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倞:逃脱束缚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119   最后更新:2019/01/10 10:31:01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19-01-10 10:31:01

来源:798艺术  王薇



翟倞“寻隐者”空白空间展览现场


翟倞在空白空间的最新个展“寻隐者”以“隐者”及其所指向的内在精神作为创作起点,并在作品中融入了其近期对绘画形式的探索。通过对前现代主义美学遗产的学习,艺术家在自身实践中将中亚、南亚的传统绘画元素进行创造性借鉴,展现了一种有别于现代主义以来美学经验的视觉效果及画面处理方式。

艺术汇:此次你在空白空间的最新个展“寻隐者”中展现了对“隐者”这一主题的描绘。当然,在这一线索下的作品并未直接表现一种所谓传统认知中的隐者形象,并涵纳了比普遍认知中的“隐者”概念更为丰富的信息,是否可以说它们更多指向一种“隐者精神”?请谈谈你对此的理解。

翟倞:我觉得“隐”是有意或者无意地躲藏在意义的背后,逃脱开束缚的精神。作品里面有具体的故事形象,比如嵇康、七贤、行政长官(出自小说《等待野蛮人》),也有无名无姓的人物形象,一位躲雨的农民,一个发呆的路人等等。而在展厅里面,作品错落的布置,让他们彼此像在无声的交谈,一种隐秘的交谈。

艺术汇:布展并没有采用传统的绘画展现形式,而是以一种高低错落,甚或相互叠置的方式呈现,而看似随意的组合方式显然经过了精心的推敲。此外,对日常物的运用及空间的分割也给人留下了特别的印象。能否谈谈在布展方式上的考虑?

翟倞:这样的布置方式有两个原因。其一,没有采用水平挂画的方式,是因为这样的展览方式和图像式的观看方式过于类似了。高低错落的布置可以把一般意义上的展示平面的肌理变为有起伏的,空间的,现场的感觉。人观看作品的方式更多是通过包含眼睛的身体的体验而不仅仅是眼睛的体验,坐、立、蹲、走、仰视、平视、俯视……我觉得以这样新的方式去看新的绘画作品会更合适。另一方面,大部分作品都是有关“隐士”主题的,当把作品以反常规的更高、更低地放置时,之间形成的远近呼应关系,形成了作品中形象的新关系,成为了一个绘画的群像。

《故事的开始》280×40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翟倞“寻隐者”空白空间展览现场


艺术汇:从这批新作中可以看到你在绘画语言方面的新的实践。画作中原色被更多的使用,画面结构也更为简洁。展览前言中提到,你汲取了近来对中亚绘画研习以及自南亚大陆旅行归来后获得的综合视觉经验。这一地域绘画的何种特质引发了你的研究兴趣,并将其创造性地借鉴入你的绘画实践当中?

翟倞:其实对于中亚、南亚的绘画的兴趣,是因为偶然在纽约看了旁遮普古代细密画的展览,发现他们的作品很有力量和感染力,而且有一种独特的美学,颜色野性、粗粝,结构上是简单而直接。简洁的几何构图和包豪斯美学完全不同,它不是来自于数学或者欧几里德的哲学,而是来自于还未被现代哲学武装的画家的手。中亚、南亚的这种美学和克孜尔、敦煌是一脉相承的,存在于绘画里面的那种“简单感”,没有现代主义以来的美学包袱。这次的展览作品里面的背景的处理,也是类似于壁画、细密画的处理,把一种单色作为背景的空间,成为一个特别的空间,是一种直接简洁的表达主旨时所配合的舞台,它既不是欧洲古典绘画的构建出故事发生的具体的背景世界、风景或者室内,中国绘画的“留白”似的诗意背景,也不是现代抽象绘画的观念式的背景。画中出现的形像都是类似于一个个道具,作为一个个代词,“意会”就够了,就像是敦煌壁画《鹿王本生图》中对人物、山、树的处理是类似的。

《沉思》185×231cm 布面油画 2018年

《思想家可不能饿肚子》231×156cm 布面油画 2018年


艺术汇:一直以来,你的绘画作品与文本之间所存在的紧密关系是确定无疑的,这方面你也曾有过很多阐述,但这种关系似乎并不是处于一种固定的模式当中,二者也似乎并不存在一种绝对的、明确的主次关系?譬如,相较于《小径分岔的花园》系列那种由文本架构起内在逻辑关系的作品而言,在此次展出的新作中,文本性元素似乎更多是作为主题、引子,而对绘画本体语言的探索则似乎更为突显。

翟倞:其实我一直是以绘画作为艺术创作的核心,文本在绘画中的引入,是因为我想通过这样的方式,从绘画创作意识的起点做出改变,绘画的创作原因因为文本的涉入,因此而生发出来的绘画也会有些不同。这几年的创作重点在这个基础上,加入了对于绘画形式的探索,在前现代主义的美学遗产中学习,慢慢地跳脱出现代主义以来的美学包袱以及画家对于新视觉效果的过多关注。之前对于壁画和细密画的研究,从传统的颜色入手,让色块彼此之间处于一个不和谐的关系中,也就是类似于壁画野性饱和的颜色,本身色彩就很饱和,再使各种饱和颜色之间碰撞,由它们重新组织起来画面的结构,建立起来一种在原始而饱和的色彩关系上的新和谐关系,有一种朴素的劲。

《两岸猿声啼不住》30×30cm×16 绢本水彩 2018年

翟倞“寻隐者”空白空间展览现场


艺术汇:不同于油画作品,你的水彩作品完全略去了背景,现实信息更加抽离,你似乎在这两种绘画媒介中展开了不尽相同的表达?

翟倞:这是由于两类媒介的不同性质,油画更多是一种颜料彼此的覆盖关系,否定与肯定,而水彩则是彼此吸收的关系,颜色之间互相显现,相互成就。这次,水彩作品用了传统材料——绢。这一类作品因为和书本的近似的观感,更为内省或者说文本的意味更重,所以采用了中国画常用的诗意“留白”的方法。这和之前我的作品线索比较一致,只不过,形式上更为简洁了,更靠近图画的意思,这样的方式可以让我更深入地在视觉逻辑与文字逻辑之间进行探索。

艺术汇:如同对两种绘画媒介的持续运用,你的作品形态也呈现出具象与抽象两种面貌,虽然画面常常出现环形的因素,但不同于那种形式感较为统一的抽象绘画,你的抽象画面更具个体变化。这些抽象形态与你的具象作品或者说与现实存在哪种层面上的关联?


翟倞:这次三幅有关环形的作品,更多的是探讨色彩(背景)与素描(环形-前景)它们各自所塑造的空间,以及这两种空间彼此的关系。环形成为一种代词,指代着其它东西,而不仅仅是现实某种物体也不是抽象画面的某种绘画效果。环形的作品其实是我对于现代主义的形式问题进行的探索,把形式的元素(色块,环形)和叙事的空间(绘画的背景)相互调整的过程,而这些也为了其它更为具象的作品做了形式上的准备,它们更像是针对单独课题的作品。

翟倞“寻隐者”空白空间展览现场


艺术汇:不难发现,在你的绘画实践中始终保留一些在今天被视为所谓“传统”的特质,比如叙事性以及作品所具有的某种内在气质,你如何理解绘画创作中所谓的传统性与当代性?

翟倞:我觉得不太存在传统和当代的彼此概念相对,当代艺术是一种流动的,与时代同行的状态,美学概念的定义以及界限随时都在改变,这个改变不是进化论一样的线性形式,没有古今之优劣。以往传统的美学,由于我从新的视角来看,很多东西不仅仅是传承而是重新回到现在生动的艺术形态中来。绘画中的传统也是由于绘画的历史过于悠久,悠久到渗入到各个艺术领域,而几乎常常意识不到。我只是把有些东西重新清理出来,试着面对我的一些疑问。


文:王薇

图:空白空间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