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艺术家是圈内人士pick的“2019新焦点”?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276   最后更新:2019/01/01 20:13:52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19-01-01 20:13:52

来源:artnet


德里克·福德约(Derek Fordjour),《吹号的人》(Figure with Horn),2017。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在竞争激烈的当代艺术界,每个人都在寻觅下一个目标。有的“目标”已经在艺术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才被伯乐发现,有的“目标”或许刚从艺术院校毕业。artnet新闻邀请了一批资深的艺术顾问,让他们选出一名(或两名)预计将在2019年爆火的艺术家。以下是他们的一些小建议:

布里奇特·莱利

(Bridget Riley)

布里奇特 ·莱利,《绿袖子》(Green sleeves),1983。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我想2019年是属于英国女性艺术家布里奇特 ·莱利(Bridget Riley)的。最初莱利被归类为奥普艺术运动(Op-art)的抽象魔术师,但事实绝非如此。相反,她深受自然、光线和视觉方面的影响,例如阳光照在水波之上或者阳光穿过树叶反射过来的光。对莱利而言,自然间的联系是她作品的核心,与美国西海岸“光与空间”(Light and Space)运动和加州印象派前辈的作品有异曲同工之处。她刚在英国泰特美术馆、德州玛法的齐纳提基金会(Chinati Foundation)和日本DIC川村纪念美术馆(Kawamura Memorial DIC Museum of Art)举办完个展,伦敦海沃德美术馆(Hayward Gallery)和苏格兰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ies of Scotland)又紧锣密鼓地计划为她策划一场大型回顾展。此外,这位现年87岁的老艺术家在艺术品市场上的行情仍不被看好,但我预计这样的趋势很快就会发生转变

——Todd Levin

艾维·海德曼(Ivy Haldeman)

及Katie Stout

左起:艾维·海德曼,《Full Figure, Shoulder to Bun, Fingers Near Cheek, Lone Book》,2018;Katie Stout,《独特的双人落地灯》(Unique Double Girl Floor Lamp),2018。图片:courtesy of SFA Advisory

艾维·海德曼(Ivy Haldeman)和Katie Stout都以一种事不关己的方式刻画了或性感或活力四射的女性形象,但最重要的是,这两位女性艺术家都能把控全局。这两幅画让联想到我看好的当代拉脱维亚具象画家Ella Kruglyanskaya的作品。对于这两位艺术家来说,女性形象在借由某种介质激活的同时,常常看起来被物化且被剥夺了力量。就现如今而言,这是非常令人痛心疾首的。关于这一点,我得拿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的传记接着看了。

——Lisa Schiff

José Davila

Jose Dávila。图片:Courtesy of OMR Gallery

现在有许多了不起的艺术家,但是在我策划的“梦想收藏”(dream collection)的名单上就有这么一位优秀的艺术家,他就是Jose Davila。我对Davila作品的兴趣在于欣赏他作品之中营造的反差。在他的雕塑中,他用自己建筑师的身份,将自然和工业材料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在他的摄影作品中,他从历史上伟大艺术家的作品图下手,通过放大、切割并剔除作品中的关键元素,进而把他们从受人仰慕的高位上拽下来。现如今,这种既能鉴赏又能评介艺术经典的能力,是非常令人信服的。

——Liz Parks

Jadé Fadojutimi

Jadé Fadojutimi,《不得当》(Clumsy),2017。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2017年,伦敦画廊主Pippy Houldsworth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硕士毕业作品展上发现了Jade Fadojutimi,并在不久之后为她举办了个展。这位年仅25岁的艺术家已经形成了自己独创的风格,对色彩的掌控,对笔触的拿捏有着非凡理解力,这使得她创作出的作品富有诗意、情感饱满,艺术家更将其描述为对自己身份的一种求索。Fadojutimi的大型画作能为观者营造出一种身临其境的空间感,激发观众去寻觅艺术背后的故事。今年1月,科隆的Gisela Capitain画廊就为Fadojutimi举办了个展,2月份Fadojutimi也完成了她在伦敦非盈利空间PEER画廊的个展。尽管她还没在美国举办过展览,也没被美国的机构所代理,但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

——Anne Bruder

Louis Fratino

Louis Fratino,《黄昏的爱恋》(Couple at Dusk),2018。图片:courtesy of Jeff Bailey Gallery

2019年我最看好的艺术家就是Louis Fratino。他是一位来自纽约布鲁克林的青年具象画家,他的作品主要关注“男性之间的亲密”话题。我喜欢Fratino的作品,是因为他拓展了我们传统意义上对同性恋爱的理解,将其展现为一种更完整、更细致入观的日常生活,性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这一论点至关重要,这也是人类的共性。此外,他的风格还深受历史上那些伟大的具象画家的影响,比如毕加索、马蒂斯、费尔南·莱热,甚至还有米开朗基罗。虽然他作品的尺寸都不大,但他笔下的人物却是不朽的。明年4月,他将在纽约的Sikkema Jenkins & Co.举行个展。


——Kristy Bryce

Martine Gutierrez

左起:Martine Gutierrez,《掩蔽,绿葡萄面膜》(Masking, Green Grape Mask),2018;Martine Gutierrez,《掩蔽,24k金面膜》(Masking, 24k Gold Mask),2018。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RYAN LEE Gallery, New York

艺术家Martine Gutierrez的作品探索了她作为玛雅文明中跨性別(transgender)拉丁裔女人的身份。今年9月,纽约切尔西区Ryan Lee画廊为她举办了一场名为《土著妇女》(Indigenous Woman)的盛大展览。她的作品鲜活、有创意、聪明、幽默——她以访谈的形式对一本146页的时尚杂志进行了全面再造,其中的细节处理令人惊叹不已。希望在2019年能多次见到她的身影。

——Lisa Austin

Frieda Toranzo Jaeger

Frieda Toranzo Jaeger,《Tesla》,2018。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Lulu, Mexico City

我被艺术家Frieda Toranzo Jaeger具备转变男女特征的能力所深深吸引。这位艺术家目前正在德国汉堡美术学院(University of Fine Arts in Hamburg)攻读她的艺术硕士学位。我毫不怀疑,在2019年,她将继续创作她具有批判性的、无条件将常规与观念绘画相结合的作品。

——Heather Flow

德里克·福德约

(Derek Fordjour)

德里克·福德约的作品在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博会的Josh Lilley画廊展位。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Josh Lilley gallery, London

现年40多岁的纽约布鲁克林艺术家德里克·福德约(Derek Fordjour)的作品涉及到了当今美国语境下的各方面问题,特别是对种族和身份的描述。他是一位跨学科的艺术家,他最习惯在层层叠叠的纸板和纸张上画出充满活力的作品,并给这些作品营造出一种独特的三维质感。这个月刚刚落幕的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博会上,Josh Lilley画廊把福德约的作品介绍给了更多的观众。最近福德约刚在纽约惠特尼艺术博物馆完成了一个项目,之后又要到洛杉矶和伦敦举办大型画展,现在他已经准备好迎接新的挑战了。

——Candace Worth


文丨Henri Neuendorf

译丨Weixin Jin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