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帕蒂:制造幻梦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372   最后更新:2018/12/25 14:05:41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8-12-25 14:05:41

来源:798艺术  汪洋


尼古拉斯·帕蒂:花花果果猫猫人人

木木美术馆/北京

2018/11/30-2019/2/24

尼古拉斯·帕蒂个展“花花果果猫猫人人”木木美术馆展览现场


这是一个充满纯真、童趣并被缤纷的色彩所装点的展览,只是一个转身,便瞬间进入了一个多彩的童话世界。出生于瑞士洛桑的艺术家尼古拉斯·帕蒂,此次以“花花果果猫猫人人”为题,展开了其个人的首次亚洲之旅。为了此次展览而特意制作的拱形门楣,不但契合展览的英文标题“Arches”,也串联起了每一件作品。徘徊在木木美术馆的展厅里,仿佛是漫步在欧洲中世纪的庭院,步伐的变换不停地引发视线里的惊奇。

尼古拉斯·帕蒂个展“花花果果猫猫人人”木木美术馆展览现场


整个展览的三层展厅被分割成为若干个小空间,而且各个小空间都有着各自的不同。无论是涂满色彩的墙壁,还是装点在墙面上的图案,都显示出了艺术家匠心独具的一面。从实体空间的角度来说,在每一个小空间里都可以恰当地配置作品,以突出作品的独特一面。从具体作品的角度来说,这可以为每一件作品配置出恰当的展出空间,并呼应环境与空间的转圜。帕蒂的作品与所在的空间相得益彰地融汇一起,特别是大面积的一次性壁画,只为了展出效果而精心绘制。与其说是壁画,倒不如说是作品的外延,是另外一种创作,能够随着作品的脉络进一步打开观者的视觉体验。尤其是绘画作品与墙面的搭配,仿佛就是两幅绘画的叠加,既丰富了主体作品的意涵,又有效地扩大了绘画的场域。或是森林、或是花草……如此充满奇趣的墙绘,不仅在描画的手法上、在形象上、在色调上都与绘画作品既保持和谐又保持差异。或者可以这样理解,墙面即是画面的延展,是艺术家刻意制造的双重幻境,而且画面里与画面外的相互衬托似乎是在进行某种对话。

《猫与花》 色粉 100×80cm 2018年

由艺术家、kaufmann repetto画廊(米兰/纽约)及The Modern Institute/Toby Webster Ltd(格拉斯哥)惠允


帕蒂的作品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以及蔓延开来的中欧风情,他不单单停留在绘画领域,还涉及雕塑与影像,以便从不同的侧面展示出艺术家的全部理念。对于一名艺术家来说色彩如同灵魂般存在,他的色彩运用基本介于纳比派、象征主义与表现主义之间,浓丽而不躁动,有愉悦度并且具备平面化的装饰感。其绘画作品既连接着传统的共性也连接着现实的个性,同油画相比,归属于纸本范畴的色粉作品具有亚光的质感。绘画材质的特性直接注定了作品的单纯与直白,线性的笔触围绕着形象的边缘展开,在无形中弱化了投机性的表现技巧,只凸显几何化的组织内核。

《脸与花02》色粉 80×60cm 2018年

由艺术家及The Modern Institute/Toby Webster Ltd(格拉斯哥)惠允


帕蒂的人物题材作品均是非常规的肖像画,是以突出共性为前提然后再刻画个性,而且几乎没有具体的题目,只附加01、02这样的编码来加以区别。在《肖像》系列里,每一个画中人都保持着静穆的表情,而在《脸与花》系列里则展现着神秘的微笑。以《脸与画02》为例,画家用主观色彩来替代客观肤色,就连云朵般的头发都在故意忽略应有的颜色。 比照另外几幅画面,不同的色彩搭配造就了同样的异化面孔,在静谧、温和之余使观者感到诧异。这就不难发现,画家是在几乎相同的构图里进行着不同的尝试,即以一个相对固定的主题为主轴,随之分散出若干种可能性。于是,主题不再是绘画的唯一主旨,而从画面中心发散出来的视觉衍生才是真正的迷人之处。

《静物01》布面色粉 177.8×89.3×2.5cm 2018年

由艺术家、Galerie Gregor Staiger画廊(苏黎世)及The Modern Institute/Toby Webster Ltd(格拉斯哥)惠允

在传统的静物画里,主角往往是一些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物品,与鲜花、鲜果罗列一处的瓷器、银器等等或见证品味、或寓意富庶。而在帕蒂笔下,画中物则是一个非自然的“自然”组合,超出常规的果实不仅肥硕,而且外形似乎是按照某种指令而生长出来。在超现实的满构图里,梨子、苹果、南瓜等等如同山石般堆累一处,却没有上下拥挤或相互压迫的感觉,仿佛是一个有机的共生体。这些司空见惯的平常之物杂合一处,没有绝对配角也没有绝对主角,暗含一种丰饶之感却没有鲜丽的质感塑造,更多的是线条和色块的游戏。依据奥迪隆·雷东的观点,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只能是“超越、阐明,或者放大了实物,并且拓展思想进入奥义之域”。被放大了的“实物”,并不是单指把物体的现实体积在画面上进行扩大化,“放大”主体物是为了凸出客观实物的某一部分,那种能够激起艺术家创作欲望的特质部分。对于帕蒂而言,只在视觉层面里拷贝现实、复制图像,那是属于匠人的工作,而不应该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家的作为。

尼古拉斯·帕蒂个展“花花果果猫猫人人”木木美术馆展览现场


在雕塑作品中,帕蒂依旧强调色彩的对撞,硕大、浑圆的头颅立体而丰满,高低错落在伫立在模拟大理石质感的基座上,玩偶般的面孔不仅是形象的转接,也是对形体的想象化理解。作为色彩的忠实拥趸,他对大理石有着是一种格外的偏爱,甚至会在作品旁边的装裱部分,在原是起到衬托作用的的卡纸上画出大理石的纹理,借此做法营造出幻象般的视觉效果。此外,他采用真实的大理石石材制造出若干个造型独特的猫,猫的形象就是绘画的立体版,这些精灵般的存在同样有着一幅拟人化的面孔,而且不同色质的大理石显露出自然的纹理却是非自然的艺术表达。《五个关于海洋生物的短片》和《三种棕色》是他的影像作品,这从现代科技的角度补充了雕塑与绘画的某种不足,这种“不足”并不是艺术层面的形式感或内在意义,而是思考模式的全面确立。

尼古拉斯·帕蒂个展“花花果果猫猫人人”木木美术馆展览现场


作为热爱生活的艺术家,注定会将发自心底的那份热爱表露出来,而且会有两种不尽相同的形式。一种是如实地展现自身所热爱的一切,例如莫奈和他笔下的“睡莲”,画家在如痴如醉地描画的同时也令观者陶醉其间。另一种是把热爱的情愫转化成再创作的动因,并且自自然然地融化在作品里,让观者一同感受到心灵深处的那份美好。帕蒂仿佛孩童一般在一种恬然的纯粹之中徜徉,躲避开圆滑与世故,一心沉浸在自己创造的单纯世界里。他的艺术真谛就是化繁为简,无论外在的世界多么纷乱繁复,只要守住心中的醇和与质朴,就可以在“现世”与“异境”之间悠游自恰。


文:汪洋

图:木木美术馆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