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磊《相机掉进了枯山水》PCCA x S-AIR 驻留展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122   最后更新:2019/01/07 11:44:51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19-01-07 11:44:51

来源: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2018年9月17日至11月11日,艺术家颜磊赴日本老牌艺术机构S-AIR(Sapporo Artist in Residence Programme)进行驻留,创作了《相机掉进了枯山水》,并以展览方式呈现。此次艺术家日本驻留项目由几点当代艺术中心(PCCA)与合作机构Office 339推荐,由日本政府、日本文化事务所、北海道艺术基金会共同支持。

S-AIR 创立于1999年,位于日本札幌,由日本文化部提供部分资金支持艺术家驻留项目。自成立以来,S-AIR共有来自36个国家和地区的92位艺术家参与驻留项目。其每年主要以交换为基础有三位艺术家和一位策展人/研究学者进行驻留。曾在S-AIR驻留的中国艺术家有邱志杰,章永佳、刘毅、陈航峰、黄荣法等。

《相机掉进了枯山水》在S-AIR展览现场


展览作品分为三个系列,包括三种载体:黑纸、黄信封、在中古店随机购买的带照片的画框。作品使用凹版字和透写纸,是颜磊在驻地期间偶然参观了日章堂印房,从而连接起了儿时在印刷厂的回忆。颜磊认为日语文字结构富有层次性,他把词句作为创作主体,并利用活版印刷的凹版字印刷输出。这是颜磊进行长达数年的图像实践的延续。






在结束S-AIR驻留项目及展览之后,颜磊作品《相机掉进了枯山水》在北京外交公寓12号空间“12号12人:外交公寓三年展”特别项目中展出。展览将持续至2月17日。

《相机掉进了枯山水》在 “12号12人:外交公寓三年展” 现场


艺术家访谈

——颜磊,山本雄基(艺术家、苗穂艺术家工作室运营委员)

翻译:任怡、徐菲  

编辑:S-AIR

山本:很惊讶您在这边大约只住了一个半月左右,就能做出这么好的装置艺术作品。这次做作品订购的道具只有活版印刷工作室——“日章堂印房”制作的汉字,其他的都是像在中古店的画框这样可以买到的材料。由您肆意地组合和装置之后,我真的觉得这是一次感受到有魔术般元素的艺术展。想请教一下您从最开始到作品完成的思考过程。

颜:在说这个之前,要向在这里的朋友地表达我的感谢!其实我很喜欢日语的句子结构和日语的感觉。日语有日文汉字、平假名、片假名、字母、数字、等等多种标记、要素构成,比纯中文多了很多层次,我觉得日语很有意思。仅仅是看着,也会觉得日语很性感。

山本:从根本上而言,这次作品的灵感是从日语的形状、汉字以及假名等日语的结构而来的吗?

颜:其实我之前也有想过要做和日语有关的作品。只是那个时候完全没有想过会做出什么样的效果、具体会做出什么样的作品来。这次来到札幌没多久,这边的工作人员就带我去了“日章堂印房”。我父亲以前也在印刷厂工作过,还记得小的时候去印刷厂玩过,那个“日章堂印房”的东西和气味和我对父亲的印刷厂的记忆简直一模一样。这次去拜访这边的印刷厂,想起了很多小时候在印刷厂的回忆。

凹版字刻章

山本:所以可以说活版印刷其实是您比较怀念的、比较有执念的一种技术吗?

颜:其实去“日章堂印房”也是很偶然的一次机会。在那边想起一些的回忆,才有了做这样作品的想法。但是其实关于文字的想法也并不仅仅是这次的才想出来的。在2012年卡塞尔文献展作品发表之后,德国当地的报纸上刊登了一篇关于我的作品的报道,报道的题目叫做:“图像未(不)死”。

山本:为了现场的各位能更好地理解上面那段话,我在这边对颜磊先生在第13届卡塞尔文献展参展的作品做一下补充。展示会场有大量的由志愿者画好的画进行展示,颜磊先生会每天拿几张去大众的工厂像给汽车上漆一样涂掉画本身,之后再拿回展示会场展示,依次循环,会场就会慢慢变成由单色画构成的一个作品。您之前的出展和这次的作品有什么联系吗?

颜磊参展第13届卡塞尔文献展的《有限的艺术项目,2011–2012》

2014年9月,颜磊在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举办个展“图像不(未)死。展览延续了在德国卡塞尔文献展中对于图像问题的探讨。

颜:那次报道的内容成为一个契机启发了我,在想“图像有着其他的存在状态”。那之后,我就对就“图像未(不)死”一直感兴趣。

山本:那是不是也可以把这次的作品理解成并不是文字的作品,而是图像的作品?

颜:本来就是关于图像的,我是把这次的作品理解成图像的某种状态,我希望每个人对图像的理解和想像更加自由。

山本:我个人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这次的作品是很正经的绘画作品。

颜:是这样。其实我更喜欢把它理解成绘画。绘画是可以作为一个物件存在的。

2015年4月,颜磊个展“利悟利” 在北京红砖美术馆举办,由侯瀚如担任策划。展览颠覆了传统绘画生产与展览的模式,将艺术与现实生活之间的审美层次结构上下反转。

山本:这次的作品里,凹版字和透写纸代替了平时的画具交替使用。载体您准备了三种:黑纸、黄色的信封和在中古店随机购买的风雅的带照片的画框。关于载体选择方面想要问问您的想法。

颜:这三个系列都是关于图像的。黑纸是用来防止曝光的材料,是一种阻止成像的材料。黑底白字,有点类似负片的感觉。另外是关于画框系列的问题,这次把本来在相框里的照片盖上一层纸,再在上面写上一些描述图像的文字。档案袋的系列是袋子里面放进了图像进去,再把袋子封住,再把关于描述图像的文字写在档案袋的封面上,所以人都可以任意想象信封里图像的样子。

山本:我没有确认信封里到底有没有放图像进去,请问里面放着的图像都是在日本收集的吗?

颜:是的,都是我这次在日本所经历的遇到的东西。

山本:档案袋系列是通过保存照片的东西、通过间接的跟画像有关的东西,把单单文字的印象、或者说把只有在我们头脑中浮现出来的印象变成文字,用凹版的字印上去的吧?所以您在这边驻地创作期间也有对这种印象有影响吗?

颜:是的,作品里的文字是在这边生活中感受到的东西。

山本:  把具体的印象敢于单单只用文字来表达,我真的觉得这是很非常现代美术的表达方式。颜磊先生您在艺术方面有着非常多非常多样扎实的经历,您在做作品的时候是专门下意识把它当做现代美术作品而制作的吗?

颜:我不是很在意自己的作品是不是“现代美术”。

山本:  您认为把这次的在这边的生活体验画成普通的画的表达方式和像这次您的作品一样,把很多素材组合起来的这种表达方式,这两种表达方式的差异在哪里?

颜:日本是一个性感的国家,到处都有能够勾引起各种欲望的图像,如果再让我去做图像,我不会比现在到处可以看到的做得更好,只是怎样做更简单,更不同,所以我只能去想像图像的一种另外的状态。

山本: 刚才您提到过一种很特别的表达,说日本或者说札幌很“性感”。具体而言“性感”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颜:当然性的性感也包含在内啦,有很多性幻想。但我说的性感不仅仅只是性的那种的性感,还有这里的建筑,平面设计,风景,食物,人对自己的管理方式等等。

山本:到现在您参展的卡塞尔文献、威尼斯双年展等等,策展人也都很优秀、作品预算规模也都很大。相比之下,这次的驻地创作只有一个月、制作预算也非常少,这样的环境对作品的质量有什么影响吗?或者因为这些限制有做什么样的处理吗?

颜:艺术在我看来它作为“物件”存在的时候并不是最重要的,艺术是关于艺术家的趣味的事情,是存在于作为物件存在作品语言外的,所以不是便宜还是贵的问题。艺术存在在艺术品的语言之外。

山本:什么样的作品可以说是好的作品确实因人而异,您说过您感兴趣戈雅、马塞尔·杜尚、杰夫·昆斯等艺术家,也说过中国艺术家中和您年龄相近的林明弘,您经常能产生同感。您选择这些作家的原因是什么呢?

颜:我喜欢的艺术家不多,只不过经常有人问这样的问题,我的艺术史的知识只是我感兴趣的部分。

山本:刚才您提到艺术是超越语言存在的,同时美术史对您的影响也很大。在您身上是怎样取得良好的平衡的呢?

颜:我很不平衡啊。

山本:所以可以说在这方面其实您是持有一种不是很明确的意识的态度吗?

颜:在我看来呢,艺术其实就是这个人本身的趣味和性格。

山本:您在积累自己的经验的过程中,对美术的看法有过改变吗?

颜:没怎么变过。我认为这个过程是寻找感觉、琢磨审美的过程。艺术本来就是寻找感觉的过程。

山本:我听说您平时在中国做作品,最多的时候有30多位助手。这次在札幌这边是年轻的艺术家和打工的留学生,在您的指导下完成的。在自己并不习惯的地方、和第一次合作的助手工作,您感受如何?

颜:帮我一起做作品的两位可以说是很专业的。大家能把这次的作品理解成绘画和图像,多亏了两位的帮忙。

山本:最后一个问题。这次在这边工作室驻地创作,对您自身有什么影响吗?

颜:其实这次来札幌并不是专门的为了艺术而来,是因为我自己很喜欢来日本。我感兴趣的不是以艺术家的身份到世界各地去驻地创作。以前我看过一个高仓健出演的电影,在函馆的一家居酒屋里他邂逅了那里的老板娘,觉得特别浪漫。受这部电影的影响,到了这里,很多时候都在想像自己有那样的艳遇

山本:那现在大家有什么问题吗?

真锅:您考虑过日本的现代诗或者现代俳句吗?

颜: 没有,我做的只是我经历过的和遇到的东西,我很高兴别人和我一起想象。

真锅:在这次的展览,我们看到从汉字文化大国中国来的您用到了平假名、片假名等等这种混合在一起的日语体系的表达,在这种变换成日语做作品的过程中,比如说会有凹版字摩擦晕光、和有些言辞上有些出入的诗意的表达,在这个方面我感觉到您似乎想超越语言表达什么,我认为那似乎是您作品的核心。比如说和日本人感受到的不同的氛围啦,不同的触感这些方面,我对这个地方很感兴趣。

山本:这个地方我先打断一下翻译自己先来回答一下。颜磊先生在作品上介入的是文字的位置和透写纸重叠的平衡感,您提到的凹版字的摩擦和言辞上的出入其实是交给助手来完成的。当然,作品最终完成是有颜磊先生检查过的。

真锅:言辞的意思和凹版字的晕光的状态,这个是由颜磊先生本人检查确认的吧?这点肯定是艺术家的责任。

川上:我的问题和真锅先生有些重复,您作品的句子肯定是用母语考虑的吧?所以关于您作品里的句子的组合方式,想问问您。

颜:是这样的,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学日语专业的中国留学生,翻译给日本朋友,之后日本朋友帮我把遣词造句修改得更地道一些,这里每一句话都是独立做的,一句话和一句话之间没有必然关系。

柴田:我提最后一个问题。S-AIR的驻地创作今年已经是第19年了。和19年前请来请艺术家在创作的时候相比,中国现在的艺术氛围有着巨大的变化,现在非常的繁荣。您是怎么看待现在中国的艺术氛围的?

颜:我的感觉是现在中国的艺术的问题是被市场影响很大,艺术是被市场所左右的。19年前的话当时的艺术家是很受政治影响的吧?艺术家也会利用政治身份做文章。

(以上图文致谢:艺术家颜磊,S-AIR,PCCA)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