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动小猫”又一次挑战了俄罗斯政府的底线,她们会得到3.7万欧元的赔付吗?
发起人:搞事情  回复数:0   浏览数:235   最后更新:2018/12/14 10:29:42 by 搞事情
[楼主] 搞事情 2018-12-14 10:29:42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将会获得来自俄罗斯政府3.7万欧元赔偿的俄罗斯朋克乐队及艺术组织“暴动小猫”,图片来源:wikicommons


斯特拉斯堡。还记得在今年7月15日晚俄罗斯世界杯决赛上被中断的25秒吗?四名身着警察制服的“球迷”突然冲进法国对阵克罗地亚的比赛场内奔跑,其中一名甚至成功与姆巴佩击掌。场内安保人员迅速将他们控制住并拖出场外。就在全世界都以为这是一次单纯的球迷扰乱球赛秩序的事件时,俄罗斯朋克乐队及艺术组织“暴动小猫”(Pussy Riot)在社交网络上发表文字及视频声明,表示对此事件负责。

成功与姆巴佩击掌的抗议成员,图片来源:REUTERS


扰乱世界杯决赛秩序事件后,这4位抗议者已经付出了代价:他们被俄罗斯警方逮捕入狱,服刑15天;其中的三名女性来自暴动小猫,而男性则是2012年因抗议普京重新在选举中获胜而被捕入狱的乐队成员、年轻艺术家娜杰日达·安德烈耶芙娜·托罗克尼科娃(Наде́жда Андре́евна Толоко́нникова)的丈夫。

闯入俄罗斯世界杯决赛赛场的抗议者,图片来源:REUTERS


12月4日,根据欧洲人权法院(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ECHR)在斯特拉斯堡的裁决,俄罗斯朋克乐队及艺术组织“暴动小猫”将获得来自俄方政府3.7万欧元的赔偿金,同时,由此案所产生的相关法律费用也一并被判由俄政府承担


来自政府“迫于无奈”的赔偿


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俄政府立刻给出了正面的回应。在一份声明中,俄罗斯司法部表示将支付该赔偿。“现在不管走任何程序,都已经无法再对欧洲人权法院的裁决提出上诉,”该部的新闻部门周三告诉国际文传电讯社(the Interfax news agency), “无论申请人是谁,俄罗斯当局都会努力执行欧洲人权法院的所有裁决。”


另一个是事实,俄罗斯官员在过去的一年中,已多次威胁要退出欧洲委员会和欧洲人权法院以抵制俄罗斯受到的裁决。

在俄罗被释放的“暴动小猫”成员娜杰日达·安德烈耶芙娜·托罗克尼科娃,图片来源:Reuters


“暴动小猫”的成员有娜杰日达·安德烈耶芙娜·托罗克尼科娃、玛丽亚·阿列希娜(Maria Alyokhina)和叶卡捷琳娜·萨姆采维奇(Yekaterina Samutsevich)。作为团队的代表律师,伊莉娜·库洛诺瓦(Irina Khrunova)在接受国际文传电讯社的采访时申明,他们会继续向俄罗斯最高法院申请撤销2012年对娜杰日达和玛丽亚的定罪。后者因曾在莫斯科的基督救世主大教堂(Christ the Savior Cathedral)对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朋克祈祷”,而被判处为期2年的牢狱之灾。

在俄罗被释放的“暴动小猫”成员玛丽亚·阿列希娜,图片来源:Reuters


成立于2001年的朋克乐队“暴动小猫”是俄罗斯著名的“抗议专业户”。该乐队常常在一些重要场所,例如红场、莫斯科的基督救世主大教堂等举办演出,并将其录像通过社交媒体传播至世界各地。她们的歌词主题也常涉及女权主义、LGBTQ 群体权益以及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抗议。

“暴动小猫”乐队正在在红场的罗波诺耶梅思托平台上演唱了一首名为普京害怕了(Putin Zassal)的歌曲,图片来源:saatchigallery


前文提到的2012年抗议事件缘起自暴动小猫乐队在红场的罗波诺耶梅思托平台上演唱了一首名为《普京害怕了》(Putin Zassal)的歌曲,她们想要通过这首歌曲号召公众起义反对俄罗斯政府并占领红场。同年,他们闯入了莫斯科基督救世主大教堂内部,带上五颜六色的面罩,走上通向祭坛的台阶,四处跳跃。该组织的行为被东正教神职人员谴责为亵渎神灵,很快便被教堂的安保人员制止。随后,暴动小猫乐队在网络上发布了一首将在各个教堂表演的视频剪辑在一起的音乐视频,并起名为《朋克祈祷:上帝之母驱逐普京》(Punk Prayer: Mother of God Drive Putin Away)乐队成员表示她们的表演意在反对东正教领袖在选举期间对于普京的支持,也正因此,三位乐队成员被捕入狱两年。

乐队发表的声明原文,图片来源:TWITTER


此次的世界杯抗议中,“暴动小猫”也在社交网络上发表了一封声明。声明中提到,11年前的7月16日,俄罗斯先锋诗人德米特里·亚历山德罗维奇·普里戈夫(Дми́трий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При́гов)逝世,他提出了俄国文化中“天朝上警”(heavenly policeman)和“现世警察”(earthly policeman)的概念。“天朝上警”保护婴儿的安睡,而“现世恶警”迫害在社交网络上“转发”和“点赞”的普通人;“天朝上警”是世界杯嘉年华的组织者,“现世恶警”则惧怕庆典和集会。这四位闯入赛场的人扮演是打破世界秩序的“现世恶警”,而将他们拖出赛场的安保人员则作出了俄罗斯未来的“天朝上警”的典范。

2012年,从莫斯科法院走出的叶卡捷琳娜·萨姆采维奇,图片来源: Zurab Dzhavakhadze/Itar-Tass/ABACAPRESS.COM


谁的自由在被侵害?


俄罗斯过去几个月一直在尝试就欧洲人权法院7月17日的裁决提起上诉,裁决判定“暴动小猫”的起诉方在审前拘押阶段和当庭阶段都侵犯了该团队的人权以及他们的自由表达权,但法院拒绝将该结果交接至俄国大法庭(the Grand Chamber)。

“暴动小猫”乐队在莫斯科基督救世主大教堂表演现场,图片来源:TAN、haaretz  


俄罗斯东正教会在欧洲委员会上的代表人、指导修道祭司菲利普·雷牙布克(Hegumen Philip Ryabykh)告诉国际文传电讯社,欧洲人权法院的裁决侵犯了宗教自由:“欧洲法院这种不计平衡、维护小众团体自由的做法损害了数百万其他民众的自由。”

俄罗斯东正教会在欧洲委员会上的代表人、指导修道祭司菲利普·雷牙布克,图片来源:Православие.ру


俄罗斯政府有三个月的期限来支付这笔赔偿,娜杰日达和玛丽亚每人将获得1.6万欧元,叶卡捷琳娜获得5000欧元,其余1.175万欧元为律师费补偿。


娜杰日达发推特称“暴动小猫”的律师为“法律魔术师”(legal magicians),并在 Facebook 帖子中称赞她,同时持续跟进案件的详细进程。她还说自己曾在监狱中因无法完成强迫性的体力劳动而陷入自责,律师伊莉娜在这样一个绝望的时刻曾来到监狱探望自己。

“暴动小猫”的代理律师伊莉娜·库洛诺瓦在2016年的一个电视节目上,她非常擅于打人权官司,图片来源:Agora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Group


“我当时责备自己为什么做不好缝纫,却没想到应该立即拒绝这份工作,工作的环境就像对待奴隶一般,机器在我们手中近乎要分崩离析,”娜杰日达写道,“这些工作让许多像我一样的俄罗斯女孩陷入顺从,让我们把侵略的矛头转向了自己。(撰文/SOPHIA KISHKOVSKY、TANC)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