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力,张慧2018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202   最后更新:2019/01/08 10:48:52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19-01-08 10:48:52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文:朱荧荧



如今大部分的新绘画,都基于一种图像转译的工作。通常以直觉性感受出发,选取适当的绘画语言记录图片上的信息。这些图片呈现出事物和场景的表象,甚或一些假象,也使现实中本来立体丰富的感知渠道变得单一。面对眼花缭乱和唾手可得的选择,这种工作方式很容易陷入对个人趣味的迷恋,和对图像的盲目模仿中无法自拔,并从被满足的幻觉中滋养出一种软弱的舒适和虚无的麻木。那种幻觉和麻木感我们并不陌生,回想起对现代性信仰充足的年代,包括开放一系列创造、形式的变化,对个人力量的自信,追求短暂的新奇,欲望的填塞,当然也包括一系列的重蹈覆辙。如果不满足于对这种怀旧情怀不自知的陶醉,一些艺术家就会开始尝试思考现代主义的来源,和由此引发的其他一系列遗留问题。

张慧,《犹在镜中 2》,布面油画,120.5x80cm,2018

张慧,《犹在镜中 1》, 布面油画,145.8x112cm,2018


张慧也许经历过类似的僵局和质疑,或者在他看来更多是一种对某种既定方法论的厌倦。现实和画面同样充满了谎言和陷阱,隐喻被撕裂了,字面意思被抹去了,画面建构具象碎片的同时解构着当下的幻觉,操纵观众的信仰来消除他们的确定性,假象被令人不安的怀疑建构起来,一直以来,他试图在观念的形式主义和对这种形式主义的批判中间取得某种不稳定的平衡。而在这次展览的新作中,不同于以往对图像和曲折的处理方式,画面所传达的大部分信息是显现的、具体的、确定的,至少表面看上去如此,这似乎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自我表达的明确化。从几组场景的分类中,我们可以观察到人物主题的回归,坚实的造型,身体动态之间的互力关系,局部与整体的辩证统一,视觉陷阱仍旧潜藏在部分画面的细节中。除此之外,通过对现实中事物状态的认知和体察,用自然的秩序激发思想的能力,例如在《对劳动的模仿》(2018)系列和《无题(绘画)》(2018)系列中对日常劳动秩序的意识形态化的表达,用空间分配和目光分配建立起人物关系。与此同时,他试图解放物与概念之间关系的刻意和复杂性,让其回归到现实自发生成的属性之中,让线条的动态走向回归到笔势的起落之中。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在几番与现代性的角力搏斗之后,却还是落入最基本的形式主义问题之中,颇有折返的意味。而所有热爱绘画的艺术家始终都摆脱不了对语言解放那种热血的涌动、到处散发着挣脱枷锁的自由气息的怀念,那里面既有库尔贝和米勒,那里面也有马奈和塞尚。

“张慧2018” 展览现场,长征空间

张慧,《对劳动的模仿 2》,布面油画,200x124cm,2018

张慧,《无题(绘画)2》,布面油画,120x80cm,2018

张慧,《海边野餐(练习)》,布面油画,227 x 181 cm,2017

张慧,《大床上的孕妇》,布面油画,200 x 200 cm,2018


绘画像一块海绵,浸泡、膨胀、干燥、收缩,沉浸其中的体会贯穿了时间,时间的填充与缝隙成就了绘画。对于张慧的创作实践来说,绘画首先基于认知理解事物的方式,无论在现实还是绘画中,物的形态与人对物的概念相互作用,激发出意识与现实彼此之间的相互映射。另一方面,绘画本身又作为物而存在,就像画面中时常出现的那些从外部投来的凝视目光。通过这样模糊视觉的主观性,挑衅观者的判断,建立起表现结构所暗示的距离,这种距离又重复出现在产生歧义的其他图像上,构成一些不确定的情境。画家们总是用怀疑的眼光审视信息的有效性,用手头功夫去重新赋予每一件具体事物的复杂性和特殊性。福柯曾提到绘画空间时说道,“距离不再为看服务,景深不再是感知的对象,空间位置与人物的远离只是被一些符号所确定,这些符号只有在绘画中才具有意义和功能。”

“张慧2018” 展览现场,长征空间

张慧,《无题(绘画)3》,布面油画,100x80cm,2018

张慧,《无题(绘画)4》,布面油画,50x70cm,2018

张慧,《阵风 2》,布面油画,112x146cm,2017

张慧,《在海边》,纸面铅笔,总体 : 303.5x368cm,由40个部分组成,每部分:60.7x46cm,2018


那么,再回到对寻找现代性根源和遗留问题的思考上,从更宽泛的角度来说,关注本体语言的艺术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有个人化倾向,这种倾向本身也成为我们批判现代主义的起点。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这种从个体出发的、向内的语言探讨极容易导致越来越狭窄的路径,逐渐与外部现实隔绝,成为只关注自身,只为自定规则负责的一种实践,也更容易滑入一种安全领域内的随意性,而正是这种随意性本身,消解了反抗和自由的力量。渐渐的,刻意的自我怀疑成为了一种模式化的教条主义,反叛变成了姿态,抗议变成了惯例,批评变成了修辞。对权力的抗衡渐渐失效,居于市场中心地带的绘画太容易被资本所反噬,闪光稍纵即逝,最后剩下的大部分是预料之中的沮丧,和一些疲惫的陈词滥调。


图片致谢长征空间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