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虎恺:“加拉泰亚困境,抑或弗兰肯斯坦博士和皮格马利翁先生的奇案”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284   最后更新:2018/12/24 16:43:40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8-12-24 16:43:40

来源:麦勒画廊


麦勒画廊北京胡庆雁个展“空洞的,多余的”将持续开放至12月30日。


评论文章节选


加拉泰亚困境,抑或弗兰肯斯坦博士和皮格马利翁先生的奇案

The Galatea Dilemma, or the Strange Case of Dr. Frankenstein and Mr Pygmalion


文:墨虎恺 译:贺潇

by Christopher Moore, translated by Fiona He


谁才是怪物:是造物者还是他的造物?这种不确定性推动了玛丽·雪莱作于1818年的小说《弗兰肯斯坦》的叙事,这部作品的另一个标题《现代的普罗米修斯》援引了希腊的神话人物,他用泥土创造人类,后因违抗众神之意盗走火种送给人类。造物之谜在皮格马利翁的故事中转化为艺术创造被再次重演。这位雕塑家爱上了他亲手雕刻的象牙少女像,于是祈求爱神阿佛洛狄忒赐给他如雕塑一样的妻子。当皮格马利翁回到家后,他亲吻她的嘴唇,而雕塑真的苏醒过来,她的象牙身体开始变成温热的血肉:加拉泰亚拥有了生命。这个故事最著名的版本出自于奥维德《变形记》里的描述,而皮格马利翁还有许多不同的派生物,比如匹诺曹、白雪公主,以及乔治·伯纳德·萧伯纳有关教育和英国阶级制度的剧作《皮格马利翁》(1913)。同样,普罗米修斯的故事也在不断地变形和延伸,它们通常更令人不安:从《弗兰肯斯坦》到奥雷德利·斯科特指导的《普罗米修斯》(2012),再到最近亚历克斯·加兰的《机械姬》(2015)。这些警世故事还包含了另一种相关的歧义性:创造的欲望 vs.造物的欲望。欲望驱动造物者对爱(皮格马利翁)或知识(弗兰肯斯坦)的渴求,而欲望的对象也将最终获得其自身的自主性,无论是生活、爱情,或是仅仅为了成为一件独立于其创造者的艺术品,这些都有待开放性的解读。这是所有造物者、神明、艺术家、父亲和母亲所无法逃避的困境。


胡庆雁是一个雕塑家,一位通过雕刻和构建物质来创造形式的艺术家。他在空间中创造物体,而不像画家那样创造着空间的图像。胡庆雁的作品一直关注于材料的本质,从他早期的作品开始,他就用木头和其他材料变形来制造链状结构。近些年,他更加深入地对那些具备雕塑家使用潜力的材料展开实验,其中包括彩绘的形式。


在《Contemporary Painting I》(2018,布面油画(收集而来的大量他人油画作品在分割裁剪后重新拼接缝合而成),195 x 160 cm,木框: 150 x 130 cm)中,胡庆雁将艺术家朋友或学生们遗弃的画作拼接缝合在一起。初看起来,这件墙面作品使用了传统的画布框,似乎与安吉拉·德·拉·克鲁兹等艺术家所实践的“延伸的绘画”(Expanded Painting)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展现出一种墙面浮雕的抽象效果。但随着我们深入挖掘,就会发现罪恶的细节渐渐浮现:作为食人肉者的普罗米修斯。在作品《肉色》(2018,布面油画(收集而来的大量他人油画作品在分割裁剪后重新拼接缝合而成),尺寸可变)中,数张肖像被皱皱巴巴地堆在地板上,他们面朝诡异的角度凝望,身体相互缠绕和交织。

《Contemporary Painting I》,2018,布面油画(收集而来的大量他人油画作品在分割裁剪后重新拼接缝合而成),195 x 160 cm,木框: 150 x 130 cm

《肉色》(2018,布面油画(收集而来的大量他人油画作品在分割裁剪后重新拼接缝合而成),尺寸可变


位于展厅正中的是作品《空山》(2018,黄色大理石,170 x 110 x 95 cm)。这件大约与人等高的巨型石块被断开为三截,并从内部挖空。从不同角度看上去,它像是一只蛋、一个房间、一座圣所、一间监狱、甚至是一口石棺。它所承载的隐喻可指性包含了诸多生命周期。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模拟了一只核桃般的颅骨,也就是我们思想的摇篮,但同时也比拟了孕育我们生命的子宫。整场展览都关注着我们身体的建筑;揭示了我们想要知道是什么支撑身体、并使之运作的欲望:对知识、创造和成为神的欲望。我们拥有创造一个怪物的欲望,创造一个像真人那样有能力思考和感受的怪物,这种想法可能依旧显得傲慢,甚至古怪,这在目前仍然超出人类的能力,涉及到超人类的力量。然而,我们的神话不断描绘着创造的欲望,并从根本上揭示了我们的自我繁殖和重造自我的欲望。

《空山》,2018,黄色大理石,170 x 110 x 95 cm


米开朗基罗曾说,他并没有创造雕塑,而只是把它们从石头中解放出来而已。在美猴王的故事里,孙悟空从石头里蹦出来,并且具有了完整的形体和不朽的生命;后来,他通过道家的实践获得了强大的超能力,包括力量和变身术。然而,他违背天庭秩序,被关在五指山下。就像《西游记》所描写的那样,他为了获得救赎的机会,跟随唐三藏去西天取经。孙悟空是混乱和创造的代理者,他能够变出众多分身。也许,胡庆雁的《空山》就是一只裂缝的蛋,而它的标题也暗示了这可能是一座山的监狱——只不过我们所看到的不是孙悟空。孙悟空不见踪影,我们无法知晓他到底使用了什么法术。但奇怪的是,我们似乎总想控制我们的造物,这来自各种欲望的混合物,交织了傲慢和终极的恐惧。那么,究竟谁才是怪物?




胡庆雁个展“空洞的,多余的”展览现场,麦勒画廊北京,2018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