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卡琳·克鲁昂&何岸:具象化的贪欲和社会阶级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326   最后更新:2018/12/25 15:42:39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18-12-25 15:42:39

来源:Hi艺术  郑啸川


《红楼梦》第二回写道,贾雨村郊游时,在一所破庙中看到“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的对联,感叹这副讽刺人性贪欲的对联“文虽浅近,其意则深”。来自泰国的艺术家萨卡琳·克鲁昂则以另一种方式批判了人性的贪欲。

装置《唤醒的遗迹》

《唤醒的遗迹》局部


12月22日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第一空间展出了萨卡琳·克鲁昂的同名个展。核心作品即是步入大厅一眼可得的装置《唤醒的遗迹》。四十余只白瓷烧制的鹿角静静地立于水面,忧伤的美感呼之欲出。多年前,萨卡琳在巴黎国家历史博物馆中第一次见到暹罗鹿的标本,得知这种已经灭绝的动物曾是泰国独有的物种。泰国中央平原每年都会遭受洪灾,每当洪水蔓延,鹿群便向高地集中,这也给猎人带来绝佳的捕猎良机。他们头戴鹿角伪装靠近鹿群方便下手,暹罗鹿的数量逐年减少直至灭亡。萨卡琳的这组作品将成片的鹿角置于水面,是对过往的再现,也是对现代和未来的警示。

白糖制成的观音像

观音像局部


另一展厅中展出了一尊萨卡琳用在泰国潮州寺庙中习得的方法以白砂糖为材料制作而成的观音象。白糖寓意甜蜜、吉祥、富饶,所以被制作成佛像与吉祥物供人祭拜祈福,也因此引来大量蚂蚁。在萨卡琳看来,贪欲跨越种族存在于所有物种。他在观音像的底座四角以碗装水隔开,避免蚂蚁的侵蚀。


装置《深紫》

《深紫》中逐渐形成的霜


与萨卡琳诗意的哀伤相反的是,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第二空间展出的何岸个展“玉枝”则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气质,冷酷的工业气息。装置作品《深紫》通过一个机械设备,使烧得火热的铁与冷凝机的冰气相接,逐渐在玻璃上结霜,是何岸近期对于感官艺术的探索收获。

装置《玉枝》

霓虹装置《玉枝》


另一件沉浸式建筑作品《玉枝》与展览同名,取自何岸母亲的名字,耗时三年,还原出何岸童年“床头屋漏无干处”的住所,委婉地表达了对于城市集居和社会不平等问题的思考。展出的其他作品大多由钢筋、水泥等日常建筑材料制作,转译着何岸在实践中的额思辨与感悟。




“玉枝”展出作品


据悉,两展均将展至2019年2月20日。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