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与先锋:艺术眷侣的感情如何影响了彼此的创作
发起人:宁静海  回复数:0   浏览数:300   最后更新:2019/01/06 21:43:29 by 宁静海
[楼主] 宁静海 2019-01-06 21:43:29

来源:界面  Louisa Buck


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展出了40多对情侣的作品,他们是20世纪前半叶的艺术家、音乐家、建筑师和设计师。

拉维尼娅·舒尔茨的作品,1924年。图片来源:JOHN PHILLIPS, GETTY IMAGES


“摩登情侣”共呈现40多对情侣的作品,他们是20世纪前半叶的艺术家、音乐家、建筑师和设计师。

英国伦敦巴比肯(Barbican)艺术中心的展览“摩登情侣:艺术、亲密和先锋派”(Modern Couples: Art, Intimacy and the Avant-garde)中收录的创作者不仅掀起了艺术改革、改写了艺术史,也挑战了性别刻板印象,引领了生活和爱情的另一个方向。

奥古斯特·罗丹的雕塑作品《我很漂亮》(Je suis belle,1882年)
图片来源:JOHN PHILLIPS, GETTY IMAGES


展览入口就是奥古斯特·罗丹(Auguste Rodin)和爱人、助手卡米耶·克洛岱尔(Camille Claudel)互相为对方制作的半身雕像。 继续深入,是两人在恋爱那十年(1882-1892)分别制作的情色雕塑。后来,她结束了这段感情,为了追求她自己的事业,逃离他的名声(但她并没有成功,后来她放弃了自己的雕塑事业,最终在精神病院去世)。

奥古斯特·罗丹,《米耶·克洛岱尔的面具》(Mask of Camille Claudel,1889年)
图片来源:COURTESY OF MUSÉE RODIN, PARIS


尽管他们没有幸福美满的结局,但展览的目的是重新调整二人之间的平衡,让观众看到他们彼此之间的互相提升和创作出的天才之作。

其他情侣之间的合作关系更长久。俄罗斯先锋派艺术家娜塔丽娅·冈察洛娃(Natalia Goncharova)和米哈伊尔·拉里奥诺夫(Mikhail Larionov)的抽象画作中闪耀着他们60年来的创意和感情的结晶;俄罗斯建构主义者瓦瓦拉·史蒂潘诺娃(Varvara Stepanova)和亚历山大·罗德钦科(Alexander Rodchenko)的画作、摄影和设计结合长久而成果丰硕。

本·尼科尔森(Ben Nicholson)和他的第一任妻子威尼弗雷德·罗伯茨(Winifred Roberts)的关系具有关键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延续了他的一生,甚至影响了他与芭芭拉·赫普沃斯(Barbara Hepworth)知名度更高的第二段婚姻。

本·尼科尔森,《1934,放松》(Relief,1934年)
图片来源:KETTLE'S YARD,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芭芭拉和我是同样的人。我们一起生活、思考、工作,一起行动、沉默,好像我们就是同一个人。”尼克尔森在1932年写道。

展览为本·尼科尔森和威尼弗雷德·罗伯茨这二位雕塑家设置了专门的领域,巴比肯艺术中心意在为观众呈现两人在感情初期的亲密,即使他们的个人关系和艺术风格发生了变化、作品的发展走向了不同的方向,但却依然互为补充。

超现实主义画家马克斯·恩斯特(Max Ernst)和他的年轻情人利奥诺拉·卡林顿(Leonora Carrington)在20世纪30年代末期合作最紧密的时候的作品,和他与后来结婚30年的妻子多萝西娅·坦宁(Dorothea Tanning)一起绘制的作品得到了同样的认可。展览又一次给不那么知名的婚姻和合作关系以应得的待遇。

马克斯·恩斯特和木马,巴黎,1938年
图片来源:MAX ERNST MUSEUM BRÜHL DES LVR, STIFTUNG MAX ERNST

拼贴画《Dada Cordial》(1922)是汉娜·霍克(Hannah Hoch)和她的爱人拉乌尔·豪斯曼(Raoul Hausmann)的合作作品,通过展览提供的信息,我们更加确定,在这两位德国达达主义画家中,汉娜·霍克是更伟大的艺术家。

汉娜·霍克和已婚的拉乌尔·豪斯曼的七年感情经历了许多风雨,也引发了她关于性别不公的激烈批判,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她1920年的讽刺拼贴画作《父亲》(The Father),画中的父亲怀抱着一个婴儿,辅以连衣裙和高跟鞋的拼贴。

该展览意图强调有些被自己更出名的伴侣所遮盖了光芒的艺术家,不过,此举显得过于生硬。

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曾为他的情人、几乎已被世人遗忘的巴西雕塑家玛丽亚·马丁斯(Maria Martins)制作了不少生殖器模型,这些模型后来也被用到了他最著名的作品中,比如他秘密创作了20年的作品《Etant Donnés》。他对玛丽亚·马丁斯细长而直白的表现主义雕塑手法到底产生了多大影响,仍然值得讨论。

朵拉·玛尔,《毕加索和弥诺陶洛斯》(Picasso en Minotaure),拍摄于法国穆然(Mougins),1937年
图片来源:CENTRE POMPIDOU, MNAM-CCI, DIST. RMN-GRAND PALAIS / PHILIPPE MIGEAT

同样,朵拉·玛尔(Dora Maar)争强好胜而又活泼的特点给毕加索(Picasso)的不少作品带来了灵感,她也直接被画进毕加索最著名的作品《格尔尼卡》(Guernica)中。但相比而言,她自己的超现实主义风格摄影作品就没那么出名,她拍摄的毕加索照片也更多被当作是一种记录,而非艺术作品。

有时候,一些创作者本身的艺术造诣并不伟大,但在其伴侣的作品中扮演了关键而又活跃的角色。要纠正他们与著名的艺术家伴侣之间的艺术的平衡,显然并不明智。

此外,展览过分强调了这些情侣的感情,而对艺术的侧重却不够。尤其是摄影先锋曼·雷(Man Ray)和李·米勒(Lee Miller)的展区,将大量的重点放在二位对BDSM的共同爱好上,而忽略了他们在创作上的互相滋养。

曼·雷,《睡着的曼·雷》,约1920年
图片来源:© MAN RAY TRUST / ADAGP PHOTO © CENTRE POMPIDOU, MNAM-CCI, DIST. RMN-GRAND PALAIS / PHILIPPE MIGEAT

何况,曼·雷拍摄的任何李·米勒的照片,都没有她拍摄的盘子上的人类胸部的照片更让人震惊。

画家奥斯卡·柯克西卡(Oskar Kokoschka)为他的情人——作曲家爱尔玛·马勒(Alma Mahler)所制作的人形玩偶稍有些变态的意味,在二人感情结束后,他与这个玩偶一同生活了几年。但展览却没有展出奥斯卡·柯克西卡为这段充满痛苦的感情所绘制的许多其他佳作。

展览还忽略了一些非常重要的艺术情侣关系。

萨尔瓦多·达利和费德里戈·加西亚·洛尔卡在西班牙卡达克斯(Cadaques)
图片来源:COURTESY OF FOUNDATION GARCÍA LORCA

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和诗人费德里戈·加西亚·洛尔卡(Federico Garcia Lorca)之间的同性感情对他们创作的影响得到了提及,但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和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的感情和作品却几乎没有出现在展览中,他们虽然不时对彼此不忠,但因为对共产主义的忠心而重聚。展览只展出这对艺术史上最著名的非传统情侣的几幅小画作和一面文字说明墙。

虽然“摩登情侣”有不少问题,但确实值得一看。尤其是,展览介绍了那些没那么有名气、但却非常出色的人物,将其与其他更有名的情侣并列。

我之前从未了解过拉维尼娅·舒尔茨(Lavinia Schulz)和沃尔特·霍尔特(Walter Holdt)制作的昆虫主题的服饰和面具,20世纪20年代,他们曾穿戴着这些服饰在柏林表演舞蹈。如果她没有在1924年开枪打死他然后自杀,我们也许会更了解他们。


马克斯·恩斯特、多萝西娅·坦宁与他的雕塑作品《摩羯座》(Capricorn,1947年)
图片来源:©JOHN KASNETSIS

精神科医生格雷丝·帕尔索普(Grace Pailthorpe)和比她年轻23岁的艺术家雷本·梅德尼科夫(Reuben Mednikoff)于1935年相识,通过超现实主义写作、绘画对彼此进行精神分析,在探索潜意识的过程中找到了自由。他们有着长久的感情关系,反抗传统,但也充溢了幸福。

超现实主义创始人、先锋安德烈·布勒东(Andre Breton)非常崇拜这对情侣,评价他们的作品是30年代超现实主义英国画家中“最出色也最超现实主义的”。他们奇异而又充满奇思妙想的画作在现在看来仍然极具原创性、令人震惊。

《母亲的骨头的故事》,雷本·梅德尼科夫,1936年9月6日,40 x 28厘米(未裱框),纸上墨水画
图片来源:IVAN COLEMAN

巴比肯艺术中心只展出了格雷丝·帕尔索普和雷本·梅德尼科夫的几幅作品,但贝克斯希尔(Bexhill)市的德拉沃宫(De La Warr Pavilion)美术馆专门为二位画家举办了独立展览,展出了他们华丽、充满情欲的画作。德拉沃宫的《母亲的骨头的故事》(A Tale of Mother's Bones)将展出至1月20日,让观众能够沉浸到他们构建的奇异世界中。它以传统的视角呈现了感情关系,融合了艺术、亲密与先锋派。

(巴比肯艺术中心的“摩登情侣:艺术、亲密和先锋派”展览持续到1月27日。滨海贝克斯希尔市德拉沃宫美术馆的“母亲的骨头的故事:格雷丝·帕尔索普、雷本·梅德尼科夫和心理虚构的诞生”(A Tale Of Mother's Bones: Grace Pailthorpe, Reuben Mednikoff And The Birth Of Psychorealism)将展出至1月20日。)

(翻译:李思璟)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