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因通往“空”之路上的三个展览
发起人:开平方根  回复数:0   浏览数:288   最后更新:2018/12/28 11:50:06 by 开平方根
[楼主] 开平方根 2018-12-28 11:50:06

来源:艺术世界杂志


长读“苏格兰高原的狮子”从四个方面展开讨论:“叙事延续性中的杜撰”“真实与虚构的谈判”“有关虚空及如何坠入虚空”及“时间在虚构中的延绵”。内容的结构将以时间递进式的四个天数呈现——第 13 天、第 20 天、第 34 天及第61 天。


第 34 天  有关虚空及如何坠入虚空


克莱因通往“空”之路上的三个展览


张云峰|文

“伊夫·单色画”与“纯粹颜料”两个展览,其实是伊利斯·克莱尔画廊与克利特·阿伦迪画廊为克莱因所做的联展。两画廊共同发出请帖,印上皮埃尔·雷斯塔尼的短文,贴上克莱因自制的蓝色邮票,这样的请帖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

——《世界名画家全集·克莱因》


本期我们为大家介绍伊夫·克莱因在 1957 至 1958 年的三个展览,分别是 1957 年的“伊夫·单色画”,以及同年的 “纯粹颜料”和 1958 年的“空——气动时期”。从这三个展览的变化和发展我们能够清楚地看到克莱因是如何一步步走上“虚空”之路的。


前两个展览几乎同时开展,前后仅仅相差四天,但在克莱因的艺术创作上却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这两个展览的作品都延续了克莱因的单色画,尤其是他对 IKB(国际克莱因蓝)的着迷,同时这两个展览也和他在 1958 年的“空——气动时期”,甚至是“跃入虚空”当中的“空无”观念有密切联系。


关于这两个展览之间的关系,在 2009 年陈英德、张弥弥所著的《世界名画家全集·克莱因》当中有所描述,根据描述可以看出,这两个展览其实是一个有计划的联展。这种展览方法虽然在今天的中国艺术界早已不新鲜了,但几乎每次出现依然能够引起艺术圈不小的震动。比如 2013 年的“不在图像中行动”在北京 798 内 3 家画廊同时举办,再比如艾未未 2015 年 6 月在北京集中进行的多个轰炸式的个展 1,还有近期赵赵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同时举办两个不同的个展。这些做法都使得某个艺术家、某种艺术现象在某段时间内形成公共话题,引发讨论和争议。


前一个展览可以说是他关于“空”的前奏,后一个是他关于“空”的最初尝试。没有“纯粹颜料”当中的“空屋”,就没有后来 1958 年引起巨大争议的“空——气动时期”的更彻底的空无一物的展览,甚至我们可以把后者看成是前者的 2.0 版本 2。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放飞“1001 个气球”这一聪明的举动与后来为“空—— 气动时期”展览所做的关于协和广场蓝色灯光的投放之间的关系。在如何有效地拓展画廊空间,使得室内展览与另一公共场地的艺术作品有效地结合起来,在以小博大的宣传和制造社会话题方面,克莱依和他最主要的合作者伊丽斯·克莱尔是当之无愧的能手。


最近刚刚上映的蔡国强的纪录片《天梯》当中的某些画面和镜头使我联想到了克莱因的《孟加拉之火——一分钟蓝色之火的画幅》。我并无牵强地找出蔡国强的艺术之源的意图,而是看到了在艺术创作中,关于对火光的制造和控制的渴望竟然穿过半个多世纪依然在延续,而这种东西我想不仅仅是当代艺术的问题,甚至我们要追溯到 1.5 万年前那些举着火把在山洞里认真作画的人们,这是藏在我们血脉和基因里的某种渴望和冲动。克莱因的火自然和他所信奉的“玫瑰十字会”以及古老的炼金术有关。


“空——气动时期”展览的入场办法也使我想到另一个几年以前在北京引起过不小轰动的作品的入场方法,那是提诺·赛格尔在 UCCA 举办的同名展览当中的作品《这个进步》。同样是有人把持,同样是一个接一个地进入,同样是空荡荡的展厅。当然,作品也都使得参与过的人感到欣喜若狂或莫名奇妙。他们都在空间的极简和直接面对观众的反应上做足了功夫。


通过克莱因所描述的“蓝色革命”以及这场革命“失败”3 之后给政治人物写信可以看到他在政治方面的诉求和野心。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在第二年,也就是1959 年3月26日,克莱因和他的几个好朋友4 策划起草了一个叫作“感性与非物质化学校”的章程,只是可惜最后这一计划并没有实现。


由此,我们很容易联想起另一个同样伟大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1961 年,博伊斯开始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任职,担任纪念性雕塑的教授。1967 年,博伊斯以极端民主的态度建立起“德国学生党”,创造了“直接民主办公室”。


为什么他们都涉及到教育和政治领域,我想一个人如果对某种思想观念无比热衷和信服,他一定会去想办法传播这种想法,其中最好的方法就是参与教育——缓慢而有效地传播;另一种就是参与政治——激烈且快速地传播,此种状况好比传教士、孔子之类。只不过克莱因和博伊斯二人当中,一个只是空想,而另一个已经开始了实践,我想这是博伊斯比克莱因在国际社会影响更大的主要原因。(但我更倾向于他们二人与各自民族、国家的关系,包括特殊的时代背景也许才是更重要的原因,可惜此文无法展开来说。)


我想在说服他人,靠故事和传奇来满足大众口味方面,任何一个艺术大师都是绝对的高手,包括杜尚、博伊斯、安迪·沃霍尔、克莱因,毫不客气地说,他们都是当之无愧的“骗子”之王。


但不得不说,也许就是在这种不择手段地传播的渴望之中,他们都走向了单一媒介的反面,朝着一种综合的、混杂的、多感官维度的方向发展,甚至常常会找到更新的手段来进行艺术创作,那是因为他们都渴望着一些比现有的艺术更宏大的东西。


初稿写于 2017 年 10 月

《法国的心跳》,1961,© 照片:查尔斯·威普 ,柏林


1957 年 5 月 10 日-25 日

“伊夫·单色画”


伊丽斯·克莱尔在她的画廊为克莱因开展览了,在克莱因米兰展览之后的 5 月 10 日―25 日,以“伊夫·单色画”为题,展出他典型的蓝色单色画。为了庆祝克莱因“蓝色时期”降临巴黎,25 平方面积的画廊不够施展,伊丽斯·克莱尔动起脑筋把展览延伸,就在开幕式的那天,在美术街路口转角的圣日尔曼·德·佩小空地放出 1001 个蓝色的气球,让这些命名为“最初的浮动雕塑”飞升到巴黎上空,传播蓝色的信息。如此盛事在当时还是不常见的,这是克莱因艺术“由地面向天空发展”之观念的初始。


——《世界名画家全集·克莱因》

《空气静力学雕塑》,1957

©克莱因遗产 C/O 图形与造型艺术传播协会,巴黎


1957 年 5 月 14 日 ―23 日

“纯粹颜料”


伊丽斯·克莱尔画廊展出四天后,科利特·阿伦迪画廊为克莱因举行以“纯粹颜料”为题的展览(5 月 14 日-23 日)。科利特·阿伦迪画廊在巴黎 16 区的华美宅居中,除了一楼的展厅,庭院中也可以摆放展品。克莱因展出了一组宣告未来艺术发展的展品,那是一种环境雕塑,是他将日常生活的物品染色的作品,如一个“IKB54”的蓝色碟子,或者一块泡过蓝色颜料的“S31”木头,几个油漆滚筒刷装上一个金属架子,一个五片板面的屏风,一块地毯,多个海绵球泡,全都涂满、染满蓝色颜料。他还展出一景“蓝色的雨”——大约 12 条两米长的细棒子漆成蓝色,悬在空中,旁边摆着另一件叫“线条的蓝色陷阱”的作品——许多细棒子参差聚集成一束,插在一个座子上,整体涂上蓝颜料。他另外展出了一个蓝色的球体和一片洒在地上的蓝色粉末,让参加展览会的人的脚印带到各处。在庭院中,他展出一幅《孟加拉之火——一分钟蓝色之火的画幅》——一块涂了颜料的板子上插上 16 个烟火硝子,可以点燃,喷出一分钟的蓝色火星。


克莱因在画廊一楼准备了一个“空屋”,仅保留给几位亲近的朋友,这是在“纯粹颜料”之外,他与朋友们试验一种独立于物质形式,只依简单的思想的转换即可体会到的“原始材质的绘画敏感性之呈现”。这是克莱因“空”的艺术的初始。


——《世界名画家全集·克莱因》

《国际克莱因蓝 062 号》,纯色颜料与合成树脂附于木板

150cm×350cm×2cm

©克莱因继承人 C/O 图形与造型艺术传播协会,巴黎

《雕塑无题(雕塑 1,2,3,4,5)》,1957

五个立方体(纯色颜料与合成树脂附着)安装在塑胶玻璃上,20cm×12cm×9cm

《蓝调(RE010)》,纯色颜料,合成树脂,天然海绵和碎石块附着于板面,1960,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


1958 年 4 月 28 日―5 月 12 日

“空——气动时期”

副标题:“绘画感性稳定的原始材料之感性的特殊化”


巴黎要有大事了,有人在协和广场古埃及石碑上投照蓝色灯光,这人是伊夫·克莱因,他要以他国际克莱因蓝的色光灯管打照在高高的杯柱上,作为他 1958 年 4 月 28 日在伊丽斯·克莱尔画廊的“空——气动时期”展览的开幕式序奏。一切都安排妥当,巴黎市照明主管到了,法国电力公司做了投射试验并拍下照片,协和广场上的石碑烘染蓝色,十分壮观。克莱因和克莱尔都兴奋满意。不料官方最后撤回许可,不准在预期之日有此活动。克莱因失望之余,发表一封公开信给塞茵省(巴黎当时隶属于此省)省长表达抗议。


投射计划落空,少了序幕,“空——气动时期”的展览还是如期举行。克莱因要“在一个普通局限的展览室范围”中呈现出一个“原始材料的绘画之状况”,要“创出一种气氛。一种看不见但存在于精神上的,如德拉克洛瓦在日记里所称的不可言说的他认为的‘绘画本质’”。要达到这种效果,克莱依又阐述“不能在现场有媒介物,必须由画家所预备的空间中事先就确切找到由这种特殊化又稳定化的绘画气氛所感染的状况”。为了能够有这样的状况,克莱因在开幕式前的 48 小时中自己一个人关在画廊里,把整个画廊清理得一干二净,甚至把电话也搬到外面,他将整个墙面都漆成白色这样的“非色彩”以获得一种强度明亮,用这种“非色彩”自身的生命来与他的单色作品有所关联。


无法在协和广场的石碑上投灯,伊利斯·克莱尔画廊在门面上方的楼窗打上蓝色的灯光,在画廊橱窗前撑起蓝色华棚,由两位穿着光耀制服的共和国警察站岗(也许并非是真警察,而是请人装扮充当)。观众必须凭邀请卡入场,此邀请卡标明价格一千五百法郎,以示展览会之隆重。卡片上印有展题“空——气动时期”,之外另有副标题“绘画感性稳定的原始材料之感性的特殊化”。皮埃尔·雷斯塔尼还加上一段文字:“伊利斯·克莱尔荣幸邀请您们以完整的精神出席,这某种感性境界清晰而确实降临统辖。这知觉综合的呈现,让伊夫·克莱因做了心醉神迷又可直接沟通感情之绘画性研究”。


这个近乎不知所云的邀请卡,据说吸引了两千位(有人说三千位)观众,大家带着各自不同的期待。画廊的门由人把持住,只让观众一人接着一人地进入这空无一物、寂静的空间,画廊准备的鸡尾酒特别调制为蓝色,后来有人说这让观众喝了后小便也染成了蓝色。画廊外人潮拥挤。一些巴黎高层人士乘高级轿车而来,克莱因在 1957 年克里特·阿伦地展出后联系到的两位圣·萨巴斯蒂安弓箭手团的会员身穿特殊仪式的礼服出席,给展会增添了一层庄严神秘的色彩。也有人看到两位高雅的日本女子穿着华美和服出现。


开幕式煞有其事,观众的反应热烈而正面,大家认为这样的展览前所未有,而且天真愉快。大家不再刻意把“空”和“气动”这样的标题字眼看作什么其他联想,只认为是一个年轻艺术家单纯地呈现他在时空之外的某种空无玄想视界,观众也可自由作自己的解释。画家林飞龙表示他对这场“综合图腾表演”的致敬之意。文学家阿尔伯特·加缪在留言本上写下诗意的词句:“以空获得饱满威力”。


——《世界名画家全集·克莱因》

火之梦,黑白摄影,9×7 英寸,1960

图片:©盖蒂信托。洛杉矶盖蒂研究所,洛杉矶。(2014.r.20)

©克莱因遗产 C/O 图形与造型艺术传播协会,巴黎


注:


1 2015 年 6 月 6 日在 798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常青画廊的艺术家同名展览开幕,6 月 8 日“AB 型”在魔金石空间开幕,6 月 13 日“艾未未:彪”在前波画廊开幕,6 月 19 日“挺事的”在草场地305 开幕。

2 仔细对比相关展览视频,结合文字,很容易看到这种差别和联系。

3 协和广场古埃及石碑蓝色灯光投射失败。

4 雕塑家丁格力,建筑师维涅·鲁瑙等人。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