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阿密归来毒舌Kenny说:“我们跟不上艺术变化的脚步……”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343   最后更新:2018/12/16 18:12:32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18-12-16 18:12:32

来源:artnet


肯尼与迈克的相遇。图片:Kenny Schachter插图


哲学家黑格尔(G.W Hegel)在其著作《美学》(Aesthetics, 1835)中发表了一系列有关艺术的大学演讲内容汇编,并陈述道:“对于我们而言,艺术已经不再是真理存在的最高模式(也没有满足我们的精神需求)。”丹托随后在其1996年的著作《艺术终结之后》(After the End of Art)将这一理论引向了一个合理的结论。丹托以安迪·沃霍尔的《布里洛盒子》(Brillo Box)作为起点,认为从古典主义到愚蠢的商业化艺术,艺术的可能性已经穷尽了。我想说的是他们两个人都不正确——即便考虑到黑格尔(或丹托)从来都没有参观过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博会17年来的任何一届。

迈阿密无疑是测试这一观点最好的地方:这座城市在巴塞尔艺术周期间文化活动异常活跃,既有和其他无以计数的艺博会、派对等相似的周边活动,到“以迈克·泰森为灵感的艺术展”(邀请制参与)。泰森的那场活动是为了引起人们对他价值4000万美元位于加州的大麻主题农场的关注——请叫他“迈克,大麻届的美第奇”(Mike, the Marijuana Medici)。泰森此前有句名言“每个人都有一份计划,直到他们被迎面痛击一拳后。”我认为他比任何艺术经理人都适合当经纪人。事实上,他可能是收藏鲁道夫·斯丁格尔(Stingel)作品的理想人选。

忘了官方的VIP往返接送车吧——使用K car无需预约,也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一个经纪人这么问我了)。没有任何理由——因为这就是迈阿密海滩!来自艺术家/经纪人/写作者 Rental画廊的Joel Mesler的好心帮助。图片:Photo courtesy of Kenny Schachter

艺术从社会、政治、经济和技术各个方面反映出了我们这一时代。没有什么能够或者试图去阻止它,即使是泰森和他那些可怕的随行人员也无法做到。和艺术始终保持步调一致也是一场年轻人的游戏:它的变化如此之迅速,或许也是那些无法跟上步伐的人停止了判断的原因。改变可以很难消化。但我们也别再幼稚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事情的终结——但不容置疑的是,这确实是一个浮夸、过度的时代,一个愚蠢、轻易地将所有艺术货币化的时代

我在迈阿密逗留了短短两天不到就因为家中的突发事件不得不匆匆离开,至于具体原因还是不说为妙。轻微点来说,天翻地覆的事情在我们家还算是日常,但我保证还没有任何社区服务文件寄到我们这儿来(只是几张警局和火灾报告而已)。不过总体来说都还算好。尽管错过了我一直都很欣赏的NADA以及在Nautilus酒店(我在那儿安放了一件自己的艺术作品)的Young Thug展览,我还是以“快速约会”的模式赶上了主展会。原本需要几个小时才可以看完并完全消化的内容,最终以不到90分钟的时间完成。但我也同时患上了不寻常的错失恐惧症(FOMO,Fear of Missing Out):我去了艺博会,但只是匆匆一瞥。尽管我没有习惯性地打探到价格或是偷听到什么内幕,但我还是获得了足够的信息对艺博会形成一个清晰的印象和看法……太出人意料了。然而,我还是不得不悲伤地承认,错过的东西就真的错过了。

问问你的孩子们!YoungThug在南海滩的Nautilus酒店(由于可预见的家庭问题,这场展览即便没有我也要继续下去)图片:Photo courtesy of Kenny Schachter

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博会的喧嚣,通常从机场的安检线开始一直蔓延到海滩。今年依旧如此。不过相较于几年前,这些人群中今年经纪人和拍卖行的人来说似乎更多一些,而不是藏家。我不确定这样的趋势会不会影响到总体销售的减少(但我觉得应该会)。千万不要费时间去打听参展商们的销售成绩—这样做的结果好坏显而易见。

在任何艺博会中,最好的作品总是提前售出了。这就和拍卖行的保证金一样——艺博会应该引入自己的“保证金”(fairantee)制度。找一个担保者在任何巴塞尔艺博会举办前就购买完PDF上的作品,再将预售价加上与担保人分成的钱作为在艺博会上的作品标价。在趁空溜达的间隙,我看到一个经纪人抽着Juul电子烟,边跑边打电话——我们(经纪人们)或许不是最值得信赖的人,但我们完全可以胜任同时兼顾多项任务。


成立于1916年的巴塞尔艺博会母公司MCH集团,每年要运营40多场艺博会,其中包括Bricklive——比起一场建筑供应博览会,它更像是推广乐高玩具组的活动。除了自身的体量外,MCH并没有像弗里兹艺博会(Frieze)艺博会那样卷入一场地缘政治灾难中。今年早些时候,弗里兹的主要持有人Endeavor在《华盛顿邮报》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遇刺前,通过海湾国家公共投资基金(该国的主要主权财富)从沙特阿拉伯王子穆罕穆德·宾·萨勒曼(Muhammed bin Salman)那儿拿走了4亿美元的巨额投资。Endeavor表示他们正在考虑和沙特切断关联,并解除这笔投资。然而,这一切到目前为止还未生效。

为我的artnet新闻文章给予了一种新的建筑形式上的生命。这里一部分包裹住了迈阿密南海滩Nautilus酒店的大厅。图片:Photo courtesy of Kenny Schachter

Adam Lindemann在他2011年《纽约观察者报》(New York Observer)的文章《占领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博会,就是现在!》(Occupy Art Basel Miami Beach, Now)中说道:“我为什么要和那些不懂的人以及凑热闹的人挤来挤去,甚至是那些都懒得假装自己对艺术有些微兴趣的人?”他在由他自己组织的一日会议“区块链的艺术中”找到了完美的选择——这一会议将艺术和科技方面富有才华的人结合在一起,展现在密码区块链空间里的新公司。我现在开始期待历史的终结。


尽管Lindemann(也是一位加密货币投资人)清楚地表示没有任何东西带有销售目的,但一位朋友告诉她收到一个投资某个热门商品的机会,就和藏家有机会收藏一个热门艺术家作品一样,是通过精心挑选而获得这一机会。加密市场最大的公共金钱投资公司Galaxy Digital最近由于比特币的暴跌而损失惨重。然而,从巴斯奎特到比特币,Adam显然非常明白赚钱的方式,所以他可能正在筹划些别的什么。不过,在会议上所承诺的每位与会者都会平均分到一块Kenny Scharf在现场创作的作品,由于随后发生的混乱场面而最终没有真正兑现。那么,Scharf的事件是否说明艺博会领域中也有未实现的承诺?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艺博会的展位安排经常被很多人提及——这就像是被分配到了最有策略、最令人羡慕的地产公司的画廊间进行着地理拉锯战。这个分配过程据说并不民主,也引起了一些争议,尤其是来自那些空间位置很糟糕(或是因此而有了太多的空闲时间)的画廊。这难道不是公然表明一种原始的经济等级制度在成功孕育成功的环境中正起着某种影响,并且还相当合理?你有没有去过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的展位?空间里的氛围如此之浓郁,似乎都能咬上一口;画廊应该将这样的空气装瓶出售——好像高古轩本人真的那么需要钱一样。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高古轩经常能够将最高质量的当代作品和稀有的历史性材料通通组合在一起。


杰瑞·萨尔茨(Jerry Saltz)曾夸张地感叹道:“我们需要打破‘艺博会模式’。”不过,这就像是奶酪——让人垂涎的那些总是容易找来眼红的人吧。你怎么能够挑起对亚尔斯堡奶酪(Jarlsberg,是一种通用的奶酪,既可用于烹饪也可作为零食,有“多功能奶酪”的赞誉)的起义?你怎么能够挑起对亚尔斯堡奶酪的起义?(奶酪也恰好含有酪蛋白,一种复制吗啡对大脑影响的化学物质——就像艺术和一些博览会一样。)我会尽可能简洁地告诉你巴塞尔及其同类艺博会发生了什么问题:没有。它们的转变和进化应该不言而喻。我认识一位才华横溢的年轻艺术家,她第一次参加艺博会时既紧张,兴奋又有些害怕——然后在艺博会的从属单元内销售掉了整个展位上的作品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我很爱你杰瑞,但你必须知道的是:没有什么是完美或固定的,但也不代表它们就是破碎的——远远不是这样。图片: Screen grab courtesy of Kenny Schachter

我觉得很有必要说一下的是我所说的感觉糟糕的艺术:它们一般看起来很糟糕并且令人反感,但这些理应是对我们有益的。同时,这些作品的售价也很贵。这种艺术类型主要都诞生于1993年的惠特尼双年展,其特点是极度强调政治正确性。当时,一位评论家称之为“抱怨艺术”(grievance art); 25年后,这种莫名的氛围已经达到了泛滥的程度。其中的“罪魁祸首”之一就是我碰巧喜欢和欣赏的艺术家Rirkrit Tiravanija,但在Gavin Brown’s Enterprise画廊内,他那幅11.5万美元的画作宣称:“富人混蛋们都注意了”(RICH BASTARDS BEWARE)。这只是其中的一件作品,但已经说明了一切。我会反驳说,富有的艺术家混蛋或许也会感到震惊。

Tiravanija的其他“越界行为”包括“相同但不平等”、“陷入困境了,混蛋”以及“你想要的只是引起轰动”,除非你把它们卖给了棕榈滩的富人——那就有点荒谬、做作和伪善的意味了——否则这一切都很好。

感觉糟糕的艺术已经犯了错,或者说杰瑞米·戴勒(Jeremy Deller)苦乐参半的信息其原意被强行借用了。图片:Screen grab courtesy of Kenny Schachter

Rirkrit的行为远非个人行为。我也很喜欢大卫·史瑞格利(David Shrigley)他在另一位才华横溢的经纪人Anton Kern的展位上展出了一件霓虹作品:“装满垃圾的华丽大房间。”所以,我的理解是:对于装满垃圾的大房间而言,这句描述不是额外的废话吗?这种同义赘述也是一种糟糕的艺术。Modern Institute画廊展出的杰瑞米·戴勒——另一个有趣的艺术家和画廊——展示了一条横幅,上面写着“你好,今天你可以休息一天”。这原本是为了突出自由职业者的困境,没有任何收益或工作保证......但是却逐渐变成了心怀不满的画廊主们的模仿机器。艺术家Jack Pierson的“富人布鲁斯”(Rich Kid Blues)也是如此。我有一个保护艺术环境的请求:把我们从古板、教条的艺术中解救出来吧。这(艺术)并不是向皈依者布道,而是谴责那些应受责备的人——这些人可能也偶然间资助了你高级的五星级生活方式。这样披着批评的外衣,实际上在进行感觉良好的自我肯定,实在是够了!


另一方面,艺术世界正处于打开包容性大门的悬崖边——这一刻真的是早该到来了,而且这一点既关键又有益,显然需要十足的天赋才能保证这一点。现在的艺术机会正前所未有的多,但在经纪人手中这是一种市场抛售的练习——与庆祝克服了不平等性是差不多意思。让我们面对现实吧,世界上几乎没有纯粹的利他主义(尤其是在艺术圈),但最终它是一种值得称赞的各种便利的结合,每个人都能赢得一次胜利。请接受我的诚意,以及没能更愤世嫉俗一点。


2014年《W》杂志上一篇名为《火锅》的文章中,写到了Essex Street画廊和其他一些画廊。Essex Street的创始人Maxwell Graham 说:“我不希望我的艺术家依靠艺术谋生。我几乎希望我的年轻艺术家能够追逐着上一辈的艺术家并消失30年。并且,我希望当他们回来的时候我还在这里。”看来这位从业七年的年轻经销商,这样粗暴地对待我可能只是不得不这样做吧。好吧,所以他很介意我用他的画廊制作了拼贴画,上面有一个萧条时期的流浪汉形象坐在画廊里。那幅作品的创作背景是艺术经纪人们是新的饥饿艺术家。Maxwell Graham实际上非常有才华。尽管他的行为像是一个更年轻的无所畏惧的马修·马克斯(Matthew Marks),但我很钦佩他不妥协的态度。

尽管我很欣赏Cameron Rowland的作品,但我在Essex Street画廊的Maxwell Graham那儿得到了不少粗暴的待遇。一个新的马修·马克斯在养成。图片:photo courtesy of Kenny Schachter


让我感兴趣的是他的艺术家Cameron Roland。30岁左右的他已经是惠特尼双年展的常客,其作品也进入了MoMA的收藏。这些作品由一系列细长的条幅标语组成,四处隐匿在城市景观中却几乎看不见。它们是博物馆和画廊展览的宣传广告,而在艺博会上则贴在和绘画相当高度的展位墙上。这些一反广告牌正常大小的公告(均来自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并不像夸张的广告,更像是一种温和的鼓励。


尽管看起来很诱人,但街头的横幅则令人想到了不那么吸引人的现象 ——条幅划分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周围的社区。为了重新开发这一地区,被当地政府认为是“堕落”者的7000多名居民因此被赶出了家园。Cameron用他的作品作出了很好的平衡:其出色的艺术作品充分发挥了美学和象征性两方面的作用;它看上去很棒,同时又充满力度,直指之前被埋藏在公共视野之外、政府所默许的腐败而又堕落的驱赶行动。艺博会上,这些作品以3万美元的价格全数售出。虽然听起来很肤浅(但这里是迈阿密!),但他们看起来真的棒极了。


Inigo Philbrick在迈阿密开设了一家画廊,展示了Wade Guyton,Avery Singer和Bridget Riley的作品。画廊优雅紧凑的空间,非常便利地位于设计区de la Cruz收藏和迈阿密当代艺术馆(ICA Miami)之间——非常适合那些在到访非营利机构后需要满足自己购物欲的人。直到现在,这位居住在伦敦的年轻美国经纪人一直是一个作风低调的二级市场交易商。但他非常精明又有自己的想法——这在市场上是很少见的,所以在业内人士中很有名。他的父亲曾是东海岸一位非常著名的机构策展人,因此他拥有很好的知识积累而不是一堆钱,这样才能让他既有智慧同时又有渴望。

Inigo Philbrick画廊的储藏间。这家画廊是迈阿密画廊圈的一抹光——我这么说并不只是因为他们展示了我的大象雕塑。图片:Photo by Kenny Schachter


具体来说,我的这位朋友Philbrick为明年2月我为洛杉矶Kantor画廊的展览发布的一本新书写了两篇文章,还把我的大象雕塑放在了他们画廊的储藏间里。鉴于Philbrick一路作为买家、卖家、拍卖玩家的优秀履历,我相信这预示着我充满希望的艺术新生涯。最终,我也不会认为他是无情的,当然也很喜欢他。但是你也知道艺术经纪人,他就像有史以来最好的经纪人一样冷酷无情。


卡夫卡的短篇小说《饥饿艺术家》中,一名被关在笼子里的表演者一直不吃不喝坚持表演饥饿,直到观众对他的兴趣减弱并转去看一只吃得心满意足的黑豹时,艺术家已经快要饿死。今天的艺术市场也有这样一个扭曲的版本:喂食者(投机者)不断地钱来填饱艺术家,直到他们撑到爆炸(比如僵尸形式主义艺术)或者变成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


还有一些突发新闻来结束今年的艺博会季:没有一家艺博会、画廊、拍卖行或博物馆变得支离破碎。确实,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但他们还是哼着小曲以一种迷人的速度走了过来。诚然,变化正在发生。从我所听到的情况来看,经纪人们对低利润率感到失望,而且大量的艺博会现在只是一个画廊烧钱的地方;尽管许多人在迈阿密收获颇丰,但其他艺博会就会愈发困难。我肯定需要休息一下——疗养院的几年休息治疗可能会起效。如果要说提前离开迈阿密有什么好处的话,就是可以享受回家的飞机上一段没有被艺术裹挟的平静时光。


文丨Kenny Schachter

译丨Elaine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