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和肚子的婚礼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222   最后更新:2018/12/30 16:46:57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18-12-30 16:46:57

来源:艺术世界杂志


长读“苏格兰高原的狮子”从四个方面展开讨论:“叙事延续性中的杜撰”“真实与虚构的谈判”“有关虚空及如何坠入虚空”及“时间在虚构中的延绵”。内容的结构将以时间递进式的四个天数呈现——第 13 天、第 20 天、第 34 天及第61 天。


Antoine Auboiron|文

Toba YANG|译



一个年轻的画家决定参加比赛,他所画的肖像画引起了评委的关注。评委询问其绘画动机,画家回答他画这些肖像只是因为他喜欢而已。评委对此回答并不满意,画家因此失去了得奖机会,评委也有种被画的表象蒙骗了的感觉。主攻当代艺术方向的法国社会学家 Nathalie Heinich 在关于话语阐释(discours)在当代艺术作品合法化中所扮演的角色的研究中引用了此例。可以说画家的这些画虽然引起了情感共鸣,但是只用热情来证明自己是不够的。评委对画家缺少观点感到遗憾。虽然绘画是可以引起感性共鸣的物质对象,但是画家还是被寄予了使用语言阐释自己作品的希望。早先,阐释是用语言对现有作品物质形式进行描述,使得接下来的解释、分析和评论成为可能。而二十世纪期间,阐释的内容有所发展,除了对作品可见部分加以描述,还出现了对于创作动机、艺术家的态度、创作过程中艺术家的意向等非可见部分的描述。如果没有这一步的演变,杜尚的装瓶架(Porte-bouteilles)则难以进入艺术史册。


艺术家离不开他的理性。理性,这个术语在西方源意为度量、计算。理性,思想的产物,尤其需要从情感和偏见当中抽离出来,用理智加以区别和分析。理性和情感是如此有别于对方,似乎它们受控于人体的不同部位。智力活动可能导致偏头痛,比如法语中的表达法“prend la tête”(prendre:抓住,tête:头,接近于中文中的让人挠头),而某些情感则可以引发“胃打结”。另外一个表达法“parle avec mes tripes”(字面意思为用我的肚子讲话)则是指我用心在表达,当然这意味着我把理性放在了一边而凭着本能在表达。这可能就是年轻画家出现的问题:肚子盈余,头缺失。艺术史也是一种介于理性和感性、观念和知觉、头和肚子两极之间寻求平衡的历史。评委的观点意味着头在评价作品好坏时的重要地位。也是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某些评论家对印象派的损贬而称其为“视网膜艺术”(d'art rétinien)。起源于俄罗斯的构成主义艺术想要剥离一切情感,通过科学衍生的观念重新思考世界。杜尚则走得更远,挑战起“做”艺术的必要性,他偏好观念,认为观念是创作的唯一必要,是创作的工具,是一种使得智力过程成为创作核心的工具。


肚子


近来,这一类对于作品合法性的判断似乎偏向于头 。但该情况在历史上并不是第一次出现,虽然动机并不相同,却始终存在着抗拒者。


抒情抽象1 主张直觉和情感,排斥任何具有象征性、文学性的概念。 超现实主义则提出自动书写2,以确保他们的作品完全逃脱于理性。


如果理性和观念有利于我们对于世界的可靠判断,为什么它会受到质疑。在欧洲,启蒙运动是理性主义出现的一个决定性的里程碑。随着宗教的衰落,严谨的经验主义科学和清晰有组织的思想本该带着人类走出黑暗。而早在德国浪漫主义出现之前,狂飙突进运动(Sturm und Drang)的领袖 Johann Hamann3 就曾经对理性启蒙有所质疑。对他来说,这其中最大的错误就是对于词语-观念,观念-真实事物本身有所混淆。因为理性总是对事实进行分析,肢解,再重新进行组合。


这和当代法国诗人 Yves Bonnefoy4 的发现有相似之处。对他来说,观念工具将是对意识的一种威胁。这个工具使得思想会对事物进行碎片式的分析。“对外面世界的认知变成了一个由这些片段组成的网,把我们从最即时的和亲密的体验情景(即为完整的存在)中隔离了开来。 ”于是造成了当下体验的缺失,而坚持这种思维方式会导致这样的缺失无法被找回。

罗伯特·劳森伯格,《已擦除的德·库宁的作品》(RobertRauschenberg, Erased de Kooning Drawing),R64.14cm×55.25cm×1.27cm,1953


头和肚子


我们迄今为止选择的例子都是头和肚子的平衡严重倾向于其中一方。那么接下来更有趣的事则是看一下在哪些情况下这两极可以找到平衡,或者说可以结合起来。补充一下Yves Bonnefoy的观点,其实他并不提供观念工具的替代品。在他看来,如果没有语言作为参考工具,那么“我们身上除了动物本能行为之外则一无所有 。”我们只有明确理性领域的边界,才能认识到它的限制。 头和肚子或者说理性和感性两者和解的一个极好的例子便是德国浪漫主义,它反对狂飙突进运动,相对来说偏向于认同启蒙主义,并在此基础上希望可以对它进行完善和补充。如果说他们依附于感性,那不是介于对理性的否定,而更多是为了解决对于理性概念定义的失败:这个概念排除感性,认为现实独立于任何经验。所以说,从德国浪漫主义那里,我们再次感到了重新阐明两者本质的意愿,只有消弱其二元对立,才会使拓宽知识面成为可能。


近来 ,认知科学的研究结果也开始对头和肚子构成二元对立的合理性产生了质疑。最初是些对感性艺术完全否定而认为观念至上的狂热的艺术捍卫者,为证明观念先于一切,引证了题为《被擦除的德·库宁的作品》这个作品:一张威廉·库宁(Willem De Kooing)的画,被劳森伯格(Rauschenberg)小心翼地擦除后,在空白纸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几条被橡皮擦过的痕迹。虽然这是一个非常观念的作品,最终成品只是一张空白纸,对于观者而言,只是一个形状。然而这个形状在观看者的大脑中着实产生了一系列可用仪器探测的物理动态——模拟恢复认知并且寻求其意义的感知-运动过程。实验表明,观念艺术并不像那些观念艺术的捍卫者认为的那样,排除感性经验反而引发了感性经验,二者不但没有对立,却重叠在了一起。


也许头和肚子的二元对立将存在下去并继续影响着新生艺术家,也或许会出现有能力将头和肚子这两极相融合的新范例;也许最后还是科学扮演起它并不熟悉的角色(神父),给头和肚子安排一场婚礼。


注:


1 L'abstraction lyrique:抒情抽象主义,战后现代绘画的一个流派。


2 L,écriture automatique:自动书写是一种没有主观意愿作为引导的书写方式。它强调尽可能地,不加理性控制,没有审美或者道德预期,甚至不用在意语法是否正确或词语是否存在地,以最快的速度书写。


3 Johann Georg Hamann,文字出版 Briefwechsel,1778―1782。


4 Yves Bonnefoy 在 l'Université de tous les savoirs 的讲座,2001年 11 月。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