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首关于“紧张”的诗(1) | 雎安奇的诗
发起人:毛边本  回复数:5   浏览数:229   最后更新:2018/12/07 11:23:19 by guest
[楼主] 毛边本 2018-12-06 13:17:37

来源:海杰视界观


写在前面:你紧张吗?你们紧张吗?他们紧张吗?紧张是什么状态?它的存在表征了什么?“海杰视界观”邀请了40多位诗人和艺术家,从各自的认知和感知出发,写一首关于“紧张”的诗。从本期开始,将在“海杰视界观”陆续推出这些“紧张”之诗。



台词



雎安奇



刘蕾:啊,怎么回事


安鹏远:昨天晚上我拿着奖杯回到家却发现老婆和另一个男人在床上


刘蕾:那怎么办?


安鹏远:我就把那个男人杀了


刘蕾:啊???


刘蕾:你从哪里来


安鹏远:北京


雎安奇   图片摄影/荣怀宇


雎安奇,电影导演和艺术家。

[沙发:1楼] 毛边本 2018-12-06 13:18:56

来源:海杰视界观


写一首关于“紧张”的诗(2)| 孙智正的诗


紧张


孙智正


只有一种真正的紧张,那就是人前的紧张。我想一个人和自己待在一起时不会紧张,如果他紧张空气里细菌太多、楼房会倒塌。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紧张。一个人为什么会紧张,肯定是因为他在意别人的评价。没有一个人不在意别人的评价,所以每个人都紧张。人越多越紧张,因为他拿不准这么多人是怎么看他的,当面对三五个人和一个人时不会太紧张。这确实是一个数量问题。在面对一个你喜欢的人会紧张,因为你特别在意他或她的评价。人类的每一种感触都可能变成一种病症(过分、缺乏或偏移),我相信一定有紧张症这个病症,我没查,可能不是这么叫但是这个意思。我面对陌生人时会莫名地过分的紧张,没法用理性解释和控制的紧张。我觉得我的紧张是器质性的病理性的紧张。有了孩子之后,我更加明确地意识到很多东西时与生俱来的,就像你的智商、身高、外貌一样,这事没法解释,只能说就是这样,经过后天的努力可以改善,但不会有实质的变化。很多年前,当有了超市之后我很高兴,因为不用和营业员打交道了。现在逐渐用寄存柜取代快递员上门取件,这我也很高兴。现在我比小时候好多了没那么紧张了,这大概是因为更熟悉世界了。我紧张又傲慢地活在世上。


2018.11.24


孙智正


孙智正,浙江嵊州人,1980年出生,公号:多写症。

[板凳:2楼] 毛边本 2018-12-06 13:20:02

来源:海杰视界观


写一首关于“紧张”的诗(3)| 韩国强的诗


紧张


韩国强


他们的影子紧贴着墙面

在座钟前一一晃过

一共五个

去年五个,今年还是五个


有人走上楼梯

有人拐弯,有人再拐弯

像时间

突然拐入虚无


同样刻在空气中

我就显得漫不经心

吸烟,偶尔望望别处

去年我们不是这样

去年,影子飞快地闪过自己

全部提着武器

去年,他们是自己

提着自己


拐弯,再拐弯

他们来了

可我

依然手无寸铁


韩国强


韩国强,诗人,媒体人

[地板:3楼] 毛边本 2018-12-06 13:21:23

来源:海杰视界观


写一首关于“紧张”的诗(4)| 贺勋的诗

十四行十四行


贺勋


谁叫停了天空的鸟?

谁是羞怯而断的词?

谁的嘴角泛起白沫?

谁在压榨一个音节?

谁把我当解药饮下?

谁会是比喻的末端?

谁握紧拳头不开门?

谁无情地砍杀句子?

谁在树梢挂上火苗?

谁将情感混淆主旨?

谁将果实注满苦水?

谁拿转折润滑修辞?

谁睡在叶子的背面?

谁的空洞包藏空洞?


谁咬破水面去救出朋友?

谁在物词之间煅造坚壳?

谁向岛屿上的大鸟开枪?

谁在残暴描摹扭曲勾勒?

谁让波浪成为坍塌的桥?

谁轻巧争辩又用力出神?

谁是浪子乘着浪花回家?

谁丢失偏旁猝死于路上?

谁在昨日擦拭今天的枪?

谁删改病句如剜肉取卵?

谁把彩虹唤作一柄弯刀?

谁的情感过度表意迷狂?

谁的海螺流淌鲜血之声?

谁的韵脚踩踏我的心房?

贺勋


贺勋,艺术家,1984年生于江西,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4楼] guest 2018-12-07 11:21:40

来源:海杰视界观


写一首关于“紧张”的诗(5)| 单永珍的诗


喝茶


单永珍


在领导办公室喝茶

一边喝着

一边说些事情


有点语无伦次

也从来没有这么渴过


茶叶换了两次

话倒了三箩筐


终于喝好了

问题也说清楚了


出了领导办公室

突然,下身一股暖流

像自由女神的泪水

夺眶而出

单永珍


单永珍,一流的语文教师,二流的文学编辑,三流的汉语诗人。

[5楼] guest 2018-12-07 11:23:19

来源:海杰视界观


写一首关于“紧张”的诗(6)| 仇佳的诗


珍珠


仇佳


你是海滩流进我心里的一粒沙


每每想起你

我的心就像会呼吸的蚌壳

一开一合


排异

分泌

不停干呕


有天你璀璨夺目之时

我也死期将至

从此你化作月亮

我是潮汐


2018.11.22于厦门

仇佳


仇佳,艺术家,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