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溃的“艺术升”,和它垄断下的70万高考难民
发起人:真实故事计划  回复数:0   浏览数:167   最后更新:2019/01/10 11:35:30 by 真实故事计划
[楼主] 真实故事计划 2019-01-10 11:35:30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赵普通


70万艺考生,只是每年高考大军中的一部分。

在高考和艺考这两座拥堵的大小独木桥上,考生们永远无法滴水不沾的轻松走过。那些赚“过桥费”的人,也永远不会缺席。

“艺术升”的故事,并非初次上演,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70万美术生,艺术“升”不上去  

在2019年初的一个冬天,几十万艺考生在清晨6点醒来。他们点进艺考报考软件,所有的选项都变成了“??????”一排问号。

1月6日,“八大美院”中天津美院和西安美院校考报名的日子。早晨5点,他们要蹲守在报名软件前。等待他们的,只有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的无数问号,这些问号,也打在了70万艺考生心里。

“艺术升”垄断了十多家美术学院的报名渠道后,在APP中贩卖“50元加急审核”和“598元绿色通道”。即便收费不菲,在报考当天,这款APP又出现了大规模系统崩溃。

今年,是所有美术生参加校考的最后机会。2018年12月29日,教育部发布的通知中规定,2019起,美术、设计类考生不再有校招,全部以省统考的方式进行。

复读是不可能复读的,报名又报不上。这一次,让父母们担惊受怕,不敢在高考前影响一毫心情的考生们,又被“外人”结结实实地坑了。

从1977年恢复高考后,资本市场一直在不断进入。艺考生更是如此,学校把艺术生推向校外培训机构,动辄数万的培训费都早已成了学生和家长们必须接受的额外教育费用。

相比之下,价值598的绿色通道也就不算什么了。

但在这次,艺考生第一次意识到了:“为什么总有人在骗我们的钱?”


 艺考:用黄金堆砌的新桥  

“大多数学生和家长是不愿走高考的独木桥,然后把艺考这个小拱桥也挤成了独木桥。关键是你好不容易熬过去了,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

我4岁就开始学习画画,所以很小就对绘画建立了一种认同,认为它是生活的一部分。

那时我在青少年宫学画画,老师是我爷爷的旧友,他告诉我,画画来自你对世界的认知和解读,成绩好,画画也会好,二者不矛盾。可以说他帮我建立了对美术最初的认知。

到稍微大一点,考级风潮席卷,我开始学习动漫绘画,临摹动漫人物。小学四年级,我第一次考级通过,我爸妈就觉得还是这种培训班进步明显,其实都是误解。而素描考级的证书是老师直接给我的,里面的画也不是我画的,这是我第一次对艺术考试产生迷惑。

抱着对美术的喜欢,我高考时自然成了艺术生,考前进入艺考培训,是艺术生的必经之路。当时艺考班是以学费来保底划分等级的,一个培训学校有1.5万、2万、3万等不同收费标准,班级分别许诺过统考、保学校、进八大美院等等。

但实际的教学情况是,老师只会教一些小技巧,剩下的就是让我们自己练习。后来才意识到,这些老师连最基本的教育学都没看过,说白了把天赋好的丢进画室,他天天临摹也能学会,而那些把集训当大学敲门砖的人,最后只能是囫囵吞枣。

市面上顺应潮流,出现过一种果冻盒的小格子颜料,价格很贵,相当于事先帮你调好颜色。有的画室要求学生把颜料盒统一排色,跟着老师选的用,老师示范的时候都不用低头看颜料盒。

我爸觉得我学那么多年画画,艺考一定没问题,但事实上我在培训班考过倒数第三,因为他们有一套考试的标准,说那样是好的,我们只需要照本宣科。可正因为这种僵硬的艺考模式,直接扼杀了我在绘画上的创造力,以至于我到现在都找不到风格。

艺考完,我才发现这些老师对外宣称的文凭是造假的。

离开艺考5年,回过头看,我觉得大多数学生和家长是不愿走高考的独木桥,然后把艺考这个小拱桥生生挤成了独木桥。关键是花了一大笔钱熬过去,才发现自己还是什么也不是。

学艺术的高消耗不应该是在考学这个问题上,因为要在艺术领域站住脚,是需要大量磨练以及天赋的,然而大家为了一个就算读出来,也不太能挣到钱的行当争得头破血流,实在不值当。

湖北美术学院 2013级视觉传达专业学生


 艺考乱象:只要花钱,什么都能买到  

省联考的时候,和我同一个画室集训的小伙伴出来之后都懵了。

因为除了我们,考场里的人早就都知道要考什么。我们亲眼看见考完第一场的间隙,一些大画室的同学在休息区摆好画架,练习下一场考的内容。旁边的考生们都在议论着,这些人都是提前一天,或是开考前两三个小时就知道考题了。

我觉得很泄气,觉得完了,提前知道考题,背好了构图,再差也差不到哪去。

有点难过,但是那个瞬间觉得就这样吧,不后悔了。

我是四川一座小城的美术生。画画原本是从小的爱好,等到上了高中,我的文化课有点跟不上,家里人觉得不如就学美术考艺术吧。一方面是觉得喜欢,有基础,另一方面也觉得美术是可以最快练出来的。

所以高中起我开始系统学习美术了,高三之前都是周末去画室画画,或是周一三五晚上去。

高考的前夕去了一个小型的集训班。

在三四线小城里,大部分人还是会觉得美术生是不务正业,我爸刚开始就很反对。但还好我遇到很好的老师,高中的班主任知道了我要考美术以后非但没有不管我,反而到家里去反复劝我爸。

高考前我和以前美术班的朋友一起去了一家小的培训机构,一个月3000。一共花了有4万多。还签约了文化课的集训,不同的签约有不同的价格,我签的是3万5,保过本科。

在集训班里,大家每天都要画差不多十个小时,真的是熬过来的。

考试的前夕,我爷爷去世了,班上的人都鼓励我不要松懈。甚至晚上回家会开视频大家一起陪我画作业。

我觉得我收获了蛮真挚的友谊的,这辈子不会再有那种坐在一起画画,偷偷听小说的机会了。至于其他的,反正只要肯花钱,连题目都能买得到。

2015级 鲁迅美术学院学生


 艺考培训机构:真的能包过吗?

艺考时的目标是北京几所知名大学,地方画室考上的几率很低,我带着几大箱行李,离开东北老家,一个人来了北京。

经过朋友介绍、网上搜索、到现场实地考察,我最终选择了北京一家规模稍大的画室,班级主要针对清华美院的报考生。

这家画室是全封闭式集训,吃住画一体,不仅需要缴纳学费,还有吃饭和住宿费。学费前期4500元一个月,到后来随着考时临近,价格也开始飞涨,要8000元一个月。因为画室在北京偏僻郊区,画材用完了,也只能去画室自己开的画材店买,价格是外卖的两倍。

我当时住的宿舍八人一间,每个月价格在1800元左右,并且是按一年份一次性缴纳。后来我为了专心画画,一个人搬出了宿舍,找了画室旁的老式隔间,平时可以自己做饭,少花了不少钱,过的还很舒服。

其间,出现过一家传“传媒大学内部画室”,据老师说交一万块就可以直接进传媒,之后又出现了号称“清华内部”的保过班。

在北京考学的一年里,我花掉了10万多元。

老师们基本只教授清华美院的考试内容,来洗脑大家:“清美最好,大家都要考。”精英班招生了七八十人,每年有两三个考进清华美院已经算好的成绩了。

但到了艺考后期,又会有针对各院校的小班培训,分为央美设计小班,北服创意速写小班,十天1500,5000一个月。只要你想花钱,永远能找到下一个培训班。

中国传媒大学 2014视觉传达专业学生


 培训机构从业者:考上了,你也找不到工作  

“教的不行你还在那里干嘛,该卖地瓜卖土豆的就去卖吧,赖在学校里浪费社会资源。”

在理想、公平的学习环境里,学习美术花钱应该花在买书和绘画材料上。

艺术生花钱多的根本问题是高中美术教育的缺失。

高中生在学校学习美术本来就不能收费,这个国家相关规定都有法律条文的。高中美术老师没有尽职尽责教,都让出来学习。高中老师水平有限,这个问题是应该解决的,教的不行你还在那里干嘛,该卖地瓜的卖土豆的就去卖吧,赖在学校里浪费社会资源。美术老师的配置应该提高。在外学习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更多了,不学习去网吧的也大有人在。

北京的班,有的签约,从9月或者7月到考试结束,费用大约10-15万。买书和绘画材料,对于培训费来说九牛一毛。

2019起取消校考,最怕的是“只有一次”。

省里统考首先是对社会资源的综合利用,效率高,资源浪费少。统考有好处就是一次考试可以被很多学校认可的分数,也不用四处奔波去考试。这对经济条件一般的孩子来说是利好。

校招的时候,每个学校都不一样的标准,十分杂乱。如果省统考了,就有统一的标准了,对大部分人来说是好的,不用再考虑我学哪个画风,其次是,每年都会有人联系各个辅导机构,做不合法不公平的生意。

但是,一次考试的弊端也就在这个“一次”上。艺术考试,决定因素很多,考试时候的灵感,阅卷老师的偏爱,都会带来很大影响。有的同学统考刚刚过线,但是校考却能考上央美清华,这一点也不稀奇。所以说一次机会,总归不如多次机会来的好。

艺术生的规模早该压缩了。

现在开始限制艺术生这条绿色通道了,对于普通文化科生是公平的。绿色通道具体指什么呢?就是你考本科520的线,艺术生是310。

其实艺术生的规模早该压缩了,你可以想一下,社会上哪有这么多艺术生就业的地方。我的同学从事这个行业的就几个。

专业能力强,学校好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清华央美的失业率非常低,大批美术专科生,上学就等于失业了。

 美术培训机构 刘老师


“艺术升”事件始末

1月5日,有大量考生在使用“艺术升”时出现了系统崩溃问题,导致无法报名校考,想报考的学校被报满。

1月6日,事件在微博发酵,“天价报考费”等“艺术升”内幕曝光。

我们找到了微博上“艺术升”事件的中心“小糖”,她那条关于APP的微博已经有12万转发,但本人依然在淡定地参加集训,准备艺考,只能抽时间回复我们的消息。

在“艺术升”上,小糖花了80元的审核费,她身边的同学有的买了598元的VIP卡。1月5、6号两天,小糖身边有些同学接连错过了4所美院的报名,非常消沉。

1月7日,“艺术升”回应,凌晨2点起,报名通道及艺术升官方App已恢复正常。

鲁迅美术学院、天津美术学院等院校官网发布通告,宣布增加考点、报考名额。“鲁美”在通告中明确指出“不设置报考人数上限”,西安美院也提到“考试时间顺延,确保考生实现报考天津美术学院的意愿。“

1月8日,“小糖”发微博表示,“艺术升”的问题已经解决,“同学们现在报名一下子就报上了”。

至此,“艺术升”事件告一段落,但是这次的事件出现的“艺术升悖论”可能还在继续:

  • 如果所有艺考生都可以报名,交598买卡优先的意义在哪。

  • 如果所有人都买了卡,那么和所有人都不买卡又有什么区别?

* 我们向“艺术升”官方微博私信了以上两个问题,发文前,仍未收到对方任何回复。

采访:赵普通,鲁瑶

作者:赵普通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