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礼军 | 有限的容器与无限的一视同仁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115   最后更新:2018/12/26 11:31:07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18-12-26 11:31:07

来源:扉美术馆


王礼军

当代艺术家

工作和生活于北京


1982生于湖南醴陵,2003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附中,2008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2013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扉一水平》


      在扉美术馆旋转梯出入口周围的倾斜玻璃顶台面上,放置上千个大小形状不一的透明玻璃器皿(其中也包括从社区收集来的各种玻璃瓶)。倾斜的台面使得所有的器皿都呈现出不稳定的倾斜状态。再往玻璃器皿中倒入水,使所有器皿中的水都保持在同一个水平面。水平既是一个单纯的物理状态也是认知层面的感觉状态。随着时间的变化,器皿中的水逐渐蒸发,由于器形的大小不一,水平面也慢慢呈现出差异对于视觉的单纯、感知的细腻与差异,我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兴趣。容器中的水如同一个人的认知,在某个特定的瞬间,人与人的认知或许能达到一种理想的同一水平状态,但随着时间及容器自身的特点,曾达到的同一水平终将不复存在。

     在我看来,艺术的本质是唤起内心对客观对象一种新的体验与认知。而二元结构是我们理解复杂事物所做出的一个哲学模式。虚与实、平面与立体、秩序与混乱等都是我们假借给客观对象的一个存在逻辑。艺术的可能性就在于让我们的认知回到“混沌”的状态,去感知世界的丰富性。如果我们对事物的感受力就像是一块板结的土壤,那艺术的目的就是让土壤重新回到肥沃且松软的状态中。

      假设我的创作有一个纵向和横向的坐标的话。纵向的轴为形而上与形而下,即主体性与客体性。横向的轴则是个人性与社会化的关系。我的创作主要是探索物在空间中的存在状态及“我”在空间中的物理和心理的存在关系。我认为自己的创作是从寻常的生活经验中察觉另一个看待事物的方式,从而洞见一种未知的可能性。当然,自我的创作除了艺术的语境,也有生活的语境。从生活的语境来说,不断的创作更像是在寻找自己生命的痕迹。我所说的生命既是指自然生命也包括文化生命。

——王礼军

《扉—水平》   玻璃器皿 装置  2018

《扉—水平》作品局部

从扉美术馆首层扶梯处观看《扉一水平》

从扉美术馆G层展厅观看《扉一水平》


创作过程


创作手稿

收集不同尺寸、不同样式的玻璃器皿


初步实验

艺术家王礼军在扉美术馆创作作品


过往作品

《出走的痛痒》白蜡木 皮革   2018

《破规》混凝土砖墙 尺寸不定  2017

▲《这件,那件》抽屉 旧家具木板 200×160cm 2017

《一张单人床的空间幻想》 旧单人床木块 丙烯  2016

《童话》  旧家具、粉笔   2015


《2014年冬天》 煤等综合材料  2014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