文报道了这个事件:《三个法国学生如何借用他人代码将第一件人工智能肖像卖上了佳士得》。

The Verge网站的报道:《三个法国学生如何借用他人代码将第一件人工智能肖像卖上了佳士得》


文章深度剖析了这次上拍作品背后的GAN技术。这是一项传奇的发明,是现代人工智能的基石。它来自一个简单但精妙的创意:训练两个机器智能彼此竞争。一个负责在大量信息数据训练基础上生成图像;另一个负责在大量信息数据训练基础上,辨别第一智能生成的图像是否符合母本的各项特征。也就是说,GAN技术创造了造伪者,又创造了鉴伪者,在二者的猫鼠游戏中,人工智能的精密性和准确性得到磨炼,不断推高。想出这个点子的大神现供职于谷歌。而上文提到的那个19岁的Robbie, 是一枚利用GAN技术,聚焦艺术创作领域的新星。在过去的几年里,Robbie一直坚持在做能创作出具体艺术风格的机器学习的实验探索,并已经将门类风格分成清晰的:抽象风景、风景、人体以及肖像,并生成过大量图像。

Robbie利用GAN创作的抽象风景、风景、人体、肖像等不同系列作品


同时,作为互联网思维的践行者,Robbie非常热衷将自己最新完成的代码公开在论坛上,供同行同好参考交流,Obvious正是通过共享论坛拿到了Robbie的源代码。在接受The Verge的采访中,Obvious承认自己“借用”了Robbie的源代码。“如果你只说代码,那确实没怎么改动。但为了让这个程序按照我们的要求一直跑起来,我们投入了大量的努力”。Obvious如是说。确实,一个人工智能的成立,需要至少三个重要步骤:前期的数据搜集和喂养;最核心、最耗时、最艰难的构建算法阶段,也就是告诉人工智能它需要做什么;以及后期的“跑起来”,在人工智能的创作过程中分析挑选生成的结果,并不断调试的阶段。Obvious承认前两步骤几乎全部来自Robbie,而最后这个步骤才是他们的精力凝结所在。所以他们仍对最后生成的作品拥有原创权。但很快,这三个20来岁的学生的小尾巴还是露了出来。2017年的一段论坛对话清楚表明,在后期阶段,Obvious遇到了的瓶颈,带头人Caselles屡次在论坛上询问Robbie,要Robbie帮助他们调试解决。

Obvious的带头人Caselles在论坛上询问Robbie,要Robbie帮助他们调试解决


2017年12月,Robbie表示对目前情况的困惑和不满意,称跑程序期间遇到很多问题,前行停滞,Caselles回复即使是现在这样不完美的状态已经很厉害了,言下之意,继续催促Robbie无需精益求精,而要加快脚步,拿出可以跑的东西就行了。

Caselles与Robbie的对话,催促Robbie修正程序


当Robbie明确表达自己要暂停一下进度时,Caselles回复:“失望极了,请你提供哪怕适用较低分辨率的代码?”Robbie回答暂时没有,稍后提供。

Robbie表明自己要暂停一下进度时,Caselles回复:“失望极了”


这些对话,基本说明这张人工智能绘画身后,Obvious标榜的革命性的新艺术创造力并非来自他们。在巨大利益面前,任何行业都可能由此引发一场关于原创权的凶猛撕扯和争斗。但互联网世界给予了Obvious最大的宽容。因为是Robbie主动共享了自己的代码,即便他粗体标出:“需要将我注为版权方之一”。但在Obvious公开承认了借用行为,并表达了对Robbie的感激的情况下,Robbie的委屈只能作用于道德层面。一线科技工作者仍鼓励共享成果的信念 ,坚守透明公开的信条,虽承受着被利用的痛楚,却没有对Obvious的行为大加鞭斥。


对于科技世界以外的我们来说,这件事情也远比代码是否剽窃而更值得思考。首先,此作能够攀身国际艺术平台创造高价,到底凭的什么?


1、是艺术上或是美学上的突破?显然不是。从图像来说,这件东西几乎没有视觉可取性。


2、观念性革新?用机器代替人脑创作并非新观念,最后的生成图像也并非独立、有意识的、观念萌动的产物。它不是观念艺术,所谓拓展观念也就无从说起。


3、稀缺性?它是独一无二的?它的电子属性必然使其具备可复制的特点。况且,我们从Robbie放出的实验结果也能看出,类似图像是可以批量生产的。


4、它是第一张人工智能生成的艺术作品? 现在看来,它既不是第一张,也肯定不是最后一张。此前已有人利用GAN生成了大量相似图像。但这种图像只能代表人工智能草创阶段,非驴非马,非常幼稚。如果成熟的人工智能有朝一日能够成为毕加索那样的巨匠,这张作品无疑只是巨匠婴孩时期的尿片。


有人会说,这张作品代表新艺术创作力的诞生。但是,在极端缺乏艺术面貌的情况下,艺术生产力的更新是否真的可称为更新?它的价值又是什么?如果人工智能不能像人类艺术家一样打开全新的审美体验,拓宽人类的体验活动边界,刷新人类的世界观,让人们获得全新的观察角度,它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再往实际了说,人工智能作品进入艺术市场,谁来定义它的标准?现在的艺术世界有种更年期般的热潮,一股为了科技而科技的大跃进精神,亢奋地认为只要看两本书,听几个讲座,就能深入了解人工智能,就能开启艺术科技新时代。这个案例恰巧说明,我们艺术从业者与科技世界的遥远距离以及对科技的无知。更可怕的是,没几个人愿意承认这种无知。


作品上拍前,The Verge已经发表了作品代码来源涉及盗用的深度文章。Robbie也已经PO出自己做出的相似图像。可无论是Obvious还是拍行都没有主动地讨论、更新、发布这个消息。时至今日,一姐仍不能确定拍行是否了解这些来龙去脉,又是否清晰地将它们传达给了潜在藏家。如果传达了,那没问题;如果没传达,那是什么原因?是拍行未必了解科技细节的疏漏?还是可能涉及行业道德,误导藏家的诛心之论? 不管是哪一种,都增添了一姐对艺术市场过早涉足自己不懂的领域的担忧。


如果一件作品的价值取决于大部分从业人员都看不懂的代码,它的质量如何判定?它的原创性谁来保障?我们连判断它是否应属于艺术的底气都没有,又有什么资格去交易它?艺术行业的繁荣依靠财富,而未来的财富很可能就掌握在Robbie这些科技猿手中。但在这些未来财富掌有者的眼里,面对新事物,艺术行业热情高涨,却囫囵吞枣,不求甚解,非但没有分辨的资格和能力,也没有求知的动力和勇气,已经成为固步自封,自我陶醉的游戏。


在黑客新闻上,一个科技猿质疑这件作品根本不是艺术,底下另一科技猿回复“肯定是艺术啊,任何一件被以专卖艺术著称的拍卖公司卖出去的东西都会成为一件‘艺术’。” 这句局外人的讽刺,仿佛孩童一语道破皇帝的新衣。自欺欺人是否已经成为艺术圈的惯性?自欺欺人又会不会成为艺术行业的绞索?新的一年,愿你我承认不知道,不再自欺欺人。一姐与君共勉。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