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世界的代际游戏:创始人之后,“画廊基因”如何传承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131   最后更新:2018/12/04 21:32:34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18-12-04 21:32:34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Melanie Gerlis


20多岁的时候,你们都很年轻,有共同语言,很容易与年轻的艺术家建立联系。当你40多岁和50多岁时,这件事情会变得更难。但一家画廊的典型特征是能够与年轻艺术家保持联系。”大卫·卓纳(David Zwirner)如此总结道。

大卫·卓纳小时候,图片来源:Riot Games、Hello Games


“画廊基因”传承处境艰难


大卫·卓纳是他这一代人中最成功的艺术经理人之一,他的父亲是受人尊敬的艺术品经销商鲁道夫·卓纳(Rudolph Zwirner)。如今,大卫自己的两个孩子也成为了卓纳画廊的员工。

大卫· 卓纳和女儿玛琳(Marlene)、妻子莫妮卡(Monica)和儿子卢卡斯(Lucas),图片来源:Riot Games、Hello Games


大卫·卓纳的成功是一个罕见案例。粗略地看一下最近的艺术品交易历史表明,画廊基因通常不会生存超过一代人,更不要说茁壮成长了。“一代人”通常是指画廊创始人和艺术家均处于年轻时期的黄金时代中。1950年代的纽约交易先驱,如西德尼·詹尼斯(Sidney Janis)和利昂·卡斯特里(Leo Castelli)都经营过受业界青睐的画廊,但其主要市场实力基本上与他们创始人的去世一起消失了。

纽约普林斯街100号的库珀画廊,1971年,图片来源:Riot Games、Hello Games


从那时到现在有过什么大的改变吗?“仍然非常、非常困难。曾经,当创始人去世后,他的当代艺术画廊事实上是不可能继续经营下去的,现在的情形同样还是这样。”佩斯画廊的主席和首席执行官马克·格里姆彻(Marc Glimcher)如此说道,他出生于1985年,跟随父亲阿恩·格里姆彻(Arne Glimcher)的脚步继续从事艺术行业。马克承认无论对他还是对画廊来说,一路走来都伴随着成长的痛苦,但是他2005年在纽约的展览“合逻辑的结论”(Logical Conclusion)成为了转折点——那是一场雄心勃勃的群展,包含了从多家博物馆借来的展品。马克认为这场展览对于他的重要性就如同他父亲1979年策划的标志性展览“栅格”(Grids)一样。


2005年在纽约的展览“合逻辑的结论”(Logical Conclusion)现场展厅图,图片来源:PACE


格里姆彻家族的画廊是少数几个看上去正在寻找下一代成功范式的画廊之一,而其他画廊的未来则看上去非常脆弱。此外还有未知数。市场人士正在猜测玛丽安·古德曼画廊(Marian Goodman)、格莱斯顿画廊(Gladstone Gallery)、库珀画廊(Paula Cooper),当然还有高古轩帝国的未来商业计划——所有企业现在都由70多岁和80多岁的创始人带领。

1971年,库珀在纽约的画廊和一个参观者交谈 © Fred W. McDarrah, Getty Images


当然,背景已经发生了改变。艺术市场的最高端已经成为一个主要的国际产业,马克·格里姆彻认为这使其业务更具潜力。“对个人的崇拜已经转变,画廊已成为一种制度,”他说。“在某种程度上,我的父亲预见到了这一点,”他补充道,并指出在1960年创立佩斯画廊的阿恩并没有将自己的名字命名为画廊 ——“佩斯”听起来像一个中性品牌,尽管它实际上来自于我祖父英语化的意第绪语名字。“我没有创始人的骄傲,我不需要一切都是我的。这不是一个人的事业,而是一个团队的事业。”马克·格里姆彻说道。里森画廊(Lisson Gallery)是另一个似乎已经超过50年运营历史的画廊,它的名字是一个地名,而不是一个人名。

佩斯画廊,纽约,图片来源:NYC,图片拍摄:Alexander Thompson


第二代经营者远离父辈

试水画廊新市场


艺术顾问埃米莉·辛戈(Emily Tsingou)指出了一个相关的动态。“如今,如果你想和重要的市场参与者在一起,你必须在不止一个地方活动,”她说。这为潜在的接班人提供了一个新的小试牛刀的机会,可以让他们远离画廊创始人警惕的目光与可能过于沉重的声誉。大卫·卓纳在纽约新开了一家画廊,而没有继承他父亲在德国创办的画廊的生意 。他认为这样更能够“展开翅膀”。

卓纳画廊位于纽约曼哈顿二十街的新空间,图片来源:卓纳画廊


这种精神还在继续。9月底,马克思·赫茨勒(Max Hetzler)的儿子马克思·埃德沃德(Max Edouard)在柏林和巴黎的画廊基础上,于伦敦创办了新空间,与之前在斯卡斯泰特画廊(Skarstedt)的萨拉·霍纳(Sarah Horner)通力合作。此前,里森画廊创始人尼古拉斯·劳格斯戴尔(Nicholas Logsdail)的儿子亚历克斯·劳格斯戴尔(Alex Logsdail)于2009年正式加入里森画廊,并于2016年将英国的业务带到了纽约,他说这是他开创自己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很有挑战性。你不会得到即时的尊重和肯定,反而会遭受高度的怀疑和对裙带关系的控诉。你必须不受它们的影响,并做出自己独特的事情。如果你试图复制已经完成的工作,你肯定会失败,”亚历克斯·劳格斯戴尔说,他补充道:“最糟糕的情况就是:我要去问问我爸。”

里森画廊50周年活动上,画廊创始人尼古拉斯·劳格斯戴尔(Nicholas Logsdail)和儿子亚历克斯·劳格斯戴尔(Alex Logsdail),图片来源:Lisson Gallery,Photo by Roberto Chamorro


一些创始人和更高级的董事们很放心将主导权移交给愿意参加各种艺术博览会或监督社交媒体营销活动的年轻一代。“我们在世界各地旅行,所有这些展览会,系统都比我们所能掌控的更大。”迈克尔·维尔纳画廊(Michael Werner)的合伙人戈登·维内克拉森(Gordon VeneKlasen)说。对于他的画廊来说,生存意味着要做出许多改变。

1964年时的德国画廊主迈克尔·维尔纳,图片来源: © Czechatz or ullstein bild, Getty Images


维内克拉森于1990年作为合作伙伴加入了迈克尔·维尔纳画廊,并开设了这家德国画廊在纽约的空间;2012年,他又在伦敦扩大了该画廊的版图。这家画廊目前在柏林只开展一些小规模的工作(在维尔纳的家中而不是在画廊中举办展览),与画廊合作的一些核心战后艺术家,包括西格玛尔·波尔克(Sigmar Polke)、A·R·彭克(A.R. Penck)、佩尔·柯克比(Per Kirkeby)均已去世,并且无法保证艺术家的遗作会继续由原来的画廊代理。

里森画廊,纽约,图片来源:Lisson Gallery


未来画廊生存之道


发现“新鲜血液”很重要,维内克拉森说:“当我们开始与彼得·多伊格(Peter Doig)合作时,他是一位年轻的艺术家;现在他已经年满60岁了。”画廊正在与日剧增地与还没有正式接触新观众的艺术家合作,比如弗洛里安·克鲁尔(Florian Krewer)和拉斐拉·西蒙(Raphaela Simon)。他们都是多伊格在杜塞尔多夫的学生,他们通过迈克尔·维尔纳与特兰普思画廊(TRAMPS)合作,最近在纽约唐人街举办了一些展览。其他画廊也以类似的方式试水——9月,亚历克斯·劳格斯戴尔在纽约第10大道的里森画廊为德克萨斯出生的艺术家休·海登(Hugh Hayden)举办了展览“边境诸州”,展览持续至10月27日。


休·海登(Hugh Hayden)展览“边境诸州”展厅图,纽约,图片来源:Lisson Gallery


迈克尔·维尔纳现年79岁,但是,维内克拉森强调,“我希望他再拥有20年。”他承认,21世纪无休止经营画廊的步伐可能会带来损失。“我们没有20位董事和50位艺术家;有时我真希望我们有。” 维内克拉森说。

马克思·赫茨勒,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6月,纽约经销商约翰·切姆(John Cheim)和霍华德·里德(Howard Read)宣布关闭他们面向公众的、经营了超过21年的切姆与里德画廊(Cheim& Read),合作伙伴亚当·谢费尔(Adam Sheffer)也因此另投佩斯画廊。当时里德说“我们的兴趣或目标绝不是那种有60多位艺术家的全球企业型画廊。”


埃米莉·辛戈认为最终规模并不重要:“得以生存的画廊是那些认识到鉴赏力的重要性、并与博物馆保有密切关系的画廊,”她说。但她承认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奢侈的立场。 “当然,博物馆可能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来付款,所以你需要相应地构建你的业务。”当然,这个世界具有不稳定的流动性,银行贷款很棘手,而且股票价值一直在变,所以任何一个能在其中寻找生存之道的画廊都值得延续下去。

佩斯画廊的马克·格里姆彻、艺术家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和他的儿子维托(Vito)以及佩斯画廊创始人阿恩·格里姆彻,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此外,如果画廊仍在经营,保留其中的家庭关系也有一些优点。大卫·卓纳说他的孩子在了解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和雷蒙德·佩蒂伯恩(Raymond Pettibon)这样的艺术家的环境中长大,他的高级职员也很了解他的家庭,其中许多高级职员已经和他在一起共事超过20年。但他并没有承诺让他们掌控画廊。“我53岁,很庆幸我还能继续工作几年时间,艺术品经销商似乎没有退休的时候,”他说,不过他补充说他的孩子们“热爱这项业务,并想要经营它,这对我来说非常令人兴奋”。

大卫的儿子卢卡斯(Lucas)和已故艺术家贾森·罗兹(Jason Rhoades),图片来源:Riot Games、Hello Games


卓纳和他的年轻同行都强调不要依赖任何殊荣的重要性。罗格斯戴尔说:“无论品位、时间或趋势如何,你都必须继续建立自己的计划;任何对其艺术家群体完全满意的画廊都在衰落,或者开始衰落。”卓纳总结道:“失去内容就是亲吻死亡。” (撰文/Melanie Gerlis,翻译/张敏)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