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土豪?世界对于中东这片艺术新土壤的理解依旧匮乏
发起人:灰常灰  回复数:0   浏览数:142   最后更新:2018/11/28 13:41:00 by 灰常灰
[楼主] 灰常灰 2018-11-28 13:41:00

来源:artnet


安东尼娅·卡弗(Antonia Carver)。 图片:Photo Clint McClean


2001年,我以记者身份第一次来到阿联酋,那里只是“中东的某个地方”,或是和其他地区并无二致的地方。我们以为在那里呆几年后应该会去到一些更“艺术”一点的地方,比如贝鲁特。我上一份工作是在伦敦费顿出版社(Phaidon)担任编辑,而当我尝试想向大家解释我要搬到迪拜去的时候,大家都难以置信地问道“在哪里?”“为什么?”以及“好热的地方!”


当时,人们通常都认为阿联酋没有文化生活。但显然,造成这种误解的原因是由于阿联酋并没有将自己的文化打造得那么具有消费性,也没有刻意靠近以英语为主的全球艺术图景,抑或是经营着一种当时人们对于欧美之外的艺术圈所期待的“弱势文化”的形象。

Hassan Sharif《棉花》(Cotton,2013)截屏。图片: Courtesy of the estate of Hassan Sharif and Gallery Isabelle van den Eynde, Dubai


事实上,阿联酋在培养艺术家、呈现重要展览等方面已经进行了很多年的实践。由Hassan Sharif领衔的艺术家团体Group of Five几十年来一直在迪拜和沙迦推动观念实践的边界,艺术家间的互助和教学。沙迦的阿联酋艺术协会(Emirates Fine Arts Society)成立于1980年,一直是艺术家聚会、讨论作品和鼓舞下一代年轻艺术家的重要空间。阿布扎比文化基金会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不仅有各种活跃的项目,其老旧的办公室也吸引了众多人前来。同时,它还扮演着非正式学校的角色,聚集了众多诗人、写作者、艺术家和电影人。

迪拜Jameel艺术中心细部。图片:Courtesy Art Jameel


随着国际艺术市场的关注在2000年代中期汇聚到阿联酋时,人们甚至认为阿联酋好像是一个被动的接受方,文化发展在当地是一个全新的现象。当然,这其实是非常典型的殖民“拓荒”的想法。


即便是市场发展也并不是市场自身自然而然发生的。Anwar Gargash博士是一位知识渊博的藏家,目前担任阿联酋外交事务国务部长的他最近还回忆到在1990年代,他和几位同事是如何在如今已国际知名的Green Art画廊开幕前,打电话给自己的朋友鼓励他们参加开幕式以支持本地艺术家和本地艺术经营。

2008年10月,The Third Line画廊内的Laleh Khorramian《Zenith and Nadir》


迅速发展


2000年代,迪拜艺术圈的发展步伐开始加速,并且在两个方面尤为突出。首先是高等教育的发展尤为迅速——由于911事件之后,阿拉伯国家的年轻人要去美国变得愈发困难,导致同一时期赴海外求学的势头几乎停滞。而阿联酋国内高等教育的发展尤其惠及了本国女性,她们不用再独自在国外生活求学,而是可以在家乡和其他同胞一同学习。


除此之外,迪拜也设立了媒体、互联网领域的自由区,以吸引来自中东和南亚的相关人才。许多前来迪拜的银行家、企业家、广告人、设计师以及记者等都来自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伊朗、印度和巴基斯坦等拥有经常探访画廊和美术馆传统的家庭。同时,文化也是阿联酋社会中最能体现阿联酋人民风貌特色的部分,也由此为该地区各项试验和思辨提供了充满活力的孵化空间。


然而,这里的艺术以一种独有的、后现代的方式发展着,艺术市场已经远远跑在了教育的前头。即便这个地区有着丰富而悠久的历史历史,但独立机构却屈指可数,尤其是那些有着长期可持续规划,与艺术家和观众都有紧密联系的机构。


或许在2000年代早期还未能预见这样的形势,但现在的迪拜已经成为了建立一家当代艺术博物馆的理想场所,而且这间博物馆不会将当地和国际艺术进行分化,而是能让两者融合交织在一起。

Jameel艺术中心“2018起航”(Departure 2018)现场,“艺术家空间:盐田千春”(Artist’s Rooms: Chiharu Shiota) 图片: Mohamed Somji


我担任馆长的Jameel艺术中心于11月10日开幕。这家占地一万平方米的机构有三层楼用作展览空间,还有一个研究型图书馆和一座雕塑公园,而我们也期望能迎来对艺术抱有极大渴望的来自当地、整个地区甚至全球的观众。Jameel艺术中心是我们团队在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多年工作的成果,也是持续进行的Art Jameel项目自然而然产生的进阶。这一平台长期致力于通过和其他国际组织的合作,在沙特、埃及以及阿拉伯世界支持艺术家的工作,并推动文化和世界遗产等各类项目。


Jameel艺术中心的想法成型前,Jameel家族已经在沙特支持了一些民间活动并投资了一些国际机构,为本地艺术家去海外作展提供了机会。与Jameel艺术中心同期进行建设的还有早已在规划内的Hayy:创意中心(Hayy:Creative Hub),目前这一位于吉达(Jeddah)的文化社区仍在施工中,预计将在几年内竣工。


这就是正在发生的真实速度,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层次丰富 、与全球紧密相连的成熟艺术图景正在浮现。


新兴机构


2002年我加入了《Bidoun》杂志,他们曾写到阿联酋这波早期文化发展的势头是由一批在本国成长、赴海外学习并在归国后决定成为文化发展中拥有一定权益关系的年轻创意工作者们所领导的。目前,《WTD》杂志、Bait15工作室和《The State》等都反映出了《Bidoun》的这一提法。

沙迦艺术基金会(Sharjah Art Foundation)主席兼总监 Hoor Al Qasimi


阿联酋的艺术环境在21世纪的前十年间已经经历了一系列的快速转折点,同时这十年也见证了“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浪潮、海湾各国开始注重文化软实力等各种变迁。2003年,沙迦酋长国公主Sheikha Hoor Al Qasimi从Okwui Enwezor策划的第11届卡塞尔文献展(2002)回来后,开始着手革新已有相当长历史的沙迦双年展,使它成为了一个展现全球艺术家作品的重量级国际活动。


两年后,工业区Al Quoz由于低廉的租金和宽敞的仓储空间,吸引了一些新画廊聚集于此。2006年,迪拜艺术博览会(Art Dubai)成为了亚洲第一个大型艺博会,也顺应了当时由印度和中国艺术市场的快速发展所引起的全球性风潮。佳士得在城市内举行了首次拍卖的同时,萨迪岛(Saadiyat Island)也公布了建造世界级博物馆的宏大计划,其中包括与卢浮宫和古根海姆的新合作项目。2009年,阿联酋国家馆首次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

GCC《My Vision》(2017)现场图。“Commercial Break”,巴克莱中心(Barclays Center)“眼洞”(Oculus) 图片: Jason Wyche ©GCC, courtesy of Mitchell-Innes & Nash


我从2010年起担任了迪拜艺术博览会的总监。我们一直坚信这个艺博会不仅仅是关于市场和销售的。它开启并支持了整个一年的大型非盈利项目,充当了这一地区一块大型磁铁的角色,为那些拥有全球视野的博物馆馆长、策展人和藏家提供了一个快速、有效了解这一大片区域的一站式平台。


如今,迪拜已成为了这一地区的商业艺术中心和艺术家聚集点,尤其是那些来自伊朗、巴基斯坦和其他邻国的艺术家们。比如在Jameel艺术中心首个群展“Crude”上展出的艺术家群体GCC,小组成员们都会打趣说他们是在Art Dubai豪华的藏家休息区碰到的。

2010年Art Dubai上的Athr画廊。图片:Image courtesy of Capital D Studio


非线性进程


除了挖掘艺术生态的深度外,如何让那些国际机构和个人能够摆脱对中东和海湾地区的常规认识也非常具有挑战。媒体关于艺术方面的报道通常都依旧聚焦在审查制度、战争、女性——宣传有关女性面纱的各种陈旧象征,以及不时地对女性领导者的存在表示震惊。


这片沙漠上,除了商业成功故事的浮华和闪耀,其实还有许多其他可以被诉说的故事。现在,新的一代艺术家、策展人和写作者已经开始清晰而响亮地叙述着这些故事。阿联酋的当代艺术界和这个国家其他领域在数个世纪中所起到的作用相同:在这一地区作为连接印度到伊朗、中亚和非洲以及整个阿拉伯世界的中枢站。


诞生于这一新时代的Jameel艺术中心,尤其受到了很多来自独立或政府机构的支持。我们的图书馆是海湾地区第一家艺术研究中心,也是当地艺术界同仁们无私付出和共同合作的成果。我们收到了来自艺术家、策展人、画廊、记者的捐赠,同时也有阿联酋各界的捐赠。这些捐赠不仅代表了这一地区的艺术发展过程中个人所留下的印记,也将继续记录之后的故事。

迪拜Jameel艺术中心。图片: © Serie Architects


相较于用一系列的日期来线性记录阿联酋艺术圈的演变,或许我们来看一下这些机构和个人在调整和重塑自己的过程中所采取的各种方式会来得更有趣一些——他们的行动才创造了现在这一充满活力的艺术氛围。我们曾经碰到的挑战通常都是一些基础问题,比如如何在这样一个多语言的国家,而且当地人民对突然出现的画廊完全不熟悉的环境中建立起艺术中心的观众群;如何在相关政策仍不完善甚至缺席的情况下,开展非营利性的艺术项目;以及如何支持那些居民身份正在转换的年轻艺术家们。


这些挑战或许已经促成了很多珍贵的合作,但可惜的是这些问题仍存在不少。比如,那些从事创作类而非传统的朝九晚五工作的年轻艺术家们,他们的签证问题;当地没有专门的艺术材料商店为艺术家们提供创作材料;我们还需要更多与艺术相关的高等教育项目;以及还未得到建设的文献档案工作,以保存过往的历史实践。不过,我所谈到的这些问题在过去十年间已经出现了一定的进展,而新一波艺术相关的管理政策也着重于更为宏大的目标,着眼于改变。阿联酋艺术圈的发展经历了一段混乱且非线性的过程,但同时它也呈现出了一种新鲜和急迫的能量,让人深刻感受到艺术的重要性。

Art Jameel为Jameel艺术中心委任的作品:Ali Farid和Aseel AIYaqoub创作的《Contrary Life A Botanical Light Garden Devoted to Trees》(2018)现场图。图片:Courtesy Art Jameel

Shaikha AI Mazrou的“Green house Interior yet Exterior Manmade yet Natural”现场


文 | Antonia Carver

译 | Elaine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